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情定五月天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吃的给你,你别吃凉的东西,也别用冷水洗手,还有,你把你那几双鞋都扔了吧,以后穿在买,穿拖鞋吧。”

    交代了两句冷君傲转身走了,林五月这才敢坐下。

    深深脖子林五月朝着外面看,冷君傲出去就和杜俊说话去了。

    林五月自此开始了她的乡下生活,为了能吃住的都好点,林五月能不说话都不说话,但那都是在杜俊面前,典型的欺软怕硬,冷君傲面前还是有什么说什么,一点都不在乎冷君傲。

    冷君傲也都习惯了,从小看着林五月到了大,她就是那个样子了,你想要她改变,比上天摘月亮都难。

    冷君傲只是有些不习惯突然离开家出来,把王宝一个人留在家里。

    想打个电话手还是放下了,出来都出来了,她都不关心他,他还浅唱挂镀的干什么。

    靠在一旁冷君傲坐了一会,回去前接到了儿子王俊凯的电话。

    “爸。”王俊凯说话都好听,冷君傲听了都舒坦,但在舒坦也没有王宝的听着舒坦。

    “你妈睡了么?”冷君傲就关心王宝。

    “刚睡。”王俊凯看了一眼已经躺下的王宝,转过身出去了,门关上王宝就把眼睛睁开了,看了看又闭上。

    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的也,睡不着的人大有人在,冷君傲一夜未眠,王宝一夜未眠,就是林墨阳也一夜未眠。

    出生的太阳升起,冷君傲从房子里走出来,先去叫林五月起来:“不早了,起来洗洗脸一会吃饭。”

    林五月没动静,趴在被窝里不出来。

    “能不能起了,用不用我老虎凳辣椒水?”杜俊也从房子里出来,林五月没动静当当两脚,下的林五月马上从被窝里面出来了。

    “你要吓死谁?”冷君傲脸都白了。

    “我吓死她你不是就省心了,我说你可真是吃饱了撑的,我说你怎么就没够呢,你当吃馅饼呢,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你啊,也就是这命,折腾死你!”

    杜俊一转身走人了,早饭他是不会做,爱做不做,不做就饿着。

    冷君傲起来去做饭,不管做什么,都要做一顿像样的。

    林五月起来就吃现成的,吃饱喝足冷君傲带着出去遛弯。

    “我说能不嘚瑟么?你也不怕有人说你老牛吃嫩草,丢不丢人?”

    “狗嘴吐不出象牙。”冷君傲脸都气白了,林五月一句话不说,冷君傲活该。

    早上冷君傲带着林五月去了趟田间地头,吹了吹风又回来了,中午饭过后又去串门,跟前邻居家都走了走,冷君傲就说是带着闺女来看小舅子,林五月眼睛都绿了,说谎不打草稿。

    晚上了,冷君傲去买了条鱼,给林五月做鱼吃,林五月吃饱喝足,回去准备睡觉,冷君傲看过了电视给倒一杯水送过去,还给一个苹果放在房子里,就这样,一天天的开始了伺候孕妇的日子。

    王宝在一家一晃就是一个月,一个月过后冷君傲连点动静都没有,王宝就叫王俊凯打电话问问,一问才知道,父女两个过得不错,生孩子之前不打算回来了。

    “不回不回吧,留在那里也能学学过日子。”王宝就没想过别的,把冷君傲和林五月扔下不管了,自己的路自己走,当年她就是太多人管,后来弄得回不了头,林五月再不懂事,事情已然这样了,她要生就生吧,大不了再走她的老路,找个冷君傲那样的男人凑活着过。

    “你没吃过饺子?”林五月要吃饺子,冷君傲买了肉给林五月包,包好了,也煮出来了,林五月拿着筷子端着小碗坐在一边吃,杜俊就看着不顺眼,眼睛横着看。

    林五月饺子咬了一口,抬头大眼睛朝着杜俊她小叔看,怎么了?

