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章 .找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太后不允。

    柳水云以死想逼。

    太后发了很大的脾气,警告他要与不要,都由她决定。他若敢再行寻死觅活之事,她马上拿掉孩子,将他们父子一起送去喂狗。

    话说得难听、狠绝,但柳水云知道,太后绝对说得出做得到。

    柳水云不闹了。

    因为他也听出来了,太后这话里,到底还是有丝丝的和缓的。至少表示太后并没有完全决定好,并不会马上着手落胎了。

    早前柳水云行事异常,确实是受了刺激。一方面是武师兄和白玫的缘故,另一方面,就是太后。

    那时候太后刚刚得知自己怀孕,身体和心理都有起落反复,对柳水云一时气恨,一时怜惜,百般纠结之下,对柳水云的态度十分变幻莫测,让柳水云很是吃了几次苦头。于是柳水云不明所以之下,也是满腔的怨愤,在外就很有些气急败坏的表现。

    正好那时关于武梁的流言四起,牵连上柳水云,他便有了借口趁机发泄罢了。

    但那是他不知情的时候。

    如今他也惹事,却是目的明确,专捡太后讨厌的事情做。

    就是前日,程向腾听说,柳水云在外面酒楼,和一位伯爷横起冲突出言不逊,说什么“你是伯爷,你家就能世代伯爷不成,焉知不会出个不肖子孙败光祖宗根业。别人出身低贱,就生生世世低贱不成,焉知不会有哪辈一腾而起就地翻身?”

    说的倒是实话,但实话并不是可以这么说的,并且他一个贱民,凭什么对着伯爷这么不恭不敬大放厥词?伯爷气得不行,装腔作势把柳水云揍了一顿拾回面子了事。

    因为打得轻,他身边的护卫们便只是看着并不阻拦。但之后柳水云进宫,太后着恼,借故又发落了他一顿。

    柳水云受了皮肉苦,当着太后依然桀骜,道:“娘娘觉得在下大错,杀了在下便是。”

    太后怒,让人堵上嘴揍了第三遍。

    ···

    当然,挨打估计柳水云也甘愿,他只嫌打得不够重,不能即时要了他的命呢。

    并且没有打趴下,还这么快就能到处乱晃了,果然不是打得太轻就是得了好药了。想死,有时候并不容易。

    总之比起柳水云在外面的那种作死法,只是刻意往武梁身前凑这种行为,实在不值一提。

    但问题就是,武梁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大段不可言说的绯闻韵事。

    所以红墙殿宇的夹道中,当程向腾随口一句“他作死罢了”之后,武梁便一阵的无语,心里陡生出十分的不痛快来。

    见一面说句话的事儿,至于么?这是对她有多不信任啊,那她以后都不能跟男人说上句话了?

    再者,她真不喜欢程向腾行跋扈风,动不动喊打喊杀的,完全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武梁示意程熙先行,她要跟程向腾“谈一谈”。

    “侯爷,我从前和柳水云一起下江南,朝夕相对的时候,见过他的妩媚妖娆姿态多了。那时候我都挺住了,何况现在?你不会觉得他如今三两句话就能让我倾心折服吧?”

    从前也没这么大醋劲儿,现在怎么都扯上生死了。

    程向腾见她表情严肃,知道她是误会他要对柳水云不利呢。

    但他并没有解释,仍是实话实说道:“我从来不会这么想。姓柳的只是个不折不扣的戏子,肖想于你,本就是他的痴心妄想。从前他不配,现在更加不配。偏他不自知得很,当着我的面都敢对你媚眼乱飞。”连语气都带着不肖和冷笑。

    程向腾心里确实不高兴,当然有柳水云拦路的原因,更多的还是因为太后。

    程向腾如今看到太后,油然就会升起一股别扭,一种不满。虽然他宽解自己,压抑情绪,但就算浅淡,那种情绪依然存在。

    而这次谢恩的整个见面过程,慈宁太后就没跟武梁说过几句话,倒一句一句的问着程熙关于武梁的事。好像当初他为武梁请封时候,宣称的武梁关于教子有方之类的事都不是真的,需要她太后娘娘借一个小儿之口仔细确认似的。

    说到底,她还是不喜欢武梁,瞧不上武梁,不愿意承认她确实有何才能,会教养子女,有许多优点长处罢了。

    本来女眷进宫谢恩,他其实是不方便陪着的,但他哪里放心得下他们母子单独前来?

    结果他亲自陪着来了,他的面子也只够太后很官方很礼仪的敷衍个开场而已。后面没有冷场,全靠慈贤太后在那里叨咕个没完。

    若他没来呢,太后娘娘会不会欺负武梁?

