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二章 醒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甘心,他可夺权,冷落他们,却从没想过要亲身儿子的性命。

    当然,他的冷落打碎他们的称帝梦想许是比要他们性命还要残忍。

    “王芷瑶重要,锐儿重要,难道朕就不重要?”乾元帝指着顾天泽的额头,“你敢说朕不重要?”

    “我……我不敢。”

    不知怎么方才的恶心尽去,顾天泽感觉肠胃里暖暖的,很久没有饥饿感觉重新涌上,“我饿。”

    “摆膳。”

    乾元帝拽起顾天泽,拿过他手中王译信请罪的折子随意扔到一旁,“朕不会再过问这件事,不管是谁说漏了嘴,王谪仙的日子只怕不比你轻松多少。”

    “嗯。”

    顾天泽点点头,“岳父确实很难过。”

    那是顾天泽从没见过的王谪仙,王译信整日呆在蒋氏身边,一刻也不曾离开,蒋氏醒来后,他依然不肯离开她,顾天泽只觉得岳父很悲伤,无法言语的悲伤。

    乾元帝不愿顾天泽再去想王家那群糟心事,坐下给他夹了许多菜:

    “同朕说说,你打算怎么平定关外,朕看锦衣卫送来的奏报,刘逆贼有可能同鞑靼借兵,他在关外经营这些年,朕下令封锁山海关,他都能混出去,朕猜他应该有秘密的出关道路。朕已经让厂卫全力彻查,一旦鞑靼兵入了山海关,直接可以挥师京城。”

    “臣请陛下命蒋公爷在大同吞兵,就算他能用密道入关,也绕不过大同去。”

    顾天泽一边吃菜,一边在推开桌上的几个盘子,指尖沾着美酒画了一份地形图,“臣仔细看过山海关周围的地势,本身就是易守难攻的地方,纵使有条小路通过的人也有限,如果刘逆贼敢扩宽道路,山海关的驻军不可不知道,臣以为如果他想逼近入关,最有可能会饶远路。”

    “哦?”

    “比如说这里!”

    顾天泽指了指大同更往西的地方,“声东击西,佯走山海关。”

    “有几分道理。”

    乾元帝对顾天泽的军事指挥才能一直很信任,“你打算如何?”

    “臣希望陛下能许给鞑靼些许好处,死在宁远侯手中的鞑靼贵胄不在少数,就算他说能引兵入关,让鞑靼占了中原,鞑靼也不是都是蠢货,总会有分歧。陛下可以派使臣慢慢同鞑靼谈条件,甚至可以分裂安达部,安达部最靠近国朝,受汉化较深,安达部的首领在鞑靼主部中颇有影响力,辈分是最高的,如今鞑靼公推的大汗还得管他叫叔叔。”

    乾元帝道:“吃菜。”

    “嗯。”顾天泽忙把盘子清空,可不大一会,乾元帝又给他填满,“陛下,臣吃不下。”

    “你就这点饭量?”

    “臣不能吃太多。”

    乾元帝揉乱了顾天泽脑袋,眼底闪过欣慰,“朕看你不仅想平定鞑靼吧。”

    “臣准备纵穿草原荒漠,先击沉鞑靼主力,再去西北平定藩国。”顾天泽自信的笑道:“也要让藩国晓得陛下是真龙天子,国朝不容他们挑衅,犯我天朝者,虽远必诛,既然要打仗,还是一起解决了好,一次出兵的消耗总少过几次出兵。而且阁臣和朝臣也会少些非议。”

    “借着平叛关外,纵穿千里再征番邦,阿泽……你这是逼着朝臣同意啊。”

    毕竟宁远侯必须死,关外离着京城太近,朝臣不敢反对出兵,等他领兵出去,朝臣明白他的意图,也只能支持。

    “有陛下在,其实不用臣想这么多的。”

    顾天泽略带几分腼腆,“姑父,这场战争打完后,我可保证国朝二十年再无外患,疆域领土会增添三分之一,若做不到……臣……”

    “你如何?死给朕看?”

    “不,臣就安心在陛下身边做个纨绔子弟罢。”

    乾元帝冷哼,“还算聪明。”

    “侯爷,侯爷。”

    怀恩公公跑进来,一脸的惊喜,“燕国夫人醒了,她醒了,王大人让人送信……”

    顾天泽拔腿就向外面跑,“姑父,等她好了,我同她一起向您赔罪哈。”

    “这小子经不得夸,眼里还是没朕。”乾元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亏着朕只养出一个情种来。”

    笑过之后,乾元帝正色道:“宣阁臣入宫议事,命厂卫尽全力去探听西北和关外的消息,任何风吹草动,朕都要知道。”

    “遵旨。”

    “这场仗是阿泽为朕打得,也是他封王之战,马虎不得。”

    “……”

    怀恩公公低头,已经可以想见等顾三少得胜归来,朝臣们哀鸿遍野,纷纷死谏的盛况了。

    封王的事,乾元帝不会现在说,怀恩公公也不敢提,一切等顾三少得胜后再说,册幼子为太子的事情,朝臣都没能阻止陛下,陛下想封开疆拓土的功臣为王,朝臣也只能先反对,后默认吧。

    *****

    “你到哪里去了?”

    王芷瑶嗓子沙哑,见顾天泽进门,一个劲的抱怨,“你不该等我醒来吗?我第一眼就没看到你,你不知道我有多……”

    顾天泽低头小心翼翼的吻上她喋喋不休的嘴唇,把一切的抱怨都吞到腹中,手轻轻的捧着她的脸庞,不够热切,霸道的吻,软绵却密不透风。

    “臭。”

    王芷瑶推了推顾天泽,她口中的味道不好。

    “哪里臭?”顾天泽眼睛亮晶晶,让王芷瑶还了一口气,又重新吻上去,“把这几日我欠你的,都补给你。”

    说得好像,她有多饥渴似的。R1152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