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五 幸福永远(甜蜜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个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又想不太清楚了。

    女子秀气的眉头微微锁起,转头询问旁边的族人:“把他就上来多久了?”

    “刚刚一会儿。可是这人看上去好像是在海里呆的太久了,恐怕没什么救了。”旁边有人回答。

    女子蹲下身子,伸手谈了谈秦赢的鼻息,果然是没有呼吸了,又扯开他浸透海水的衣服,双手压在心脏上,使劲而有节奏的向下按压,按压两下就俯下身子捏住秦赢的鼻子对着他的嘴使劲儿的踱气过去。

    这样的动作轮番进行,不断地有海水从秦赢的嘴里流出来,女子感到手下面的心脏开始有了轻微的跳动,更加认真的抢救起来

    她现在没有时间想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亲密无间的去抢救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难道仅仅因为这个男人让自己似曾相识?

    可是记忆当中能够记得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不过寥寥几人,那么这个男人是不是就是被自己刺伤的那个?

    是因为欠着他的情?还是因为他的眼神让她太过刻骨铭心,让她不忍心看到他现在双目紧闭的样子。

    或许是他的眼睛太过深邃漂亮,让她还想要在看到他睁开眼睛的样子。

    她想不清楚,但是却明确的知道,她不想让这个人死,是的,不想。

    周围的人看到年轻的族长嘴对着嘴的和这个男人,虽然也知道族长是在救他,可是仍旧觉得非常吃惊。因为这些动作族长完全可以交给被人去做,她在旁边指挥就好了,完全没有必要亲力亲为的。

    秦赢的心跳越来越有力了,他感到自己好像是躺在坚实的陆地上,身子下面好像是一片柔软的草地,踏实又干燥。

    而且,一双温暖柔软的手在他胸口不断的按压,虽然用力却充满了弹性,只让他感到十分的舒服,身体的活力在一点点的回笼。

    他尝试着动了动手指,手腕,脚腕和大腿,身体的感觉越来越敏锐。忽然胸口上的按压动作停止了,那双温暖的手离开了他的身体,转瞬又一手托住他的后脑,一手捏住他的鼻子,让他好一阵窒息。但是很快,两片柔软温暖的唇瓣便压在他的唇上,这感觉……那么熟悉!

    秦赢的心无法自控的狂跳起来,如果不是有一股芬芳甜美的气息从那小口中吹进来,他几乎要大喊出声了。

    他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可是眼前却是一片漆黑,眼皮仿佛有千斤重。秦赢的心平静了一些,一定又是幻觉。

    可是,又是一口气息,仍旧带着芬芳和清新,而且那么暖暖的湿湿热热的,这感觉实在是太过真实,让秦赢不得不认为这和以往的幻觉相差太多。

    又暗暗用了几分力气,秦赢的眼睛终于睁开了。

    炫目的阳光顿时射进眼中,他立刻闭上,但是又迫不及待的睁开,向下看去。却只看到一个乌黑的发顶和一只秀气白皙的耳朵,小小的圆润的耳垂被阳光照色的近乎透明,像一颗粉色的珍珠,温润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捏一捏。

    秦赢的心不可抑制的有些激动,这么真实的画面,带着温度的碰触,他那么熟悉。尤其是这么亲密无间的碰触而且明显是一个女人的碰触,他竟然丝毫不感到厌恶,相反却是享受又期待的。

    而秦赢除了翠微,其他女人的一点接触都会让他厌恶至极。

    什么都会错,但是身体的感觉永远不会错!

    这样的感觉,只有翠微才能给他!

    难道?一向冷静理智的秦赢也抑制不住激动地心情,一阵狂喜席卷了他的心脏,一颗心有力的砰砰的跳起来。

    他迫不及待的抬起一只无力的大手,想要放在面前漆黑的发顶上。

    正在踱气的女孩也已经感觉到了男人的变化,那心脏跳得实在太有力,她分明的感觉到了。于是抬起头来向男人看去。

    四目相对……

    女孩看到男人停顿在半空中的大手,和他眼中完全分不出是喜是悲的复杂眼神。那漆黑的眸子似乎更加是深邃,比之从前的更多了许多的沧桑。

    她的心没有来由的漏挑了一拍,为什么自己对这双眼睛记得如此清晰,这目光像一道黑色的箭轻而易举的射中了她的心脏,让她有些呼吸急促,一种不知何来的泪水瞬间涌上了眼眶。

    而脑海中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叫嚣着,庆幸着:真好,他还活着!

