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泪水犹如开了龙头的水,止不住的哗哗往下流,“这些年,我一直都躲着冥,可却又忍不住的偷偷去看他,你觉得我很傻是吗?哈哈,是啊!就连我自己都嫌这副身子肮脏,又何况是冥呢?”羽蝶自嘲的呢喃着,似要将这些年受的委屈、心里头的思念,通通发泄出来……

    当年,北冥绵枫倾心于羽蝶,可却屡遭羽蝶的拒绝,他心里虽然伤心,可却还是愿意尊重羽蝶的选择;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有那么一天,羽蝶会爱上金冥;当他知道这个消息时,整个人嫉妒的发狂……

    所以,他宁愿亲手打碎这个梦,也不愿将这个梦供手让给金冥;他联合欧阳长老设计,用金冥做诱饵,等着羽蝶主动上钩;下药,强占了她的身子;他想,就算得不到羽蝶的芳心,最起码,他得到了她的人……

    一夜翻云覆雨,药劲逐渐的散去,初醒来的羽蝶只是淡淡的撇了眼身上青紫的淤痕,没有愤怒、没有恨意,有的只是不寻常的平静,平静的犹如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荡不起丝毫的波澜、涟漪。

    明明是那般的平静,可北冥绵枫却是感到莫名的心慌,心虚的垂下了眼眸,身子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我可以走了吗?”

    羽蝶嘴上虽然这么问着,只是眼神却不曾在北冥绵枫的身上停留片刻。

    北冥绵枫一愣,一时竟没了言语,他曾想过羽蝶醒来后会哭、会闹,甚至会杀了他,却不曾想,羽蝶竟会彻底的无视他……

    这是对他无声的抗议,对他的蔑视,他愤怒,想要杀了羽蝶泄愤;可是手起刀落间,他就是不舍,别说是杀了羽蝶,就算是一句斥责的话,他也不忍说出口。

    所以,他也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羽蝶头也不回的离开。

    北冥绵枫也不是没想过要放手,就这么放羽蝶自由,让他那颗被束缚的心,也得到片刻的缓解;可他……做不到,只要一想到,他放手之后,羽蝶就会躺在金冥的怀里,两人郎情妾意,恩恩爱爱,享受着爱情的滋润;他就会感到抓狂,整个人就像要发疯般;而他也从来不会虐待自己,做不到的事,也不会强求自己去做;所以,就算是他无法得到羽蝶的爱,他也不会就这么看着羽蝶和金冥如胶似漆;他若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哪怕是摧毁,羽蝶也休想逃离他的手掌心;既然他注定了在这场爱情的追逐战中,痛苦着,他有何不拉着两个垫背的,陪他一起痛苦呢?

    “羽蝶姐姐,这不是你的错!我相信……”小辣椒反握住羽蝶白皙的玉手,随即又继续道,“金冥他若知道了真相,定然不会嫌弃你的,反而会加倍的宠着你、惯着你。”

    “我知道。”犹如泉水般的声音,出奇的淡然。

    羽蝶的回答,显然出乎了小辣椒的意料之外。

    “那……”

    这下子,就算是小辣椒,也猜不透羽蝶的心思了。

    羽蝶却是用很平静的声音,缓缓的道,“北冥绵枫在我体内下了蛊,情蛊。”

    小辣椒震惊之余,心中尤为感慨;羽蝶这是有多爱金冥?明知道她的体内被人下了情蛊之毒,却仍是偷偷的去偷看金冥,情蛊之毒的霸道,她也是略有耳闻的;只怕,钻心之痛也不过如此吧!

    “这些年,我倾尽毕生所学,仍是无法解了这情蛊之毒,而我的痛,也就是冥的痛,我怎么能够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冥痛苦呢?何况,我早已配不上冥了。”羽蝶的神色颇为凝重,半晌,才悠悠的道,“北冥绵枫这人,手段不可谓不毒;所下的蛊毒,更是霸道;我也不确定,能不能解的了北冥晏中的尸蛊,但请你一定要答应我,无论他生死,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小辣椒却是一愣,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羽蝶姐姐,你怎么知道晏中的尸蛊是北冥绵枫下的?”不是金冥下的蛊毒吗?怎么又会变成北冥绵枫。

