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在哪里 在哪里见过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首尔这座韩国的首都,地方实在说不上大,甚至算得上拥挤,但就好像麻雀一般,体积虽小却五脏俱全,它有着光鲜靓丽犹如最美的女演员那般明媚的阳光,也有着夜晚下那些肮脏污秽的垃圾。

    加里峰洞

    这片区域被冠以了这个很怪的名字,但却不能冤枉这个名字,因为活在这里的人们也十分的奇怪,这个怪不流露表面,如果说清潭洞,又或者明洞这些黄金地段代表着首尔这座城市的明亮,那么加里峰洞及其周边的区域,就代表了首尔的龌龊。

    这里龙蛇混杂,治安极差,首尔本地人,首都圈外围人士,更多的,是偷渡而来却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延边朝鲜族。

    黑帮,混混,小偷,低劣的妓女,一切都在这原形毕露。

    没有任何别的区域的警察愿意接受这块的治安,这里的人贫穷却不懂什么叫知耻而后勇,这里的人卑劣却懂得如何生存,这里是最脏最垃圾的地方,这里也是梦想野心无限滋长的地方。

    世上诸多不公,但是阳光是公平的,低矮潮湿的平房阳台和华丽昂贵的公寓能享受到一样的温度,于是在这,有人享受着唯一一份不需要任何报酬的日光浴。

    四月份的光芒和煦无比,一张席子躺在上面也不会觉得清冷,青年躺在平房的天台,眯着眼睛缓缓打了个哈欠后,盘腿坐了起来,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拿起一旁的饮料灌了一口,才从席子上爬了起来。

    屋子的摆设不出意外的很简单,甚至算得上简陋,用湿毛巾擦了擦脸后,青年拿起外套,走出了小屋。

    阳光洒在青年稍显凌乱的头发,常年在黑夜生活的他皮肤显得有些苍白,这里是加里峰洞,首尔治安最乱的场所,这里是一间简陋的小屋,这个黑衣青年最心安的家。

    走进一家中餐馆,青年冲厨房的方向叫了一声:“肚子饿死了,快一点,老样子。”

    “好嘞。”

    下午两三点的餐馆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客人,也只有青年会这个时间过来吃饭,老板端着餐盘走到青年面前,放下食物后,开了一瓶啤酒坐在青年身旁,笑着倒满一杯,说道:“景言,很久没来了。”

    “我总得干点活养活自己。”青年拿起筷子对着炸酱面开始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说道:“如果行的话,我的愿望是去念大学。”

    老板喝了一口啤酒,笑道:“这个世上还有楚景言干不成的事?”

    楚景言看了老板一眼,笑骂道:“老李,拍几句马屁就想减房租?谁都跟你一样我他妈吃屎去?”

    老李放下空酒杯,看着楚景言无奈道:“我可没抱什么希望。”

    楚景言继续埋头吃面。

    “吃饱了,走了。”楚景言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付完钱后便走出了中餐馆,却被老板叫住。

    楚景言不耐烦的回过头问道:“干什么?”

    老李走上前,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上的灰尘,抱怨道:“好歹也是二十二岁的人了,也不知道整理整理自己,你这样哪家姑娘看得上你?”

    楚景言拍掉老李的手,说道:“你以为你是我爹?”

    老李低估道:“我哪有那能耐,有你这种儿子可活不长。”

    楚景言扭头便走,却再次被叫住。

    “老头,你别得寸进尺啊。”

    老李讪讪一笑,随即很认真的看着楚景言说道:“五年了,收收心,别再跟那群人混在一起了,攒了五年的钱,开家小店,成家立业,有什么不好?”

    楚景言皱眉,再次重复刚才的那句话:“你以为你是我爹啊?”

    重新回到那间低矮的平房,简单的冲了个澡,从衣柜中取出一件干净整洁的黑色西服,对着镜子一丝不苟的穿戴,楚景言拍了拍自己的脸,咧嘴一笑。

    又是他妈操蛋的一天。

    二十二岁穿黑色的西服在楚景言的身上并没有显得多么的不伦不类,熨的笔挺的衣服,干净的皮鞋,一丝不苟的领带,骑着摩托车驶出加里峰洞,楚景言很像一个正在为生活而奔波的上班族。

    妖蛇宫地处清潭洞的繁华地段,人来人往却没有川流不息,下午五点,楚景言走进了这家奢华的夜总会,松了松领带,过往的工作人员又或者包厢公主,见到楚景言后便恭敬的鞠躬问好。

    二十二岁是无法得到尊重的年纪,无论在什么地方,楚景言都不怎么享受这种恭敬。

    但却无法抗拒。

    推门走进休息室,原本坐在沙发上抽烟聊天的人见到楚景言走进来,齐齐的起身鞠躬。

    “经理。”

    坐在沙发上,楚景言摆了摆手,这些人的年纪都比楚景言大,大上很多,其中一人端来一杯咖啡,轻声说道:“经理,今晚金老大的公子订了一间vi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