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章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身份ID、单身证明、入场门票……工作证要带吗?”中秋节上午八点,周惟收拾着结婚应该准备的东西,问珀西。

    “不用。”珀西正在换结婚礼服,道,“我的星际护照要带,我持伽马星系ID,在银河系结婚要进行转换。”

    周惟“哦”了一声,将所有东西塞进一个小包里,看看时间不早了,催促道:“别折腾了,你已经够英俊了,走吧,杂毛都催两遍了。”

    “这可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啊。”珀西正了正领口,感叹道,“没想到我穿中式正装也还可以,我以为会土得像火锅店的跑堂呢。”

    珀西是典型的吸血鬼长相,肤色雪白,嘴唇殷红,卷发乌黑,周惟见过他穿贝克长袍的样子,那叫一个高冷邪魅,没想到穿正红唐装也不违和,还有一种东西冲撞的美感。

    反正有颜任性。

    “我去楼下等你。”然而他再美周惟也看了好几年了,审美疲劳,无须再看。

    “哎你穿好衣服再下去啊,结婚这么大的事你不能连个脸都不洗吧……你洗脸了吗?”珀西眼瞅着自己攻气满点的老婆光着膀子拎着礼服扬长而去,心塞塞地追问。

    “洗过澡了!”周惟披外套系扣子,打开一层大门,忽然发现台阶上放着两个新鲜的嫩笋,还有一朵粉红色的野花。

    不用说,一定是豁耳朵和周全送的,周惟心中一暖,没想到这俩还知道自己今天要结婚,捡起小花嗅了嗅,顺手插在衣领上,总算感觉儿子没白养。

    珀西也很高兴收到这么贴心的礼物,将两只笋郑重其事地收起来:“虽然比不上区长的红包,但意义非凡啊,回头做个麻辣香锅吧。”

    “……”周惟觉得王子殿下越来越接地气了。

    两人骑着哈雷摩托风驰电掣一个小时,准时到达婚礼现场,别说集体婚礼就是壮观,五百对新人熙熙攘攘涌在城墙上,男男的,女女的,当然主流还是男女的,看上去特别喜庆。

    周惟的禁断症马上就犯了:“你觉不觉得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表情呆滞特别像末世?”

    “……人家那是喜悦!高兴和呆滞完全是两种表情好么!”珀西对他的形容十分不满。

    “哎哟你们来啦!”全真教的杂毛一眼看见他们俩,眉花眼笑地跑过来,“来来来,给你们留了个好位子,离主席台很近,能和我们掌教真人近距离接触哩,我已经给我们真人说了,等致完辞抽空给你们俩看看相,免费的噢!”

    又来?周惟看见他就想起自己被迫求婚的事,棺材脸更加黑了。珀西倒是很高兴,天知道他一个高冷挂的王子殿下怎么对封建迷信这么痴迷:“真的吗真的吗?你们掌教真人是不是很厉害?”

    “那肯定噻。”杂毛得意道,“美国总统来访问都专门求批命呢,听说自己不能连任,还在我们那做了一场转运法事!”

    “……”周惟:这特么也可以?!

    说话间一个穿着金色礼服的司仪走上主席台,宣布集体婚礼即将开始,让大家各归各位。杂毛将周惟和珀西带到主席台旁边一个视野十分开阔的情侣座上,道:“你们先坐,我就在旁边问讯处,一会儿仪式结束带你们去见我们真人。”

    音乐声起,五百对新人纷纷落座,周惟和珀西也坐了下来。金灿灿的司仪宣布婚礼正式开始,先请共青团领导上台讲话,然后是全真教掌教真人。没想到这么高大上的真人居然是个女的,还挺年轻,看上去不超过五十岁的样子,气质出众,仙风道骨。

    共青团领导是主婚人,真人是证婚人,两人各自说了一段白头偕老患难与共之类的祝福语,然后礼仪小姐下来给诸位新人颁发结婚证,以及婚礼纪念册什么的。结婚证是事先登记好的,周惟拿到手里打开一看,有一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他的名字和“珀西·拜”的名字印在一起,旁边是全息标志,点一下就是他们俩的结婚照,穿着红色礼服,跟火锅店跑堂似的。

    好吧,只有他像跑堂,珀西还是挺高大上的。

    “我们终于结婚了!”珀西稍微有点激动,拉着他的手感慨道,“一转眼都快三年了,那年我来地球抓格里佛,做梦也没想到会遇上你,还好缘分石被你当糖果带走了,这真是天意!”

