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夫妻同心(60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离开凉城的路上,白千幻一直没有说话,她只是静静的靠在项元奂的胸前,马车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项元奂也是默默的抱着白千幻。

    至于刚刚与母亲重逢,一直想跟白千幻在一起的闹闹,却因为白千幻的情绪问题,不能与白千幻和项元奂同剩一辆马车,而丁远山和项昕乐两个即将成婚,你侬我侬的样子,看的众人眼睛不舒服,所以,白天和黑影等人就坐在朱向朗的马车内阙。

    在朱向朗的马车内,同样寂静无声,但是,同白千幻他们马车的寂静却是不同,他们的寂寞中,不时的夹杂着火花,特别是闹闹与朱向朗。

    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三辆马车来到了京城和山城两城的分岔路口,白千幻和项元奂从马车上下来,准备同朱向朗告别。

    白千幻的情绪已经好了些孤。

    “朱大哥,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白千幻对朱向朗深深的一鞠躬。

    朱向朗赶紧扶起她:“别这么说,因为我的自私,让你和世子爷分开这么长时间,是我的不对,我还没有道歉,你却谢我,我怎么敢当?”

    “朱大哥,你是个好人,如果不是你的话,现在的我还不知在哪里,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朱向朗低头苦笑,末了,他抬头看向项元奂。

    “世子爷,我可以跟世子妃单独说两句吗?”

    不等项元奂开口,黑影第一个出口反对:“单独说两句,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我们世子爷是不会同意的!”

    白千幻皱眉,项元奂瞪了他一眼。

    “黑影,退下!”

    “可是,世子爷……”黑影有些委屈的看着项元奂,小声呢喃:“属下说的是实话。”

    项元奂看也不多看他一眼,微笑的冲朱向朗:“你们请便,不过,我们赶时间。”

    “不会耽误很久的!”

    项元奂听罢,便示意白天和黑影等人先退下,把空间留给朱向朗和白千幻二人。

    小闹闹在项元奂的怀里,满是敌意的眼睛远远的望着朱向朗,临走前还留下威胁的一句:“不许你对我的娘亲有任何想法,娘亲是我一个人的!”

    不止是小闹闹,项元奂那一行人对朱向朗的敌意,朱向朗是能深切感觉到的。

    等到他们走远了,朱向朗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了羡意:“看到他们对你这么好,我就可以放心了。”

    “朱大哥,总有一天,你也可以找到你的另一半。”白千幻真誓的说道。

    朱向朗微微勾唇。

    “希望吧。”他双眼灼灼的望着她:“不过,假如你在项亲王府里待的不幸福了,尽管来找我!”

    白千幻的眉头微锁紧。

    朱向朗对她似乎还抱有希望,为他好,她就不能再给他留下任何希望。

    美丽的脸稍稍仰起,脸上的笑容是从未有过的自信和坚决:“朱大哥,我是一个简单的人,要爱的话,就只会爱一个人,因为我只有一颗心,就算我跟元奂之间有什么磕磕碰碰,我都会努力克服,我一定会让自己幸福的!”

    朱向朗眼中流露出的失望显而易见。

    “看来,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好好的祝福你了。”

    “谢谢朱大哥,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的话,那……”

    “等一下!”看白千幻要转向项元奂的方向,朱向朗突然又唤住了她。

    “朱大哥还有什么事吗?”白千幻狐疑的挑眉。

    “我有一件事想问你。”朱向朗的面色突然变的严肃了起来:“这件事很重要,我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

    “你想问什么?”

    “四年前,你曾经来过山城是不是?”

    白千幻点头。

    “当时,你给我爹治过心疾,是不是?”

    白千幻又点头。

    朱向朗的双手下意识的握紧,虽然他一直不想问出这个事实,但是,他想要知道真相。

    “当初,当时大哥意外过世,我想知道,我大哥的死,到底是

    不是意外?”

    白千幻惊讶的嘴巴张了张。

    她以为朱向朗不会问出这件事,她也想把这件事一直隐藏下去,没想到,他还是问出口了。

    “朱大哥,我知道你因为当年的事情很难过,不过,你还是节哀顺便吧,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白姑娘,我想知道真真相,你告诉我,我大哥的死是不是意外?明明大哥的伤比我要轻,为什么大哥会突然不治而亡?”朱向朗双目死死的盯着白千幻的脸,逼迫她说出实情。

    白千幻咬紧了下唇,目光下意识的闪躲着朱向朗的视线。

    “朱大哥,人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你还问这些做什么?”

    “白姑娘,就当是看在我救你的份上,难道……你不能告诉我实情吗?”朱向朗咬牙直接问:“当年大哥的死是不是意外?”

    看朱向朗这般坚持,白千幻知道已经瞒不过去了。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真相,那我便告诉你。”白千幻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之后,然后道:“事实上,你大哥当年的死很蹊跷,并不是因为重伤而亡,而是因为失血而亡,因为他身上的伤并未致命,可是,他的血管却被人刻意割开,所以失血过多而亡的。”

    “你说的是真的?”朱向朗被这一事震的如遭到雷劈一般。

    “是真的。”白千幻为难的看着朱向朗,想要说些什么,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下去。

    那些话如果说了出来,那就是挑拨朱向朗的父子之情。

    朱向朗紧接着吐出一个事实:“那个下手的人,其实就是我爹!”

    白千幻惊讶的看着他。

    “你竟然知晓了。”

    “我偶然听到有下人议论这件事,可我一直不相信,在听说你就是当年那个救了我的那个神医之后,所以,我一直想找你问个明白。”

    “朱老爷只是一时糊涂。”

    “可是他的一时糊涂却送走了我大哥的命,而且……”朱向朗愤然的话语从齿缝中挤出:“我这些年一直以为大哥是我杀死的!”

    “有些事情我不想说太多,这是你的家务事,你还是自行处理吧,我也只是个外人,不过,有些事情,朱大哥还是要放下,毕竟……什么事都不敌亲情,这么多年来,朱老爷一直放手将生意交给你,大概也是因为当年的愧疚!”

    听完白千幻这些话,朱向朗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自己会有分寸的。”

    “那就好,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王府了,希望我们后会有期!”白千幻回头冲项元奂示意一笑,项元奂走了过来,轻揽住白千幻的肩膀。

    “你们两个都谈完了?”

    “谈完了,我们回家吧。”

    “嗯,好。”

    项元奂同白千幻二人相视一笑,二人重新上了马车,丁远山和牛光等人纷纷上了另外一辆马车,直到目送他们的马车离开自己的视线,朱向朗方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二两小心的来到朱向朗身后。

    “二爷,我们也回府吧。”

    “走吧。”

    ※

    项亲王府

    重新回到项亲王府,白千幻的心里感慨万千,发生了这么多事,她还能回到这里,只能说世事难料。

    薛莹和项延绍也都很高兴,至于老太君的事情,大家已经淡了,再者说,白千幻只是白千幻,跟前皇帝没有一点关系。

    接下来,薛莹就开始准备丁远山同项昕乐的婚事,整个项亲王府忙的不亦乐呼。

    而无法回大学士府的刘珊珊暂时居住在项亲王府中,虽然刘珊珊已经有了牛光的孩子,不过,他们两个毕竟还没有成亲,所以,白千幻和项元奂就商量着,让牛光和刘珊珊俩人同丁远山和项昕乐和婚礼一起举起,婚服各准备两套。

    三个女人同在项亲王府中,不时的聚在一起,每天上街看各种东西,很少在府里出现,项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