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局中有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伙开的车虽然快,但我的损贼更彪悍,被涡轮发动机带着,车速嗖嗖上升,没一会呢,我就撵上了小伙的出租车,到了他的侧面。

    小伙总撇脑袋观察我的动向,他拿捏尺度,最后一打方向盘,车身直接就朝我撞了过来,我只得放慢速度,让开了出租车的车身。我担心这小子对我放冷枪,赶忙升起了损贼的保护罩。

    而且保护罩刚升起来,我就听到“砰砰”两枪,在保护罩上出现了两个枪痕,我暗道一声好险。

    当然了,老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让损贼故意落后,又把前轮的枪筒启动了,直接扫出了一梭子子弹。出租车的后胎直接就被打爆了。

    它晃晃悠悠的,朝路边的一个饮用水车撞去,那些饮用水桶都被撞的飞了起来。

    小伙拉开车门就朝不远处的路口跑去,到处都是水桶,我的摩托也骑不成了,我拔出手枪就朝加多宝追去,我一边追一边喊,“加多宝,你逃不掉的!”

    我喊的声音很大,小伙不理不予理会,还狂妄的回身朝我来了两枪,子弹呼啸着从我身边而过。这一刻我也急了,朝他开了一枪,不过他跟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一扭之下,也避开了。但是这小子心理素质不强,明显慌了,他为了逃出速度来,直接冲上马路,一辆渣土车突然冲了出来。

    小伙“啊”了一声,就被渣土车给撞倒了。接着,渣土车借着惯性,从他身上碾压了过去。

    他身体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不动了。我快步跑上前,这场面惨不忍睹,小伙身子都两半了。我不死心,摸了摸小伙的颈动脉,但也已经停止了跳动。

    渣土车的司机从车上跳了下来,他吓的坐到了地上。身后一阵脚步响,寅寅和其他民警跑了过来。

    但大家都看着小伙尸体,能做的也只能这么多了。

    这么一来,线索又断了,我和寅寅留下民警控制和处理现场。我俩先回了警局。

    下午我的电话又响了,是王老吉打来的。当时我和寅寅正坐在办公室里分析案情。

    这次王老吉没了之前那么嚣张的态度,反倒显得有些暴怒。他还对我吼起来,说警方真够可以,竟杀死了他弟弟!他还让我们等着,这笔血债没完!

    王老吉说的声音很大,连寅寅都也听到了,不过我和寅寅都没有说啥,就默默听着。

    凭我俩跟王老吉接触这么多次,我知道,我俩从通话下手,只能是白费功夫,根本挖不到啥线索。

    但我们并没一筹莫展。我的意思,目前能推进案情发展的,只有屠夫了,而且让屠夫配合的条件很简单,找到他的女儿。

    我没再在意王老吉的话,反倒问寅寅,屠夫的女儿有啥消息没?

    寅寅沉着脸回答,“已经在查了,只是线索很难找。前两天监狱那边的人给我打电话,说屠夫想见我一面,我故意熬了他几天,今天去时间正好!”

    又是第七监区,我和寅寅赶了过去,并一同坐在一间审讯室里,这是寅寅对典狱长要求的,她希望换个环境,让屠夫的心情好点。也许这样能对我们有利。

    远处传来了“咣当、咣当”的声音,屠夫戴着手铐和脚镣出现在了审讯室里。屠夫对这个环境似乎很满意,他望了一下窗口,然后说,“蓝天白云,我好久没看到了。”

    我突然觉得,寅寅很了解屠夫,至少这次这个想法很有效。

    寅寅点燃了一根烟,递给屠夫,往下说,“对不起,你女儿的事正在查,目前还没线索。”

    屠夫有着心事,闷闷吸了两口后,一转话题说,“30年前,漠州曾经出现过一个马戏团。”

    屠夫的话让我一下敏感起来,马戏团?我突然想到了小丑,每个马戏团都有小丑,那个小丑虽然长相丑陋,但是都很会逗人开心。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