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1章 大结局(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311章 大结局(一)    “三哥,将人全数拿下!”梅素婉素手而立,那种君临天下的身姿,让梅素蕊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是!”

    马三转身带着不多的人便冲了过去。

    “圣神有旨,将这群冒冲擎王的人统统拿下!”

    马三哥的话犹如一道惊雷,让奋起的百姓,全身血液更加沸腾了。

    圣神是他们的神,圣神说这些人是赝品,那就是赝品,再加上这些人一出来便打杀了不少的百姓,如今马三哥再带着人冲进去,那结果,可想而知!

    “碧瑶,将大小姐放了。”

    “嗯?”碧瑶一愣,看向她主子。

    “放了,让大小姐回去给她舅舅送个信!”

    碧瑶点头,放开了梅素蕊,而梅素蕊却不敢相信,梅素婉会如此好心?

    “大姐,你回去告诉韩玉山,我跟他的账是该好好算算了,另外,你让他把皮绷紧了,下次见面,我若不扒了他的皮做鼓,我跟他姓!”

    梅素婉眼中的阴霾,让梅素蕊的心狠狠的颤了颤,可她却冷哼一声,“你还真当你是神了,你做梦吧。”

    说完,拨腿就跑。

    “主子,要跟去吗?”

    “不用,她不会那么早去见韩玉山的。”

    “为什么?”

    “以她的性子,她自是会认为我派人跟了她,所以,她一定会瞎转,有这时间,咱们还不如做点有意的事。”

    “比如,找点块感!”碧瑶撇了眼那些全数被绑起来的黑衣蒙面人。

    “嘿嘿……”梅素婉歼诈的笑了笑,“这种块感,我觉得还是留给这些百姓的好……”

    那方马三哥也笑,对身边人说了句什么,那人便走进了人群,不多久,百姓如打了鸡血一样,转眼的时间,便将这些杀人的恶魔给手刃了!

    “圣神万岁!”全数百姓趴伏于地面,高声呼喊。

    “南疆本是唐的领土,因为有圣神的庇护而让大家安居,可,圣神大人太忙,并不能时时照料着所有,就如刚刚,被有心人钻了空子,受伤的只是你们……”梅素婉身形一闪,便站到了屋顶上,极为淡定的说道。

    下方趴伏的百姓便抬起了头。

    是啊,圣神定是繁忙不堪的。

    “曾经的唐皇就是太过依赖圣神,便不派兵保护南疆百姓,故而让圣神受累。虽说保护大家的生命,是圣神的职责,可,却更是生为王者的任务。请大家相信擎王,擎王就是活在世间的圣神,他定会保护圣神的子民,平安,富有,健康。”

    对于长久以为信奉的神明,梅素婉也能用这种委婉的法子,来一点一点消除百姓的戒备之心。

    百姓心情繁杂,他们是信奉着神明,可也听得懂她话中的意思。

    她讲的很清楚,她这是要在南疆驻兵!

    “我们不用驻兵,我们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

    有人直接反驳了梅素婉的话。

    “保护?你们保护得了自己,那一条街上的人,又怎么会全数被人杀的一个不剩!”

    刚刚事发的时候,梅素婉便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撑控住,所以,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让马三哥出手,而是让他们打,在百姓渐渐的有了落败之势的时候,才伸手帮一把。

    梅素婉的话,如一道惊雷劈在了众人的身上,几乎是在话音才落下,便有人往街道里跑去。

    随着一声哭喊,更多的人跑了过去。

    不多久,那条街道中便传来了撕声裂肺的哭声。

    许久之后,他们手里身后背着抱着的全是尸体,男女老幼,竟是无一生还。

    “你们若是真的可以保护好自己,他们又何以被杀了你们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们各有各的手段,可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今天他西韩那逃亡的皇室可以进来,明天,那南楚的东齐的,就进不来吗?”

    “南疆只是一个弹丸之地,就算是地势险要,可却并非铜墙铁臂!”

    “为了圣神,为了孩子们,为了老人们,请你们相信我好吗?”

    ……

    梅素婉从来没有这么好的耐性,更是苦口婆心的劝着,因为她知道,长久的想思并不是一时间就能转换过来的!

