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0章 第 710 章(小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710

    这童子, 竟然不等了?

    佛门、道门、魔门一众修士心头陡然闪过这个结论, 随即就被心中汹涌的绝望淹没。

    现在, 谁还能来阻止他?

    等?

    无执童子根本就不看景浩界的这些人的脸色,他甚至都没去动盘膝一动不动的净涪佛身,而是直接找上左天行。

    无执童子又不是脑子有坑,明知道对面的净涪正在找救兵也愣是要给他时间,让他翻盘将自己给坑了进去!

    双方间的战争已经彻底爆发, 没有回缓的余地了!

    现在看似是无执童子彻底站在上风, 彻彻底底地镇压景浩界,但有能够勾连佛门净土的净涪在,无执童子就做不到说服自己心安。

    不过也没关系, 无执童子真正想要的,从来都不是打杀净涪, 他的目的......

    都没见无执童子怎么动作, 就看到一个呼吸的时间没到,无执童子身上的气息就已经暴涨。

    如渊如岳磅礴厚重的气息陡然爆发,无执童子所在的那片空间里, 连虚空都在轰鸣震颤。仿佛下一瞬,这时空就会像纸塑的一样被尚未有所动作的无执童子戳破。

    左天行都还没彻底回神, 就已经被一股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绝望哀嚎给虢夺了所有心神。

    他身体一软,无力委顿在地。

    净涪本尊快速闪身而至,手一伸, 拽住了左天行的后领, 又直接将他拉了起来, 拽到一侧。

    左天行的身形被净涪拉得摇晃,却险而又险地躲过一阵袭面而来的微风。

    无执童子笑了一下,不以为忤,倒是颇有些赞赏,”反应相当灵敏,不错。”

    左天行回过神来,脸色顿时一凛,低声道:”他的目标不单单是我,还是天道。”

    ”他想要双管齐下。”

    左天行脸色苦涩,却无可奈何。

    还是那句话,实力差距太大了,大到让人绝望。可偏偏,绝望这种情绪根本于事无补.......

    一旁也听了个正着的竹主蹙眉,来不及去观察左天行的状况,下意识地就抬头望入了虚空之中。

    那一处天地昊冥之地的状况就连完全看不清内中那场厮杀的他觉得触目惊心。

    事实上,也完全不需要竹主去费力探查那里头的境况,景浩界中此刻各处爆发出来的异象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竹主转回头,不过虚虚一扫,便已经将那些正在发生的惨剧一一收入眼底。

    红的血、浊的泪、凄厉绝望的哀嚎......一幅幅,一幕幕,都在填入他的眼,充入他的耳,叫他前所未有地看见这一个世界中的苦难。

    这些苦难,甚至不仅仅落在人类身上,还落在这一片天地,落在那一片竹海......

    竹主紧了紧手上的竹枝,眼底渐渐溢出痛苦。

    净涪魔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出身来,也正站在左天行侧旁,与本尊一左一右凝重地防备着对面的无执童子。

    净涪的双身配合默契,都不需要如何示意,就已经同时出手了。

    净涪本尊上前一步,独自迎上了无执童子。魔身这是一拉左天行衣角,低声提醒了一句什么,然后抬脚就是一踩。

    地面顿时扬起一阵轻微的震颤。

    这种震颤,并不是着落于土地表面的震颤,因为即便是以净涪魔身施力踩下的地方也没有激扬起半点尘埃。

    --那是着落在虚空层面的震颤。

    这股颤动过去之后,净涪魔身脚下便呼应也似地升起一片阴影。

    阴影以净涪魔身为中心,须臾间暴涨着往外扩散。

    这种扩散是霸道的,完全不容拒。

    这景浩界上也没有哪一个存在会拒绝这道阴影的侵略。

    除了无执童子。

    无执童子看着这片土地在他眼前快速变作阴影,嗅到那只属于暗土世界的气息,竟然丝毫不显怒色,扬起唇角就笑,笑得极其享受。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怨怼的、痛恨的、绝望的......”面色扭曲的无执童子笑得怪异,却也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

    他状似癫狂的黝黑双眼盯死了左天行,抬手向他招手,”来吧,左天行,让我看看你天命之子的能耐......”

