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8章 逢魔于陌生(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时空重置,宁凡再度来到雪神殿,又看到了相似的一幕。

    几名租客正在和雪神殿管事讨价还价,只是那管事,已不再是蓝道封那个蓝胖子,而是换成了一个中等身材、大众脸的老者。

    “管事阁下!平日里租一间下品灵室,一日只需二百四十万雪晶石,缘何今日...”

    “我等皆是熟客,就不能...”

    “樊兄!些许薄礼,还请笑纳,却不知这租金一事...”

    租客们的话语,和之前如出一辙,只在称谓上有了些许变化。听其言,替代蓝道封的新管事,似乎姓樊。

    “如今乃是北蛮国的旺季,旺季懂不懂?就是这个价,爱租不租!”虽然形貌大不相同,但这名樊姓管事似乎照抄了蓝道封的脾气与台词。

    “哼!本座乃是北蛮神座下玄击神将侄孙一脉第二十九代传人门下第九代内门弟子的结义兄弟,汝一介管事小辈,竟敢对本座坐地起价,就不怕本座将此事禀报神将大人吗!”还是之前那名渡真修士站了出来。

    “我呸!老夫乃是樊蛮宗家第九代子孙里血脉强度排名第十二的存在,你算个球!”樊姓管事的台词,终于和蓝道封不同了。

    “你、你竟出自樊蛮宗家!”渡真修士闻言,面色顿时一惊,一番计算之后,大概是算出自己的身份背景不如对方强大,一咬牙,终于还是乖乖交了钱。到这里,剧情的发展大抵还是和之前一样。

    但之后的剧情,却有了变化。

    樊姓老者到底不是蓝道封那位圣人,底气不足,并不敢贪没收上来的租金。

    名为阿山的蛮童,自然也就没有理由揭穿、得罪此人了。

    如此一来,没有了蓝道封的加害,阿山要如何获得道蛮山的蛮姓蛮名呢?宁凡有些好奇。

    “还有谁要租灵室?要租的快点交钱!没有的话,老夫还有一炉丹药要守,可是要先走一步了!”樊姓管事不耐地催促道。

    “樊管事留步...”是阿山的阿公开了口,其名樊石云。

    樊姓管事目光一瞥,见是樊石云开口,面色顿时一沉,“何事!”

    “租金一事,还请管事大人宽限几日。只因我炉中的法宝还差数日才可炼成,届时法宝一卖,便可抵上租金,故而...”樊石云恳求道。

    “不可!要么今日续上租金,要么带着你的炼器炉离开此地!”樊姓管事冷声道。

    “管事大人,你与阿公同为樊蛮,恳请你看在同族的份上,行些方便,此恩此情,小子定会铭记于心!”阿山开口替自己的阿公恳求道。

    “同族?可笑!身为樊蛮,却养出了一个道蛮孽障,老夫可不敢认这等同族!”樊姓管事越看阿山越来气,便是本有三分通融之意,此刻也不可能通融了。

    宁凡一诧。

    原本的历史中,阿山是因为惹到了蓝道封,才被赐下道蛮山的姓名,从此一生坎坷。

    但因为此刻的剧情是试炼世界自行修正的结果,此时的阿山,似乎已经因为某些事件获得了道蛮山的蛮名,成了被樊蛮一族唾弃的叛徒。

    他的阿公也因此受到牵连,处境似乎变得十分艰难;如今又赶上租金大涨,一时竟是续不上租金了。

    “到底交不交钱!不交,就别耽误老夫时间!”樊姓管事不耐道。

    “租,还请管事大人稍等片刻,我去坊市卖些旧物,应该可以筹齐租金...”樊石云无奈道。

    “且慢,这二位的租金,我替他们出。”宁凡却在此时开了口。他记得道蛮山赠宝的恩情,自不介意施以援手。

    即便此地只是虚假的世界。

    “你是何...嗯?原来是你!”樊姓管事见宁凡插手此事,本有些不悦,但定睛一看宁凡容貌,顿时大喜,面露贪色。他似乎认得宁凡,认得这位爷是渡口坊市出现的那位挥金如土的大肥羊。

    ...