    还有就是,他们告别出来时,慈贤就罢了,慈宁太后作为他程侯爷的亲姐姐,正式见弟媳,竟然半分赏赐都没有。

    不说用金银珠宝等贵重物件来表示对她的看重了,哪怕随手的水果点心表示一下家常亲近呢,哪怕书经戒尺表示训戒不满呢,总该有个态度才对吧。

    别人说起来,也知道太后是怎么对待嘉义夫人的,从而对她们的关系,对武梁本人也会有所评价。

    但太后就跟没事人似的,什么表示都没有。

    这算什么,无视到底?彻头彻尾的不承认?

    武梁或许是不懂,或许是不在意,她出门后还很高兴来着。好像只要太后不打罚责骂,她就满足得很。

    程向腾深吸一口气,心说也好,俺家妩儿会赚银子得很呢,希罕谁的东西么?大家以后少来少往,还免得受她惊吓呢。

    武梁只知道程向腾今儿话特别少而已,如今说了柳水云一长句,她就认真想了想。然后她也觉得程向腾说的那些,也不算污蔑柳水云了。他自己甘于折腰低眉事权贵,不计荣辱乐在其中,还见人举止轻挑不正不经,根本就是风尘戏子行径嘛。

    武梁也不喜欢柳水云如今这样。有时觉得是他变得太彻底,完全没有从前向往自由的勇气了,有时又觉得这才是他的本性,怕苦怕累,懦弱随波,安于靡靡之中。

    大部分时间任人予取予求,偶尔仗势耀武扬威一番,他便知足趁意了。

    但人家怎么过活那是人家的事,她不喜欢可以保留意见,但和动刀动枪要打要杀是两回事。

    只是今天确实是柳水云不对,也难怪程向腾生气。所以武梁讲理之时,便带上几分哄,“侯爷也知道他是个戏子,谄言谀行作态媚众,都是他的生活常态必备技能,侯爷不会因此就容不下人吧?”

    程向腾其实很想承认了,看她会不会急眼,但想想今儿个她也拘得难受,于是不想再逗她,只眯着眼懒洋洋道:“你猜。”

    武梁眼睛翻上天,人命关天的事情玩你猜?

    不过翻着翻着,她忽然就想明白了,自己也笑了。

    她还是了解程向腾的,都“你猜”了,这么轻率的不负责任的说法,怎么能是杀人放火的前奏。

    心里放松下来,高高兴兴挽住程向腾手臂,“我就知道,我家的男人不会那么蛮横跋扈,动辄行凶,麻木不仁。”

    这下轮到程向腾翻眼,“少来。”

    武梁才不会少来,再接再历把马屁拍得山响,“真的,我家男人英俊威武,温柔深情,对我好得无以复加,是全天下最最好的男人。”

    程向腾挑了挑眉,“知道就好。”

    武梁继续踩人,“柳水云算什么,媚眼纷飞都成了习惯了,逮谁朝谁飞,天天生活在戏里。谁会跟个戏子当真?谁要理会他,谁要跟他计较?”

    程向腾哼了一声。瞧这话说的,不理会是指她,不计较就指他了,这是替他作主,把他往不计较的台上拱啊。

    说来说去,就是想替柳水云开脱罢了。

    武梁却是真有些感慨,“当初我在侯府服侍,身为奴婢偏心有不甘,每每服侍主子并不尽心尽力。纵使侯爷对我厚爱有加,我也仍时时想另谋出路。不为别的,只因我知道,我做不了一个好奴才,那让我感觉很屈辱。”

    “这些年我在外面,辛苦我也高兴,毕竟我不用当一个奴才任人呼来喝去欺凌打罚了,能自己对自己做主了。”说着就撒娇,抱着程向腾的胳膊摇了摇,“但我在外面任性,心里多少是有底气的。我知道如果我混不下去了,身后还有侯爷可以依靠。反正侯爷也不会真不管我,是不是?”

    程向腾不是第一次听武梁说起从前,但用上“屈辱”这么严重的字眼是第一次,心里一下子也有些酸酸的。

    他抬手抚上搭在臂上的小手,轻轻捏在掌心。心里想,我的妩儿就是棒,这些年做得那么好,一步步才成就了今日的你,今日的咱们。

    嘴上却道:“是你如今混得好,光光鲜鲜的成嘉义夫人了,要不然谁要管你。”

    男人就是嘴硬,武梁笑,继续说柳水云,“但是柳水云不行,他不但没人依仗,还尽是虎视眈眈想拖住他拿下他的人。所以他空有一腔想飞的心,行事却比我更战战兢兢。后来受创回京时,他至少是一腔怨愤的。”

    “但如今我见到的柳水云,又伺侯人伺侯得左右逢源沉浸其中,一副对现状心甘情愿甚至是心满意足的模样。我总觉得,这不象是真的。他要么是彻底地认命了屈服了,要么就是更加的无奈和绝望了。”

    “不管是哪样,他都活成这样了,离咱们十万八千里,咱们何必和他计较呢,侯爷你说是不是?”

