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2章 大结局(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312章 大结局(二)    只是这时,两道人影飞身而至,一前一后,将那粗犷的男人夹在了中间,那年轻的男子道,“牛霸,你的死期到的。”

    “齐桓,你特么的追了老子两月,不就是想稀罕一下你那个病秧子媳妇吗……”

    “去死!”

    年轻的男人飞身而起,手中的长剑,直接刺向被称为牛霸的男人胸口,而另一人则攻向牛霸的后心。

    三人瞬间缠到了一处。

    这厢惠缘师太道了句佛号,便向王子皓走去。

    “师父。”

    清宁忙叫了一句。

    “清宁……”

    “师父,这少侠怕是对付不了那个坏蛋,您去帮忙,至于那……那师姐,还是清宁去看看吧……”

    “也好,清宁,你便去吧。”

    “清宁我陪你!”清风上前。

    只是清宁却将她推了回去,“不用,我一人可以!”

    她的清誉已经受损,又怎可再连累了向来最疼她的师姐。

    当清宁来到王子皓的身边,便蹲下了身子,伸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

    在外人看来,她是在查看伤情,可只有王子皓知道,这丫头那么一压,他这胸口还真的很疼,因为那飞镖,穿过了馒头贴上了他的肉。

    “你这个无赖,你,你竟偷穿我的衣服,你你,你毁我清誉还不够吗?”

    清宁压低了声音,可气的她的双眼却流下了泪。

    “清宁,我叫王子皓,你还俗跟我走吧……”

    “你你你……你信不信我再用点劲,可以直接取了你的小命……”

    “我十七岁,家住燕京,上有祖母父母,下有一个妹妹,没有妻妾更无通房,家族不大,关系不繁杂,我虽不能保你大富大贵,可至少吃穿不愁——嘶!”王子皓倒吸一口凉气,他已经感觉到那飞镖刺入体内,血也流出来了……

    可他仍没有住口,“我这人心眼实,看上了便是看上了,清宁,看在我对你痴心一片的份上,你……”

    王子皓干张嘴发不出声音,因为清宁伸手点了他的哑穴。

    可也是因为清宁的原因,原来没有血迹的胸口,此时已是血迹斑斑。

    “阿弥陀佛。”清宁心下烦乱,自然没有注意到那牛霸突然晃了一招,摆脱那二人的夹攻,竟向背对他的清宁抓来。

    清宁没有注意到,可是王子皓却看的真切,口不能言只好伸手拉她,却不想清宁以为他又要犯贱躲了过去,没法,王子皓是豁出去了,一把将清宁推开,自己就迎了上去。

    牛霸本是想抓了清宁之后拿她当人质,可不想那假女人,竟然迎了上来,恨的他改抓为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王子皓的胸口。

    “噗——”

    王子皓一口血喷出老远,只觉得自己这五脏六府都移了位,身子更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他拍飞。

    清宁大惊,足下一点飞身追去,将被拍飞的王子皓抱在了怀中,慢慢落到了地上,可手,却被他紧紧的抓着,“清宁,你有没有事……”

    问完了这话,王子皓眼一翻,这一次是真的晕了。

    而清宁却傻了一般,愣愣的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男人,有一瞬间,她的眼泪就这么涌了出来,可却被她又逼了回去,她告诉自己,自己是出家人,出家人,怎可动了凡心,怎可碰了红尘……可,他救了她,正确地说,他今天救了自己两次……

    第一次免于被人毁了自己与清风师姐的清白,第二次更是救了自己的命……

    清宁的心乱了。

    “我佛慈悲……”随着惠缘师太一声佛号响起,便见惠缘师太飞身而起,手中的拂尘横扫牛霸。

    有惠缘师太出手,解决牛霸跟玩一样,十招不到,牛霸便被打倒在地上。

    “阿弥陀佛,施主的心太过阴狠,武功于施主来说,不是强身健体,却是欺行霸市,不要也罢!”

    “不——!”随着牛霸一声惨叫,便见惠缘师太的手罩在了他的头顶,不多久,牛霸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摊在了地上。

    “放下屠刀,好好做人,施主可以走了。”

    牛霸的眼里闪着浓浓的恨意,他爬起来向外走去。

    “师太当真是心慈,此人做恶多端,师太即便是废了他的武功,也不一定能感化得了他!”