    在宁凡的帮助下,樊石云成功续上了租金,这让樊石云感激不已,但仍有三分疑惑,二分警惕。

    “多谢前辈仗义相助!只是我与前辈素昧平生,前辈为何愿意慷慨解囊?要知道如今租金大涨,这笔钱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樊石云不解问道。

    怨不得他担心宁凡别有用心,怪只怪他的孙儿前段时间刚卷入某事,被人加害,成了道蛮。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樊石云是真的怕了,担心陌生人的接近是想算计他的孙儿。

    又见宁凡修为高深,并未刻意掩饰万古修士的强大气息,樊石云更觉心惊肉跳,生怕此事又是一场祸事。

    宁凡本想解释一下他和道蛮山之间的因果,但,看着眼前还是孩童的道蛮山,一时无言。

    时间线纠缠在一些,不太容易解释啊。

    “昔日曾受人恩惠,今日所为,只是想聊表谢意,并无任何害人之心。”到底还是解释了一句,以免樊石云多想。

    樊石云望着宁凡的双眼,从中看到了诚恳。他阅人无数,心觉宁凡不似说谎,终于放下心来。

    于是再三感谢宁凡的慷慨,并承诺一旦法宝炼成卖了钱,必定第一时间还钱。

    同时心中猜测纷纷,也不知是自家祖上哪个祖宗与宁凡有旧,给过宁凡恩惠,真是美事!

    来年怀祖节上,可一定要给祖先们多上些贡品啊!

    阿嚏。

    一旁的阿山没由来打了个喷嚏。

    樊石云如今还有一炉法宝要看火,无法和宁凡多聊,再三抱歉后,带着孙儿去了灵室炼宝。

    宁凡也有正事要办,同样不打算多聊,只说了句“若有困难记得找我”,便去了自己的灵室。

    樊石云租的是下品灵室,宁凡租的是上品,二者并不在同一方向,待遇也是截然不同。

    至于价格...

    宁凡没有细问,也没什么好问的,下品灵室也好,上品灵室也好,加在一起也不过花了宁凡一钱天道银,且这个价位似乎还虚高了数倍,被那名樊姓管事狠狠宰了一刀...

    饶是如此,宁凡仍是面不改色交了钱,这一幕,直看得周围租客震惊不已,纷纷谈论起宁凡的豪奢。

    亦有不少人暗中生了贪念、歹念。

    一些人见樊姓管事似乎知道宁凡的来头,于是献上好处,暗中打听。

    “大鲲飞天,莫生贪念!”樊姓管事只悄悄说了八个字,便听得打听者面色大变,再不敢有任何歹念。

    这是在暗示此子来自混鲲圣宗啊!

    乖乖!此子竟是逆圣门徒!此等因果,谁敢招惹!

    “可这不合理啊,如今北蛮正是多事之秋,我听说有不少圣宗严禁弟子入北蛮国,更何况是逆圣宗门,此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也有一些人不解。

    “哈哈!这不正说明了,已有逆圣算出了北蛮国的未来,知道我北蛮国必将免于此祸,故才同意弟子前来。这是好事啊!”樊姓老者得意道。

    “是极!我北蛮国有蛮神守护,更有圣人隐世长存,何惧区区紫薇魔君之劫数!”

    “区区一人,竟敢挑战一个圣人国,那紫薇魔君实乃自寻死路!”

    “蛮乃万域之大宗,谁人可灭!谁人敢灭!”

    “蚍蜉撼树,不自量尔!”

    “等会再聊啊樊兄!先给我租间灵室啊...”

    ...

    上品灵室之内,仙雾弥漫,灵气粘稠而冰凉。

    宁凡盘膝于灵室之中,一翻手,取出数个血光缠绕的围棋棋子。

    这几个棋子乍一看材质普通,但若细细感知,便能发觉,这些棋子的内部实则嵌有人骨。

    这些人骨棋子,正是【石鬼寻兄】任务里,寻回石神真人的重要线索。

    根据石鬼真人的说法,人骨棋曾在真界风靡一时。当时有不少棋士深信,若以自身之骨炼制棋具,可以在临局时棋运更强,如有神助;也确实有不少人因为使用了人骨棋,超常发挥出棋力,频频下出逆转的妙手,屡屡战胜棋力远超自身的对手。

    但后来,人骨棋却不知为何遭到真界棋士的封禁:有人说,人骨棋是一种作弊行为;有人说,人骨棋是邪魔所创,其存在违背天理;也有传言,人骨棋内实则藏有巨大凶险。

    总之,如今的真界,已极少有人使用人骨棋了,却不知为何,此物会出现在石神等人失踪的现场。

    “此棋子透出的不祥气息令我心悸,那心悸的根源,不是棋子里的人骨,而是其他什么说不清的东西...”