    秦赢心中的惊涛骇浪则远不是女子心中能够比拟的。

    眼前是一张他魂牵梦萦的脸,是他日思夜想的脸,是他刻入脑髓再熟悉不过的脸。但是整整两年的时光,终归是有些不同了

    那种圆润的脸蛋变成了小小的鹅蛋脸,小巧的下巴秀气可爱,红润饱满的双唇还带着水泽湿润的潋滟,鼻子的线条越加挺拔秀丽,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闪着长而浓密的睫毛神采飞扬的看着自己,闪烁着奇异的神采。

    皮肤似乎没有从前那么白了,而是呈现健康的浅浅的麦色,头发一丝不苟的拢在脑后,梳成一个高高的马尾,是翠微最常用的发型也把她的干练自信和清丽开朗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的大眼睛清澈干净,里面含着满眶的泪水……

    “翠微。”秦赢的声音还带着低沉沙哑,但是他听在半空的手比他的话更快,话音才落,已经把翠微的头牢牢的按在自己的颈窝之间,那柔润,馨香,让秦赢的心在狂喜之外终于找到了归依。

    秦赢的力气好大,饶是健康的翠微也被他按的死死的。

    他还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翠微的心头也是一阵激动。脸颊之下男人的心跳已经蓬勃有力,让她不由的想起两年前的一幕,她的脸上开始升起一抹歉疚和尴尬。

    “秦赢?”翠微轻轻的喊了一声,身子动了动想要起来。

    “别动,让我抱一会。”男人的口气如此温柔伤感,带着浓浓的缱巻深情和依依不舍。让翠微竟然不忍心拒绝他。

    终于又把她抱在怀中,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强烈的冲击着秦赢的心脏,让他看不到周围的一切人一切事,更无心去询问这是哪里,自己怎么会到了这里。

    他抱着翠微,感受到她的体温,她的想起,她的柔软,她的无言的温柔……两年近乎绝望的寻找。

    翠微,总算是平安无恙。

    翠微被秦赢抱得有些窒息也有些尴尬,毕竟身边还有这么多人在围观。

    围观的人群脸上的神色可谓精彩纷呈,他们的族长到这里两年了,第一次有人来到岛上就是族长的旧识而且看上去两个人的关系很亲密呀。怪不得族长对这里的小伙子们一个都不动心。

    不过大家都只是围观并不说话,秦赢和翠微就这样抱着,忽然人群中挤进来一个年轻黝黑的青年,一见到翠微和秦赢这样子,立时脸上一红,颇有些尴尬的问道:“翠微,这……是怎么回事?”

    翠微更加尴尬了,脸上顿时烧起浅浅的红云。秦赢也放开了她,转眸向来人看去。

    “这个人遇到海南流落到我们椰子岛来,我刚才在帮他抢救。”翠微站起身,弯腰扶秦赢坐起来,一边说道。

    脸上虽然红彤彤的可是声音却很镇定从容。

    “救人也要趴在他身上吗?”年轻男子的声音明显有些不悦,含着一丝不满和质问。

    围观的人们都是一愣,阿力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这样和族长说话?

    果然,翠微淡淡的转过头看了阿力一眼,清丽的脸色微微一沉,说道:“我怎样救人什么时候需要向你汇报了?”

    “我”阿力顿时语塞,挠挠后脑,黑亮的大眼睛看了看翠微微沉的小脸,顿时现出几分羞涩和急切:“翠微,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你别生气。”

    “过来,把他背到我的住处。”翠微也不理会阿力小心翼翼的讨好神色,吩咐一句就当先走在前面。

    阿力看向秦赢,眼中有显而易见的警惕和敌意。

    秦赢也看着阿力,这是个极为健硕的小伙子。高大魁梧的神采,一身短衫露出圆鼓鼓的肌肉,一身黑黝黝的皮肤衬着端正硬朗的五官也算是个英俊的男人。

    秦赢双眼微眯,青黑的眸子里也渗出丝丝冷意。

    阿力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秦赢,满脸憔悴,一身褴褛不由也生出几分同情,蹲下身子把秦赢背到背上,甩开大步子跟在翠微身后。