    周惟想想也觉得玄幻,当时他只是抓了一把糖而已,没想到抓回了一个老公,还抓出了一段曲折离奇的异星之旅。

    “说起来,我之前就见过你。”周惟回忆起他初识的那天,“我去检疫处给周全做检疫,正好看见你带着几个卫兵从港口进来,好多人围着你,还有一大堆港口巡警开路。”

    “啊?你那时候就见过我?”珀西意外地问,“那你没怀疑过我和格里佛是两个人?”

    “当时人太多了,我没大看清。”周惟说,“我只是想什么人这么讨厌,迟不来早不来,非要在我出发这天来,害我折腾半天不能离港。”

    珀西感叹道:“这都是缘分呐。”

    周惟想了想,不得不点头附和:“是啊,真是孽缘。”

    两人对视,同时露出温暖的笑容。

    司仪在台上说了些什么,音乐渐渐热烈起来,大家纷纷起立往墙边走,站在城墙下面观礼的亲友发出阵阵欢呼声。周惟没注意听讲,懵懂地跟着众人站起来,问珀西:“干什么?结束了吗?可以回家了吗?下头的人吼什么?”

    “送祝福了。”珀西竖起耳朵听了听,道,“新人要扔花束了,据说下面接到了花束的人会马上交桃花运,找到自己的意中人。”

    说话间新人们都涌了过来,周惟被人潮推着挤到了城墙垛口处,扒着墙砖往下看,只见人山人海全是亲友团,保守估计有上万人,顿时更加觉得像是穿越进了末世电影里,下头沽泱泱全是丧尸。

    “糟糕,忘记带花束了。”珀西就在他身后,用身体替他挡着压过来的人潮,遗憾道,“没得扔了怎么办?会不会不吉利?”

    周惟想起周全送给自己的野花,从衣领上拔下来扔下去,道:“这就算扔过了吧,应个景就行了呗。”

    珀西被他提醒,从包里掏出两个大竹笋:“对对,没有花还有其他礼物,咱们扔这个!”

    “……”周惟没想到大喜的日子他还随身带着竹笋,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然而没等他发表什么意见,珀西扬手就将两个竹笋扔了下去。

    “哎哟!”

    “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恐怖袭击吗?”

    “……好像是竹笋。”

    人群中一阵混乱,貌似是他们丢下去的吉祥物砸着了什么人,周惟吓了一跳,伸长脖子看了半天,才发现没造成什么大损伤,只是有个亲友新做的巨潮龙卷风发型遭到了少许破坏。

    珀西还想下去道个歉,全真教的基友已经像念着避水咒一样踏浪而来,分开沽泱泱的人群:“你们在这儿,太好了,我们真人再晚就要走了呢,快快,跟我出去让她给你们看看相!”

    杂毛不由分说拖着他们挤出人群,挤进了管理处的办公室。那位仙风道骨的女真人十分和蔼,见他们进来笑眯眯地道了恭喜,道:“我这徒弟一向乖僻,没想到和你们这么投缘,可见人和人之间冥冥中自有天意,和种族出身都没有关系。”

    周惟对封建迷信没什么好感,但也许是这位真人气质太过出众,竟不觉得她烦,淡淡地问了好。真人请他们坐,高深莫测的目光在他们脸上转了又转,对周惟道:“这位居士面相清贵,虽然幼时命运多舛,但好在有惊无险,万事都能逢凶化吉。我看你前半生亲人缘单薄,后半生婚姻却是极好的,将来定会越过越好,诸事顺遂。”

    好话谁都爱听,虽然觉得她只是顺嘴胡说,周惟还是诚恳地道了谢。

    真人露出洞悉一切的微笑,对他摆了摆手,转向珀西,目光有些不可说的复杂:“这位居士贵不可言,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小道修为不够,大事上不敢妄加揣测,单说说你眼下最关心的事情吧……你命中当有两位数的子女,虽然有那么几个可能性格乖张,不服管束,会给你带来很多烦恼,但你命中自有贵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