    程向腾捏了捏她的手,没出声。

    柳水云的命数,事关宫闱,程向腾不想多说。那种隐秘,多知道一份并不是好事。并且她那么念旧,知道了肯定会替柳水云难过,没准还会多事,招惹上什么凶险上身。

    柳水云自己做的事,他自己得承担后果,这没什么好说的。

    程向腾不愿武梁多为别人操闲心,直接给她吃定心丸,“我听夫人的,不会找他麻烦。只是,夫人该给我些什么好处呢?”

    “哎哟,咱俩折腾了这么久都没散,可见缘份深厚天生绝配。以后咱们只剩下好日子要过了,本夫人的所有好处,自然都是给你的。”

    “那,要不要现在兑现呢。”说着作势低头寻她的嘴。

    武梁慌忙往他身后躲。这可是皇城内啊,万一被人看到,啧啧,很可能就上达天听了。你个堂堂侯爷,也不怕败坏脸皮。

    程向腾也不是当真要在这种地方怎么她,这会儿仰首走到前头,反手扯着她,步子迈得飞快。

    一边默默想着,是呢,以后只剩好日子要过了呢。别人搞出的糟心事,咱管他呢。

    ···

    ——一出宫门,程向腾就吩咐程熙,“你骑马。”

    刚才程熙就已经被要求先走一步,在长街拐角处等他们了好一会儿了。如今出得宫门来,再次被要求一边儿去,程熙颇有些小忧伤。

    刚才他娘脸色是不好看的,所以和他老爹谈了谈。但后来汇合时,两人不是貌似已经和解都笑得很开心吗?怎么这又不让他坐马车了,又要“谈一谈”?

    程熙不住打量着他老爹,想看出些什么端倪来。

    结果程向腾压根没看他,只顾着扶武梁上马车,小心翼翼地把人安置坐好,然后自己也坐上,很快地放下了车帘。

    连个最后的眼风都没有给他。

    程熙:……

    他确定,他们肯定不是要打架,他们只是嫌弃他……

    ——程向腾等着老婆兑现好处呢,哪里顾得上儿子。他车帘一拉,把人抱在怀里拍呀亲呀,哄人的话也不停说。

    一会儿说“哎呀真烦呀,孝期还有将近一个月,真想现在就成亲啊。”

    一会儿说“哎呀怎么办,今天早上还想让你赶快怀上呢,如今忽然又不想让你那么快怀上了。咱们隔了这么久才在一起,要是怀上了,就又一阵子不能亲热了。”

    武梁连嗔带骂的,也任由他。便等马车停到自家地盘时,她忽然就来劲儿了。

    她从得了封就心里美,只是没敢完全的放开,还拘着那么一小点儿劲儿,留着进宫谢恩呢。

    她总觉得太后大人点了头,她这夫人封号才能算落到了实处,可以当真叫叫了似的。

    所以程向腾马车说的那许多,最令她安慰的是那句,“哎哟不错噢,原本还担心太后会敲打你几句,没想到如今太后见了你,一句指摘不满的话都没有了呢。”

    武梁觉得也是,撇开柳水云这一小段插曲不提,整个面见太后的过程,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无波无澜顺利大逃亡呢。

    必须高兴啊,终于过完了这最后一关,终于一切尘埃落定,武梁恨不得打个滚儿撒个欢儿庆祝一下才好。

    她扶着车窗直接跳了下来,乡下野丫头似的。然后转身背对着程向腾,招呼道:“来来来,我背你,我背你下马车。”

    这会儿也不用夹着尾巴行不动裙啥的,她觉得浑身是劲啊,背着男人走上两步,没问题的。

    程向腾愣了一愣,然后毫无形象地笑弯了腰。

    下马车要用劲呢,哪真敢让她背。但下了马车,倒真把双臂搭她肩上,叠在她身后窝屈着,两条长腿拖在地上交替着一蹬一蹬的使劲,就这么被她“背”了好几步,才自己站稳。

    虽然没进成兮,但也是大庭广众之下呀,当爹妈的这样,程熙少爷甚觉没眼看,无语望了望天,转身先行走在前头,只当没看见那俩幼稚鬼。

    倒是有看见的随从伙计,以为程向腾怎么的了呢,慌不迭地跑过来殷殷问侯,要搀要扶的。程向腾面不改色道:“刚才下马车不小心崴了一下脚,不过现下已经没事了。”

    然后拂开众人,拉着武梁直进内院。

    ——没有谁再提起柳水云,但程向腾知道,武梁对那个人,绝对不是对她不关心的人的态度。

    她对他哀其不幸,恨其不争,也怨他行事莫名其妙。但她对他还是有庇护,有关切,用她自己的方式。

    如果柳水云没了,她一定会伤心的。

    程向腾思量前后,还是决定,找柳水云谈一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