    唐浩铭已经为她做了一件让她大摇大摆走进来走出去的事情,往后,就要看她自己了!

    只是看着那些木纳又带着哀泣的脸庞,梅素婉的心真的很疼,单纯的百姓,又岂知上面人的贪婪?

    “你说的信誓坦坦,无非是想拿我们当奴隶……‘”

    梅素婉摇头失笑,指了指那耸入云端的宫殿,本想说,你们不就是那所谓圣神的奴隶吗?可想想却道,“我们都是圣神的奴隶,为圣神排忧,为圣神解难,难道有错吗?”

    那人便没有再说话,却是眉头紧紧的锁着。

    梅素婉的目光一直放在他的身上,是个中年人,而且他说话,周围的人都看着他,绝对是以他为马首视瞻的,于是目光闪闪,看着他道,“大叔,我与你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赌我的为南疆百姓的一颗心,如果,我有一分假,圣神定会劈死我,如果我所说的都是真的,你们便顺从神意如何?”

    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如炬的看着站在高处的梅素婉。

    “还是说,大叔你根本不相信圣神!”

    梅素婉这话如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石子,一开始湖面只的涟漪只是轻轻的荡着,可却是越来越大,周围百姓便有人道,“跟她赌。”

    “对,跟她赌了!她若说假,圣神大家一定不会放过她……”

    “赌了……”

    那男人伸手示意大家安静,才看着梅素婉,下子很大的决心一般道,“好,我跟你赌了!若当真是神的旨意,我等便不再阻拦,只盼,你的军队进来,别做那欺男霸女,欺行霸市的事!”

    梅素婉嘴角上扬,“晏家军,的存在,只是为保护家园,欺人之事,从来没有,但,大叔能保护,咱们这些神的子民,不会特意去上前寻事儿?”

    那人冷哼一声,“我们是圣神的子民,圣神怎么可能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

    “好,大叔,咱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你发誓!”

    梅素婉瞬间竖起两根手指,指天发誓!

    “我以自身向圣神大人发誓,以我之身,护圣神子民安康,若我违背誓言,我定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我更会为大家去寻找转世圣女,以便还大家以往平静的生活。”

    听着梅素婉的誓言,碧瑶与马三同时皱了皱眉,主子这可是下了血本了!

    待梅素婉说完,她平静的放下手指,看着那男人道,“大叔,该你了!”

    “信徒慕苏对圣神发誓,我神的信徒绝对不会去对晏军挑衅滋事,如违背誓言,定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如违背誓言定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没想到,在大叔话落之后,周围百姓也跟着起誓。

    而天空中飘过几朵白云,飞过几只小鸟,却无一丝变天的际象!

    梅素婉双目晶莹,轻声道,“如今,大家该相信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了?因为圣神大人同意了我的提议!”

    那大叔便道,“我等尊重神的旨意,晏军可以驻入……”

    “那么,是否要麻烦大叔,给处于八道岭的子民送个信,别再对晏军出手了?”

    大叔点头,于是有人便跑了。

    梅素婉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叫慕苏的大叔,何着就是这些百姓的头头了,估计此人的信雀定是非常的好,不然,不会得到大家的尊重!

    而她也没有想到,只一道誓言不能解决的事,却绕了这么久。

    不过,没有什么损伤,大家平心静气,这结果,很好!

    南疆的事出乎意料的顺利,只是这堆烂摊子,却也要有人收拾,思来想去,唯有马三哥对一切最熟悉,便将马三哥留下,配合着方卓的大军,安稳着南疆的百姓。

    “三哥,今年过年,咱们在基地等你。”临走的时候,梅素婉对马三说道。

    马三点头,“主子放心,南疆这边交给我便是,属下定不会让主子失望。”

    “三哥的为人,我自是知道,可就是苦了三哥了。”

    “哈哈哈……一点都不苦,这几年倒是对毒多了几许研究,主子放心吧,我知道怎么找乐子!”

    “这个给你……”梅素婉却是扔给了他一本书,马三接过,只初初一翻,便满眼震惊,“天啊……”

    “既然对毒感兴趣,便好好研究吧,这可是毒圣颜汐的手扎。”

    “欸,多谢主子了!”

