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九 曲终人将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众人出谋划策,商议关窍,布下种种安排处置,都觉救人时机,莫过于当众斩首之时。【ㄨ】趁人潮汹涌、乱象陡生之时发难,一百人佯攻那问斩官员,一百人守住看台,再数个高手将刽子手杀了,救下李听雨与小王子来。那小王子年幼,鞑子行事残忍,虽不至于当众杀他,但听闻亦会将他带至校场,乃是杀鸡儆猴、折磨他心智之意。

    计划许久,终于有了定论,群雄皆想:“与其摇尾乞怜,不如豁出性命,与鞑子拼了,就算不成,也是传颂一时的英雄好汉。”这般想着,反生出一股无畏勇气来。

    到了行刑之日,校场前人山人海,当真水难泄出、针无容处,众豪杰穿上便服,暗藏兵刃,散布各方,见那处刑台旁搭着大凉棚,数个监斩官僚坐在棚中,笑容满面,有说有笑。

    香儿心想:“依铁穆耳性子,此事绝不简单,但事到如今,咱们也不能退缩,大不了与李听雨伯伯同生共死。”

    只听前方人群喧嚷,声如浪涛,一大队官兵将李听雨押上高台,李听雨浑身血污,伤痕累累,垂头丧气,显然倍受折磨,台下义士想起李听雨的仁义恩德,无不义愤填膺、咬牙切齿。

    凉棚之中,走出一人,香儿认出那正是当今王孙铁穆耳,铁穆耳喊道:“李贼听雨,犯下滔天大罪,杀人无数,背叛皇恩,罪不可恕,本当凌迟处死,虽然,但皇恩浩荡,却只斩首而已,李听雨,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听雨惨笑一声,说道:“李听雨一生有无数挚友,忠肝义胆,性命之交,过的很是快活。而我行的正,坐得直,今日即便冤死,也死而无憾。你们这些鞑子残忍无道,将来必有恶报。你们只管动手,何必啰嗦什么?”

    群雄在台下一听,各个儿热泪盈眶,奋勇难耐,恨不得立时上前,只是未见到小王子,一时不敢发难。

    铁穆耳眉头微皱,叹道:“就这样吧。”他违背诺言,捉了李听雨,又处决了他府上武人,心有不安,但另一王孙甘麻剌已得知宋朝小王子之事,若被他抢先立功,铁穆耳自身难保,只怕会失了忽必烈欢心,迫于无奈,唯有出此下策。他深恋着香儿,用情坚定,一旦杀了李听雨,那两人便结下不可化解的深仇,可事到如今,他也无路可走,是以神情阴郁。

    就在这时,又有二人被押上处刑台,李听雨一瞧,认得正是他的两个儿子,心下酸楚,暗想:“想不到我儿也落入鞑子手中。但燕儿却平安无事,也算不负若兰所托了。”

    李高、李正吓破了胆,嗷嗷惨叫,话语不清。铁穆耳朗声道:“李听雨,你这两个不肖子孙,便是告知咱们王孙下落之人,若非如此,我也不会....”他斟酌辞令,又道:“此二人背亲忘义,天理难容,我便让这二人先你而死。”

    李听雨登时醒悟:“难怪主公行踪泄露,而李高、李正下落不明,原来如此。”心中又恨又喜,喊道:“好,好,李某死在两个孽子手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铁穆耳一声令下,刽子手大刀砍落,李高、李正脑袋落地,百姓等了许久,终于见血,欢呼起来,场面甚是热闹。群雄恨此二人奸恶,反而大声叫好。

    铁穆耳又道:“李听雨,时候到了。”抛出令签,凉棚中护卫让开,有人领着一幼童走出,迫他观看,香儿看得清楚,正是小王子。

    莫忧陡然长啸一声,如晴天霹雳,震耳欲聋,她飞身而起,转眼从众人头顶跃过,来到凉棚前头,袖袍一拂,剑影重重,众侍卫抵挡不住,立时死了数人。莫忧捉住小王子,施展轻功,正要离去,但前后左右已被团团围住。她毫不慌张,稳稳站定,神色悠闲,说道:“铁穆耳,就凭这些虾兵蟹将,拦得住我莫忧么?”

    铁穆耳叹道:“莫忧盟主,你如此行事,从此便是朝廷大敌,永无宁日了。”

    莫忧笑道:“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蓦然出掌,袖袍似雾,砰砰声中,掌力将数个侍卫击飞出去。侍卫手持长枪,绞转捅前,莫忧轻功如神,躲闪自如,将众侍卫打得落花流水,但敌人中不乏好手,她一时也无法脱身。

    香儿趁莫忧牵扯,与郭远征跃上处刑台,剑光一闪,将刽子手杀了,郭远征当即救下李听雨,李听雨看清来人是谁,忙道:“郭帮主,香儿,我老迈无用,死不足惜,你们何必....”

    郭远征笑道:“李帮主不顾自身安危,却替咱们操心,高义厚德,人所不及,咱们岂能不救?”

    香儿朗声喊道:“去杀了铁穆耳,咱们建功立业,流芳千古!”说话间,无数好汉高声怒吼,涌向各处,将官兵护卫迫得节节败退。段玉水施展毒掌功夫,掌力化作条条白蛇,四处流动,触者立毙,杀伤残酷。香儿与郭远征也各出神剑,虽强敌环伺,但亦并不为难。

    铁穆耳见情势危急,又听见香儿声音,一咬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