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叶熙阳】05 幡然醒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晚霞铺设的天光中,叶熙阳同雨澄的母亲对坐,娓娓将他和雨澄的感情之路一一道来,同时也把解决问题的方案细致叙述。雨澄母亲已经许久没有听到女儿的消息,短时间内从叶熙阳口中听得这么多,时而柔肠百转,时而心惊肉跳,只希望雨澄的境况能够快些好转。

    可是,当得知叶熙阳希望她和雨澄父亲一起筹办聚会时,她果决将手中的茶杯猛地往桌上一放:“这个忙我帮不了你。”

    叶熙阳已料到这个状况,深深躬身道:“伯母,我是诚心悔改,想要和雨澄好好过。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她能不能原谅我,但我依然想要尽心尽力做点什么来挽回。打扰了您和雨澄的爸爸,我非常抱歉,但眼下,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雨澄的妈妈摇摇头:“这个我也没办法,我和她爸已是缘分散尽,没法共处了。”

    闻言,叶熙阳沉吟几秒,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紫色天鹅绒的软垫上,一枚钻戒烨烨生辉。硕大的粉钻耀眼华贵,映出叶熙阳的拳拳真心,也镌刻了雨澄母亲的深深期待。如果,雨澄能够有一个善待她、疼惜她的好归宿,她为人母未尽的职责,也算有了另一种形式的弥补。

    凝视着那一枚钻戒,她终是幽幽叹息一声:“我只会帮这一次,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雨澄。如果再有第二次,别想用任何理由说服我。”

    叶熙阳大喜过望,忙不迭地点头:“您放心,我绝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幼稚,一定好好待她。”

    其实,不是叶熙阳打动了她,而是她长久以来对雨澄的愧疚促使自己做了这个决定。人心都是肉长的,虽然她已经建立了新的家庭,但血浓于水,总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女儿的幸福搭桥。正是基于弥补的心理,叶熙阳才能侥幸得到雨澄父母的帮助。否则,就算他使尽九九八十一种招式,也无法说服他们。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紧锣密鼓地筹备聚会事宜。这一年的校庆并非50、60这样的整年,因此官方组织的庆典规模并不宏大,这才给了他们组织聚会的可乘之机。聚会首先需要确认的事,就是叶父叶母能够参加聚会。他们已是许多年没有参加校庆,想想自己阔别校园接近三十年,难免有些想念。校庆举办的日期恰逢国庆假期,正有空挡,所以并未多做犹豫,一口便答应下来。

    雨澄父亲亲自联系完叶父叶母之后,剩下的事宜都交给了叶熙阳。通知学校,联系校友,筹划流程,制备纪念品,务必让这次聚会以情动人,勾起深刻的旧友情谊。

    因为聚会由雨澄的父母牵头组织,所以虽然不是同一个专业毕业,叶父叶母对他们多多少少也有些印象。学校派出学生志愿者领着他们参观校史,在博物馆曲折的走廊里,一群已近半百的中年人回忆往昔,皆是喟叹动容。

    叶熙阳让雨澄父母和叶父叶母随意相处,不必太过刻意,顺应自然就好。可没想到,还没开始搭话,叶母就主动拍拍雨澄母亲的肩膀,问道:“你是不是化工专业的?”

    雨澄母亲心中一惊,愣了半晌,答道:“是啊,你也是吗?”

    “我不是。”叶母笑着摇摇头,再问道,“你以前是不是常主持晚会?”

    雨澄母亲含笑点了点头。

    叶母因为认出故人而喜笑颜开:“我看了你这么久,就一直觉得眼熟,我记得当年你是我们年级的红人,大大小小的晚会都有你,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保养得这么好。”她皱眉思索半晌,“不过,我忘了你的名字。”

    就算忘了名字,有点印象终归是有益处的。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没有刻意的笼络套近,叶母自己倒是认出了她。人与人之间的牵连如此曲折奇妙,绕一个弯,机缘竟是不请自来。

