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9宣子言,捧着向日葵干嘛的?(三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开完晨会,宣子言回到办公室,牙齿咬得咯咯响,将门大力的摔上,摔坏了才好呢,反正叶致远有的是钱,摔坏了就换新的。

    早上开会时拿着的蓝色文件夹,甩在了桌子上,领带松了又松,实在不解气,干脆解开,顺手丢在地上。

    莫名其妙,叶致远你大爷的,发脾气,居然对准我。

    拨打着桌上的内线。

    “叫顾雨桐进来。”手解着胸前的纽扣,大口的呼吸,以平复此时的心情。

    不等到对方的回答,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只是,片刻后电话响起。

    他烦躁不安,接起来,语气自然不好,“什么事?”

    “宣总,对不起,顾雨桐请假了?”秘书处恭恭敬敬的回答着,早上晨会的那一幕早已如桃.色绯闻般传遍了公司。

    “谁批的假?”宣子言只觉得此时憋闷的难受,心里有什么也发泄不出来。

    “是Lisa组长。”接电话的小妹声音很小,不敢惹怒他。

    “她有权利做这个?”

    “宣总,一般秘书处的人请假都是她批的。”硬着头皮,解释。

    “shi.t。”宣子言对着电话大骂,将电话给挂上。

    将内线拿到面前来,再次拨通。

    “叫Lisa过来。”

    他倒是忘记了,Lisa是秘书处的一把,更是没有忘记这个女人故意将财务报表做的乱七八糟,所以他今日被叶致远破口大骂全部是因为这个想要勾.引他未遂的女人。

    门推开,Lisa走进来,她的身材任何男人看见都无法抗拒,虽然身穿简单的套装,那一走一动间却是风情万种。

    叶致远盯着她,满足她,她不是想被男人看吗,Lisa满脸堆着笑,迈着小碎步。

    “宣总,找我什么事?”Lisa是女人中的极品,不仅身材火爆,就连讲话都妖媚的可以。

    “顾雨桐怎么了?”他坐在大班椅上,目光深沉的凝着她。

    “哦,我也不清楚,她只是打电话来说是住院了。”Lisa说的是实情,毕竟员工请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事情。

    住院?

    叶致远像是听错了般,她是铁打的女超人,怎么会住院呢?

    脑海里闪过那日两人过招时候,他狠狠的踢了她几脚。

    这会还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住院,叶致远本能就想起了那几脚。

    有了上次的经历,Lisa知道宣子言对她还是有感觉的,在他慌神的当下,她直接站在了他的面前,脚伸出,若有似无的勾着他的裤脚。

    裤脚的微动持续到整条裤管,叶致远眯着眼睛看着她,她此时侧面对着他,屁股只是轻轻的坐在桌沿,长腿修长性感,胸大的原因,她的衬衣纽扣永远只能扣到第三颗,从宣子言的角度来看,正好将那胸前雪白的嫩肉尽收眼底。

    宣子言对于她的意思很是明了,并未阻止,而是任由着她。

    眼神落在她身上,目光里没有一丝的情动,“去财务结算工资吧。”

    “what?”Lisa不敢相信,她都感觉到他对她有意思了,为什么现在说这些。

    “我想财务报表上的错误足可以将你开除万次吧。”宣子言收回了腿,不在给她碰。

    “oh,不是这样的。”Lisa此时一个头两个大,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总裁早上在晨会上严重批评了财务报表的事情,我想你作为主要负责人,自然难辞其咎。”宣子言手指着被扔在地上的文件夹,冷呵道。

    “我马上去改,保证在一个小时内,不,半个小时内做出正确的财务报表来。”Lisa声线都哆嗦了起来,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虽然现在她还是秘书处的组长,但是工资却是相当的高。

    “已经晚了。”宣子言起身,不再看她,直接出了门。

    剩下Lisa一人毫无形象的跌倒在地,此时的她与刚才冷艳性感的她完全是两个人。

    宣子言离开后,直接取了车,看着手中的白纸。

    这是刚才他利用关系调到了顾雨桐住院的地址,他不知道为什么去看她。

    她的伤是他揍得,所以他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他安慰自己,只是油门踩得飞快。

    很快,便到了医院。

    他正准备熄火下车,却瞥见了路边的一个男人,捧着一束鲜花,朝医院的大门走去。

    那貌似也是去看人的,在看看自己,两手空空,似乎有那么点说不过去。

    下车,扫过。

    精准的发现了医院的旁边有个鲜花店,踱步,走去。

    “先生,买花吗?”卖花的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长得不是很漂亮,也算清秀。

    “恩。”宣子言非常不自在,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买花,浑身像长满虱子般。

    “想送给什么人呢?”小妹妹笑米米的问他。

    “朋友......不......是同事。”他脱口而出,然后又觉得二人并没有那么熟悉,所以便又改了口。

    “到底是同事还是朋友呢?”女孩一脸的耐心,仔细的询问清楚。

    “同事。”宣子言肯定的回答。

    “好,我知道了。”

