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汤色发黑,在汤的上面飘着几片百合,有两片百合的花瓣,大概是因为粘锅底的时间较久,也已经发黑,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仅凭形状才可以辨别出,那原本是百合的花瓣。

    汤里面还放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也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不知那些东西都是什么。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绣花已经是她见过最四不像的东西,原来还有人比她更绝,完全不知所谓,除了空气中的一丝甜味,还能让她感觉到,眼前的碗中,是一碗甜汤,可根本就没有半点甜汤的样子。

    “这是?”白千幻忍不住抬头向项元奂询问。

    “甜汤!”项元奂一本正经的回答:“你不是想喝甜汤的吗?现在汤来了,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白千幻原本的心里是这样想的。

    即使项元奂做的汤不好喝的话,她勉强喝下去,给个中肯的夸奖,也算是对他辛苦的慰劳孤。

    可是,眼前这黑糊糊的甜汤,着实令她没有喝下去的食欲,根本无法下口。

    不能怪她无法下口,实在是这甜汤她当真没有办法喝下去,任谁恐怕都不能喝。

    旁边还站了许多人,纷纷看着白千幻的反应,都在等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她不想让他太没有面子。

    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白千幻苦着脸端起眼前的汤碗,双眼死死的盯着碗中的汤色。

    她现在非常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喝甜汤,否则,她也不会陷入这样两难的境地。

    咕噜吞了一下口水,白千幻拿起白瓷汤勺,妥了一勺汤,缓缓的放到了自己的唇前,当汤勺递到唇前的时候,白千幻却又无法张开嘴巴,实在是那个汤的颜色太过震憾。

    在旁边站了一会儿的项昕乐,催促着白千幻:“大嫂,你不喝吗?”

    旁边一群人站在那里,明明就是看笑话的。

    “这汤有点烫,先放一下吧,等凉一些的时候我再喝!”白千幻想以借口推脱,只要撑过所有人都不在了,她再趁机将汤偷偷倒了。

    心里才刚这样想着,丁远山就非常不客气的说了一句:“这可是元奂千辛万苦才做成的汤,你这样总是不喝,元奂会怎么想?”

    “……”这个丁远山,他不说话的话,没有会当他是哑巴:“我当然会喝,只是觉得烫了,难道放一下也不行吗?”

    “不是不行,但是,凉了的话,味道就不好了,甜汤嘛,趁热喝了最好!”

    怒,这就是在逼她一定要把汤喝下去。

    看着眼前那甜汤,白千幻又抬头看了看一脸微笑的项元奂,最终,白千幻还是无耐的端起汤碗,把汤勺送到唇前。

    白千幻张口刚要把汤喝下去,项元奂已经速度更快的将她手里面汤勺抢了过去,抢了白千幻一个措手不及。

    “怎么了?”白千幻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汤碗已经到了项元奂的手中。

    “这碗汤,你不要喝了!”项元奂笑道,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格外高兴,而丁远山的脸黑了一大片:“因为我已经赢了。”

    “什么意思?”白千幻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令是她,连同项昕乐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项元奂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丁远山愤愤的命人重新端上来一个汤碗,这一次,是一个汤色鲜亮的甜汤,里面放了红枣等有利孕妇的东西,仅从卖相,就可看出,这两个汤的天壤之别。

    “因为你刚刚打算喝那碗汤,所以我赢了!”项元奂将一个干净的汤勺放进汤碗中,因头睨了一眼身后的丁远山:“老丁,不要忘了你自己的承诺。”

    “承诺?什么承诺?”这一次,项昕乐也忍不住开口询问了,毕竟,这件事牵扯到了丁远山。

    丁远山一脸无耐也只是认命的道:“我刚才与元奂打了赌,就赌世子妃你会不会喝下刚才的甜汤。”

    “……”打赌。

    “你们赌的是什么?”项昕乐好奇了。

    这也是白千幻想问的。

    “疯子最近几年不是一直找元奂麻烦嘛,想找元奂报当年的一腿之仇,不过,元奂向来不与他计较,不管他做什么,地铺奂都没有反击,

    但是这一次……”

    项元奂打算反击了。

    白千幻猜测着:“莫非,你们两个是在打赌,谁输了的话,就要去应付魏子风?”

    虽然已经过了三年,不过,魏子风这个名字,在白千幻的记忆里还像是不久之前的般,毕竟她躺了三年。

    “果然还是我家夫人最聪明。”项元奂毫不吝啬的夸奖着,一句话,令众人皆肉麻的浑身鸡皮疙瘩掉一地。

    其中以刘珊珊最甚。

    她忙不迭的让牛光抱着小云,她则以双手捂住小云的一对耳朵。

    “你们这是教坏小孩子!”她愤愤的指责项元奂。

    只是,项元奂的皮向来厚,根本就不理会众人的指责。

    “不过,你们知晓刚刚的那碗甜汤是谁做的吗?”项元奂笑眯眯的说道,嘴角勾起了戏谑的弧度,目光忽视的转向丁远山,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白千幻惊讶:“难道是丁将军?”

    被提到的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我以前是拿刀拿剑惯了的,从来没有拿过锅铲和勺子,而且还是第一次煮,所以才会……”

    因为自己未来的丈夫丢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