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7章 逢魔于陌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沿路,深入。

    那路,是神秘黑球——神丸所造,以超越第二步的道法规则交织而成。

    辛夷女与酒小酒一路朝着星纪宫深入,与神色淡然的辛夷女不同,酒小酒的内心充斥着不安与恐惧。

    越是深入星纪宫,混沌虚空中,紫黄二气便碰撞的越猛烈,那种程度的碰撞,就仿佛有成百上千的仙尊、仙王在虚空中厮杀一般,令人心悸,不敢沾惹。

    再往前,混沌虚空之中,时不时得有一具具浮尸飘过。

    有人尸,有妖尸,有魔尸。

    有修为低微之尸,亦有仙帝准圣之尸。

    有微若尘埃之尸,也有巨若星海之尸。

    有陨落不足百年之尸,亦有死去不下亿万年的古尸。

    每一具尸体,都或多或少保持着临死时的复杂表情:似恐惧,又似无比惊叹、愉悦、满足。

    待得酒小酒细细观察,才发现,这些浮尸其实并不是实体,而是类似海市蜃楼一般的影象。

    “这些尸影真是渗人…”酒小酒颤声道。

    “星纪宫中,曾有一池,名曰化雷池,用以繁衍本源雷海。被化雷池所杀之人,会被雷池记忆,逢有缘者至,则尸影幻化,群雷相迎。如今,化雷池虽已不在,本源雷海却还在此,故有此景。”辛夷女解释道。

    “好特别的欢迎仪式…如此说来,前辈与我,竟是被此地目不可见的本源雷海迎接了么?只是若能选择…这种迎接方式,我宁可不要…”酒小酒恶寒道。

    “你想多了…此地本源雷海所迎接的,并非你我。尸影浮动的路线,是圆,位于圆心者,才是群雷迎接之人。”辛夷女抬起葱葱玉指,朝星纪宫深处轻轻一指。

    “宁前辈果然是在此地吧?能令群雷相迎,真不愧是前辈…”辛夷女钦佩不已。

    不知飞行了多久,二女终于来到路的尽头。

    一座雪山漂浮在星纪宫的核心处,有终年不化的积雪沉积于山中,酒小酒方一踏入此山,便感到有不尽哀思扑面而来,如悼,如缅,如怀。

    “何人擅闯小北极山!”

    几乎是二女踏足此山的瞬间,数道星光从山中飞出,落地,化作一个个百丈之巨的星魔巨人。

    这些星魔巨人似乎是雪山的守卫,见有陌生人擅闯,故而出面阻拦。唯一奇怪的是,这些星魔巨人说话之时,并不敢太大声,而是低声细语、小心翼翼,就仿佛担心声音太大,惊扰到什么一般。

    要知道,星魔巨人正常说话的声音,可是堪比轰雷的。

    “嗯?是你?”几名星魔巨人之中,一个长胡子及地的老星魔,认出了辛夷女。

    他是此地星魔的首领,道号苍星子,修为已然达到了半步准圣之境。

    星魔一族,生性高傲,苍星子身为此地星魔之主,更是眼高于顶之辈,纵然认出辛夷女,眼神仍是淡漠、倨傲。

    “是宁前辈的神秘黑球,带我们来此的。”辛夷女并不介意对方的口气,平静解释道。

    “呃?居然是黑球大人带你们来的?咳咳咳,不知贵客登门,有失远迎,失礼失礼。”闻言,苍星子内心咯噔一跳,大感惶恐,哪还有平素半点傲慢,语气顿时变得客气无比。

    “黑球大人?”酒小酒感到有些好笑。

    既觉得这些星魔前倨后恭好笑,又觉得这些星魔称呼神秘黑球的方式好笑。

    小球又不是人,算是哪门子大人?

    “嘘,这位贵客,此地不可大声说话。宁前辈此时正在山中悟道呢,不可打扰。”苍星子紧张兮兮地劝道。

    就好似打扰宁凡感悟,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前辈果然在此…”辛夷女露出微笑。

    转而又有些遗憾了。

    “前辈虽在此地,却正逢感悟的关键时刻,如此一来,我却是不便进山,与前辈相见了。”辛夷女幽幽叹道。

    “不打紧,不打紧。前辈此番感悟,并未阻止我等星魔上前观摩,我等星魔能进山中观前辈悟道,道友这等贵客自然也去得。”苍星子呵呵一笑,便领着二女进了山。

    入山之路,一路飘雪。

    积雪最深处,形成了一片皑皑雪谷。

    宁凡长立于雪谷之中,右手抬起,按在一座矮矮石碑之上,目光专注。

    石碑正面无字,背面,也无字。

    但当宁凡眼覆青芒,看这石碑时,竟是从石碑之上,看到了常人无法看到的文字。

    此碑,赫然竟是紫薇仙皇昔日亲手所立!

    其上文字,亦是紫薇仙皇亲手所刻,每一个古字之中,都有逆圣气息蕴含其中!

