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 大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冯大强的专业水平不是盖的,徐教授果然在一个小时内就醒转了。

    当谢克做完下一个手术回到病房来看他的时候,他甚至已经恢复了视力。没有了肿瘤的压力,徐教授再次看清这个世界的时候,有一种面对奇迹的欢舞,突然间就生出了很多感慨。

    他这一生做了几十年手术,巅峰的十几年里面甚至每年要做五六百台手术。这是他自己第一次作为患者,接受别人在他身上动刀子,而且还正好是他自己所擅长的脑部。主刀人是他带出来的学生,用他所教的那些东西拯救了自己,这种欣慰实在难以言表,同时也让他觉得自己这一生恐怕真的没有白过。

    徐教授手下曾经救治过的那些患者,也许出院就出院了,不会再时时刻刻记得那个为自己做手术的医生,但是当他们从绝望走出来,看到希望时的那个瞬间,也曾深深地感谢过他的。

    而对徐教授来说,有那个瞬间便已足够。这便是他醉心于自己这份事业的初衷。

    身为医生的时候,他其实并不觉得患者们有多亲切,有时候面对他们的时候甚至需要非常非常的忍耐。因为生病的人脾气总是不好,有的暴躁,有的自弃,有的恐惧,所以在医患关系中比较占主导位置的医生,除了诊治以外,还要多花精力在对病人的正确引导上。

    然而如果病人或者家属不合作的话,就会生出许多事端,但有时候那些质疑怀疑又并非完全无理取闹,只是担心忧虑罢了。长此以往,又没有太好的办法消除这些情况,医生工作的难度便大大增加了。

    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而人对于任何事物的耐受也都是有限度的。比如说你在街上遇到一个乞丐觉得可怜,会愿意给他一点零钱,而如果这个乞丐吃准了你的良心好想再多要一些,或者附近其他乞丐看到了这一幕便也围上来要问你讨钱,你兴许就会不耐烦了。

    做医生人其实也是这样,从事这个工作的本意也许为人师表、为民公仆一样,是为治病救人,然而这也只是一份工作、一个饭碗罢了。倘若这份工作带给他们的压力大大超过了治病救人带给他们的满足感的话,便可预见他们的热情会逐渐冷淡了。

    徐教授便是这样,经过了青春年少的义气蓬发,到了风华中年的事故圆滑,再到已知天命的沉稳淡然,他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自以为已经看得很透。

    然而他没有想到,当他模糊的视线再次清晰,失去了肿瘤对他催命般的威胁之后,他的人生却好像不是走过了大半,而是要刚刚开始启程一般鲜活。

    突然间,他对医生这个群体产生了一种浓浓的敬佩与感恩,而对于身为这个群体其中的一员,他只有——骄傲!

    谢克觉得自己的老师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虽然徐教授原来也是勤勤恳恳,一直耕耘在医疗事业中,然而现在整个人精力充沛得仿佛涂抹上了一层光辉,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然而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还来不及去仔细琢磨徐教授的变化,市一医院神经外科便住进了一个不速之客。对于此人的到来,谢克可以说是如临大敌。

    成海!

    谢克从来没有真正忘记过这个人的存在。六年前,他曾经悄悄潜入医院拿掉了谢克的呼吸罩,企图造成医院失误的假象,而让谢克丧生病床!如果不是李时光正巧出现在哪里,即使护士回来后发现问题,恐怕也很难被救回来!

    谢克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和成海在此之前绝无仇怨。

    那时候谢克只不过是个高中生,父母都是普通的文职,家里不算富有却也勉强当得小康,过年过节吃点好东西添点好衣服,还能存下点钱供谢克念书。这就是个再再普通不过的家庭,无论是往上还是往下,都没有一点点要做出头鸟的意思。所以谢克至今想不通,他到底哪里惹上了成海这种流氓?

    思来想去,只怕还是当年那场车祸的关系。

    当年的事情有太多疑点,又和最近发生的两件祸事有千丝万缕的关联,谢克自知没有侦查断案的本事,只想抽身在外等谭国锋去调查个究竟。

    所以他其实不是不在意,而是不想麻烦上身。只不过世上的事往往这般不如人意,即使谢克自带光环也逃不掉命运捉弄。他越想站的远远的,就有人偏偏非要迎上来不可。

    这不是谢克第一次正面看清楚成海这个人,只不过上次见面时谢克不知道此人身份罢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