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重回末世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方宇昕倒在地上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她的四肢都已断了,挣扎不过是徒增痛苦罢了。每一次挣扎,伤口处都会传来钻心的痛。

    方梦瑶缓步走到她面前,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苗~刀,正是从她手里抢过去的。刀刃上,还沾着她的血!

    方宇昕想要朝后躲,可是断了的手脚根本使不上力气。她闷哼一声,然后用力咬住唇,冷冷地看着方梦瑶。方梦瑶身上抹了香水,香味和地上的腐臭味混合成怪异难闻的味道。

    她走到方宇昕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苟延残喘,得意地说道:“方宇昕,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话音落下的瞬间,方梦瑶状似不经意地踩住了方宇昕受伤的手腕,用力碾了碾。

    方宇昕抑制住惨叫的冲动,剧烈的痛楚让她的面容扭曲起来,她抽着气,不甘示弱地瞪着方梦瑶:“方梦瑶?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刺激了方梦瑶,她几乎咆哮着说道:“为什么?方宇昕,你对我的伤害难道还少了吗?你是方家的大小姐,我却只能当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凭什么?你连异能都没有,要不是你一直**奕铭,奕铭他怎么会对你念念不忘?方宇昕!我就知道你见不得我好,什么都想跟我抢!”

    方宇昕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她从未想到,方梦瑶竟然会这样想!邱奕铭是她的未婚夫,可是自从末世后,他选择了异能者的方梦瑶而跟她分手之后,他们就已成了陌路,她什么时候**邱奕铭了?于是她冷冷说道:“方梦瑶你疯了!我和邱奕铭早就分手了,我什么时候跟你抢了?你妈当年给我爸下药,偷偷生下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方梦瑶闻言,情绪顿时变得更激动了:“你闭嘴!我妈和爸爸是真心相爱的!明明就是你妈不要脸,死赖着不肯走,逼得他们分了手!”

    方宇昕这才明白,方梦瑶竟然是一直这样自欺欺人的!她嘲讽地看着方梦瑶:“方梦瑶,你就是个疯子!”

    方梦瑶被她刺激狠了,足下更是用力。她穿的是平跟的皮靴,鞋底很硬,踩得方宇昕冷汗都疼了出来。方梦瑶听见她的闷哼声,这才得意地说道:“方宇昕,你以为你还是方家的大小姐吗?你看你现在多可怜,手脚尽断,动都动不了,滋味不错吧?还记得这个镯子吗?这可是爸爸亲自为你挑的,可惜你不要,给了我。告诉你,它可是好东西。”

    方宇昕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方梦瑶!”

    方梦瑶越发得意了:“别激动啊,我话还没说完呢。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什么你不是异能者,只能是个普通人吗?因为……我在你的食物里加了抑制剂,是不是很惊讶?哦,对了,还有。你是不是很好奇你哥哥是怎么死的?说起来,他死的可真惨呀,被丧尸活活吞食,凌迟也不过如此了。不过你放心,你很快就能体会到,他当时的痛苦了。”

    方宇昕的面容剧烈地扭曲着,浑身都气得颤抖起来:“方——梦——瑶!你到底还是不是人?我和我哥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让你这么恨我们?”

    方梦瑶冷冷地笑起来:“你们活着一天,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尤其是你,方宇昕!要不是奕铭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我或许不会这么早让你去死的,因为杀了你我都嫌脏了手!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好像有个布偶猫,叫安吉拉的,我特别讨厌它!不过是个畜生,还整天耀武扬威的!”

    方宇昕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你杀了它?”

    方梦瑶却洋洋得意地说道:“不过是个畜生而已,也值得你这么激动?我可没杀它,我就是把它的爪子给剪了,扔到了垃圾桶而已。不过,那附近好像野狗挺多的。”

    方宇昕再次剧烈地挣扎起来,甚至不顾伤口传来的钻心之痛:“方——梦——瑶!你别得意太早了!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的下场,不会比我好的哪里去的!”

    方梦瑶挑了挑眉,毫不在意开口:“是吗?可惜你永远也看不到了。最后告诉你一个消息,方梦瑶早就死了。”

    “啊————”

    一声痛苦的惨叫划破夜空,方宇昕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她不是躺在冰冷泛着浓浓腐臭的地面上,而是躺在温暖柔软的床上。

    她慌忙伸出手按开了灯,眼前熟悉的一切却让她愣住了。

    这里……这里竟然是……竟然是她末世前的家!方梦瑶那些冰冷恶毒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回响,这一刻她忽然不确定了,难道那些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失去亲人的绝望并不是真实发生的,只是一场荒诞的梦境?

    “喵~~~~~”一声软软的猫叫声响起,下一刻,方宇昕就察觉到有毛茸茸热乎乎的东西正在蹭她的手臂。

    方宇昕掀开被子,就看见安吉拉正窝在她身旁,贴着她的手臂。它抬起头打了个哈欠,一双蓝色的眼睛迷茫地看着方宇昕。看着它这副可爱的模样,方宇昕还在“砰砰”乱跳的心忽然就安定下来,她伸手抱起安吉拉,想到方梦瑶说的那些话,尤其是关于安吉拉的,她的心就揪了起来。

    安吉拉是一只很漂亮的布偶猫,文静乖巧而且特别爱干净,方家人都特别喜欢它。可是方梦瑶竟然那样残忍地对待它,她怎么狠得下心?

    方宇昕正想着,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接着是曲千荷的声音:“昕昕,你没事吧?是不是做恶梦了?”

    “我……我没事,”方宇昕一边应着,一边飞快地跳下床,跑过去打开了门,“妈,你怎么起来了?我真的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给吓醒了,抱歉吵醒你了。”

    曲千荷穿的真丝睡袍,柔软贴身的布料勾勒出曼妙的曲线。她关上门,捧着方宇昕的脸看了看。方宇昕受了惊吓,这会儿脸色还没调整过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