    秦颖虽然已经极为消瘦但是还是一个极为高大的男人,阿力背着他快步向前,竟没有现出一点吃力的样子。

    看来这个阿力对翠微是别有情意,不过翠微对他好像只是平常,这让秦赢也稍稍平静了一些。

    翠微走的很快,在半人高的灌木和绿葱葱的杂草丛中非常习惯。阿力也走的很快,急匆匆的想要追上翠微的脚步。

    翠微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忽然停下步子转过身,说到:“阿力,他刚刚换过起来,你走的慢些,不要太颠簸了。”说完便继续往前走去。

    阿力本来还觉得秦赢有些可怜,现在被翠微这样一说对秦赢的警惕之心更重了。这家伙才来到椰子岛翠微就对他这么关心体贴,不知道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了翠微的话,放慢了步子,但是还是忍不住低声牢骚:“走路又不是坐车,我这么厚的肉垫着他走得快点也不会颠簸到哪里去吧?”

    秦赢听着阿力的这些话反倒觉得这小伙子憨厚的也着实可爱。只是,他如果胆敢和自己争夺翠微,那就另当别论了。

    阿力背着秦赢一路到了翠微的住处,翠微已经给秦赢收拾了一间干净的房屋,藤编的圆桌和圆椅,椅子上面垫着雪白的圆形的坐垫,一看就又清爽又舒适。

    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四面有着结实的柱子,挂着洁白的薄纱,床上照例是雪白的床垫,枕头和薄被子。

    “先喝点水,补充点水分,然后再洗个热水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阿力,你去拿一身你的衣服过来给他。”翠微利落的吩咐着,让秦赢做到椅子上,递上一杯热乎乎的白色的液体。

    秦赢才接过来,立刻有一股清新的香气扑鼻而来。

    “这时椰子汁,我特意给你热过了,你现在身子寒,不宜喝凉的东西。放心喝吧,很有营养的。”翠微坐在秦赢对面,笑眯眯的看着他。

    秦赢抬头看了翠微一眼,翠微比从前长高了很多,应该可以到自己的嘴唇了。高挑的身姿甚是健康挺拔,又不是女孩子的窈窕柔美。

    闪亮的大眼睛镶嵌在她略略麦色的鹅蛋脸上,比她从前白皙的时候少了些许可爱俏皮多了一份健康的美感和明朗。

    一件白色的薄薄的短衫才刚刚过了腰身,紧身的款式勾勒出她柔美的曲线,耸起的胸脯让秦赢不由勾唇一笑,想想这丫头曾经还因为这个问题追问过自己是喜欢大的还是小的,如今真的是大姑娘了。

    宽大的领口,短短的袖子,展现出她天鹅一样优美修长的颈子和匀称的手臂,一双小手仍旧是纤纤细细,只是没有从前那样肉乎乎的了。

    但是秦赢刚刚才感受过,这双手仍旧是那么柔软娇小。

    掠过纤细的腰肢,下身穿一件米色的裤子,可是却短的只到膝盖上方,露出两条修长健美的长腿,脚下蹬着一双草藤编的鞋子,小巧圆润的五个脚趾头露在外面,淡粉色圆乎乎的指甲盖闪着淡淡的光泽就像是五枚精致的贝壳,那么干净漂亮,让秦赢都忍不住想要蹲下身去仔细的握在手中好好珍爱。

    还是从前那个翠微,只是又不完全是从前那个翠微了。秦赢甚至有些遗憾,自己错过了翠微这两年的成长,两年的变化。

    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更加自信,更加迷人的大姑娘了。

    那裸露在外面的手臂,长腿,纤细的手指,圆润的小脚丫,挺拔的胸脯,柔软的腰肢,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讲都是一种无法抵挡的诱惑,自信中透着温婉,优雅中透着明艳。

    只是翠微的笑容总是缺少些什么,她的眼睛里缺少了一样东西,是什么呢?

    秦赢低头饮下杯中的椰子汁,甘甜清冽的口感在口腔中扩散。秦赢抬起头,静静的看着面前全新的翠微。

    她的眼睛里缺少了那中怜惜的神色,那种时时刻刻不愿自己受到哪怕一丁点委屈的怜惜。

    翠微被秦赢看得脸上一红,忙站起身拢拢头发,说到,“那个,水烧热了,你可以去洗澡了。一会儿阿力会给你送衣服过来。”

    “好。”秦赢收回目光,低头喝光杯中的椰子汁,放到桌上,“很好喝。”然后走进翠微手指的方向。

    这样的情景是多么的相似,当初在自由城翠微不也是用自己的浴室洗澡?秦赢躺在宽大的木桶中,仔细的清洗掉身上,头上每一处污浊,温热的水汽萦绕在他身边,再加上刚才温温的椰子汁,秦赢的体力在迅速的恢复中。

    肚子也开始强烈的抗议了。

    秦赢站起身,看着木桶里已经十分脏的水,有些发愁该怎么办?