    “你怎么好意思呢?你也老大不小了,有手有脚,你整天要个大老爷们伺候你,他惯着你,怎么也就没脸没皮到这个程度了,他就不是你亲爸,好歹也照顾你好多年了,他还没吃,你怎么就上来了?”杜俊说着自己也吃,林五月眉头皱了皱,想问你怎么还吃,你一个没包,你也不会擀面皮,和馅。

    但她不敢说,只能看着。

    “行啊,别的不会,跟你妈学装聋作哑倒是一套套的。”杜俊吃着饺子,吓得林五月不敢吃,想吃却就只能看着,还想着冷君傲怎么还不来。

    不多时,冷君傲端着另外的两盘饺子进来了,放下了说:“这是牛肉的,香菇肉的,还有个虾仁的。”

    “都养孩子,别人家样的都是精英,你样的就是只白眼狼。”杜俊就吃,冷君傲也不听,端着饺子给林五月:“吃吧。”

    坐下了冷君傲一块吃,林五月紧挨着冷君傲,离得杜俊很远。

    林五月小时候挨过杜俊打,不止一次,就怕杜俊。

    “好吃明天再包。”冷君傲一边说一吃,杜俊就说:“这都累得一身汗,还包。”

    林五月抬头看看,没看到汗,哪有那么夸张。

    “吃怎么也堵不上你的嘴。”冷君傲低头吃,累的有点吃不下去。

    “俊秀。”吃了一会冷君傲开了口,杜俊抬头也看,林五月吃着不答应。

    “一会有个人要来,你看看人不认识。”冷君傲说完就不说了,林五月也是没想到,她亲爸林墨阳都找不到的人,倒是给冷君傲找到了。

    何超凡过来这趟也有点意外,阿虎亲自给送过来的。

    阿虎是占军的儿子,占军就这么一个儿子,今年二十三了,和林五月一个岁数,两个人差前差后,阿虎要叫五月一声姐姐。

    “你说有事,什么事,非要带我来这里?”何超凡前两天还在何家大院里面,何超群这两天抽风,经常去找他的麻烦,他一个轮椅上的瘫子,什么地方不能去,只能在家等着。

    偏偏这时候,接到了阿虎的飞鸽传书,说是有急事找他。

    阿虎和何超凡两年前认识,算是不打不相识,后来两个人因为合得来,对脾气,渐渐的走得近了。

    何超凡救过阿虎的命,两个人就成了共患难的生死之交。

    平常没事阿虎从来没找过何超凡,何超凡觉得肯定是遇上麻烦了,问了一句没说还是来了。

    却也没想到,是把他往这种人极罕见的地方带。

    “一会见面你就知道了,不过你要有个心里准备,听说我大伯看上你了,想要招你做上门女婿。”具体的阿虎也不知道,只是他爸说了,要不同意就干脆弄死。

    说句老实话,阿虎觉得谁要是娶了五月姐,谁就是到大霉了。

    也难怪大伯要这么做。

    “我不往里送你了,我大伯让我把你送到村口就走,就这么大个地方,我在外面等你,你自己去吧。”阿虎按照他爸说的,转身走了,何超凡一脸揶揄好笑,搞什么鬼呢。

    转身何超凡朝着里面走,林五月也正好从家门口出来。

    白体恤,黄裙子,平底拖,林五月吃过了饭正朝着外面走,冷君傲说叫她出来走走,她就出来了,其实她就不喜欢吃了饭在家里呆着,要洗碗的,小叔总是说她懒,什么都给冷君傲做了。

    正走着,两个人都停下了,林五月觉得气息不对劲,风吹的都有些邪乎,怎么好端端闻到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谁知道抬头看竟是梦里人。

    对面的何超凡也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眸子滚出一抹讶异,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睛过了这么久了。

    似乎是?胖了——

    林五月吃得好睡得也好,不胖才怪。

    “你怎么在这里?”何超凡就是意外。

    “你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林五月都没动。

    何超凡也只是转开脸想了一下,转回头忽地就笑了,笑起来邪气横生,笑的林五月动也不动的看他面无表情。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