    马三将之揣入怀中如获珍宝一般。

    “那我与碧瑶就先走一步了。”

    “主子慢走!”

    “三哥,过年的时候见……”梅素婉与碧瑶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路过八道岭的时候,梅素婉去见了方卓。

    “王妃,您要不要这么的速度……这早上离开,不到中午就出发消息,末将还以为看花了眼呢!”

    方卓拍着大腿,脸上全是喜意,虽说只从八道岭这边,将大军开到那边,可这,却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

    “上午的伤亡情况如何?”

    “唉!咱们死了三十五人,伤二百人,南疆百姓并没有伤亡,如今还都绑在牢里。”说着这事,方卓就觉得憋去,可没有办法,对方是老百姓,突然看到大军前行,再加上有圣女的旨意,自是拼命反抗。

    梅素婉抿紧了唇,每死一个人,都如在她的身上挖肉一样,疼。

    “好好安抚一下,另外,别托延给家属的赔尝。”

    “是,末将知道。”

    “南疆是个奇葩的地方,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问题,目前在神山上主持工作的人姓马行三,马三,方将军遇事,可以与他商量着。再有一个,城里有个叫慕苏的男人,不妨可以用用看。”

    方卓一一记下,心底对于梅素婉也越发的佩服了。

    “王妃,王爷的大军,已到了青州,看来,收复燕京的时日快到了。”

    梅素婉笑笑,“是啊,今年过年,我希望,大家可以一家团圆!”

    “借王妃吉言!”

    “呵呵……我们走了……”

    “是,王妃保重!”

    方卓看着那两道纤细的身影,没入了夜色之中,眼里是一片炙热的光茫,扭身对身后的副将道,“传令下去,大军恪守军纪,如有违反,军法处置!”

    “是!”、

    ——

    “王妃回来了……”当帅府门童看到梅素婉的那一刻,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在看到王妃脸上的笑,才回过了神,于是扯着脖子就喊了一嗓子。

    “嗓子不错啊。”梅素婉拍了拍他的肩膀,将手中的马扔给了他,便走了进来。

    “王妃?”

    文伯走出来,还以为是门童那小子又皮痒开上了玩笑,可看着梅素婉,当真是愣了下,扯了下碧瑶轻声问道,“没去南疆?”

    碧瑶掩唇偷笑,“文伯,您觉得王妃会是那半途而反的人吗?”

    “可这也太快了……”

    “嗯,事情出乎意外的顺利,只要人一死,其它的事便好弄了,您说是吧!”

    碧瑶说完嘿嘿笑着走人了。

    文伯摇头,唉,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王子皓王子皓……我回来了!”梅素婉直接去了书房,门外小童对她行礼,忙道,“王妃,先生前几日便离开了。”

    梅素婉一愣,随后拍了下脑袋,这破记性,竟是把这茬给忘了。

    原来还想跟他显摆一下,结果那一腔热情,就这么散了去。

    好吧,赶了几天的路,还是回房去休息一下吧。

    “哈哈哈……”

    突然某宝的笑声传了出来。

    梅素婉身形一动,便将那趴在屋顶的臭小子给擒了下来。

    “好笑?”

    “不好笑!”晏小宝紧紧的抿着唇,努力让上扬的嘴角耷拉下来,可真心很难!

    想到刚刚他老娘那表情,晏小宝暗自决定了,回头便将这一幕给画下来,嗯嗯,以后,他娘要是再欺负他,他就拿这来笑话他老娘!

    “不好笑,你笑什么?”

    “世人笑我太颠狂,我笑世人看不穿,哈哈……我就笑这个!”

    梅素婉撇了撇嘴,心道,这都跟哪学的啊!可为免自个儿这大儿子憋出内伤,今天就不玩他了!

    于是转身走了。

    “咦?娘,你咋走了?”

    结果倒弄的晏小宝不大适应了。

    “我不走,我怕某人内伤啊!”

    某宝额头滑下三条黑线,娘,原来你不是不玩我,而是换了个方式!!