    哪怕左天行已经在全力戒备,可看着无执童子的身影,望入他的双眼,听见他的声音,左天行就不由自主地坠入一场幻梦之中,下意识地随着那道声音更易自身意志。

    那一顷刻间,左天行整个人的气息都不对了。

    净涪魔身坐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暗黑皇座上,见次,眉头皱起,屈指在皇座扶手上敲了敲。

    沉闷的敲击声响起,却情理之中地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已经被蒙蔽了心神的左天行根本就没有听见,更遑论入心了。

    对此效果,净涪魔身半点不失望。他原本就不觉得他这点小动作可以直接抗衡无执童子。他的目标,本来就是其他。

    敲击声随意沉闷,没有半点节奏,更算不上好听,可随着这些敲击声落下,净涪魔身座下那一片阴影刹那间活了过来。

    从一片平静到极点的幕布变成了咆哮狂暴的汪洋大海。而那作为汪洋大海中的翻搅的海浪的,是暗红到几近发黑的血。

    大地直接换作了血海。而那血海之中,一张张狰狞扭曲至极的面孔挣扎咆哮......

    血海出现的那一刻,苍碧的天穹也顷刻间暗沉下来,云海翻滚层叠,俨然一副风暴将至的情况。

    血海,是景浩界暗土世界本源力量在人间的彰显,是天地之怨;而云海,这是景浩界九重云霄世界本愿力量于此时此地的宣泄,是天地之怒。。

    净涪魔身和左天行看也不看,各自将自四方天地而来的力量逼向无执童子。

    随着他们两人的指引,自景浩界破灭与重塑的反复中积累下来的无穷怨与恨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它们真正的目标,彻底爆发,一浪接一浪,滔滔不绝地扑向无执童子。

    面对这些汹涌的恶意,无执童子全然不当回事,他面上甚至还带着笑容。

    都不需要等结果,净涪魔身和左天行就已经趁着这个机会,交换了一个目光。

    两人的目光一触即分,左天行身形急闪,提剑直直冲向无执童子。

    紫浩剑剑芒大盛,顷刻间铺天盖日,不仅将这一片虚空染成了紫青色,更将左天行本人保护了起来。

    不仅仅只有作为剑修的左天行,就连净涪都从来认为进攻起来才是最好的防守。

    在这个几乎每一个呼吸都在变强的无执童子面前,净涪和左天行能做的,并不多。

    左天行冲了上去,净涪魔身也没有对此刻无尽倾泄的暗土世界本源力量视而不见,他直接离开了暗黑皇座,在净涪佛身身前盘膝坐下。

    一座托着幽寂暗塔的心魔相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出现在他的背后。

    心魔相显现的时候,即便万分艰难,但那绵绵不断地向着景浩界各方侵蚀而去的仿佛缺堤洪水一样的天魔气息中,也仍然立下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

    这块石头仿佛扎根在地底深处,任你洪水如何冲刷,就是分毫不动,顽固到让人憎恨。

    无执童子轻笑一声,完全不以为意。他甚至就没将净涪魔身放在眼里,盯紧了左天行出手。

    一时间,左天行的情况岌岌可危。

    左天行手中宝剑的每一次劈砍,心中剑意每一次喷薄咆哮,落到无执童子进前,都是无力,甚至还有好几次险些让他自己的保护出现致命疏漏,狼狈至极。

    也幸得左天行身侧还有一个净涪魔身,背后又有暗土世界本源力量与九重云霄世界本源力量汇聚而成的世界之力毫无保留的支援,左天行怕是连这短短的一小段时间都支撑不过去。

    净涪本尊不理会其他,直接取了佛身的那套木鱼摆在身前。

    ”笃。”

    木鱼声远远传出去的同时,天地间响起的还有净涪本尊的声音。

    ”诸位师叔伯,且请《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随着无执童子的出现,景浩界每时每刻都在遭遇着无执童子气息的侵染。

    这不仅仅只是无执童子作为天魔童子降临于此世的天然反应,还是无执童子自己特意为之的结果。

    在无执童子的这种霸道侵蚀下,景浩界的情况每一刻都在恶化,甚至,景浩界还在不断地靠近归墟......

