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5章 第 705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705

    很不好?

    原本正低头看着手上灵宝残片杨元觉抬头, 与安元和同时转眼望向程沛,看见他脸上的忐忑, 不由得笑了一下。

    ”嗯......那你是怎么想的?”

    程沛有些茫然地看着杨元觉, 半响摇头,”......我也不知道。”

    安元和接过话去, 道:”景浩界需要你兄长。”

    程沛也是一时糊涂了, 竟忘了这一点。

    杨元觉又道:”只要你兄长一直都在,而且尽心尽力, 你和沈夫人就算离开,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程沛沉默间,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我兄长他......”

    他身上的担子......

    安元和看着程沛,”别太担心, 你兄长他能解决的。”

    杨元觉也不等程沛多问,再一次打发他去收拾东西。”想带走的东西都带,现在留下来以后可就找不着了。”

    程沛神思不属地转身走了。

    杨元觉随意抛了抛手上的灵宝残片, 转头问安元和道:”你觉得这一位该怎么处理?”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杨元觉竟然没有封锁灵宝残片,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都落在了司空泽耳边。不单单是早先程沛与杨元觉他们的谈话,还包括这个时候杨元觉与安元和对于司空泽的处理。

    司空泽静静地坐在灵宝残片的空间里, 默然出神。

    安元和闪烁着莹莹剑光的眼睛垂落, 看见灵宝残片里头的司空泽, 顿了顿, 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我?”杨元觉状似犹疑地沉吟一阵, 才托着下巴道,”我觉得他很适合做阵灵啊。”

    杨元觉越想越觉得可行,说话的速度不断地加快。

    ”你想想,这个司空泽出身天筹宗,之前又是天筹宗的长老,怎么着也该是很熟悉天筹宗才对。他跟景浩界道门的人也熟,应该也清楚该怎么协调他们的力量属性,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出他们的能力才对......”

    杨元觉滔滔不绝地说了半日,才渐渐到底放慢了速度,到得最后,他想了想,竟又对司空泽道,”为了景浩界,为了道门,为了天筹宗,想来道友你应该也是心甘情愿的,不是?”

    司空泽自然知道杨元觉这样挤兑他是为的什么原因,但杨元觉都已经这样直接地问他了,他也不能不答。

    而且早先程沛跟随杨元觉学习的时候,并没有阻止他旁听,司空泽趁着这样的机会偷师,收获良多......

    ”是。”

    ”司空道友果然是心怀天下,愿为天下苍生舍身之人,在下佩服,佩服。”

    司空泽默然地低下头去。

    安元和在旁边看了这一场,才问杨元觉道,”这事还是先问问净涪吧,万一他另有安排呢?”

    杨元觉仿佛才想起这一茬,猛地一拍掌,坐直了身体道:”是该问一问净涪!”

    说完,他直接就找到了净涪。

    净涪早先才刚跟清笃大和尚联系上,趁着收拢佛门手中的各方消息的同时,将他对沈安茹、程沛两人的安排在清笃大和尚面前提一提,算是过了明面。

    清笃大和尚也果然没有追究这件事,抬抬手就让这件事过去了。

    净涪笑了一笑。

    程沛现在还年轻,没到那个境界,也没有特别的渠道,所以他才会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但净涪全不担心。

    因为此时在行动的,并不仅仅只有他一人,有门路又自觉合适的,都已经在动作了。道门、魔门、佛门,哪一个私底下又真的没有一点动作?

    三大道统作为景浩界顶梁门柱,确实不能在这个时候抽身而退,甚至不少人也都已经有了殉道的心理准备,但不惜身不代表他们能不顾虑道统传承。

    此间种种各人只有心照,谁也不必说谁。

    至于分落到个人头上的话......远的不说,就提一个人--左天行。左天行的动作比他还要迅速,都已经将连同他娘亲、兄弟、侄子几人送出了景浩界。

    净涪其实还知道,左天行曾经考虑过要杨姝也离开。为此,他甚至寻了个不轻不重、无关大局的由头去过杨家。

    当然,左天行或许在某一个瞬间生出了这样的念头,但也始终没有付诸实践。--杨姝还在杨家,没有跟随左天行送出去的那一批人一道离开。

    净涪心思转过几回,忽然一整,凝神望向清笃大和尚。

    但见清笃大和尚还是停顿了一下,问道:”两位檀越之后的事情......你可都准备妥当了?”

    净涪点头,”我将他们托付给了两位道友。”

    清笃大和尚也只是平静地点头,似乎根本就不在意杨元觉、安元和两人难得的助力要在这即将到来的一场机会渺茫的死战中缺席。

    清笃大和尚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在意?不过是他早有准备,也很能理解杨元觉、安元和两人的选择而已。

    清笃大和尚也没再继续说些什么,他笑了一下,问道:”三十二片《金刚波若波罗密多心经》贝叶已经集齐,那经文......”