    “秦赢,你看到木桶上面有一个吊着的大木桶,连接着一跟管子,管子顶端有一个圆形带柄的花洒,你只需要拧动上面一个开关,花洒里面就会洒下温水来,可以把身上冲洗干净。衣服我已经放在门口了,你自己来取。”翠微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

    秦赢抬起头,原来头顶上一个硕大的木桶果然链接这一条管子,这管子像不一样柔软可是又滴水不漏,着实奇怪。然后他拧开开关,花洒里面就喷洒出细密的水线,落在身上好不舒服。

    这一定又是翠微的杰作,秦赢便冲洗边骄傲的想着。

    洗过澡,秦赢穿好衣服走出来。

    “过来吃饭。”翠微听到他穿好衣服的窸窣声,头也不回的说着,继续弯腰把手中的一个瓷碗放到桌上。

    秦赢走过来,低头埋在翠微的颈子里,深深的一吸,熟悉又陌生的问道,熟悉又陌生的是身体,秦赢急于去探索和亲近。

    “哎哟!”翠微一缩脖子,轻轻的叫了起来,秦赢的动作让她又怕又痒,回头瞪了秦赢一眼,“干嘛,你最好老实一点。我救你不过是因为曾经伤害过你。现在我们一命抵一命,两清了。”

    “对了,你饿得太久了,吃点软和的面条比较好消化。我亲手做的,还嫌热汤面,吃吧。”翠微抬手一指桌上的面条,说到。

    秦赢终于明白了翠微哪里不对,原来她竟是完全不记得甘冽城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在她的记忆中,只留存着她对自己下手的那些事情。看来她甚至连鬼笑对她下蛊的事情都忘记了。

    想清楚了这些,秦赢无法避免的有些失落,但是这点失落很快就被失而复得的喜悦淹没了。只要翠微还在自己身边,即使是失忆了,他也可以让她再爱上他。

    秦赢朝翠微爽朗的一笑,这一场历经两年的寻找,再看到翠微鲜活的站在自己面前,桌上是她亲手自己做的饭菜,秦赢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一扫而光了。

    翠微被眼前男子明朗的笑容晃了一下。记忆中那个深情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阳光的一面。

    秦赢的脸庞被海风和阳光磨砺黝黑了许多,一口雪白的牙齿,清澈明净的黑眸。阿力白色的短衫下是他清瘦但宽大的肩甲,下巴自然的扎进肥大雪白的半截中裤里面,更显出他紧窄的腰身和健美的长腿。绝好的身体比例,颀长挺拔的身姿,一头已经长及腰下的墨发披在身后,就像是脑海中留存着的动漫人物。尤其这身热带风情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活脱脱一个来这里度假的高富帅造型。

    翠微皱皱眉头,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词汇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可是面前的秦赢就是让她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些。

    果然衣服也是要人来配的,从前穿在阿力身上时,自己怎么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感觉?只是那一脸的大胡子破坏了这美感,翠微回身就到柜子里去拿剪刀。

    拿完之后又匆匆的走出来,可不能让秦赢一次性吃的太多,不然很久没有进食的胃一定会承受不了可能会受伤的。

    走出来恰好看到秦赢放下手中的碗,碗里面还剩下半碗面条,才放下心来。

    “饿了很久吃多了不好的。”翠微说到,端详了秦赢一眼,忽然笑道:“我来给你剪剪胡子怎么样?”

    “我的荣幸。”秦赢眼中笑意陡盛,伸手一摸下巴,刚才洗澡并没有照镜子,不过想想也知道这胡子长成什么样子了。尤其是爱人亲手操刀更是求之不得。

    “油嘴滑舌。”翠微瞥了他一眼,忍不住打趣道。说完之后又忍不住红了脸庞。这一来一往的说话怎么让她有一种打情骂俏的感觉?一低头偏偏被秦赢意味深长的眼神捕捉进去,立刻咳嗽了两声,“坐好了,不然失手碰到你就不好了。”

    秦赢果然听话的端正的坐好,一双青黑锐利的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翠微专注的眼神,仿佛要把她吃进眼睛里面去。

