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0| 4.2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日稍晚,皇帝与沈宁一齐到了昭华宫,借由探望之名,对孟雅做最后的交待。

    “这是无尘配的假死之药,可让人三日龟息不亡,朕会让人在盖棺之前为你服下解药,换下替身,彼时自有人送你出宫。”东聿衡说道。

    孟雅双手接过,盈盈下拜,“臣妾多谢陛下成全,旦望陛下多多教导大皇子,臣妾感激不尽。”

    “朕心中有数,朕虽允了你在民间可自己作主,但你也要时时牢记自己身份。”

    “是,臣妾领旨。”

    东聿衡又说了两句,便要离开,沈宁让他在外头稍候一会,与这有缘无份的姐妹话别,“你放心,你宫里的人我都会安排好,等事一了,我便让绿翘出宫去找你。”她顿一顿,“民间毕竟不比皇宫,你要小心为上,安全第一,到外头游玩千万要多带些侍卫。”

    沈宁愈说愈不放心。孟雅其实与乐华郡主大同小异。她低估了古代贵女的不运动程度,乐华郡主别说骑马,就连走个八百米都会喘,虽说她的毅力终究打动了黄陵,但在她离去之前,她依旧没有学会骑马。

    “你出去后,要先适当锻炼身体,别一开始就想着去丛山峻岭。”

    见她说得巨细无遗,孟雅失笑,“我知道的。”

    “如有难处,你就传信儿回来。”

    “你放心,我还有陛下御赐的保命牌子,没事儿的。”孟雅所指的是一块只能用一次的“如朕亲临”御牌。

    “那便好了。”

    沈宁凝视着她,抿了抿唇,上前抱了抱她,道一声“保重”。

    孟雅已很久很久没有与人肢体相触,差点忘了一个怀抱有多么温暖,她僵硬地回抱了她,也说了一声“保重”。

    回到春禧宫,沈宁还有些惆怅,却见东聿衡一如往昔,准备换身衣裳去新设的工房去雕木。

    “惠妃走的时候,我见你都有些难过,为甚皇后要离去,你却好似不甚在意?”

    东聿衡道:“惠妃是逝了,皇后不过假死,二者哪里能比?”

    ……男人的思维果然和女人大不一样,沈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心中的一个疑问终是没问出口。

    孟雅是他的少年皇后,陪伴他多年岁月,不知他是否曾爱过她?

    女人总想这些,但沈宁比一般女人聪明之处在于,她可以控制住自己的嘴巴。其实这些问出口了也不过是往事,除了平添烦恼再无裨益,这样的好奇心,不要也罢。

    于是她转回来继续这个话题,“可是还不是同样地这一辈子都看不到了?”

    “朕的忠臣良相,良师益友,多少曾经一别后便是永别,朕若日日伤怀,恐怕也无心国事了。对于远行之人,只需祈愿其一生安好,你便少了悲伤了。”

    这话莫名地触动了沈宁,不仅是因孟雅,还有异世而处的父母亲人。

    “可是,总会怀念啊。”沈宁轻叹一声。

    东聿衡看她一眼,知她心中所想,故作不知地说道:“朕倒不以为你还有闲功夫怀念悲伤,待此事一过,你便将为帝后。你莫非以为皇后也像皇贵妃这般清闲?”

    “啊!”沈宁被他转移了注意,顿时一张脸皱了起来。

    东聿衡见状勾了勾唇,自个儿弯腰套了一双半旧的靴子,站直了说道:“朕去工房了。”

    “我也要去!”

    “那还不换衣裳?”

    “等等我……”沈宁七手八脚地行动。

    窸窸窣窣片刻,只听得殿内试探问道:“聿衡,不如……让皇后空置个一两年?”

    “没有皇后,谁来暂统六宫?”

    “……、……”

    隔两日,皇后“病情”加重,不治身亡。

    东明奕与顾元珊赶进宫来,只见了孟雅最后一面,亲眼见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东明奕跪在床头,执着孟雅的手低头久久。

    沈宁此时与东聿衡也在昭华殿中,她长长叹息一声,虽为东明奕感到难过,但也没有太多不安。或许经历了这么多事的她也是心硬了,认为这样也应是最好的结果。东明奕要为储君,自是要苦其心智,劳其筋骨。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