    他们必须采取动作!

    清笃、清显、清恒、清见乃至恒真僧人等等大和尚点听得净涪的声音,也是齐齐点头,停下手上的动作,取了自己的木鱼过来,就地盘膝,敲响了木鱼。

    ”笃笃笃......”

    规律的木鱼声响起,在无执童子的气息浸染中撕开了一片裂缝。

    然后,就是虔诚却平静的诵经声。

    ”如是我闻:一时,博伽梵游化诸国,至广严城,住乐音树下,.......”

    木鱼声伴随着诵经声潺潺传出,如雨丝轻洒。虽然在那酷暑炎日中显得尤为无力,却也成功带出了一丝清凉,让人能够在那近乎绝望的窒息中呼吸到一口新鲜的空气,看见一点飘渺伶仃的希望。

    有净涪本尊与一众修为深厚、定功了得的大和尚在前方牵引,即便艰难,也还是有人能从无执童子的感化中挣脱出来,与净涪、清见等等一道,诵念《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本来就是一部圣典,用在此刻涤荡污秽再合适不过,更何况净涪他们为了这一日,已经早早做过了准备。

    但即便如此,在无执童子庞大到绝望的修为差距面前,在滔滔不绝地调用本源力量的无执童子面前,《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也不过就是能够让景浩界世界里的人在窒息的恐惧中多呼吸一口空气而已。

    让人痛苦至极的绝望。

    可即便如此的绝望,景浩界中主力战斗的一众大修士却谁都没有绝望气馁。

    见《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在无执童子面前真有点用处,同样在拼命挣扎的道门、魔门大修士心头一动,毅然舍弃了动作,转而跟随那飘扬在天地间的木鱼声一道,诵起《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这一部佛家圣典。

    不用真元,不动神魂,此刻的这些道门、魔门大修士们,只以最后坚守的那一丝清醒神魂固守灵台,轻声诵读经文。

    随着经文在这一片备受摧残的天地间响起,一道道清似灵水,空灵如琉璃的佛光升起,固守一点所在。

    一点、两点、三点......

    萤火一样的琉璃佛光脆弱却也顽固,死死抵住了无执童子的侵蚀。

    净涪本尊没有理会其他,只稳稳拿住了手上的木鱼椎子,一下下敲击浑圆漂亮的木鱼鱼身上。

    心不动、神不惊,却自有一股灵光生出,镇压诸般邪祟。

    猛地回过神来的竹主团团看过这片天地的各。从厮杀得尤其惨烈败绩可见的天冥之地,到眼前这一处战场,到更遥远的竹海,再到更凄惨的凡尘俗世......

    竹主一一看过,然后,他闭上了眼睛,一滴水珠从他眼角滑落。

    轻微到在这一刻根本不为人知的”啪嗒”声响起,水滴打落在地面上,溅起几滴更细碎的水珠。

    就在水珠破碎的那一刻,一直没有动作的竹主抬起了手。

    他手中提着的那根竹枝通体亮起一道碧清色的灵光。

    灵光吞吐间,那根竹枝背后,竟隐隐浮出了一株异常高大的灵竹。

    这株灵竹的虚影初初不过只有淡淡的两笔,就像是画师随手勾勒出来的轮廓,渐渐地才开始细描枝叶......

    不管竹主这一回出手的时机如何,他到底手段不凡,根基深厚,这不,一出手,就将压在净涪和左天行身上的重担分了过去,让净涪和左天行沉重的脸色终于得以舒缓几分。

    无执童子眼界何等不凡,见得竹主手中的竹枝与竹枝后头浮出的灵竹,眼角余光又瞥见净涪佛身身上隐隐浮起的佛光,哪里还能不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剩余不多?

    来得真快!

    他心中怨愤不已,可同时也已经有了决断。

    全然不顾眼前凭依的这具”皇甫成”肉身的承载能力,无执童子咬牙,直接将全部力量倾斜过来。

    无执童子这无数年修行积攒下来的力量,哪里真是皇甫成这具肉身能够承受得住的?