    “眼睛闭上。”翠微觉得自己被秦赢一双又黑又深的眼睛看的心里砰砰直跳,小脸一沉命令道。

    “好。”秦赢听话的闭上眼睛,可是声音里毫不掩饰的笑意却让翠微面红耳赤,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自己真是脑子搭错了线才要主动给这个家伙剪胡子,记忆中那个正经深情的男人哪里去了?怎么感觉这个家伙眼睛里好像总是在笑,咄咄的逼视着她,让感觉自己内心当中那点隐藏的小想法和小情绪都被他看穿了去。

    越是这样想,翠微的脸越是烧的厉害,手上也失了准头,东一下西一下的把秦赢的胡子见得参差不齐。

    “哟!呵呵呵……”翠微忽然忍俊不禁的笑起来,看着秦赢长长短短的胡须,有的地方还有食指长,有的地方被自己剪得只剩下一点短短的须子,露出了里面的皮肤。样子好滑稽,哪里还有刚才那沧桑潇洒的样子。

    秦赢睁开眼看到翠微笑得小脸通红,捂着肚子几乎直不起腰来,心中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可是现在可不是他去照镜子的时候,秦赢走到翠微身边,一手拿过她手中的剪刀,担心她会不小心刺着自己的肚子,另一只手在她背上轻重适宜的拍打着。

    “我不行了,不行了。”翠微捂着肚子,缓了口气说到:“剪得太好笑了,我还是请岛上的婶子们帮你剪吧,他们有经验。”

    “不。”秦赢脸色一沉,除了翠微他不愿意其他任何女人靠近自己。“我自己来,有匕首吗?”

    “当然。”翠微说着,找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交给秦赢,“浴室里面有镜子。”

    秦赢走进去,才发现翠微的镜子可不比一般的铜镜,亮的就像是天上的太阳,而且把人照的清清楚楚,一点也不模糊。

    不用说,这又是翠微的本事了。

    他手起刀落,黑色的胡须纷纷落下,不一会所有的胡须就都刮完了。

    太帅了!翠微看到从浴室里面出来的秦赢,忍不住在心中大肆的喊着。一旦剪掉胡子,秦赢身上因为胡子而生出的沧桑和一点邋遢的感觉荡然无存,轻抿的薄唇,线条刚毅冷硬的下巴又为他清冷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刚毅。

    而且,他清晰的五官线条得以完全的展现出来,更加英朗逼人,干净的脸庞使得一双他的眼睛更加纯黑澄澈。就像漆黑沉亮的匕首,散发出沉静冰冷的光芒。

    他英俊的让翠微感到有些窒息。

    “可不可以带我出去走走?”秦赢淡淡的问道。

    “你需要休息。”翠微看着秦赢,他才刚刚被救回一条命来,不应该再都做活动。

    “你留下来陪我。”

    “不行,我还有很多事要做。”翠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撒谎,明明今天下午她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可是一想到要独自面对这个危险的家伙她就有些想要逃避。

    “那我出去走走。”秦赢简直是有些无赖。

    翠微看看他消瘦的瘪下去的脸颊,咬了咬下唇,“好,我留下。”

    秦赢心满意足的躺到床上,一开始根本难以入睡,他不时的睁开眼睛侧转头看着坐在桌边的翠微手中拿着一只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窗外阳光明亮,屋里一室静好,能够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她,秦赢心中不由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不过,秦赢终归也是血肉之躯,一旦放松下来,在海上漂泊了很久的疲乏质感还是重重的席卷了他,渐渐地就睡熟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翠微回过头看着秦赢英俊的脸正对着自己的方向睡得正香。长眉漆黑舒展,睫毛浓密而卷翘,薄薄的唇上挂着浅淡的笑容。这睡姿如此安详平静,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

    不由就这样静静的一直看着。

    ——

    族长把一个男人带到自己住处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椰子岛,岛上男男女女都兴奋的奔走相告。