    不一会儿,小妹妹从里屋走出来,手里抱着一堆各式各样的鲜花。

    “先生,这是郁金香,这是马蹄莲,这是香水百合,送个同事都是很不错的选择,您看看喜欢哪个?”

    宣子言看了眼,虽然每束花都很漂亮,可是就是和顾雨桐不相符。

    他踱着步子在花店里,逛了起来,手指着花盆中的一束花,“这是什么花?”

    “先生,这是向日葵,是还没有结出果实的向日葵。”小妹妹跟在他的身后,耐心的解释着。

    “恩,要这个。”他坚定的说。

    她,也像向日葵一样,朝着太阳的一面,坚韧不拔,那日他出手很狠,她却连求饶都没有。换做是别的女生,早已哭的花容失色。

    “恩,好的,先生请稍等。”小妹妹立刻从花篮里拿出几朵向日葵花,仔细的给他包扎。

    宣子言拿着手里的花,小妹妹故意用了粉色的带子,系成蝴蝶结,看起来增添了几分可爱。

    一路上,宣子言接受无数道不可思议的目光,他却大眼不睬的连理都不理,向日葵有向日葵的精神,他们不懂。

    很快,宣子言便找到了顾雨桐的病房。

    这是普通的病房,两人一间。

    宣子言站在门外,想推门,却有些紧张。

    他这样来看她,真的好吗?

    只是,门似乎有感应般,从里面打开。

    出来一个年约五十岁的阿姨,看着他,“你找谁?”

    “我,我,顾雨桐是住这里吗?”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紧张。

    “是啊,请进吧,正好我要出去下。”阿姨身子往边上侧了下,让他先进。

    *上的顾雨桐也听到了声响,挣扎着从*上坐起来,大眼睛看着门口的方向。

    然后,顿生生出来的人差点吓得她连呼吸都忘记了。

    “你来干嘛?”顾雨桐一看到他,本来欣喜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宣子言不理她,直接关上门,走进去。

    将手中的花放在她的*头,向日葵虽然不似其它的花那么香,但起码也是花的一种,那些本该具备的花色还是有的。

    “宣子言,你捧着向日葵来干嘛?”她的语气充满不悦,他这是来幸灾乐祸了。

    “向日葵是向着太阳那面生长的,所以它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即便阳光在烈,即便风雨在强,它依然屹立不倒。”宣子言手指捧着向日葵,轻声的说道。

    顾雨桐看着宣子言,这还是他吗?

    弄的文绉绉,想要干嘛,欺负她书读的不好?

    再说了,向日葵生命力顽强与她何干啊?

    “我希望你做向日葵般的女人。”一句简单的话,宣子言没有经过大脑就说出口。

    他的生活里接触的女人很多,但多数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而唯一一个得到他赏识的便是沈小爱,只是他知道她太过于柔软,所以他本能的希望顾雨桐做向日葵,不会轻易被打倒。

    顾雨桐愣住了。

    我希望你做向日葵般的女人!

    像是复读机一般,脑海里一遍一遍走这句话。

    “谢谢。”顾雨桐第一次对宣子言说谢谢,真的只是因为向日葵。

    她也讨厌那种娇滴滴的女生,此刻更像是找到知音般。

    宣子言见自己的目的达到,想要说的话也说完了,站起身来,就走了。

    顾雨桐抱着向日葵笑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鲜花呢,真好看。

    宣子言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去了医生办公室。

    “我想问下1123号*的顾雨桐是怎么回事?”他抽出凳子坐在医生的对面。

    “哦,我来查一下。”医生翻看着病例。

    医生翻到了顾雨桐的那一页,然后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是她什么人?”

    “她哥。”脸不红心不跳,宣子言说的那是个认真。

    “哦,她似乎被车子撞了,撞到了盆骨,不过不是很严重,只是轻微的撕裂,只要不走动,卧*休息几天就好。”医生将病例给他看。

    “哦。”宣子言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离开。

    原来,真的是因为他踢的那几脚,眸光下落,看着自己包裹在黑色皮鞋里的双脚,微叹了口气,然后又笑了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