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5章 谁在偷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有点不舒服。”苏畅瞧了瞧芙蓉。见芙蓉只顾着高兴了,便又咳嗽了两声。

    “若是嗓子不舒服,便叫大夫来看看,咳嗽什么呢。”芙蓉斜眼瞪了苏畅一下。

    “白氏——”

    “你胳膊还没好,先回房歇着吧。”芙蓉连推带拉的把苏畅弄出东跨院,而后坐在矮凳上笑着道:“我就知道有情人终成眷属,你跟紫秀姑娘,不管是相貌,还是人品,都是极搭配的。这事你娘同意,那紫秀姑娘跟王老爹可都同意?”

    安慕白点了点头。

    “那就恭喜你了,今年成婚,明年可以抱儿子啦。”

    “托你的吉言,只是……”安慕白浅笑着道:“还请你这个媒人到时候走一趟,虽如今紫秀姑娘跟她爹跟我们挤在一个院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但应该有的规矩,一点儿也不能少,等你去说了媒。我们便下聘……”

    想到王紫秀最终有个结局,安慕白又是个靠的住的,芙蓉忍不住拍了拍安慕白的肩膀:“你小子有福气了。”

    “论福气,苏少爷才最有福气。娶了你这样的夫人。”

    “这话可不能乱说,让紫秀姑娘听见,以为你觊觎我的美色呢。”芙蓉哈哈笑起来,弄的安慕白很不安,毕竟这是民风淳朴的古代,有些玩笑话。安慕白听着真不习惯。

    芙蓉当即拍着胸脯保证:“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做媒人这活,我熟的很,包你们水到渠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安慕白又不好意思起来。

    临走时,安慕白与芙蓉约定,两个月之后的初五,是一年当中极好的日子,请芙蓉那日去家里提亲。

    芙蓉点头答应。

    送走安慕白,芙蓉交待下人把安慕白送来的母鸡跟大白鹅收起来,正要回房去,却见一个人猫着腰藏在花丛后面。

    影影绰绰的花丛,大朵大朵层层叠叠的牡丹争相开放。高一枝低一枝的,红色,黄色,白色,浅紫色,交相辉映。

    有个人就缩在牡丹花后面,低着头不说话。

    “出来。”芙蓉叫了一声。

    那人没动。

    “出来吧,我都看见你了。”

    那人依然不动。

    “哟,这牡丹花上好多蜜蜂,再不出来,蜜蜂可就蛰的你满头包了。”

    那人还是不动。

    “非得让我亲自动手。”芙蓉揪着那人的耳朵,麻利的把他提了出来:“苏畅,你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偷听哪,躲在这花丛后面偷听到什么了?”

    “白氏,我一个正人君子,我哪会偷听?”

    “那你鬼鬼祟祟缩在花丛后面是做什么?”

    “听你们说话。”

    “还说不是偷听?”芙蓉抬脚在苏畅屁股上揣了一下:“苏畅,你翅膀硬了,敢偷听了都?”

    “你真是误会我了。”苏畅一转身闪进花丛后面的树林里,一面搂紧了芙蓉道:“我的夫人哪,安慕白又不是外人,你们说话,我还用的着偷听吗?”

    “那你刚才躲在那儿是?”

    “我咳嗽你就没瞧出来吗?”

    “瞧出来了。”芙蓉白了苏畅一眼:“你咳嗽的也太假了,我知道你是假装咳嗽的,说吧,你想跟我说什么。”

    “夫人果然冰雪聪明。”苏畅笑着道:“刚才慕白让你做媒人,你答应下来了?”

    “是啊。一百个答应啊。”

    “哎,就知道你要答应。”

    “当然要答应了。安慕白英俊潇洒,落落大方,紫秀姑娘勤奋持家,温顺有礼。二人又互相喜欢,我做媒人,不是正好成全了他们?”

    “哎,刚才我一直咳嗽,就是想让你明白,这媒人之事,万不可轻易答应下来。若在往常,这媒人倒当得。如今你不想想,钦国侯在打紫秀姑娘主意呢,钦国侯有权有势,慕白毕竟……你给慕白做媒人,这不是得罪了钦国侯?咱们忠烈侯府跟钦国侯府,本来就不和睦了,再加上这事的话,那以后更水火不容了。”苏畅的眉毛皱成了两条蚯蚓。

    夕阳落下。

    光线暗淡。

    姹紫嫣红的牡丹花远远的不见了。

    森森的树林开始变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不远处稀疏的灯火照不到这里,只照的见湖水波澜,微风细细。

    芙蓉挣脱了苏畅的怀抱,声音有些冷冷的:“我都认不出你了。”

    “天这么黑,你当然认不出我了。”苏畅试图抱她,又被芙蓉甩开:“我看不清你,不是因为天黑。”

    “那是为何?”

    “哼。不管你是皇上的贴身侍卫,还是堂堂的忠烈侯,在我心中你都是一个身份,是勇敢无敌的苏畅,你做事磊落,为人豪爽,对朋友也够意思。可如今你是怎么了?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慕白是咱们的朋友,他喜欢上一个女子,咱们不应该玉成此事吗?怎么你畏畏缩缩起来?钦国侯是什么样的人,他喜欢紫秀姑娘又怎样?牛不喝水还强按头吗?”

    “可是……”

    “难道钦国侯喜欢我,你也要坐视不理吗?难道我也要嫁给他不成?”

    “我……”

    “安慕白跟紫秀姑娘的媒人,我是当定了,我才不管谁喜欢紫秀姑娘,莫说是钦国侯,便是皇上喜欢紫秀姑娘,我也要做安慕白的媒人。”

    “咳咳……”苏畅又咳嗽。

    芙蓉扭过脸去,不再看他,本来树林里黑,也看不清。

    苏畅搂紧了芙蓉:“我的白氏,好了,是我不对。你还是当年那个无所畏惧的白芙蓉,我知道。哎,反正你这个人哪,惹的祸也不少了,也不在乎再多惹一桩。若安慕白跟紫秀姑娘真心要好,那……你愿意做媒人就做吧。我之所以阻拦,并不是怕钦国侯,只是怕他为难了你。如今想想,你是我的夫人,谁敢为难你我就跟谁拼命,他若敢为此动你一根寒毛,我便……动他两根寒毛。”

    “嗯,这还差不多。”芙蓉亲了苏畅一口。

    苏畅便笑起来。

    芙蓉也笑起来。

    二人走到湖边,坐在一块光洁的大石上,芙蓉倚着苏畅的肩膀。不远处的灯火更亮了些,倒映着两个人的背影,一直到很晚。(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