    椰子岛是个海上的孤岛,从前这里的居民都过着最原始的生活,自从翠微来了,才带领他们建立了崭新的家园,所以他们才会个个心悦诚服的拥立翠微为族长。

    族长来到岛上也已经两年了,她放佛是个神明一般,带着他们发明制造了数不清的新奇古怪的东西,可是那些东西偏偏又好用的不得了,让他们本来辛苦的生活变得舒适快乐。

    可是族长早就成年了,而且长得如此美丽,族里的小伙子们那个不是对她暗暗喜欢。她自己却对他们每一个都一视同仁,从没有对哪个有特殊的待遇。

    椰子岛民风淳朴开化,没有那么多的礼教束缚,所以这里的居民大都是自由恋爱,男孩女孩也都奔放大胆。

    但是由于翠微的无心于此,碰了壁的小伙子们一个个知难而退都重新选择自己的伴侣了,只剩下阿力还在锲而不舍的坚持着。

    然而,族长对她仍是没有什么不同。

    族里的人为此深感担心,担心族长不成亲,是因为她早晚要回到天上去做神仙,这时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还有就是,族长的坚持态度又让他们担心她是不是身体上有什么疾病,才导致她根本不想男人,不需要男人,更不想成亲。

    总是,翠微的终身大事已经成了椰子岛上所有居民的一块心病。所以现在翠微当着在众多族人的面竟然亲自给那男人嘴对嘴的吹起,而且把他带到自己的房间,一呆就是大半天,真个椰子岛都因欣喜而沸腾了。

    只有阿力闷闷不乐。他从翠微家出来后就泡在海水中不出来了。他不知道那个男人有什么好。虽然身材高大,可是却被折磨的那么清瘦,这么弱的男人怎么配得上他美丽睿智的族长?

    秦赢的到来带给阿力极大的危机感,他在海水中一个猛子扎下去,很久才从远处冒出来,甩甩头发,抹一把脸上的海水,阿力决定先发制人。

    秦赢这一觉j就睡到了大天亮,第二天,族长留男人在家里过夜的消息更加的传开了,族人们个个都提翠微高兴的不得了,只有阿力一大早就冲进了翠微的住处。

    “翠微,开门!开门!”阿力一边敲门一边喊着。

    秦赢早就被他吵醒了,听出是阿力的声音,便起床走了出去。翠微也醒了,可是听到隔壁房间秦赢起床的声音,索性也就再睡一会儿。阿力实在是难缠,如果让秦赢处理一下也好。

    门打开了,阿力抬头看才发现秦赢竟然比他还高一些,身上穿着他昨天送过来的衣服,一身松松夸夸的白色衣衫趁着他俊逸清冷的脸庞,黑如点漆的双眸在清沉显得格外明亮锐利,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可是平静之中暗含的那份淡漠的威严,顿时让阿力自惭形秽。仿佛眼前这个落魄的男人昨晚才被翠微救回一条命的男人天生具有一种让人臣服的力量,不敢直视。

    “怎么是你?我找翠微!让我进去!”阿力因为感到自己和秦赢之间的差距而有些恼羞成怒,嚷嚷着就要往里面冲。

    在他判断,秦赢虽然比自己高一些,但是看那瘦瘦弱弱的样子,怎么也拦不住自己的,而且如果他竟敢拦自己正好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想要靠近翠微先得过他阿力这一关。

    想到这,他更加使出蛮力。

    秦赢看着这个十*岁的小伙子竟然横冲直撞,如果放在平时,他到是有几分欣赏他的勇气,但是现在涉及到翠微,这可是自己的情敌,也就没有那么宽容了。

    他颀长的身子悠闲靠在左边的门框上,右臂轻松的往旁边一伸,滴在另一边的门框上,恰恰拦住了阿力,缓缓说道:“翠微正睡着,你不要进去。”

    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更激怒了阿力,什么叫翠微还睡着?他上下看了秦赢一边,难道他们昨晚就在一起了?心头不由又是难过又是愤怒。

    “你闪开,我要进去赵翠薇问问清楚!”

    “问什么?她昨晚上累了,你晚些再问。”秦赢勾唇一笑,端的意味深长。

    翠微躺在房间里听见秦赢的话,差点吐了血,什么叫自己昨晚累了?这么有内涵的话让别人听见怎么想?

    果然阿力的脸上一阵涨红,也不管那么许多了,伸手就握住秦赢抵在门框上的右手,想要搬开他。

    他原以为秦赢这样瘦弱的人他只要用上一点力气就够了,可是一搬之下竟然没有撼动对方分毫。心中暗惊又加上了七分力气,还是不动。这下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令人吃惊的是,秦赢的手放佛钉在门框上,就是纹丝不动。

    阿力看了秦赢一眼,退后几步给了个助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使劲一推,可是奇怪的是,他感觉自己根本就没有碰到秦赢就被一股力量反弹了回来,在地上做了个屁股蹲。不由吃惊的左右看看,不敢置信的样子。