    这之后,叶母和雨澄母亲便一直结伴而行,对比着家常琐事与纯真校园,感慨时光匆匆流逝人老珠黄,彼此都有所触动。途经校园崭新的一簇簇草木,他们来到了学校自营的酒店。用餐之前,趁着大伙情绪怅惋,身为组织者的左父便上台激情陈词了一番。

    “时光匆匆流逝,一转眼,我们离开母校,已经三十年了。”

    “离开校园,并不代表着友谊的结束。我们当中的许多人,毕业以后依然进入了石油行业。不仅有同窗之谊,还曾一起奋战在大漠戈壁、深海油井,由此,又多了一份战友的情谊。从校园岁月的天真烂漫,到大漠荒野的寂寞凄冷,再到如今成家养子的含辛茹苦,大家都是不易的。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曾经镌刻着相似的回忆,就算如今南辕北辙,也有割舍不开的深情厚谊。”

    ……

    短短一席话,追溯了年华,强调了回忆,笼络了感情,台下许多女士已是潸然泪下。雨澄母亲一边安慰着叶母,一边看着台上深情演说的男人,过往的美好时光亦浮现在眼前。这些年,她怨他、恨他、排斥他于千里之外,甚至牵连冷淡了雨澄。现如今,那些动情的话语充斥耳边,令她想起了年轻时曾有过的温暖时光。原来,他们也曾经在彼此最好的年华里,全心给过对方最好的幸福,可她竟只记得后来的种种仇恨剥离,拒绝再与他扯上任何联系。晃眼经年已过,那些敌对的、瓦解的、怨念的,是时候该烟消云散了。

    雨澄母亲突然有点感谢叶熙阳,若不是他在背后操办了这场聚会,若不是他拟写了这番动人话语,她恐怕已经忘了自己少女娇俏时的那些美好。释怀,于她而言是长久怨恨的解脱;于雨澄而言,亦是幸事。父母反目,女儿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只得远远逃离。若是父母能够和解,雨澄,是不是也能够放心地回家?

    这场校友会,收到了比预料之中更好的效果。聚会结束,雨澄母亲立在门口,微微对左父笑了笑,左父擦擦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再睁开眼时,那笑容依然停留在脸庞,带着原谅和释怀。他愣了一瞬,良久才反应过来,终于也展开了笑颜。

    走之前,叶母主动留下了雨澄母亲的手机号码,恋恋不舍地说着时常联系。这场情感的煽动,像是有老天相助一般地顺利,终是圆满完成。

    叶父叶母满腹感慨地从同学会回来时,雨澄救下孤寡老人并且尽心照顾大半年的新闻已经登上报纸头版。叶熙阳先是请几个相熟可靠的好友在日常的闲聊中夸赞此事,再有意将消息传给一些与叶父叶母私交甚笃的叔伯,并强调左雨澄是叶熙阳认定的未来媳妇。很快,叶父叶母就收到各路赞扬,恭贺叶家得了一个孝顺善心的好儿媳。

    这赞扬中,自然有想要巴结叶家的谄媚之辈,更是夸奖得不遗余力。叶母开始还反驳几句,后来赞扬的人多了,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这情况,跟当初她听说了左雨澄和施春洋的风言风语时截然相反,一时间让叶母有些摸不准状况。

    斟酌了一番,她还是决定去找叶熙阳问问状况。王梓梦给她打开了门,说叶熙阳要等会儿才能回来,邀叶母进来坐坐。

    趁着王梓梦泡茶的时间,叶母踱步到熙阳现在住的房间,也就是左雨澄以前的卧室。所有的物件规整有致,全然不似雨澄刚离开他时的那副邋遢样。

    王梓梦已端着茶水走过来,叶母接过杯子,顺口说道:“梓梦,辛苦你了,把熙阳住的地方收拾得这样干净。”

    王梓梦赧然一笑:“伯母,你误会了,这房间是他自己收拾的,说是不能让左雨澄看到他颓废的样子。”

    又一次听到左雨澄的名字,可这次,叶母却觉得并没有那么反感,只淡淡说了一句:“他自己能弄得这么整洁,也真是稀有。”接着,饶有兴致地逡巡了房间一圈,目光停留在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