    宁凡面色凝重,观察着这些棋子。

    刚获得这些棋子时,他试过用万物沟通的能力直接和棋子对话,结果以失败告终。

    只因彼此间隔了太遥远的时空,无法听清棋子的话语。

    而当宁凡强行认主一方时空,强行跨越那段遥远,也只能从棋子之中听到癫狂、疯魔的呓语。

    无法沟通,无法交流。

    这些人骨棋,全都疯了,傻了,丧失了一切万物本应拥有的灵性。

    且这种疯狂,仿佛会传染一般,仿佛会侵蚀所触及的一切;若是棋力不足者触碰这些人骨棋,顷刻就会陷入痴傻。

    以石鬼真人的棋力,都有些不敢触碰人骨棋,于是,他想到了好友张道,深信以张道的棋力,足以承受人骨棋的可怕,并从中查出线索。

    “先确定一下,这些人骨棋内的人骨,是否属于石神真人...”

    石鬼真人给了宁凡数件兄长旧物,就连沾有兄长血液的命牌都给了一份,为的就是希望宁凡通过其上的气息确认此事。

    但由于人骨棋上沾染了过于不祥的棋力,将其内人骨的气息完全遮掩,想要确认此事,首先就得其中的不祥。

    这股不祥棋力过于棘手,需要特殊的祭祀才能祓除;若以蛮力破之,需要庞大的修为与棋力来支撑,超出了宁凡的能力范围。

    《蛮神祭经》!

    这是石鬼真人交给宁凡的一部古经,其中记载了北蛮国某种古老传承的祭礼——蛮神祝福!此祭礼似乎对于驱邪一事极具神效,对于人骨棋之中的不祥气息杀伤力尤其巨大。

    “蛮神祝福...有趣。”

    宁凡修蛮之初,就领教过蛮神祝福这一诅术——是的,在宁凡的印象中,蛮神祝福应该是一种用来夺舍、诅咒的歹毒神通,却不料在这本经文的描述中,蛮神祝福居然还能当作祭祀来使用,且竟然还有驱邪避凶的神效。

    这可是大大出乎宁凡的意料,并使得宁凡对于蛮神祝福术有了不小的兴趣。

    好歹他也是一位蛮神,学个蛮神祝福术,很合理吧?对己身祝福,可以驱邪避凶、祓除灾殃、克制一切不祥和诅咒;对敌人祝福,又可以诅咒敌人、杀人于无形、甚至在必要关头夺舍敌人——虽然宁凡并不觉得自己需要用到这个功能就是了。

    “昔日,我因误中九代蛮神阴墨的蛮神祝福术,机缘巧合,踏入蛮修之路,并因此遇见道蛮山的山海影,获得灭神盾碎片;如今,我在试炼世界遇道蛮山,遇蓝道封,遇蛮神祝福,这一切都似冥冥中的注定,似一个个大圆,临近收尾...”

    “轮回,是无数因果编织而成的小圆;宿命,是无数轮回编织而成的大圆...”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看那些人骨棋,看蛮神祭经,更同时审视着自己。

    他仿佛参悟了什么,仿佛看到一个又一个轮回大圆交织中,曾有一只蝴蝶被狂风吹过来,吹过去...

    良久,宁凡眼中的青芒陡然变得璀璨至极,但却在他刻意收敛之下,逐渐归于平静。

    “不够,还不够。想要推开第三座天人之门,还需要看得更远,更高,更彻底!如此,才能稍稍触及那一丝看似注定、实则瞬息万变的...宿命!”

    ...

    蛮神祝福之术,并非只有蛮神才能使用,普通蛮修若是修为足以驾驭此术,则可通过特殊的祭礼,从山海之中引出古之蛮修先烈的山海影,并借由那些山海影的力量,引下蛮神祝福。

    甚至就连非蛮修者,都可以借由特殊的蛮族法器,在某些特定场合用出此术。

    而若有什么人能不借助任何外力,直接释放蛮神祝福...

    那样的蛮修,便会被真界各大蛮族尊为蛮神!

    是的,蛮神并不是道蛮山等人的特定称谓!

    道蛮山道成以后,建立了古蛮界,自立为古蛮界的初代蛮神;但其实,即便是道蛮山道成以前,世间也有蛮神存在。

    北蛮国就有蛮神坐镇,真界其他蛮族,同样拥有各自的蛮神、各自的蛮神刑律。

    石鬼真人当然不知道宁凡也是一位蛮神,他甚至不知道宁凡身具蛮族修为。毕竟,他眼中的宁凡,是张道,是他那位有着过命交情的棋痴好友。

    所以,为了帮助好友成功用出蛮神祝福,石鬼真人花费巨大代价,搜罗来了诸多蛮族法器。

    这些法器,宁凡自是用不到了。

    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