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 前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安默拉也回头,温和地说:“席欧乌尔阁下。”

    汉娜发现面对席欧乌尔的时候,她身上多了分疏离客套。

    “那么现在?”席欧乌尔的手紧握文明杖。

    “是时候了。”安默拉点头。

    汉娜发现黑塔城那根高耸入云的荆棘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烧毁。安默拉指节上都系着黑色纺线,这些纺线一收,荆棘碑就变得更小。几秒钟的功夫,整座碑都已经消失不见。

    不光是黑塔城,世界各地的荆棘碑都是如此。

    因为之前安默拉说要在荆棘碑燃尽后发动终战,所有整个东大陆联盟都盯着这些碑,观察它们的变化,所以他们对于这些碑忽然烧尽也并非没有准备。

    短短几分钟后,所有天空要塞全部升空,还未见到安默拉人影就已经开启了战斗形态。

    席欧乌尔已经派人让地下城的部队登上方舟,汉娜也终于亲眼见到了安默拉手底下的势力。

    最先抵达的是三道光,一道暗金,一道金红,还有一道纯金。落地时暗金色化作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金红色化作金发碧眼的高挑女人,而纯金色则化作一个满脸不乐意男孩儿。

    安默拉先跟那个男孩儿说话:“你居然醒了……”

    约书亚不屑:“不然呢?一睁眼发现世界灭亡了,自己被拎着在无数不能理解的维度间来回穿梭?”

    “感觉怎么样?”安默拉用非常不情绪化的语气问。

    约书亚伸了伸手臂,然后撩起额发,下面的十字烙印闪着光芒:“和以前一样。”

    安默拉没说话。

    约书亚歪头看她,露出毫不掩饰的恶意笑容:“你懂我的意思吧?”

    意思是说,他几乎不可能上战场,因为一旦被曙光握到手,他就会掉转剑尖朝安默拉进攻。在这点上杰拉尔德也一样。

    安默拉却没再看他,而是对莲恩和杰拉尔德道:“晕船的就呆在特殊舱室。”

    “我想在你身边。”莲恩说。

    杰拉尔德看她一眼,眼神里传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安默拉没太多时间管他们,因为这时候兽人军团也到了,有冰原兽人,也有北方森林兽人。克洛宁话少效率高,他把海陆空三个种类的兽人军分入不同的舱室,然后指挥他们准备作战。

    他向安默拉汇报,小波文和班杰明选择留在黑塔城本部,这样才方便给前线提供支援。

    “他们赶得上登船吗?”安默拉皱起眉。

    克洛宁垂头,手按在胸口:“他们说希望在有生之年为您做出最大的贡献,如果赶不上,请您自己小心,一路走好。”

    “英格兰姆呢?”安默拉把人都清点一遍,发现少了这个比较关键的人物。

    克洛宁一愣,这才发现少了他:“之前都在的……”

    安默拉静了静,叹息道:“算了。”

    克洛宁不懂:“不等他吗?”

    “不会来的。”安默拉摇头。

    汉娜记得,安默拉跟她说“陪在我身边就好”时也是这副神情。那时候不懂她眼里到底有什么深意,现在却恍然大悟,那是相信所有人最终都要离开的表情。

    如同展翅的巨鹰,这座恢弘壮阔的城池逐渐升空。

    汉娜只在方舟外呆了一小会儿就受不住了。风特别大,高空冷得要命,氧气一点点稀薄下去,再怎么用力呼吸还是觉得不够。下面的海慢慢被云层隐没,景色也称得上辽阔壮美,但是汉娜没这个心情去欣赏,她不知道他们要把这条装着城池的船驶向何方。

    过了一会儿,安默拉似乎也觉得无趣,她跟席欧乌尔要求进指挥舱看看。

    汉娜本来没想跟去,但是安默拉走了几步又停住,明显是在等她的样子,于是只好追在那三位圣剑背后,有样学样地跟着。

    她注意到席欧乌尔似乎不是很情愿的样子。这座方舟不就是为安默拉建的吗,他干嘛不情愿?

    到指挥舱,汉娜才知道席欧乌尔为什么不情愿。

    指挥席上坐着的男人有深黑的发和深黑的眼眸,看安默拉的眼神有种不加掩饰的侵犯性。

    “斯洛阁下。”安默拉口气平淡地跟他问好。

    但是从杰拉尔德和莲恩的表情来看,汉娜知道这两人肯定关系不合。而且目前安默拉还不能拿斯洛怎么样,因为方舟要靠他控制。

    “可以开始了。”斯洛回过头去,调出一些数据图。

    指挥舱主屏幕上显示的是东大陆剖面,纵横都有,之前立过荆棘碑的地方都打了六芒星标志。东大陆边缘还有几个很大的红色感叹号,依次写着:翡翠圣枪军团斐尼克斯要塞,亿万星辰军团空漏银河要塞,天灾军团灾厄钟塔要塞,梦魇军团太阳号角要塞,圣十字军团方舟要塞,送葬人军团圣棺要塞。

    【免费字数700见作者有话说】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