    “我说过,你不能进。”秦赢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阿力本性不坏,他也没有打算伤害他,不然这一下足够他全身骨折,不死即伤了。

    “哟,阿力,你大清早的在地上坐着干啥?”正在这时,远处走过来一个年轻的妇人,穿一身淡绿色的短衫短裤,头发梳成一条长长的发辫盘在头顶,黑里透红的长方脸显得利落勤快。看到阿力笑呵呵的打趣道。

    “阿浅嫂,你怎么来了?”阿力扑棱一下坐起来,尴尬的问道。

    “我来给公子量一量尺寸,翠微让我给他做几套衣服呢。”阿浅说着抬头看向秦赢,顿时眼前一亮。

    怪不得翠微会喜欢上这个男人,要是她她也喜欢。在椰子岛住了十二多年,她就再没有见过比秦赢更英俊的男人了。不由有些同情阿力,这样的男人怎么是阿力可以比的呢?这小子最好识趣些,免得更加伤心。

    “公子,翠微醒了没有,我们进去量一下?”阿浅问道。

    秦赢点点头,也不看阿力转身走了进去。阿浅连忙跟上。阿力一看也拍拍身上,跟在后面。心里面却酸溜溜的不是滋味。翠微竟然给这家伙想的这么周到,还专门给他做新衣服。关键是这家伙完全不想看上去那么羸弱,反而强大的很,这也让这个憨厚的小伙子很苦恼。跟在秦赢后面好像已经矮了一截。

    进了房间,翠微已经穿好衣服了,招呼阿浅坐下,递上一杯清水又拿出几张图纸交给她。“阿浅嫂,这些样子,你每样做一身出来,另外这时一套睡衣的样子,你也做出来。麻烦你尽快做,怎么也不能让客人总穿别人的衣服。”

    阿浅找翠微挤挤眼睛,点头说:“我会的,族长吩咐的事情我就是连夜敢做也得让公子穿上新衣服不是?”

    看着阿浅明显误会的眼神,翠微脸上发烫,又瞥见阿力瞪得仿佛着火的眼睛,翠微不由埋怨的看向秦赢,都是这家伙刚才一句话惹的祸,他一定是故意的!

    秦赢看到翠微气恼的眼神,只是眉色不动站在一边,坦然的接受阿浅的误解,这感觉真是……好极了。

    不过气归气,接下来的几天,翠微还是陪着秦赢在椰子岛上到处走走看看,熟悉一下环境。而且她不得不承认,她竟然暗暗的喜欢上和秦赢在一起的感觉。

    他总是那么细心体贴,遇到宽一点的沟凹他只是把手臂轻轻一览她的腰身就带着他垮了过去;遇到下雨,他会扯一片很大的棕榈叶为她撑在头顶,自己则湿了半边身子;她刚刚觉得有些口渴,他就能恰到好处的变出一杯冰凉的椰子汁;她才刚刚觉得有些饿了,他已经提议去吃饭了。

    “秦赢,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怎么我不管想什么你都提前想到了?”翠微坐在树荫下的沙滩上,一手抱着一只大椰子惬意的吸着里面的椰汁,一边歪头问道。

    秦赢看着远处浩淼蔚蓝的大海,想起自己漂泊海上那种枯骨铭心的思念,又回头看看翠微正活泼泼的坐在自己身边,不禁笑了,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格外俊朗迷人。

    “做你肚子的蛔虫也不错,就可以和你时时刻刻不分开了。”

    肉麻!翠微腹诽,可是脸上却又现出忍俊不禁的微笑。对于秦赢的这些殷勤和肉麻,她其实是一点都不反感的,相反却滋生出丝丝的甜蜜。

    也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翠微把椰子放在盘着的两腿上,歪头问道:“你不是在甘冽城吗?怎么会流落到这座小岛上来?”

    秦赢心中一动,反问道:“你不是也在甘冽吗?怎么也到了这里?”

