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8章 安插人马,不老实的滚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吕主任,展书记什么到啊?”

    办公室的姑娘小方低声问道,眼中带着好奇和一丝敬畏,这新来的领导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脾气的人,不知道好不好伺候……

    吕英看了看表,不耐烦说道:“快了快了。”他的心里也闹挺这呢,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还指不定什么样呢。

    正说着,就见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秘书小范大声道:“看到有省城牌照的汽车了,估计是新书记到了。”

    吕英放下电话,招呼了各位头头脑脑赶到大门口迎接。本来迎接新书记要出城的,但是听说展书记在周末就到了城里,几方查找之下又找不到他的踪迹,无奈之下,众人才集中到了地委大院,就等着新书记的莅临。

    到了大院门口,等了有个三五分钟,就看到挂着省委通行证的小车驶到了门口。

    “展书记来了!”吕英想要往前一步,但是看到辉北市市长张志敏已经站到了第一的位置,只得悻悻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敢与张志敏争这个头彩。

    轿车缓缓地在大院门口停了下来,车的前门先打开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走了下来。

    众人不自觉往前迎了一步,但是又觉得这名年轻人好像不是展书记。

    果然,这名年轻人快走了两步,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众人眼睛紧紧地盯着打开的车门,一只穿着锃亮皮鞋的脚先迈了出来,然后是修长的腿和西装革履的颀长身材。

    等到这个人下了车,众人齐齐一愣:这是展书记吗?怎么看着比开车门的年轻人还要面嫩呢?

    ……那长相真是清俊至极啊!

    一时间,众人有些犹豫了。

    正在这时,从另一边下车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路晓明朗声笑道:“展书记,这就是辉北市地委的同志们了,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展子晨微笑道:“各位好,我是展子晨。”

    看着他和煦的笑脸,众人心中一松,看来这位新书记也是位面善之人。

    市长张志敏更是心内窃喜,这位空降而来的展书记看起来太年轻了,恐怕在政事上不会有多大建树,到时候辉北市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可惜,张市长的如意算盘也只打了一天。

    在开过迎新会,喝过接风酒之后,辉北市地委的天就变了。

    “今天请大家来,是想解开我心中的一个疑问。”展子晨坐在首位,微笑道。

    “展书记有什么疑问?”张志敏感兴趣道。

    “这个。”展子晨将手中的罚款单慢条斯理地摆放在会议桌上:“我一来就觉得咱们辉北市的道路治安非常好,几乎看不到交通肇事,就是车辆违规问题严重了些。”

    众人听了这话,心中惴惴,车子都开得慢如老牛,怎么可能肇事?

    至于违规,你不违规交警怎么处罚呢?吕英悄悄拿眼看张志敏,果然张志敏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

    “我的司机太不成器了!”展子晨像是没看到底下人的脸色,继续感叹道:“在部队的汽车连里开了四五年车,又给我开了好几年,竟然一天之内拿了这么多罚单,你们说我该怎么处理他好呢?”

    “这……”吕英语塞,又拿眼看张志敏。

    “吕主任有什么话讲?”展子晨微笑道。

    “这……”吕英想了想,尴尬道:“要不我找交警队协调一下?”罚单不是不能消的,地委的人因为这个和交警队也熟了,这事儿也是分分钟搞定的事儿,他们周围亲戚朋友什么的,也总是挨抓,所以这人情上的事儿都是轻车熟路了。

    展子晨摇了摇头,笑道:“吕主任这是让我知法犯法?”

    这个帽子扣得有点大,吕英不吱声了。

    心里骂道,Cao滴……他这嘴真是贱了。

    “张市长,你怎么看?”展子晨慢声细语的问道。

    “我觉得交警队按法规办事是没错的。”张志敏正直道。

    展子晨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能因为我的司机违反了交规就免于罚款。”

    “书记您真是深明大义。”张志敏赶忙拍了个马屁。

    “张市长过奖了,我现在有个问题想问大家。”展子晨笑眯眯地说道:“我的司机来了辉北市三天就被罚了一千二百块钱,那么每天进出辉北市的车辆有多少?被罚款的有多少?这些罚款都到哪里去了?谁能给我个解释?”

    “这……”张志敏有点坐不住了,展子晨这是下了个套让他们往里钻呢!

    没想到刚来第一天就这么犀利,还以为能等几天呢……

    “张市长?”展子晨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但是张志敏却觉得那笑容里带着无尽的冷意,后背一下子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心里有点发毛。

    “吕主任?”

    吕英摇了摇头。

    “哪位能给我一个解释?”展子晨的笑容慢慢地淡了下来,明朗的面容也带了一丝阴霾:“我来的时候听人说宁饶地球三圈不沾辉北市一边还以为是个笑话,没想到这个笑话真实的在辉北市上演了,想跟各位求一个答案,却没有一个人能告诉我为什么!”

    “这得让交警队来回答。”张志敏僵硬着挤出一句话。

    “交警队?!”展子晨的嘴角勾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志敏:“张市长,我问你,交警队归谁管?”

    “公安局。”

    “公安局归谁管?”

    “政,政府。”

    “很好。”展子晨缓缓地鼓了两下掌:“你是什么职务?”

