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1章 惨死1:一切安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牢,常年暗无天日阴冷而潮湿,时不时窜出来老鼠蟑螂出来觅食,空气中夹杂着霉味、臭味、腐肉味、血腥味···

    而这恶劣的环境里,潮湿的稻草中,阴暗的铁窗下,端坐着一大腹便便的娇弱身影。

    “啊···”

    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在阴暗的天牢里响起,几个狱卒闻声快步的赶来,一点儿也不敢懈怠。

    天牢里自从那个人住进来之后,牢头狱卒们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全部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生怕一不小心自己挂在裤腰带上的脑袋就会掉了。

    等几个带刀的狱卒赶到牢房时,看着牢房里端坐的人影,齐齐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提着的心暂时放回了肚子里。

    那人影大腹便便,在这常年暗无天日阴冷而潮湿的牢房里,却好似端坐在蓝天碧空下一般岿然不动。

    为首的牢头看着这幕,也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了,呆愣了片刻才回神,躬身道:“娘娘,您要有什么事就招呼奴才们一声!”

    顿了片刻没有得到牢房中的人影回应,牢头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反倒是带着手下齐齐退了下去。

    确定在打扰不到牢房中的人,牢头才招了招手道:“去看看,刚刚又是哪个疯婆子在叫!”

    不过片刻,便有人对返身回来牢头耳语了几句,牢头无奈的摇摇头。

    随即瞥了眼刚刚牢房所在的方位,轻轻叹了口气道:“遇上个这样的主子也不知道是她的不幸还是幸运,居然被快被折磨疯了都不吐露半分出来!”

    “头儿,这不过是个意图谋朝篡位的过气的皇后娘娘,您何必还对她那么毕恭毕敬呢?”身旁有狱卒疑惑问道。

    “哎,你们不懂!”牢头叹了口气,又撇了那牢房一眼,随即提脚率先离开。

    “头儿每次都是这句话打发我们!”很明显的,这话里可以看出,这些狱卒不是第一次问这话了。

    牢头自然听见了狱卒的抱怨,但是也不搭话。

    他们没有亲眼看见过那一袭红袍征战沙场,铁马冰河;

    他们没有亲眼看见那娇小身影指点江山,豪气干云;

    他们没有亲眼看见那飘渺身姿恣意飞扬,狂逆天下,如何能懂?

    曾经威名震天下的红颜将军,今时今日却在大腹便便之日被人陷害入狱,盛极一时与堕入泥淖,面色不悲不喜,此番胸怀,就连万千男儿都汗颜。

    如何不让他凭生出几分敬佩之心来?

    更何况,那般义薄云天的人,怎可能残害手足?

    那般情深至海的人,又怎可能谋害她心爱之人的权位?

    这些借口,就连他一个小小的牢头都不相信,可惜啦,那金銮殿上万人之上的她的夫君,却亲手把她送入天牢!

    牢头叹气了一声,随即找个借口快速的出了天牢,街头偏僻转角处,牢头躬身复命。

    “爷,一切安好!”

    “恩”藏青色的马车中传来一声飘渺的声音,随即又听见那声音道:“最近是她的预产期,你多多注意!”

    “是!”牢头躬身应道,马车里的人没有答话,牢头自觉离去。

    风轻轻掀起藏青色的车帘一角,只窥得几缕灰白银发随风飘飞。

    ------新文,女强,萌宝,求收养------

    “恩···”满头汗湿的女子轻轻地哼了一声。

    “娘娘,用力,用力啊,小皇子就快出来了!”

    耳畔是产婆气急慌乱的声音不断的回响,赫连清只觉得时间好似过了半个世纪似的,好长,好长!

    “娘娘,要是痛您就叫出来吧!娘娘···”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