    “我嘛,”翠微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椰子汁,望着大海说到:“当时你和那个鬼笑鬼尸打了厉害,我被东方颜玉手下的一个大汉带出来,颠沛流离最后东方颜玉还想杀了我。只是那个大兵太傻了,被我几句话就灌晕了脑袋,把东方颜玉和秋霞都卖到妓院去了。当时到处都疯传着秦王重伤的消息,而且不断的有人打探我的消息,我前后一想就知道你就是秦王。我的妈呀,我刺伤了当今皇上还能活得了?正好身边又有现成的船,我就悄悄的甩掉那士兵自己出海了,接下来的事情应该就和你经历的一样了,暴风雨,海难,然后我漂流到这里被这岛上的居民救了下来。”

    翠微说的极其轻描淡写,秦赢没有想到她竟然已经猜到自己的身份。可是听她受到这些,他的心还是忍不住一阵钝痛,这是他捧在手心的女孩却因为自己而颠沛流离,使劲了苦头。想想翠微一个小姑娘独自驾船出海,如果不是因为很害怕,又怎么有胆量去做?当她一个人架着船在茫茫大海上航行,该是怎样的孤单无助,彷徨无依?

    她又是靠着怎样的毅力在海水中漂泊才能坚持到被人救起?这里面太多的艰辛和痛苦自己竟然全然不知,那是的自己还躺在将军府干爽的床上接受沈青的治疗,翠微却已经惶惶的在海上漂泊了很久。

    想到这些,秦赢就觉得自己寻找翠微两年,在希望和失望之中来回交替的痛苦都不算什么了,包括这次海难他都觉得异常庆幸,这些都是他应该承受的,谁让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只是心疼,他看着翠微,真想把她揽进怀里。

    翠微看秦赢不说话,抬头看去,正对上他充满怜惜的带着痛色的眼神,这眼神多模熟悉,尽管她尽量想要忘记,可是这眼神也好像已经刻入了她的骨髓。这样的怜惜,总让她心头噗噗的跳个不停,总让她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说说你吧,一国之君怎么会漂泊到海上来的?”翠微掩饰的转过头来,问道。

    “为了找你。”秦赢低头说到。

    “找我?”翠微惊叫一声,“不会吧?你这是不远万里来擒拿我归案呀?要不要这么执着的老大?”

    翠微不知怎么的,一声老大就脱口而出,好像从前她经常这样对他说起,脑袋里不由一阵眩晕。

    秦赢的心也是一震,这个熟悉的称呼多久没有从翠微的口中听到了,他伸臂扣住翠微的后脑,便俯身下去,稳住了女子半张的诱人的小嘴儿。

    翠微被秦赢这突如其来的吻震惊了,她想要反抗挣脱,可是却根本不能。

    秦赢的吻就像是狂风暴雨一般席卷了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他果断有力的舌长驱直入,攥取着她口腔中的气息,滚烫而又霸道。

    翠微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一种感觉被唤醒了,这样的吻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记忆不在了,可是身体是诚实的,一旦感觉被唤醒便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感觉控制了翠微的一切,她忍不住轻轻的尝试着回吻男人,小巧的舌尖试探着和他的舌尖相互碰触,但是很快就被男人的舌纠缠,缠绕,吮吸。那种电击一样的感觉从舌尖传来,翠微整个身体都感到燥热难当,她更加渴望男人的缠绵,仿佛已经等待了几万年,全身的细胞都被激活了,都在热烈的叫嚣着,渴望着!

    秦赢受到了翠微的鼓舞,一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更加深入的吻着。女孩的气息那么芬芳甜蜜,和从前一模一样,她的回应仍旧是那么羞涩而又大胆。海风阵阵,海浪涛涛,秦赢和翠微已经吻得忘记了一切。

    秦赢终于放缓了攻势,又暴风骤雨式的热吻变成缠绵的深吻,渐渐的变成温柔的轻啄翠微的芳唇,眼睛,额头和面颊。

    翠微娇喘连连,她闭着眼睛,感觉到一种心灵深处的满足,不知怎么,她竟然非常伤感,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只知道心中一种感觉被唤醒了,很痛很痛很疼很疼的一种感觉。男人的吻让她疯狂也让她怜惜。

    有一种天长地久的诀别的意味涌上心头,怎么会这样,自己对秦赢的吻这样熟悉,仿佛他们上辈子就是这样吻着。这一吻仿佛吻了一辈子,隔着遥远的时空的距离。

    秦赢吻去翠微眼角的泪水,轻轻托着她的脸颊,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希冀,他的声音有些急切和情动的暗哑,“看着我。”

    翠微睁开眼睛,秦赢清澈漆黑的眼睛格外明亮,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秦赢紧紧的盯着翠微的眼睛,那里面,那里面有着他熟悉的怜惜和说不清的忧伤。

    “翠微,你想起来了?”他迫不及待的问道,激动地心情竟然无法自控,就像一个懵懂的小孩子一般。

    翠微这才如梦方醒,擦擦眼泪问道:“想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