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章 起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的世界垮塌,倾颓,陷落无尽深空。

    伴随着黑荆棘的回收,安默拉此时已经暴露在空中,成为诸多天空要塞的打击目标。天灾与梦魇的魔导式先发制人,紧随其后的是圣十字和送葬人。

    这些魔导军团动手她丝毫都不奇怪,唯一有点意外的是,她背后有来自济世方舟的锁定式。

    斯洛在空中折返,望向济世方舟的方向:“沙利叶……”

    早知道那家伙不会善罢甘休,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对安默拉动手就太刁钻了。

    安默拉周围的虚无黑暗将所有伤害消泯,她几乎没有在意这些,因为祭坛已经完完全全地从云层中出来了。

    她用审判之剑割破手腕,血流淌下来,祭坛眨眼间变作赤红。

    这样强大的力量灌输,让她都有点支撑不住。

    在大片紊乱的魔导式与灾变之中,一道银光破空而来,安默拉本能地以为是之前那个人形魔导式所坐的飞行器,但是回头一看,斯洛正把那家伙控得死死的,半点也接近不了。

    银光速度极快,眨眼就到了跟前,安默拉看见这是个碟形飞行器,与之前的银色单人飞行器风格一致。

    “时间轴校准。”

    “空间坐标原点确定。”

    “坐标掠夺。”

    “置换成功。”

    安默拉没有想到有一天同样的魔导式会被用在自己身上,眨眼间碟形飞行器就取代了她,而她则位于一柄圣剑的尖端。

    曙光的面孔如此生动,她拿着的是王者之剑。

    从时间轴算来,应该是在西北领主府袭杀她不成,于是直接带着王者之剑抵达了终战,在终战的自己战败后给予她最后一击。

    安默拉敏捷地抬手用审判之剑架住王者之剑,这么一来空中祭坛又缓缓升入云层,她流过的血都算白流。

    “所以呢?还要尝试多少次才放弃?”安默拉问曙光。

    她笑起来:“最后一次。”

    背后有风。

    一股透彻的凉意带着不可阻挡的剑势穿过她的胸腹,另一个曙光站在她背后,手里所握的同样是王者之剑。

    这是安默拉第三次,被王者之剑命中同一个地方。

    背后的碟形飞行器开始发出不安的震颤声,一朵蘑菇云在半空中升起,强大的爆炸力量轰开了半边天的云。祭坛玉石般剔透的材质暴露在外,显得颇为脆弱,这时候所有魔导军团的炮口一下由安默拉转向了祭坛。

    两个曙光都消失在空气中,跨越时光而去。

    安默拉在半空中没有任何依托,胸腹间的伤口淌出止不住的血。

    她感觉周围的世界摇摇晃晃,似乎还有点发黑,圣剑的伤害确实是累积性的,当初她预感到的第三次剑攻也没能躲过。

    但是她还没有败。

    安默拉将审判之剑高举,这次连给自己放血都不需要了,她腹部就有个大口子。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摇晃,摇晃。

    好像有人抓着整个世界,用力翻转,不停摇晃。

    冥冥虚空中仿佛有谁在应和她的话。

    ——“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崩毁,崩毁。

    像是一瞬间坍塌的沙城或者被推倒的积木,祭坛重重的往下一沉,世界的结构彻底被破坏。

    安默拉的声音与冥冥虚空中的祷言合二为一。

    ——“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安默拉觉得力量正在流逝,速度和世界的崩溃与建立等同。那只摇着纺车的巨大怪物忽然流下眼泪,发出恸哭,手中的速度却依然快得惊人。

    光消失了,世界陷入彻底的虚空黑暗。

    安默拉在原暗的环抱中轻柔地说出了最后一句祷言。

    “我将拭去你们一切的眼泪。”

    新秩序与新荣耀尽归于她。

    [inue]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