    都不见有什么缓和的时机,皇甫成的肉身在无执童子动念的那一瞬间,就直接崩散,湮灭无迹。

    连点血迹、碎屑都不留,整个肉身像被蒸发了一样,悄然无踪。

    净涪本尊脸色不变,而是更警惕、更防备地盯着皇甫成原本所在的位置,等着下一刻必然的爆发。

    倒是那远在其他小世界中观战的小和尚,看着皇甫成原本站着的地方,不由得抬手拂过皇甫成魂魄所在的衣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唉......”

    皇甫成的魂魄陷入黑甜的梦想里,睡得无知无觉。

    这该能算是一种幸福吗?

    小和尚默默地摇头,又将目光转向景浩界所在。看着那个世界,看着世界里看似所向披靡的无执童子,小和尚悄悄地摇了摇头。

    ”哪怕景浩界天道不堪一击,可那里有世尊释迦牟尼、药师琉璃光如来目光垂注不说,还有一片似乎隐藏得很深的竹海,你真的......没问题吗?”

    小和尚的话穿过时间和空间的阻隔,直接落到了无执童子心底。

    然而,无执童子却根本毫不理会。

    他就像是疯魔了一样,将大半意志直接向景浩界世界倾斜。

    景浩界世界不过就是一方小千世界而已,还是一方曾经破碎过重塑的小世界,就想一个粘合起来的充满了裂缝的玻璃杯,如何容纳得下他的重量?

    就像皇甫成的肉身承载不了他的意志彻底湮灭一样,景浩界世界也承载不了这样倾斜的力量。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景浩界的虚空就爆出了道道裂缝。

    那些裂缝有大有小,撕裂开来,轻易就将景浩界里的东西吞噬掉。而且更为恐怖的是,这些裂缝似乎还在因为无执童子的不收敛而不断扩大增长。

    险险地避过一道突然出现在他前进方向上的裂缝,左天行瞪大了眼睛对那边重新显化出身形的无执童子怒喝道:”无执!”

    无执童子的身形正在快速凝实,听得左天行爆炸般的怒斥,转头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

    不过一眼,左天行整个人的神魂就被缠上了一层淡薄却坚韧的魔气。

    这就是天魔的可怕。尤其是对上左天行这类沾染着天道气息的天命之子,则更是恐怖。

    但左天行作为两世锤炼出来的大剑修,也终究不是吃素的。

    魔气才刚缠上他的神魂,他神魂之中那柄布着裂痕的剑魂像是被激怒了一样,”铮”的爆出一声激越昂扬的剑吟。

    剑吟声中,浩瀚剑意直接向四周冲出,撕裂缠上的魔气。

    魔气淬不及防之下,真的被撕了个破碎。可左天行不吃素,无执童子也是吃肉的啊。

    这些魔气被冲破,剑意取得战果,却也已经到此为止,没能再进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魔气快速聚敛,再次搅缠上来。

    无执童子放下左天行,转头望入景浩界的天冥之地,仿佛看到了什么,忽然笑了一下。

    他的心在颤抖,手指却稳稳到并在一起,结出一个法印。

    景浩界天冥之地骤然传出一声哀嚎,整个世界陡然一静。

    所有人,包括还在坚持着诵读《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的诸位大和尚,包括还在召唤圣竹的竹主,甚至包括此刻正陷入缠斗中的左天行,统统、统统都抬起头,僵滞地望入那片虚空之中。

    每一双瞳孔里,都有绝望悄然攀升。

    失败了.....

    天道......那里,败了?

    不知是不是他们的错觉,还是他们真的就是事实,他们眼中看到、身体感知到的世界,正在快速变得污浊......

    无执童子异常兴奋,但他的经验告诉他,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他需要尽快收取他的战果,然后,逃命!

    是的,逃命。

    看看那个竹主手中显现出来的那株明显很厉害的灵竹吧,看看那净涪面前正在一片片升起金色佛光的贝叶吧,看看那各处熹微但也一直没有淡去的琉璃佛光吧......

    都是极其恐怖的货色,再不逃命还等着那些人找上门来呢?

    他现在可已经将他想要的东西拿到手了,还想要留着一条命回家的,可不愿意将这条命丢在这个快速坠向归墟的小世界。

    无执童子向着那处天冥之地一招手,稳稳抓住一道暗色的流光,也不理会其他,转身就想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