    【逢魔碑】。

    【立于逢魔时】。

    【毁于一念】。

    【碑毁人存】。

    【碑在人亡】。

    【魔兮时兮】

    “这石碑所刻,究竟是何意;未能修复的多闻无双,又为何指引我来到此地…”

    “我修复多闻无双,仍旧差了少许,差的,究竟是什么…”

    最近这段日子,宁凡都在忙于修复多闻无双,失败的次数越多,摸到的头绪也越多。

    拥有万物沟通本领的宁凡,一度试图和多闻碎片直接沟通,然而涉及修复之事,却屡屡得不到回应。

    直到昨日,他才和多闻碎片交流成功。

    【宁凡:请问,我要如何才能真正修复你。】

    【多闻:去逢魔碑…先去…逢魔碑…】

    【宁凡:逢魔碑位于何处?】

    【多闻:星纪宫…小北极山…】

    于是宁凡来到了此地,找到了逢魔碑。

    虽说找到了此碑,宁凡却不知此碑用途何在,亦不懂,碑上的文字所言何意。

    他试图用万物沟通来和逢魔碑直接交流。

    但。

    逢魔碑拒绝和他对话。

    并不是二者之间无法交流。

    只是对方…不愿。

    “碑兄,你既不愿与我交谈,我便只有出此下策,冒犯了…还望碑兄莫要见怪。”

    宁凡将手掌按在石碑之上,细细感悟。

    丝丝缕缕的心神之力,朝着石碑之中侵入,试图直接与石碑建立心神层面的沟通。

    无奈的是,宁凡的心神之力一次次被弹回,想要走入对方内心,并不容易。

    恍惚间,宁凡有了某种错觉,眼前的逢魔碑,就像是一个有些抑郁、自闭的少年,不愿他人窥探内心。

    不过,逢魔碑并未用强硬的方式,拒绝宁凡的心神,仅仅是温柔的弹回。

    如此看来,逢魔碑内心深处,也是有些矛盾的:性格自闭的同时,大概也渴望着被人理解吧。

    宁凡对于逢魔碑的内心想法有了诸多猜测,于是乎,即便被逢魔碑一次次回绝,仍旧没有放弃,而是不断纠缠,死缠烂打…

    终于,终于。

    逢魔碑的心防有了一丝空隙,放了宁凡一缕心神进入。

    …

    “这里就是逢魔碑的内心世界么?”

    宁凡的心神,进入到一片同样白雪皑皑的世界。

    逢魔碑的内心,是一片雪山,那雪山像极了星纪宫的小北极山,却又比小北极山大了无数倍。

    雪山之上,风雪遮天。

    这雪,很冷,以宁凡心神之坚,都在此刻感到了一丝寒冷。

    遥远处,山路上,一个模糊人影长立雪中。

    当宁凡察觉到这道人影时,立刻追了过去。

    “阁下,就是碑兄么?还请留步,与我相谈。”

    可对方并没有留步。

    更不愿和宁凡有半句交谈。

    宁凡一路追去,它却逃离一般,越逃越远。

    见此一幕,宁凡自不打算轻易放弃,愈发快速的追去,所过之处,在积雪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深深的脚印。

    那模糊人影也在踏雪而逃,却,没有在雪上留下半点足迹。

    似与宁凡之间,有着某种本质上的不同。

    渐渐地,宁凡追得近了,这才隔着风雪看清,他所追赶的,其实并不是什么碑兄。

    反倒是一名少女。

    一个周身裹在火红斗篷中的少女。

    “原来阁下是一位姑娘,失礼了…”宁凡歉然道。

    闻言,逢魔碑少女脚步一滞,似乎终于想要回应宁凡什么了,可旋即,她又不知是在顾忌什么,只幽幽一叹,终是头也不回,继续向风雪深处逃离。

    那是她不经意的一声叹息。

    但传至宁凡耳中,却如同振聋发聩一般,使得宁凡心神激荡,难以自持。

    怪事。

    这逢魔碑随便一声叹息,竟能影响他的心境。

    更怪的是,越是与少女的距离拉近,宁凡便越是从少女身上感到了一丝陌生。

    彼此陌生,本是正常之事,毕竟,今日才是宁凡第一次见到逢魔碑。

    令宁凡奇怪的是,这种陌生感,似乎是逢魔少女刻意营造出来的假象。

    彼此初见,对方为何要刻意营造出彼此陌生之感,似乎有些…多此一举。

    “你究竟在掩饰什么,你究竟在畏惧什么…”

    宁凡皱了皱眉。

    他来此地,本是冲着多闻无双的提示而来,可此刻,他却对这逢魔碑本身有了一些在意。

    少女的脚步再度一滞,而后,逃得更快,更快了…

    更在此时,石碑心神世界之中,风雪瞬间增大了无数倍。

    宁凡的心神被那风雪一卷,竟是蹭蹭连退,再难追赶少女。

    最终,宁凡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女的身影,在风雪深处消失。

    “如此不愿与我相见么,可若是不愿,又为何同意我一缕心神进入…”宁凡眉头皱得更深。

    愈发疑惑逢魔碑少女的怪异行为。

    很在意,无法忽视的在意…

    就算不为多闻无双…也想和她见上一见,否则便因此事有了心结。

    风声很大,却没有少女的回答。

    宁凡微微沉吟,若有所思,任风雪寒冷,冻彻心神,也没有将心神从碑中收回。

    他张顾四望,试图从白雪连天之中,找到一丝半点少女逃离的痕迹。

    但,找不到。

    若对方不愿相见,则宁凡无论如何,都难寻到对方。

    毕竟,这里是对方的内心世界。

    “或许我可以直接动用万物认主的能力,令此心神世界易主,如此便可轻易寻得那名少女,可如此一来…”

    宁凡叹了口气。

    最终也没有动用万物认主的能力,来破坏此界的归属判定。

    他不想这么做。

    “或许,你并非是不愿与我相见,你只是不愿我见你…”宁凡于风雪中四望,自语。

    风声入耳,似乎乱了一拍,有了片刻的混乱,可,仍旧没有夹杂少女半点回应。

    “你不愿我见你,可你却躲在风雪中的某处…看着我?这是何故?”到底是感知敏锐之人,宁凡终于从藏于风雪的某处,察觉到了一道视线。

    应该是那名少女在隔着风雪,看着他吧。

    “也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