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8 最怂的求婚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肇事司机没有临阵逃脱,下车瞧见熙阳晕倒在地,急忙和我一起把他抬到车后座,飞驰赶往医院。

    窗外的景物轮番变幻,我小心翼翼地稳住熙阳的头,眼泪禁不住直往下掉:“熙阳,熙阳,你醒醒……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他紧闭着双眼,面上没有一丝表情,也没有一丝生机。恍恍惚惚间,他苍白的脸与夏小品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化为生死相隔的一声哀恸,直凛凛地刺穿我的心。

    夏小品被水泡得发涨发黏的尸体,此刻不停地模糊着我的视线,她纵身一跃的姿态正如方才熙阳推开我的画面,带着义无反顾的执着、舍命护爱的真挚,还有,去不复返的悲怆……

    恐惧攫住了我的心,齐泽轩已因夏小品的牺牲悔不当初,难道相同的故事还将上演?不!熙阳你不能有事!你不能自私地选择离开,把我独自留下承受歉疚。我原谅你!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原谅你的机会……

    医院的救护人员很快前来接应,熙阳被送上推车,首先推入了ct检查室。我守候在门外坐立不安,待结果出来,立马凑到医生跟前询问。

    “需要马上做手术,叫家属来签个字。手术有风险,不签字不能做。”

    我一听有风险,头脑立刻一片嗡响:“有几成把握?”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把握我不敢说,但病人受了脑挫伤,这么拖下去肯定不是办法,还是家属早点签字为好。”

    家属?我只得给王梓梦打了个电话,让她通知熙阳的父母快些过来。

    “不行啊,伯父伯母现在正在外地出差,就算现在赶回来也得明天才能到。”

    我手忙脚乱,情急之下冲口而出:“我是他妻子,我来签。”

    医生随意瞟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把手术同意书递给了我。拿笔时,我的手不停颤抖,竟是不知该如何下笔。上一次熙阳的腿需要做手术时,也是这样的场景,只不过最后他自己签下了手术同意书,并以此为藉口表明了心迹。

    因为一场手术的机缘,我答应和他在一起。那这次呢?是结束的送别还是重启的敞亮?我在两场手术中认清了自己的心,只冀求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要让我刚刚直面的感情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咬咬牙,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夏小品已经牺牲了一次,我要相信,我必须相信,熙阳绝对不会再次重蹈覆辙!

    手术室的灯亮起,我守着走廊微暗的灯光,守着细瘦的期盼,守着纤弱的时间,在一寸寸的等待中心生胆寒。我在心底暗暗发誓,如果熙阳安然无恙,我必定再不逃开,用余生的时光与他相惜相守,再不辜负。

    王梓梦很快赶了过来,看见我红肿的双眼,满腹的话语都噎了下去,默默地坐在我身边,安静地等待着。不多时,便听得她细细密密的抽噎,其伤痛浓郁,并不比我少几分。

    手术门终于打开,熙阳被推了出来。我和王梓梦连忙迎上去,听医生说道:“他的大脑受到了挫伤,手术后还会昏迷一阵,至于昏迷多久就不知道了。但他的情况应该还不错,要抱有信心。”

    听了这番话,我也不知应该是喜还是悲,只猛劲点着头,按照医生的嘱咐照顾熙阳。熙阳的头部被重重纱布包裹着,我心里一抽一抽地疼,不知道做手术时,他到底承受了怎样的痛苦。我倒宁愿那时他不曾推开我,一切让我自己担下,惹不得他受这一份罪。

    “熙阳,我错了,我不该故意气你,不该对你那样冷淡,都怪我……你快些醒来原谅我,好不好?”

    没有回应,但我相信总有回应的一刻。傍晚的时候,王梓梦有事离开,我则一夜未曾合眼,生怕他醒来看不见我。熬到第二天,熙阳的父母也赶了过来,我立马局促地站起身,兀自往角落里靠。

    叶母过来拉起我的手:“雨澄,你不用躲。以前啊,是我的不好,现在我也想通了,不会再为难你。”

    我错愕地抬起头看她,见她的目光恳恳切切,鼻子一酸:“阿姨……”

    “别说这么多了,我看看熙阳。”叶母走到床边,看着熙阳紧闭无力的眼,深深地发出一声叹息。这声叹息让我的心里更加愧疚,默默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他们一家人。

    出了病房,我拿出手机看时间,这才发现有几十个未接来电,都是望舒和齐泽轩的。正准备回拨,手机便又震动起来,我接起来,齐泽轩的声音着急不安:“雨澄,你上哪儿去了?怎么昨天一晚上都没回来?”

    我哽着喉咙:“熙阳出了车祸,我昨晚在医院。”

    那头闻言,稍稍顿了顿:“他没事吧?”

    我咬咬唇,坚定道:“一定会没事的!”

    沉默了半晌,我再次开口,声音低沉,含着愧意:“他这次出了事,我才清清楚楚意识到自己不能失去他。泽轩,我并不适合你,你值得更好的,忘了我吧。”

    这些话,我早就应该对他说清楚,可审视自身是这样不易的事,非要等到生死交迫的节骨眼才全然看清。齐泽轩并没有再多问什么,只僵硬地回了四个字:“我明白了。”

    守着熙阳到了傍晚,由于昨晚一夜未眠,前天晚上又过于兴奋没能睡好觉,我的眼中已是布满了血丝。叶母说:“雨澄,你回去休息吧,我和他爸在这儿呢。”

    我并不困,但垂头看了一眼昏迷的熙阳,也不知道他何时才能清醒过来,自己不能绝先搞垮了身体,便点点头,说道:“那我明天再来。”

    走在大街上,天色已是暗了下来。穹窿的幕布将城市笼罩,窒息缓缓地逸散开来,带着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