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三十六章 不信命运(二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s:感谢文楚萧,阿lll,星宇昂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个!”

    “下一个!”

    ……

    叶白一声声喝道。

    下方的妖魔里,竟有不少人,愿意替元空先死,一个一个站了出来,个个气势激昂,愤慨,豪迈!

    叶白内心,或许动容,或许也有怜悯,但下手没有半点迟疑,一头头妖魔,被他洞穿了神魂。

    血液在地上流淌,血腥的气息,在大厅中弥漫开来,

    元空看着那些曾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最好的兄弟和朋友,被叶白一个个击杀,心如刀绞,却又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有热泪滚滚而下。

    尽管如此,妖魔当中,也不乏心志懦弱之辈,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命运,对将他们抛弃的十绝妖皇,自然是恨从心生,十绝妖皇不在,这恨意自然转向了元空这个皇子,开始有妖魔,以阴冷而又仇恨的目光看向他。

    这种情况,随着叶白的杀戮继续,必然会蔓延!

    而那四头星空大圆满境界的妖魔,已经有一位,去寻十绝妖皇,其他三人,站在大门口,看着叶白的冷酷样子,和那飞溅的鲜血,目光虽然悲愤,却半点不敢进来动手,真打起来,大厅的极多妖魔,瞬间就要被绞成肉泥,死的更多。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噗!

    又是一头妖魔,代元空而死,这是第三十七个。

    “下一个!”

    叶白再喝了一声。

    这一次,没有妖魔站出,仿佛与元空交情深厚的修士,已经杀绝。又仿佛因为爱惜自己的性命,再没有谁愿意为元空牺牲。

    叶白深邃无波的眼底,有精芒闪了闪。扫向其他人,微微等待了片刻之后。见无人说话,叶白也不再废话,看向元空,屈指就要弹出指芒。

    元空闭上眼睛,心中有解脱之意。

    “前辈!”

    就在此刻,一道女子的声音响起。

    叶白定住手指,转头看去,只见几百丈外的地方。走来一个青年女性妖魔,长相在妖魔一族中,算是清秀,一双大眼睛里,透着害怕,生怯,但又拼命鼓起的勇敢之色,境界只有离尘初期,比起之前的三十七头妖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前辈。请让我……代元空哥哥先去死!”

    连声音也是怯生生的。

    话音落下之后,没有看叶白,而是看向了元空。那双大眼睛里,射出了爱慕之色,这爱慕之色,浓烈但却平静,带着某种偏执般的心甘情愿。

    附近的不少妖魔,均都动容,一些年轻的女性妖魔,甚至露出了羞愧之色。

    城中的不少妖魔都知道,这头女性妖魔名叫白鹿。境界只是一般,天分也是一般。但和很多的女性妖魔一样,爱慕着元空。而在元空心里。却没有太正眼看过此女,喜欢他的女妖魔太多了,资质优秀的也太多了,长的好看的更多,他有着太多太多的选择。

    但她们没有一个出来,站出来的是这个元空不爱的女修。

    “元空哥哥,我愿意为你去死!”

    白鹿望着元空,那张妖魔面孔上,露出一个纯净到了极点,安定到了极点的笑容,明亮更是明亮清澈,仿佛这一场死亡,是她期待已久的。

    而听到她的话,元空似乎已经干涸的泪水,再次泪奔,身躯颤抖着,口中呜鸣着,满是悔恨之色。

    便连强令心神晋入到冷酷状态的叶白,此刻也是心中波澜忽起,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大儿子轩辕肃,和那个为他而死的女修黄薇。

    若易地而处,把他换成了十绝妖皇,把元空换成了轩辕肃,那么此刻的白鹿,或许就是黄薇。

    叶白眉头动了动,突然有些下不去手。

    白鹿再不说话,只是目光清澈,笑容纯净,爱慕之极的看着元空,等待着叶白赐予她一场死亡。

    大厅之中,连哭声也淡了下去,大半看向白鹿的目光里,都充满了敬佩之色。

    叶白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终是冷着面孔,曲起手指,就要送白鹿上路。

    看着叶白的动静,无数妖魔,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

    “住手吧,阁下,你赢了!”