    ——

    这一夜梅素婉睡的极香,难得的偷了几日闲,这会正拉着雪晴,姐俩个躺在树下晒着太阳话着家常,倒是自在。

    “主子……”

    却见碧瑶行色匆匆地走了进来,对梅雪晴福身一礼之后便对梅素婉道,“主子,你可还记得,多年前,梅府中那个赶车的年伯?”

    梅素婉点头,“不是回城的时候,跳了河,而后逃到一家农户,最后却是被蛇给咬死了吗?”

    “对!主子当初便说让咱们盯着点那农户,这么多年过去,还真是……”

    “哦?”

    梅素婉便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那厢,雪晴扶着肚子起来,便道,“二姐,我先回去了……”

    “坐着吧,你听了也无妨。”

    梅雪晴的脸便瞬间红了,可看着梅素婉的脸,便又坐了下去。

    碧瑶便接着道,“那农户一直本份的过着日子,几年前咱们的人不是都分散出去了吗,燕京城中的人并不多,所以,也就不去盯着那家,结果,日前丁健送世子回来后,他便回了燕京,好死不死,他想起这茬,便去蹲了几天,嗯,还真让他给蹲着了。”

    梅素婉的嘴角便扬了起来,“常山!”

    碧瑶点头,“正是他!”

    梅素婉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了,“告诉东来丁健,别打草惊了蛇,稳稳的盯着就好,待本妃给他来个瓮中捉鳖!”

    梅素蕊还没将话传给他呢,不将自己的恨意表达出去,别的他还当自己没脾气,恁他耍着玩!

    “是!”

    碧瑶便退了下去。

    梅雪晴愣愣的,常山不是原来京兆府的捕头吗?

    “二姐,这常捕头得罪你了?”

    梅素婉笑笑,“这常山可不只是一个捕头……”

    于是梅素婉便将常山的真实身份,包括日前在南疆捉了梅素蕊的事一一告诉了她,当然,顺带的也提了几句韩惠珍。

    梅雪晴听的一愣一愣,跟听天书似的,到最后咽着口水,来了一句,“二姐,我没跟着素婷跟你做对,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选择。”

    “呵呵……”梅素婉低低笑着,看着她道,“我其实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只不过是生活在乡下,性子野了点,多学了一丝算计罢了。”

    梅雪晴撇嘴,“被你算计真惨,二姐,我突然想起,当年素雯偷了老夫人的钱……咳,该不会是你算计的吧?”

    梅素婉咂吧咂吧嘴,“我也不过是顺手推舟……”

    好个顺水推舟,一下子就将老夫人给推在床上,再也没起来,可也挺佩服梅老夫人,至今还坚.挺着。

    就跟那燕肃似的。

    一时间姐妹俩人都没有再说话,隔了半晌,梅雪晴才轻声问道,“二姐,当年那个纸片,到底是什么,可查了出来?”

    几年来,这话一直憋在心里,想问,却不敢问,可这会,在梅素婉跟她讲了这么多后,她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问的了。

    二姐是真的拿她当妹妹,所以,这是自己的姐姐,有些话自然就可以说出口了。

    梅素婉点了点头,“是东齐一种特有的慢性毒药,不过,雪晴,你绝对不会知道,那ri你告诉我之后,我做了什么。”

    “嗯?”

    梅素婉道,“我挖了我娘的坟!”

    “咔嚓!”

    梅雪晴手中的杯子瞬间掉到了地上,脸色煞白,“二姐……”

    挖自己母亲的坟?如此大不敬的事,二姐做了?

    “嗯,可我却看到了一座空空的棺木,母亲并不在里面?”

    “母亲呢?”梅雪晴觉得今天从二姐嘴里听的事当真是太多太多了,多的她有些消化不来了。

    “母亲……成了东齐摄政王妃,只是,如今却是真的离开了人世。”

    梅雪晴傻傻的看着梅素婉,她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是,摄政王尉迟敬要打杀姐姐,而最终却是被姐姐所杀,可,可他的媳妇怎么就成了母亲?

