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章 吐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稳婆等仆从默默整理产房,王四爷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顾天泽则一个人站在床边,不是他双眼紧紧的盯着昏睡过去的王芷瑶,旁人会以为谁在床边竖起一根柱子。

    他们的牵绊太深,一个濒临死地只希望另外一个忘记她,并好好的活下去,骄傲的顾天泽却把可能丧子的事隐瞒下来,只希望王芷瑶清醒后不再悲伤。

    王四爷本来该说你们还年轻,将来还会有机会。

    他站在顾天泽身边时,任何宽慰的话都说不出,女婿漆黑的双眸暗淡无光,王四爷只能拍了拍他肩膀,“阿泽……”

    “我不想她再有孩子。”

    顾天泽喃喃自语,目光中盛满恐惧,像今日这样的事儿,再来一次,他可能也会心力交瘁而死。

    这次小七有身孕,他自认已经做足了安排,结果……还是差点出现生离死别,阴阳相隔的惨剧。

    儿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以前我总认为这世上没什么是我做不到的,我也不必恳求任何人,今日……我才明白,我只是一个运气很好的凡人。”

    王译信喉咙越发的苦涩,“你……是陛下最疼惜的人,只有一个女儿,陛下……陛下会担心你后继无人。”

    子嗣的事情不是小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乾元帝把顾天泽当做子侄看待,自然不愿意看到无人为顾天泽供奉香火。

    顾天泽的目光微凝,低头再次吻了吻王芷瑶的额头,轻拂她粘腻不够清爽的发丝,有一种淡淡的泪水苦涩的味道,她流了很多的眼泪。

    王译信总觉得顾天泽将会做出什么了不得的事儿。

    “阿泽……你可不能犯浑。”

    “遇见你女儿,我就没清醒过,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扰乱我,‘折磨’我,而我却心甘情愿的被她紧紧的攥住,她想松开我,我还不高兴。”

    顾天泽坐在床榻边,“岳父,以后的事情您不必担心,正是因为陛下疼我,我才可以逼他让步。”

    又要利用乾元帝对自己的疼惜,他心底也不是滋味,可是方才的恐惧至今还没办法完全褪去,这次有卢彦勋,下一次呢?

    顾天泽胆小,赌不起。

    王译信对顾天泽敬佩的拱手,转身离开已经收拾干净的产房。

    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重情,最懂情的人,毕竟上辈子他是那么的维护殷姨娘,一直对她一心一意,这一世他也可以勉强自己钟情蒋氏,为蒋氏做到‘守身如玉’。

    顾天泽天生富贵,盛宠极高,为人骄傲,目中无人……他怎么看都不是为一个女子付出一切的人。

    谁知在骄傲之下掩藏着如此纯粹的真心。

    让人想指责他爱情至上,不顾血脉传承,不顾家族,不顾长辈殷切盼望等等话语都无法说出口。

    他背负的并不比王芷瑶少,需要做得也会很多。

    “你不后悔?”

    王译信站在门口,低沉的问道:“当看到别人子孙满堂时,你不后悔?”

    “我分得清楚谁对我最重要,顾家不缺子嗣。”

    “……”

    王译信慢慢的步入漆黑的夜色中。

    回到房中,他见到蒋氏宛若丢失了灵魂一般默默的流泪,红肿的眼睛似要流血一般,王译信脚步顿了顿,转身就走,他现在不想见蒋氏。

    “四爷!”

    蒋氏缓缓的起身,呜咽的问道:“瑶儿平安,我也没什么可以遗憾的了。”

    “你好生歇息,我先去书房。”

    王译信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平静一点,“这件事谁也不想发生,玉蝉……谁都不想。好在瑶儿是个有福气的人,阿泽会照顾她,你身上也不怎好,最近最好别去看瑶儿。”

    顾天泽固然不敢对蒋氏怎样,但蒋氏总在面前出现的话,会让阿泽很痛苦,毕竟他们的儿子如今生死未卜,阿泽又是个极为重视孩子的人。

    他从瑶儿怀孕,就一直想要做一个最好的父亲,既然他无法得到定国公的父爱,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是最幸福的一个。

    这些话他虽然不说,但王译信能感觉得到他对儿子的期盼,只是顾忌王芷瑶,才会说女儿更好。

    哪个男人不想要儿子?!

    “嗯,我知道了。”

    蒋氏很乖巧的点头,“四爷也别熬得太晚了。”

    王译信出了房门,将要到书房时,突然后背打了个激灵,转身撒腿就向回跑,千万不要……千万不要……王译信推不开房门,俊脸煞白:“玉蝉,你别做傻事。”

    里面静悄悄的,王译信后退几步使劲全身力气撞向房门,哐当,房门被撞开,王译信一个踉跄身体跌到地上,爬了几次没从地上爬起来,于是他手脚并用滚到内室,抬头一看,又见……摇晃的双腿。

    王译信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以前,蒋玉蝉答应他,不会多想,相信他不会休妻,他不过是去书房想办法分家,写放妾书,想办法拒绝亲眷的逼迫,顺便祭奠一番他自以为是的爱情,那时候他很爱很爱殷姨娘。

    殷姨娘从不懂事的小丫鬟到才女,是他一手塑造的,他为自己雕塑出最完美,最适合自己的爱人。

    他曾经为此自得过,然而他没看明白人心,被殷姨娘和王芷璇耍得团团转,明白时他已经泥足深陷,他怎能不难过?怎能不去思索到底错在何处?

    不过一夜,他想明白该坚持什么,可惜因为蒋氏成全他的自尽,他失去了一切,失去了挽回错误的机会。

    王端淳处理完蒋氏的后事不知所踪,蒋大勇把他打了半死,蒋家就此同他再没任何关系,他对蒋家立足朝廷的建议蒋大勇根本不会听,在朝野上下都算计顾天泽时,他曾经劝阻蒋大勇不要同顾天泽一起出征,可惜蒋大勇把他乱棍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