    齐桓对惠缘师太说了一句。

    “阿弥陀佛。人性本善,贫尼相信,牛施主应该会改过自新的。”惠缘对齐桓行了一礼,便转身向清宁走去。

    清宁神情木纳,看着惠缘师太把上王子皓的手腕,看到师你惊讶的脸,又看到了师父眼中的了然之色,她忙匆匆地垂下了头。

    “清宁,扶你清泽师姐,随师父来。”

    可清宁却愣了下,清泽师姐?见师父同不可察的蹙了下眉头,便应了一下,随后将王子皓抱起来,跟着惠缘离开。

    ——

    王子皓也没有想到,在他伤未好之前,就这么留在了凤凰奄中。

    “清宁……”

    王子皓是被吓醒的,他梦中看到清宁被那姓牛的男人给撕了,吓的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却扯疼了胸口,呲牙咧嘴地。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起,王子皓忙转头,就看到惠缘师太从蒲团上起来。

    “醒了?”

    而对惠缘师太,王子皓没有一丝底气,更不要说,此时他胸口的两个馒头已经不见了,而且被清宁扎破的地上,也被包了起来。

    “请师太原谅,在下只是,只是……只是不知清宁可否还俗……”

    “王朝惜是你的什么人?”

    王子皓还吧吧的说话,却不想,惠缘师太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问了一句。

    王子皓一怔,随即打手一礼回道,“他是家父!”

    “阿弥陀佛!原来是王子家的人……”

    惠缘说了这句,便回身又坐到了地上,闭起了眼睛,敲起了木鱼。

    王子皓有点发懵,这是怎么个意思呢?

    他想问,却不敢问。

    这时门开了,便见清宁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师父……”

    “嗯,给你师姐喂药吧!”

    “哦。”

    清宁不知道师父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知道他是个男人,却为何还要留着他?

    不但如此,还给他隐瞒着身份?

    奇怪!

    而王子皓本来就懵,听了这句更懵了:师姐……

    看着清宁冷着小脸将药递给他,他是下意识的接过来,端起来就喝,可到嘴里才猛的惊觉是什么,一口吐了出去,“这玩意我不喝。”

    他跟晏寒天他们都一样,打小生病了吃药,就是能倒就倒,不能倒能洒就往外洒,总之,就是不想喝!

    “你不喝?不喝身子骨什么时候能好?”清宁柳眉倒竖,还不如晕着呢,一勺一勺喂进去省事多了。

    所以,想到这里,她目光一闪,伸手就点上了他的穴道。

    随后拿过他手里的碗,一勺一勺喂进了他的嘴里,可惜,被点了穴,他不能动,倒进去的又流了出来。

    王子皓:你喂的话我喝,真的不用点穴……

    可惜,清宁对他的目光不理解,还当他又要说些作贱她的话,将药碗往边上一放,再将他放到,嘴角微扬,嘿嘿,这会到进去,看你还往不往外流……

    可怜王子皓就这么被灌了一碗药,他想,怎么就没呛着呢?

    “清宁……莫要欺负你师姐!”

    一直未说话的惠缘师太,却在这时,轻轻的说了一句。

    清宁撇嘴,收了碗也解了王子皓的穴,便憋着笑,对惠缘师太道,“是!”

    惠缘摇了摇头,“你扶你师姐去晒晒太阳吧……”

    “好啊好啊!”

    “不要!”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惠缘闭了闭眼睛,“清宁……”

    “哦!”

    清宁臭着张脸上前扶了王子皓,便走了出去。

    王子皓心里美的跟开了朵花一样,他已经看到他即将娶小尼姑进门的那一刻了,嗯嗯,寒天啊,你跟清婉偷着好了这么多年又怎么样,看哥,这是看中了就马上下手,回头你就羡慕吧!还有涵襄那个没胆的,别太嫉妒哥啊,哥现在可是最幸福的人!