    “冥他,不过是被北冥绵枫利用了罢了。”羽蝶顿了顿,这才继续道,“北冥晏父母惨遭他的大伯,也就是北冥绵枫的毒手,而他侥幸死里逃生,更是成了楚晏国一人之下,万万之上的摄政王;也不是他北冥绵枫想杀就杀了的,虽然北冥晏不曾想过拿回属于他的一切,可北冥晏活着,就是北冥绵枫的眼里沙、肉里刺,毕竟,北冥晏才是北冥家族名正言顺的少主子,而他北冥绵枫不过是个冒牌货,他自然是想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的。”

    这下子,小辣椒却是被雷的不轻,她怎么也没想到,北冥晏和北冥绵枫之间竟还有着这样的渊源;这样也就解释通了,北冥绵枫想北冥晏死的原因了,借金冥之手,就算是北冥晏再次侥幸死里逃生,也是奈何不了他的,毕竟,他并没有直接掺和进来……

    “羽蝶姐姐,我的血可解百毒;哪怕是放干了我的血,有没有一点可能,解了晏的尸蛊之毒?”

    此时,就算小辣椒再怎么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了;下蛊之人是真的想要北冥晏死的。

    “羽儿,蛊毒不比一般的毒。”一句话,让小辣椒心头燃起的那么一点希望瞬间被浇灭。

    “蝶儿……”

    就在这时,金冥突然闯了进来,充满磁性的声音,沙哑的厉害。

    羽蝶身子一僵,心中激动万分,却是久久不敢回头。

    她不确定,她和小辣椒说的话,被金冥听去了多少……

    “你……你走吧,我不想见你。”羽蝶头也不回,昧着良心、绝情的道。

    “蝶儿,我们别再相互折磨了好吗?我不管,不管什么北冥绵枫,我只想和你做一对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

    金冥不由分说,大步上前搂紧了羽蝶,是要将她揉进肉里、骨里、血水里……

    羽蝶被勒的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你放开我!”羽蝶恼羞成怒,猛地推开了金冥,大脑有着瞬间的空白,整个人痛的脸色发白,身子忍不住的颤抖着;由不得羽蝶多想,双脚已经迅速迈开,只留给金冥一道慌乱的背影。

    金冥刚想要追出去,却突然想起被他刺伤了的小辣椒,转眸,想也没想到跪在了地上,对着小辣椒满心虔诚的道歉,“王妃,真的对不起,我真的无意刺伤你。”

    “金冥,我不怪你!真的。只是……”小辣椒脸色苍白,声音带着几分虚弱、几分恳求、更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算我求求你了,看在羽蝶姐姐的面子上,救救晏,我没办法……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晏死去。”

    “王妃,不是我不想救北冥晏,而是……”金冥顿了顿,眉头拧成川字形,神色复杂的道,“除了晗玉的眉心血,北冥晏的尸蛊根本就解不了。”

    可,晗玉一心想要杀了晗玉报仇雪恨,又怎么肯救北冥晏呢?况且……

    “晗玉?”小辣椒微愣,一时也有点拿不准主意,“除了晗玉的眉心血,就没有别的办法解了晏中的尸蛊之毒吗?”

    “没了。”金冥薄唇紧抿,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就算是北冥绵枫也救不了他。”

    当时,金冥一心想为“羽蝶”报仇,自然做了万全的准备;用了晗玉的血做蛊引,他想着,就算被夜魅生擒住,而在他身上寻不到尸蛊的解药,就算夜魅有通天的本事,也是奈何不了他的。

    小辣椒的眼底闪过失落,尽管她掩饰的很好,可却还是落入了金冥的眼中。

    “王妃,你先别担心,我会先去找晗玉,哪怕是一命抵一命,我也会将北冥晏给救回来的。”

    金冥想,也许这是他唯一能为羽蝶做的,陪她一同守护着小辣椒。

    金冥刚迈开了步子,就被小辣椒急慌急忙的叫住了,“慢着!”

    “你先去找羽蝶姐姐,我怕她会想不开,做傻事;晗玉的事,我自有法子,你就别担心了。”小辣椒顾不得被刺伤了的痛,柔声的敷衍着,只是她的心里却很没底、也很担忧,她不知道,若是晗玉不愿救北冥晏,她该怎么办?

