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七 前生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冰雪神潭处昆仑地脉之中,所在山峰异常隐秘,常人纵耳清目明,精通占星观位之术,攀援宛如灵猴,亦难寻其入口。

    苍鹰一路忍耐饥·渴,不眠不休,使尽轻身功夫赶路,似八爪灵龙、九翼之鸟,快如疾风,翻山越岭,朝出蜀地,夜至神山。只几天功夫便抵昆仑。

    眼前景象变幻,那神秘的山门为他敞开。这情形十分迥异,非同寻常,但他心中狂喜,几乎跪地泣谢上苍,全不觉险恶危机,随后更不迟疑,步入山门。

    门内朔风吹面,宛如刀割,触肌流血,入口断舌,他屏住呼吸,以护体真气相抗。忍耐一夜,又觉气血衰竭,口渴难耐,眼前金光乱冒,他咬破嘴唇,气血互换,再过许久,白光闪现,有白鹤、雪虎拦住去路,撕啄抓挠,将苍鹰伤得血肉模糊,步履维艰,苍鹰唤起独孤之灵,身躯似铁,缓解疼痛,快速奔走而过。

    短短数日之内,无数残酷刑罚,一一施加在这擅闯之人身上,苦其心智,伤其骨血,令苍鹰心生迷茫痛苦、身负重伤,时时便要跌入阴曹地府。

    苍鹰似听见怀里爱人的头颅在说:“足够了,苍鹰哥哥,就将我放在这儿吧。你我缘分已尽,你待我如此,我死得其所。”

    她语气爱意深沉,绝非虚假,使得苍鹰悲苦惨烈、意志涣散,但绝境之中,他陡然生出视死如归的念头,大声道:“假的,假的!”一张口,霎时间一股罡气入口,直冲脑部,苍鹰七窍流血,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苦苦守住雪冰寒的脑袋。

    他当就此回头么?这念头立时消散,他用牙齿抵住地面,一寸寸的前行,那真气已灌入他体内,捣毁他的内脏,苍鹰已哭不出来,喊不出来,仿佛成了死人,但仍麻木的前行。他不知方位,不明前景,中了神罚,眼瞎耳聋,痛觉却千百倍的增大。他以这痛觉为指引,朝最令他痛苦的地方爬去。

    雪冰寒又道:“苍鹰哥哥,你怎地变傻了?你原来并非神仙,为何要登临仙境?你是为了我么?你若真为了我好,何苦如此折磨自己?”

    苍鹰呜呜喊叫,脑中浮现幻境,渐渐明白过来:他杀了许多山海门人,故而有此报应,他是蚩尤,天地不容的畸胎,他贸然来此,岂非自寻死路么?

    不,我是蚩尤的灵魂,我是蚩尤的善念与隐忍,我来此是为了求道,而非为了怀中的女子,并非这不可理喻的爱,我在考验我的凡心。

    他狠下心欺骗自己,扭转思绪,收摄心神,抬起脑袋,松开银牙,仰天躺倒,施展破魔弑神剑的心法,感应这暴虐的戾气。那戾气充塞他每一处经脉,每一块脏器,剧烈的痛感烙印在骨头上、血管上。

    但古怪的是,那痛楚有些异样,似乎在安慰苍鹰。

    恍惚间,苍鹰似乎明白过来,这戾气正是破魔弑神剑的内劲。

    刹那之间,痛苦顿消,他如升入明月之中,心下清明,俯瞰尘世,感悟万千,无一不令他欣喜。

    他掌控了这神罚的真气。

    他是破魔弑神剑的传人。

    他成了瞎子,聋子,但他却知道冰雪神潭在何处。他喜不自胜,四下摸索雪冰寒的断首,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她。

    他魂飞魄散,心如刀割,呼喊道:“雪丫头,你在哪儿?在哪儿?”仿佛那脑袋真能张口说话似的。

    他疯了般找寻许久,却什么都不曾碰到。莫名之间,他来到了冰雪神潭边上。

    湖水本当死寂无声,但此时却有无数欢快声响在呼唤他,似窑子的女子,但苍鹰盲眼之中,却见到雪冰寒的幻影。

    她说道:“苍鹰哥哥,你想的不错,你来到此处,并非为了我。真正要入门的人,是你。引你入门的人,也是你。”

    苍鹰伏在泉水旁,思索许久,终于恍然大悟。

    他从未对旁人说过这些话,这是他头一次念起这曾令他深恶痛绝的咒语。

    他如亡国的皇帝般威严的站起,嘶哑着嗓子,奄奄一息的说道:“我是山海门人,特来引你入道,赐你长生不死,化你蒙尘之心。”

    山海门中不曾有人说出过如此凄惨的誓言,但也从未有人说的如此自豪而喜悦。

    他身子微向前倾,手起白剑,割断自己头颅,双手借着余势,将自己的脑袋扔入了这冥池之中。临死的刹那,他听见池水溅起的声音,十分悦耳,如同惊雷。

    他不知需多久才能活转,但他知道自己定能复生。他是蚩尤之魂,他很快便会想起一切,远远胜过那些无知软弱的新神。

    ......

    白雾散去,雷声消隐,苍鹰双手摆动,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他探出脑袋,游上岸边,内力蒸腾,湿气消却,一件长袍从天而降,将他罩住。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