    净涪状若沉思。

    清笃大和尚一见净涪这副模样,就知道净涪是另有打算。到底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子,就算清笃大和尚自己心中也很急切,他还是按下了心头涌动的心思。

    ”如果你......”不好说,那就不必说了,都按你的想法来吧。

    清笃大和尚话才刚起了个头,就见净涪沉吟着开口道。

    ”《金刚波若波罗蜜经》......”他道,”师伯,我想向西天灵山胜景的大德求助。”

    清笃大和尚还是头一次听到净涪提起他的这个打算,禁不住抽了一口凉气。

    ”西天灵山胜景的大德?”

    不仅仅是清笃大和尚,就连旁边不远处的皇甫成以及与清笃大和尚联接成阵的其他一十七位大和尚们都净涪惊住了。

    他们真没想到净涪居然这么胆大,打上了西天灵山胜景一众大德的注意。

    不过不同于清笃大和尚等一众大和尚的惊疑,皇甫成脸上眼底都更多了几分惊喜。

    他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西天灵山胜景的大德......是说的释迦牟尼佛、达摩祖师、迦叶、阿难他们吗?那他......

    他是不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

    皇甫成控制不住,直接站起身来,快步往净涪的方向走了走。

    清笃大和尚等一十八位大和尚们原都还被净涪的胆大镇住,但皇甫成这么一动,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来。

    他们齐齐转眼望定皇甫成。

    这些大和尚的目光虽然摄人,但皇甫成自问自己还能扛得住。可问题是......

    皇甫成目光快速往净涪的所在转了一圈,都不敢迎上净涪的目光,就直接避开了。

    皇甫成抿了抿唇,到底垂着头,压着手,倒退几步,重新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乖乖坐好。

    净涪转回目光。

    清笃大和尚也重新转了头回来,迎着净涪的目光,严肃且郑重地问道:”你有把握吗?”

    自打净涪掏出那一褡裢一褡裢的只有西天佛国胜景才产出、最契合景浩界佛门弟子修行法门的天材地宝之后,景浩界佛门上上下下就都明白了各位祖师的态度。

    他们会帮忙,也必定会尽力。

    可他们能够帮到景浩界佛门、景浩界中万千生灵的,并不多。

    景浩界世界乃至各位已经脱离景浩界世界的长辈与那位天魔童子之间的差距,第一次那样明白地摊开摆放在所有人面前。

    可是即便那差距庞大到让所有人绝望,也到底没有一个人退缩。

    清源大和尚或许安排了人带着妙音寺传承悄然脱离景浩界,脱离这一个战场,但清源大和尚、清笃大和尚、清显大和尚等等一众人,却都还留在景浩界里,与其他人一道,组合成阵,等待着无执童子的到来,等待着这一个必死战场的开启。

    他们心里有牺牲的觉悟,还有即便牺牲可能也保不住景浩界的准备。

    他们不怕死,也不怕拼到最后还是一无所有人的结果。但这不代表他们就愿意放弃每一线希望!

    清笃大和尚、清显大和尚......

    一位位位置远近不一的大和尚死死地盯着净涪,不放过净涪的每一个表情变化。

    恒真僧人与左天行也都远远地将目光投了过来。

    他们希冀着能从净涪这里听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哪怕他们自己也清楚那根本就不可能。

    在仿佛一整个世界的瞩目下,净涪摇了摇头,”我没有把握。”

    有几个大和尚闻言,无声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但有更多了解净涪的人,依旧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果然,过不了片刻,他们就又听得净涪的声音轻轻飘起,像是被初春微风悄然送来的一点暖意。

    那是希望的气息。

    ”但我会尽力。”

    恒真僧人与左天行齐齐松了一口气。在此刻定定望着净涪的各方修士中,他们两人的反应格外明显。

    大多数人看看净涪,又看看恒真僧人或是左天行,心中若有所思。

    恒真祖师这般态度......难道净涪这小弟子还真有机会请出西天灵山胜景的大德救援景浩界?

    他真的可以做到吗?一个小小的比丘而已......

    但是这个小比丘,可也是得世尊释迦牟尼亲传真经的弟子啊......

    所有人或惊或疑,数百年的修心持定功力尽散,竟都禁不住在脸上显出些形迹来。

    但比他们所有人反应都激烈的,其实还是皇甫成。

    皇甫成双手紧握成拳,狰狞的脸皮更是几近扭曲。

    西天灵山胜景的大德。西天灵山胜景的大德......西天灵山胜景的大德!

    净涪微不可查地往皇甫成的方向瞥了一眼,还跟清笃大和尚道:”所以《金刚波若波罗蜜经》经文的事情,可能还要再等一等......”

    清笃大和尚轻轻吐出一口气,微微摇头,安慰净涪道:”不急。就按你的想法去做,不急......”

    清笃大和尚连连重复了几遍”不急”,并不像是在说服净涪,而是在说服其他人。

    净涪垂着眼站在原地,也不打扰清笃大和尚。

    倒是清笃大和尚很快收拾了情绪,又继续问起净涪其他诸事。待听得净涪说起准备回一趟妙音寺之后,清笃大和尚也没说什么。

    ”这外头现在乱糟糟的,确实不如寺里来得清净,你都已经在外头行走了这么许久了,回寺里去也好。趁着现在还算平静,你好好歇一歇,日后......”

    净涪自然可以想见景浩界日后的糟心程度,他点了点头,告辞清笃大和尚之后,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