    “王妃……”

    “好了,快去追吧!别婆婆妈妈的想跟娘们,羽蝶姐姐还在等着你呢。”

    不等金冥把话说完,小辣椒就急忙催促道。

    看着金冥神色犹豫,小辣椒又下了帖猛药,道,“你若再不去追,只怕羽蝶姐姐就要被北冥绵枫给追走了。”

    金冥一听,想也没想,撒腿就跑了出去;不过,就算跑了出去,也不忘道,“就算我死,我也定然会救回北冥晏的。”

    谢谢,不过,这件事情,我不想拉你下水!小辣椒神色柔和,在心底暗暗道了声谢,起身,缓步走了出去……

    小辣椒独自走出客栈后,就往孤僻的小巷子里走……

    约莫过了片刻,小辣椒突然停住了脚步,对着了无人烟的小巷子里,柔声轻道,“晗玉,出来吧!”

    四周静得恐怖,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别说是人了,就连鬼,怕也是没有的。

    这时,小辣椒突然闭上了眼睛,耐心的重复道,“你不必再躲了,我知道你一直跟着我,出来吧,有些事情我们还是当面聊聊的好。”

    小辣椒的声音,逐渐消失在孤僻的小巷子里;就在小辣椒以为晗玉打算藏到底,不打算现身的时候;晗玉却突然犹如鬼魅般,出现在小辣椒的眼前。

    小辣椒没有丝毫的意外,很显然,她早就猜到晗玉会出来的。

    “羽儿,你……”晗玉温和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你当真要逼我做选择?”

    晗玉得知小辣椒受伤的消息,生怕小辣椒生命堪忧、有个万一,一路跟随羽蝶来到客栈,躲在暗处,默默的守候着小辣椒。

    “晗玉,我真的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晏被尸蛊控制,活的犹如没有灵魂,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那样对他来说,还不如给他一刀,来的痛快;所以,就算我求你了,救救晏。”

    小辣椒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的滚滚落下。

    小辣椒哭的暴雨梨花的样子,惹得晗玉一颗心都揪成了一团,无法,只得举手投降。

    “好,羽儿,我答应你救北冥晏,但是……”小辣椒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晗玉继续道,“你必须离开他。”

    晗玉还是无法释怀?

    小辣椒娇小的身子微僵,随即想开了,也就释然了。

    若是我离开了晏,能够让晗玉放开仇恨,这怎么算,都是笔稳赢不赔的决定呢。

    “我答应你。”

    “真的?”晗玉内心激动,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

    “我还能骗你不成?”小辣椒好笑的点头。

    这时,晗玉却突然从怀里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递给了小辣椒,“吃了它!”小辣椒心头一颤,警惕性的道,“这是什么药?”

    虽然小辣椒的体质,不怕下毒;可她也清楚的知道,晗玉并不会伤害她,所以,这种感觉才更加让小辣椒感到心慌、不妙……

    “忘情丹。”晗玉也并没打算对小辣椒有任何的欺瞒,如实的道。

    晗玉此举,着实是出乎了小辣椒的意料之外。

    忘情丹并不属于是毒药,所以小辣椒对于忘情丹的免疫力,也就相当于普通人;说真的,吃下了这颗忘情丹,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见小辣椒犹豫,晗玉又继续道,“羽儿,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离开北冥晏,又何不吃了这颗绝情丹,彻彻底底的放下北冥晏重新开始呢?”

    “好,不过……”小辣椒思索了片刻,这才道,“我要亲眼看着晏醒过来,才会吃了这颗忘情丹。”

    晗玉点头,丝毫不害怕小辣椒会骗他,急忙将他手中那颗晶莹剔透的忘情丹递到小辣椒的手里,道,“走吧,去解了北冥晏的尸蛊之毒。”

    小辣椒握紧的手心里的忘情丹,连忙撒开小腿,跑了上去,“等等我。”

    闻言,晗玉放慢了脚步,等待着小辣椒;也许,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和小辣椒一起走路,真的,他很享受这份久违的宁静……

    “王妃,你终于回来了!”小辣椒刚回到摄政王府,秋月就急慌急忙地迎了上来,直接忽略了和小辣椒一同前来的晗玉,“羽蝶有没有为难你?伤口好些了吗?还痛吗?”