    “辉北市市市长。”张志敏的脸色发青,知道自己再一次被这位年轻的书记给绕了进去。

    吃过饭,展子晨回到了住处,坐在窗台上难得的抽起了烟,心里有些憋闷。

    手机突然响了,展子晨低头看了眼,阴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浅笑和放松。

    “今天很累?”听蒋枫说展子晨到了地方就开了半天会,又到城外去做了项调查,这货现在真是拼,原本走入**他为的是展家,为了报复,可是现在给温晴感觉更多的是,展子晨那颗为国为民的赤子之心,他的拼搏,他的努力,他的不妥协让他很多时候都陷入了自己制造的窘境,然后又奋力搏起,一次次证明他的选择和决定是正确的,哪怕是承受再多的压力。

    这是他的改变,他的成熟,这样的他同样叫人觉得心里疼的慌,明显感觉到展子晨的口气有些疲惫,也让温晴到嘴的话咽了下去,只能在背后支持这这个倔强的傲娇男人。

    “不累,就是有些生气。”展子晨捏了捏眉心,轻笑道,一天中觉得最舒心的时候就是此时了,哪怕不说工作上的烦恼,但是有温晴的温温柔柔的话,他的心里也是服服帖帖的,充满了力量,让他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生交警队的气?”温晴将一只水彩笔递给大宝,看着他们俩趴在地上胡乱画着什么。

    “没有。”展子晨摇了摇头:“他们也是听命办事,跟底下人有什么好生气的。”

    “别累着,你是一个人,就是精力在旺盛也是有限的,不许透支了。”温晴略带威胁的说道。

    “没事,我只是在想事情。”展子晨笑了笑:“别担心,这才刚来两天,我要做的事还多着呢。”

    “明天我要会一下公安局局长。”展子晨淡声道。

    “很难对付吗?”温晴皱起了眉头。

    “不会。”展子晨笑道:“他上面还有人呢,动不了上面,动一下他也可以。”

    “这么快就要有动作?”温晴吃了一惊。

    “辉北市的现状不改不行,趁着他们还没摸清我的底细,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怎么打?”温晴突然笑了,展子晨的这种口气让他很好奇那帮即将被收拾的人,现在的他也越来越有官威和手段了。

    “咳咳,夫人就不要为这个Cao心了,为夫自有妙计。”展子晨这丫的一听,竟然拿乔了,怪声怪语的打趣道。

    见展子晨在书房里忙碌,蒋枫则是老老实实的做他的后前管理员,跟刘云冰虽然已经结婚领证了,可是他们毕竟相处的时间太短,原因有很特殊,所以对于洞房两个人都没提,而蒋枫更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自然是循规蹈矩的开始了他的婚内恋爱,做好展子晨的后勤工作后,回到房间里,看书学习,偶尔给刘云冰汇报自己在这边的工作生活情况,虽然刘云冰的态度一般,可是时间长了,倒是有几分外人所不能道出的一些小甜蜜,日子也是有滋有味。

    这套二层小楼是单位分配给展子晨的,装修和家具都是现成的,展子晨对住的地方没有什么要求。

    听到展子晨要高升的消息,关杰当时就表态要跟过来,但是展子晨拒绝了,临走时他为关杰安排了新的职位之后,就带着蒋枫独自赴任了,为了这个,关杰还很是情绪低落了两天。

    第二天,公安局局长吴瑞涛神色略显尴尬地来到了展子晨的办公室。

    “吴局长,你好。”展子晨笑着伸出手来。

    “展书记,您好!”吴瑞涛先是敬了个礼,然后才伸出手来与展子晨握了握。

    “吴局长在辉北市工作几年了?”展子晨比了个手势示意吴瑞涛坐下。

    吴瑞涛在展子晨对面小心地坐了,才回道:“有十年了。”

    “十年?”展子晨笑道:“果然是长期在公安战线工作的老同志了,我一来就看到辉北市的治安格外的好,吴局长真是功不可没啊!”

    吴瑞涛赶忙摇头:“这都是政府的政策好,也是老书记和张市长领导有方。”这话一说出来他就意识到不对了,老书记已经走了,眼前这位可是新来的展书记。

    “嗯,老书记的事迹我也有所耳闻,听说现在是调到省里去了?”展子晨不以为意道。

    吴瑞涛仔细观察他的面部表情,发现他确实没有在意自己刚才的失言,心里也松快了一些,回道:“是的,到了省人大。”

    展子晨点了点头,进了人大或是政协也就是等着退休了,怪不得吴瑞涛对自己刚才的失言很是在意。

    “吴局长有没有想过动一动?”展子晨微笑道。

    “我?”吴瑞涛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我在辉北市待了这么久,对辉北市有很深的感情。”

    听他这么一说,展子晨也知道了他的意思。

    在辉北市工作十年,人脉权力哪样都不缺,与其到了上一级去夹着尾巴做人,还不如在辉北市当土皇帝舒服。

    只是……展子晨看着吴瑞涛笑了笑,都说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这吴瑞涛在辉北市这么些年,也该动一动了。

    “这就是交警大队?”展子晨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三层楼。

    “是。”蒋枫肯定地点了点头。

    “这院子我看不小啊,为什么还要盖楼?”展子晨的眉头拧了起来,当他问到吴瑞涛为什么交警大队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