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8章 羊癫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合衣躺至半夜,觉得有点凉,翻来覆去的在心中掂量,而后穿了靴子往关月秀房里去:“夫人,开门哪夫人,夜里凉,我冷的很,夫人行个方便,让我在你房里借宿一晚。”

    钦国侯什么时候如此死皮赖脸过。

    以前府中还有几位姨太太时,钦国侯去谁房里过夜,都激动的她们跟过年一样,关月秀也不只一次的半夜偷偷去叫钦国侯,不过是想同床共枕。

    如此钦国侯姿态放的这么低,都低到尘埃里去了,关月秀却是理也不理。

    “夫人,开门哪夫人。”

    关月秀翻翻身,没动静。

    “夫人,开门哪,别不说话,我知道你在里面。”

    关月秀连翻身都省了。

    “夫人……”钦国侯打了个喷嚏。

    有个小婢女打着呵欠从走廊里绕过来,很有些驱逐钦国侯的意思:“老爷,夫人交待过了,她困的很,不让别人打扰,还请老爷回去安歇吧。”

    钦国侯无奈。

    一连几日,放下钦国侯的架子去敲关月秀的门,都是吃闭门羹。

    这夜是月底,钦国侯喝了些酒,脑海里又浮现出王紫秀的模样来。王紫秀那粉嫩的唇,那婀娜的身段,那怯怯的神情都让他放不下。

    他又去敲关月秀的门,反正也知道关月秀不会开,干脆坐在门槛上,像自言自语似的道:“夫人哪,你也太绝情了,自我从东南边陲回来,皇上都要让我三分,你这夫人却视我为无物。你心里怎么想的,我明白的很,可你要明白,如今京城里,哪个男人没有个三妻四妾呢。你不开门就不开门吧,反正我坐坐就回了,就是让你听听我的心里话。”

    “吱——”镂空的一扇门突然就打开了。

    钦国侯倚门坐着。此时门开。他直接仰躺进房里。

    房里漆黑,唯有一盏小小的油灯泛着花,这小小的火花。小的跟豆粒子似的,实在不值一提。

    关月秀涂了一脸脂粉,整张脸白的吓人,像鬼一样。

    钦国侯吓的直咽唾沫:“夫人……半夜三更你不睡觉。怎么把脸画成这个样子?”

    “你不是要说心里话吗?”关月秀一双猩红的眼睛盯着他,似乎能把他吃了:“那说吧。”

    “其实我是想说——”

    “你不必说了。”关月秀甩了甩水袖。红色的水袖又宽又长,从钦国侯脸上甩过,便火辣辣的疼,钦国侯像一粒灰尘一样倒在那儿。关月秀只管甩她的:“你的心里话我明白的很,什么男人谁没有三妻四妾,感情前阵子遣散那些姨太太。为的是娶新姨太太进门,真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侯爷打的好算盘。”

    “我的算盘打的好……那也不管用,不是还得听夫人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不准。”

    “夫人果真如此?”

    “果真。”

    “那……”钦国侯无奈了:“天凉了,夜也深了,不如今晚我在你房里睡。”

    “小少爷在跟我睡,床太小,就装不下侯爷了,侯爷赶紧回去吧。”关月秀推钦国侯出门,钦国侯刚出门,她便紧紧的合上了门,任由钦国侯怎么拍,她就是不开。

    钦国侯没法子了。

    这一晚,又失败了。

    等着皇上赐婚,可关月秀又一直不答应他纳妾。

    钦国侯前进不得,后退不得,夹在中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假山后面的木架子上爬满了葡萄。

    青一颗紫一颗的葡萄长的有拇指肚儿那么大。

    晶莹透亮,圆润饱满。

    钦国侯斜靠在厅子里,时不时的抬头望望架子上的葡萄,或者,摘下一串来放在嘴里吃着。

    葡萄还算甜,可在钦国侯看来,这葡萄真苦。

    一串葡萄吃不完,他便再也吃不下了,每颗葡萄上都是王紫秀的脸,这也太考验他的耐性了。

    他堂堂的钦国侯,喜欢上一个女子,不管是大家小姐,还是小家碧玉,基本不出一两个月也就抬进门了。

    唯独这王紫秀是个烫手山芋。

    说王紫秀是烫手山芋,不如说关月秀是个烫手山芋。

    想起关月秀的态度,钦国侯心里又急又气,吃剩下的葡萄被他捏在手心里,只稍稍一用力,便化成了汁水。

    “唉,想当初大夫人活着的时候,对咱们下人是如何的体谅。如今的夫人呢,可怎么说好,最近侯爷想着纳妾,夫人心情不好,常拿咱们这些做奴婢的撒气,昨儿晚上我去伺候她起夜,茶水冲的有点热了,夫人都踢了我一脚。”

    “谁说不是呢。前儿晌午厨房炒的菜有点咸了,夫人硬逼着厨房的管事吞了一勺儿盐,哎哟,那个罪受的。不是咱们做奴婢的多嘴,侯爷在京城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想纳十房八房姨太太,那不是翻翻手的事,哪里需要跟夫人交待?如今侯爷宠着夫人,夫人愈发没了规矩,竟管起侯爷的事来,想当初,她也不过是个唱戏的,甚至不如咱们这些做奴婢的尊贵呢。”

    假山后面,两个婢女小声说着话,嘴里又“噗嗤噗嗤”的响着。

    钦国侯便叫道:“谁在那里,出来。”

    两个婢女紧张的缩的着身子,把手背在身后,从假山后面挪了出来就跪倒在地上:“老爷……”

    “你们可知错?”

    “奴婢知错,奴婢知错。”两个奴婢赶紧磕头:“奴婢们不应该私下议论主子的事,更不应该私下议论大夫人,奴婢们该死,还求老爷……老爷……奴婢真的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私下议论夫人?这又不是你们的错,她那样对你们,是有点过分。”

    两个奴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接话。

    “我说你们错了,是你们不应该偷吃府里的东西,这葡萄长势还好,我不是说了,过几日要挑几串好的送人吗?你们倒抢先了。”

    婢女嘴角还挂着葡萄籽,听钦国侯这样说,只得把手伸出来。摊开看时。每人手里有一串深紫色的葡萄:“老爷……我们也听管家说了,说老爷想挑几串长势好的葡萄去送给紫秀姑娘。只是奴婢们私心想着,老爷跟紫秀姑娘又不会有结果。这葡萄肯定也送不成的。”

    “胡说,你们怎么知道我跟紫秀姑娘没结果?”

    “因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