    小辣椒不由得好笑,秋月还是这般的可爱呢。

    “我没事,伤口羽蝶姐姐早就已经帮我包扎好了。”小辣椒嘴角微微上扬,轻笑着道,“晏他……还好吗?”

    “王妃,你先别担心!尸蛊的毒已经被暂时压制住了,没什么大碍的。”秋月眼神闪烁,安慰道。

    “三个小时之内没什么大碍,若是再拖上个一天,只怕……”

    夜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秋月没好气的打断了,“夜魅,你胡说些什么呢?有我在,爷不会有事的。”

    秋月怕小辣椒刚受了伤,受不住一连串的打击。

    却不曾想,小辣椒却是笑着道,“三个小时,足够了。”

    这时,小辣椒拉过一旁那就好比是透明人的晗玉,道,“交给你了!”

    “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晗玉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变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哑巴,不管小辣椒说些什么,他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听见了。

    “慢,我们凭什么信你?”夜魅拦住晗玉,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他无法放心的把北冥晏的命交给一个曾经想杀北冥晏的人。

    “无聊。”晗玉翻了翻白眼,丝毫不惧夜魅;也许,他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哼,好狂妄的……”夜魅冷哼了一声,刚想和晗玉刚个你死我过,就被小辣椒及时的制止了,“好了,都给我消停会。”

    小辣椒说这话时,浑身充满了威严劲,让人不容置疑。

    夜魅纵然心中有万千的不服气,可却还是卖了小辣椒一个面子,没有对晗玉大下杀手。

    “走吧。”小辣椒一个大步上前,拉住晗玉往里走去。

    别忘了答应他的事?等等,王妃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被晗玉这句话雷的不轻的秋月,逐渐的回过了神来;心头升起一抹不祥的预感,疑惑在她的心底逐渐蔓延开来。

    “还不走吗?”夜魅冷酷酷的甩下这么一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追向小辣椒。

    秋月刚反应过来,嘴角就狠狠的抽搐着。

    没瞅见她正担心着吗?就不能说句好听的话? “你先在门口守着吧。”晗玉走了进去,强忍着心中的不忍,将小辣椒拒之门外,冷冷的道。

    “哎,晗玉,你……”小辣椒刚想发泄心中的不满,就听到了晗玉颇为不耐的声音,“我若想杀了他,没必要这般麻烦。”

    谁说你要杀他了?哼!以小人之心度姐之腹。

    “丫丫的呸。”

    小辣椒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晗玉走远了的背影,吐了一大口的唾沫星子。

    晗玉猛地停住了脚步,吓得小辣椒一大跳,只是,他只是嘴唇微动,却是欲言又止,神色复杂、并没有说些什么。

    “有事吗?”

    小辣椒率先问道。

    “没。”晗玉眼神闪过慌乱,连忙道,“没有,你想多了。”

    话刚说完,晗玉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迫不及待的离开小辣椒的视线。

    没什么,你有什么好慌乱的?我想多了,那你跑什么?小辣椒满头黑线、嘴角狠狠地抽搐着。

    “王妃,他信得过吗?”

    就在这时,秋月的声音传入小辣椒的耳中,打断小辣椒飘远了的思绪。

    “嗯,我信他。”小辣椒神色坚定,眼神不带丝毫的犹豫。

    小辣椒的话,很轻很轻,可秋月却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一颗提到了嗓门眼的心,渐渐放缓了下来。

    “好了,他的尸蛊之毒已经解了,你去看看他吧!”

    晗玉冷冷的道,眼睛虽没看向小辣椒,可话却是对小辣椒说的。

    小辣椒欣喜若狂,也顾不得许多,连忙越过晗玉冲了进去。

    晗玉的心猛的收紧,微微抽搐着痛;此时小辣椒一心只想着北冥晏,若她回头,不,只要微微侧目,就能看见晗玉那张毫无血色的死人脸……

    “太好了!你中的蛊毒终于解了,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小辣椒的声音很轻,很柔,仿佛一根柔软的羽毛,抚过北冥晏的心窝,痒痒的,麻麻的。

    北冥晏想要睁开眼,眼皮子却沉重的厉害,任他怎么睁也睁不开;喉咙也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