    就在此刻,十绝妖皇的声音,终于从门外传来。

    叶白掉转头颅,其他所有妖魔,均都面色一喜,朝门口看去。

    只见十绝妖皇,大步走来,身边伴随着的,是虞姬,九阳,等十来个修士。

    十绝妖皇目光苍凉,面无表情,而其他人则是均都射来仇恨异常的目光,虞姬的神色,还要复杂一些,带着某种说不出的痛苦与失落。

    “你考虑的时间,太长了。”

    叶白松开手指,望向十绝妖皇,淡淡道了一句,说道:“他们本来可以不死这么多的。”

    “阁下一个一个杀,便是因为笃定我一定会做出这个选择吗?”

    话音落下,十绝妖皇等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站在那里,与屹立在众妖魔头顶上方的叶白对峙。

    叶白微微点头,声音平静而又笃定道:“不错,因为你就是另外一个我,我的弱点,就是你的弱点!我自己的弱点,我会如何来被人攻破,实在太清楚了!”

    此言一出,就连十绝妖皇也怔然了一下。

    片刻之后,一串带着疯狂的大笑之声,陡然从十绝妖皇的口中爆起,这头老妖魔喝道:“阁下今日,杀我无辜的妖魔子民,便不怕将来有一天,这场劫难,也会落到你的亲人子弟的身上吗?”

    喝声如雷!

    震的虚空都微微颤动着。

    叶白眼底精芒动了动,就淡淡道:“怕,很怕,但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天道绝不会因为今天这件事情,而惩罚我,因为这是你们妖魔一族。生来注定的命运!”

    叶白此言一出,所有的妖魔。均都露出悲愤的痛苦之色,这真的是他们妖魔一族生来的命运吗?天道的玩物和弃子?

    有绝望之意,开始在大厅里流淌。

    “不!”

    就在此刻,十绝妖皇却陡然握着双拳,咆哮起来,目光明亮而又凌厉,声音洪亮。

    “这不是我们妖魔一族生来的命运,即便我今天死了。我们妖魔一族一代又一代的子民,也永远不会放弃对自由的追求,我们应该和你们一样,是自由的生灵,终有一天,我们会冲破这个牢笼,获得永恒的自由与解脱!”

    十绝妖皇的目光,坚定无比,仿佛要把某种信念,传达进每一头妖魔的心中。气息更是雄烈异常,仿佛一座永不倒下的高山。

    所有妖魔,愕然看他。

    场中死一般的寂静。

    “……陛下!”

    不知过了多久。有妖魔率先哽咽着道了一声,跪倒在地。

    “陛下!”

    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没一会的功夫,所有的妖魔,都已经朝着十绝妖皇跪倒在地,包括九阳,虞姬等人。

    那一双双眼睛,仿佛被点燃了一般,再次燃了反抗命运的火焰。明亮炽热到令人不敢直视,却又有晶莹的泪光闪烁。知道自己的皇,为了保全他们。终究是打算牺牲自己。

    叶白双眼眯了眯,手中再次传来扭动的感觉,元空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叶白微一思索,在元空身上点了数下,将他掷向地面。

    落地之后,元空没有逃跑,同样跪拜起来,眼中泪水再下。

    “元空,我的儿子,答应我,即便我死了,你也会把我的信念传下去,传给你的子孙,告诉他们,无论有多艰难与痛苦,永远都不要放弃希望!”

    十绝妖皇凝视着元空,声音异常温和的说道。

    元空泪崩,与他四目相视,重重点头道:“父皇,我发誓,我一定会把你的信念传下去,如果我做不到,就让我的儿子去做,如果他做不到,就让他的儿子去努力,终有一天,我们妖魔一族,会实现你的愿望。”

    十绝妖皇,微微点头。

    ……

    叶白看着这对父子的传承交接,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