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番外1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兰映月进来时,卫蘅和她对视一眼,心里难免都有些感慨。当时谁能想到杨顺会死,而卫蘅又能嫁进来呢?

    兰映月满心忐忑地上前,“给少奶奶请安。”

    卫蘅并没有为难兰映月,赏了她一对赤金镯子。这让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的兰映月,只觉得像是被吊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的。从她内心来说,她更愿意卫蘅为难她。

    卫蘅如此待她,要么是觉得她无足轻重,要么就真是心宽,兰映月两种情况都不喜欢。

    杨顺就算是天之骄女了,出身高贵,又是楚夫人的表侄女儿,自身也是才高貌美,可是即使在杨顺面前,兰映月也从没觉得自己这样卑微过。

    偏偏在卫蘅跟前,她看自己的每一眼都像是赏赐一般,让兰映月第一次这么恨自己的出身。她卫蘅算什么,曾经的商人妇,还得看自己的脸色,这会儿却嫁给了三郎,成了她的主母。

    “兰姨娘,兰姨娘。”念珠儿唤醒了走神的兰映月,“你是不是不舒服,少奶奶让你先下去休息。”

    兰映月离开后,卫蘅才问木鱼儿道:“你不是说还有位云姨娘么?”

    木鱼儿也有些诧异,正巧檀香儿进来,神秘兮兮地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下午有两个婆子进来,把云姨娘给带走了,就再没回来了。”

    卫蘅皱了皱眉头,谢妈妈和云姨娘可都是杨氏的旧人,她嫁进来这才第二天就“收拾”了这两人,若是在外人看来,恐怕就是吃相太难看了。

    “少奶奶,三爷回来了。”打帘子的小丫头在外头通禀道。

    陆湛走进来时,已经换了一身湖色富贵万年纹纱袍,卫蘅接过帕子放入檀香儿端来的鱼戏莲青花瓷盆里绞干了,递给陆湛。

    陆湛擦了擦手,念珠儿上了茶之后就领着木鱼儿她们下去了。

    独处而无话,实在令人煎熬,卫蘅看向陆湛,旧日的时光重新在眼前流过,可却没有办法再将记忆里的那个急切的人和眼前这个清冷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三爷,用过饭了吗?”卫蘅启声道。

    “让他们摆饭吧。”陆湛扫了一眼卫蘅。

    兰藻院有自己的小厨房,厨娘是伺候惯了陆湛的老人,菜色十分清淡,四菜一汤,两个人足够了。

    卫蘅看着专心用饭的陆湛,伸手给他夹了一块糖醋瓦罐鱼放入碗里。

    只见陆湛搁了筷子,微微侧了侧头吩咐道:“重新盛碗饭来。”

    卫蘅心再宽,也难免有些觉得难堪,幸亏屋里没有外人服侍,她也搁下筷子,不说话,就看着陆湛,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显然卫蘅低估了陆湛,哪怕卫蘅的眼睛瞪得铜铃大,也没有影响他的胃口。

    饭后漱了口,陆湛才对卫蘅开口道:“我去书房,你先歇着吧,不必等我。”

    卫蘅的手在小几上握紧了拳头,却也没有阻拦。

    陆湛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二刻。

    卫蘅早已经练了舞,又洗漱沐浴好了,正跪坐在榻上练字。

    晚风徐徐地透过窗纱吹进来,吹拂着卫蘅的额发,鹅黄的素地蝉翼纱裙,轻薄如雾,软透如烟,随势而垂,她的头发编成乌油油的辫子垂在身后,时光好像又流回到了几年前,卫蘅依旧还是十五、六岁的样子。柔嫩妍弱都还在,可以前是娇憨得圆润,如今是玲珑得剔透。

    卫蘅听见响动,就回过了身,见着陆湛还微微吃了一惊,她原本以为今夜又要独处。

    卫蘅在陆湛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柔和的神情,她冲他笑了笑。

    可是,玳瑁管、斗形尖的笔端却滴了一滴墨在卫蘅的衣袖上,卫蘅懊恼地轻呼了一声,起身看了一眼陆湛,就去净室换了下来。

    浓黑的墨若是滴在本就污杂的泥土里,那也没什么,但滴在鹅黄素地的薄纱上,就显得格外的刺目。

    卫蘅从净室出来时,已经重新换了一套月白色素地蝉翼纱的高腰襦裙,挽着素粉披帛,口里吩咐念珠儿道:“衣裳不要了,随便拿去做点儿什么都行。”染了墨,随便洗得多干净,也总觉得那一团会暗淡一些。

    陆湛此刻正坐在南窗榻上,小几上还摆着卫蘅的笔墨,那支玳瑁笔,正是几年前范用送给卫蘅的生辰礼,那套管文笔中的一支。

    卫蘅诧异地看了看木鱼儿道:“怎么还不收好?”

    木鱼儿看了一眼陆湛,这才上前去将小几收拾了出来,刚才他一直看着小几,木鱼儿怎么敢上去。

    “管问的笔,你就拿来练字?”陆湛启声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