    “唉,上一辈的恩怨咱们就翻过去吧,跟你说,是因为你是我妹,有的事你该知道的。”

    梅雪晴机械地点头着,“二姐,原来我以为生为庶女的我已经很可怜了,却没有想到,身为嫡女的你,却要经历这么多,如果是我,我可能早受不了,要么自杀了,要么我逃了……”

    梅素婉呵呵一笑,“除了死,你想逃也没得逃!”说到这梅素婉坐了起来,“我问你件事,王子皓那男人,这一年来很老实吗?”

    梅雪晴愣了愣,努力去想想,“二姐,先生每日里会给寒钰布置些学习任务,倒没见他有什么不一样的……”

    梅素婉撇了撇嘴,也是,以雪晴的性子,她怎么可能去注意外男?

    而如今……八卦这东西人人爱,但也得分主角是谁!

    是他王子皓的话,她还真没兴趣,可王老君跟她的提了一嘴,意思是让她帮着劝劝,玩也玩够了,是不是得给她生个曾孙传宗接代了?不然,她还真不打算理这事。

    看来想知道王子皓的事,还得问问老齐。毕竟当年在齐州的时候,他吞吞吐吐,又特意提了下那间凤凰奄,还真是有些耐人寻味!只是当时自己的心思并未在那上面,所以便没让他继续说下去,而是离开,如今想想,看来王子皓跟那凤凰奄有些猫腻。

    咦,难道王子皓虽身为男儿,可却有一颗玻璃心?男相女身?

    蓦然间,梅素婉抖落了一地的鸡皮,不不不,他说了去找媳妇……咳,他该不会看中人家小尼姑了吧?

    “二姐,难道先生是坏蛋!?要是这样,你得赶紧离他远点!”梅雪晴忽然白了脸,一把就抓住了梅素婉的手。

    也不怪梅雪晴多想,今儿就听她姐跟她说这个那个,原本在她看来都很平常的人,结果却是这啊那啊的细作。

    梅素婉扑哧一下笑了,拍拍她的手,“你想什么呢?”

    梅雪晴的脸瞬间便红了,“我……”

    “也怪我没说清楚,我的意思是,他就一直单身,没个女人对他投怀送抱?”

    说起来,还真是怪啊,你说那林溪,往晏正山的身上扑,却放着府中那个单身狗,啧啧啧,还就是个践人的命。

    梅雪晴直接摇头,“先生那张嘴……谁敢往上扑。”

    “扑啥扑啥?”一路小跑着,晏小宝便冲了进来。

    梅素婉道,“有鬼追你啊,跑个啥?”

    “嘿,娘,你还真说对了,身后,好几个小鬼头呢……”

    “唔……世子哥哥,你站住……”

    “啊……抓住世子哥哥……”

    “嘿……我们来了……”

    梅素婉眼一翻,得,她这院子成幼儿园了!

    一眨眼的工夫,八个水灵灵的娃,便全数出现在她这院子中。

    “二姨母……”

    “见过王妃姨母……”

    除了一个晏小宝,就连碧瑶她闺女都规矩的对着梅素婉行了礼。

    “嗯,乖,在玩什么呢?”

    一看到陌子雨,梅素婉就能想到远在淄博的小丫,唉,不知道那丫头想没想娘!

    随后伸手将子雨抱到了怀中,“瞧你玩的,头上都是汗了……”

    “奴奴奴婢……”子雨脸色绯红,这丫头可是取了那两口子的所有优点长的,那叫一个甜美。

    也不怪几个臭小子挣着抢着了。

    可惜,一个个的都挣不过晏寒钰这个小腹黑。

    梅素婉摇头,“称呼错了!”

    子雨垂头两手绞着,“可是娘说,不可以逾越自己的份位,所以……”

    “你娘的话呢,你自是要听,但独独这个不用听你娘的……”

    “哦!”

    子雨小脸纠结了,却又道,“奴……我们在玩官兵捉小偷,可是,小偷太厉害,我们捉不到!”

    “哈哈哈,我可是江湖中有名的神偷,你们几个小衙差,怎么能捉到我,哈哈哈……”

    某宝适时的放声大笑,看到他娘看过来,还扬了扬小下巴,一脸的得意!

    “晏小宝,你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