    清宁扶着他出了门,每次要放手的时候,王子皓都道,“师父让你扶着我呢……”

    清宁忍了又忍终于走到了亭子里,坐了下来,清宁伸手推了他一下,“你到底想咋样?”

    “哎哟……好疼……”

    王子皓手捂胸口,额头上就冒了冷汗出来。

    清宁大惊忙上前,“不是渐强了吗,怎么还疼?”

    “疼!”疼是真疼,可这个时候不做戏,什么时候做?

    反正他是看出来了,这小尼姑挺单纯,好骗!

    而且惠缘师太在明知自己是个男人的情况下,还让小尼姑来照料着自己,不难看出,师太对自己,挺满意,所以说娶小尼姑过门,真的不远了。

    所以,王子皓就劲往她怀里一靠,“让我靠一下就不疼了……”

    清宁:……

    她真的真的很想将他拍飞!

    可是,看他疼的冒汗,便想到他也是为了救自己,于是,她深吸几口气,她忍!

    “咦,清泽小师父醒了?”

    突然一道不太美好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子皓有些咬牙,清宁暗自松了口气,“原来是齐施主,是的,师姐醒了,睡了两天,出来晒晒太阳。”

    王子皓这才看到一个眉清目秀,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站在了亭子外。

    他一脸的和气,可王子皓对这张脸却不感冒,只一眼就别开了脸。

    “在下齐桓,是来给清泽小师父道歉的,是在下武艺不精,才让飞镖打在了小师父的身上……”

    王子皓原本就在怀疑,那玩意不知道是他们俩谁的,这会好,他到是主动承认了,于是眯了眯眼睛,刚要开口,却听清宁道,“齐施主,你也并非有意,而我师姐向来是知书打理的,又怎么怪罪于您,所以,您真的没有必要如此客气。”

    清宁脸现温和,对他打了一礼后说道。

    “师妹我累了,咱们走吧。”

    齐桓一愣,不想清宁却道,“师姐,总躺并不利于你的伤势。”

    “阿弥陀佛,清宁,你我是出家人,与齐施呆久了,会影响齐施主的声誉。”说着王子皓便起了身,可他却弯着腰,表示自己伤的真的很重!

    最主要的是他的手还死死的抓着清宁。

    清宁瞪着相握的手,真的很想很想用内力将他振开……

    齐桓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这位小师父对他有着浓浓的敌意,可转而就明白,虽说自己那一镖打向的其实是牛霸,但到底还是被自己伤了,人家心里有怨气也很正常。

    只是看着那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齐桓挑了挑眉,不站在一起还没觉得,怎么往一起一站,这么不协调?

    有长这么高的女人吗?

    ——

    今儿清宁已经念了不下千遍的阿弥陀佛,为的就是怕自己一个没忍住,一巴掌拍死这个挂在她身上的男人。

    终于,在上晚课的时候,这个男人放开了她。

    可在出门的时候,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师父又让她留下……

    “师父,您明知……为何还要弟子留下来……”

    清宁瘪着嘴,垂着头,从来没有质疑过的师父任何的她,头一次想违抗师父的话。

    “清宁,你可还记得师父为你替渡的时候说过的话……”

    你尘缘未了,便带发修行吧……

    这话,轻轻的飘过了清宁的耳际。

    “师父!”清宁抬头,“弟子心中只有佛祖,所以,弟子才会自己剪了头发,也才会逼的师父收下弟子,从那时起,清宁的心中,便再也没有以往,一心向佛……”

    “清宁……”惠缘师太摇了摇头,“红尘俗恋,并非你想躲就躲得过的……顺从天意吧……”

    “师父,我绝对不会还俗,更不会动一丝凡心……”

    “清宁,你这个傻孩子,又何必如此逼迫自己?只要你心中有佛,你在哪里,你都是佛祖的弟子。”

    清宁啊,你才几岁,怎知长伴青灯的苦?

    “我不要……”

    清宁第一次冲自己的师父发了脾气。

    “阿弥陀佛!”惠缘看着跑远的身影摇了摇头,随后去了大殿。

    而在屋子里的王子皓却将这些话听的一清二楚。

    他嘴角高高的扬着,现如今,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说服小尼姑还俗,他便可以抱得美人归啦。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