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4章 大结局(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314章 大结局(四)    清宁当时就懵了。

    “你说什么?”

    紫儿去了信都?开什么玩笑?

    不说紫儿健不健全,就一三岁的孩子,能跑信都去?

    可王子皓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愣住了。

    “是擎王妃碰上了下山的紫儿。擎王妃本是来凤凰奄游玩的,却在山下遇上了紫儿,你告诉我,紫儿,是不是长的极向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王子皓的嘴角扬的高高的,竟有一抹自豪在心中产生。

    可清宁却是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清宁……”

    “阿弥陀佛,清宁睡一下便会好,施主带清宁去客殿吧……”

    清风道了句佛号,心底也老大的松了口气。

    紫儿没事便好,实乃万兴啊!

    王子皓看着睡的极沉的清宁,看着她眼下那黑黑的眼圈,突然发现这些年过去了,记忆中的那青涩的脸庞从未变过,可此时的脸上,却尽现疲惫!

    伸手轻轻的抚过她脸,轻轻的道,“以后,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一起面对!”

    只是对于孩子,他想,他有必要多了解一下了。

    将被子给她盖一盖,王子皓起身去了惠缘师太的禅房。

    ——

    惠缘师太看到王子皓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施主,请坐。容贫尼先说声抱歉吧!”

    王子皓摇了摇头,“若问子皓心里有没有怨,子皓不能说没有,可子皓却更加清楚,师太心中的苦恼。”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师父,所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师父永远都是子皓的师父……”

    惠缘脸现笑意,随后点了点头,“你想知道紫儿的事?”

    王子皓点头,“虽说清宁会告诉我,可我却觉得她的心,一定会很疼很疼……”

    惠缘点头,“那就容贫尼为你一一道来……”

    惠缘说完,王子皓只觉得自己的心紧紧的揪着。

    “一年前,那也是紫儿第一次下山,原来性子活泼的孩子,却因为其它孩子的嘲笑,而渐渐的知道自己的不正常,结果回来后,便再未开口说过话。”

    惠缘叹了好大一口气,“对于紫儿的腿,我想尽了办法,却无法改变,可却没有想到,会加重她的心里负担,那孩子的心事极重,这一次她会偷跑出去,我想,定不是一时起意……”

    紫儿虽说只有三岁却智力惊人,惠缘曾想,也许这是因为她是王家人的原故吧!

    王子皓对惠缘道了谢,心情沉重的回了客殿,只是却也皱了皱眉,依惠缘所说,紫儿并不太喜欢亲近外人,可却能跟着梅素婉离开……

    想到那女人,王子皓的心竟有一瞬间的轻松,虽说自己不想承认那女人的不同,但,那却是事实!

    再难的人在她的手中,也变的极为乖巧,再加上她的好运气……

    紫儿遇上她……他突然就觉得,这也许会成为改变紫儿心态的一个关键……

    想到这里,王子皓一扫脸上的沉重,刚一低头便见清宁一双澄清的双眸正看向他。

    “你在笑什么?”

    王子皓扶起她,随后道,“我在笑,我是何其幸运,遇上了你,更是赖上了你,还为我生了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儿!”

    清宁眼睛瞬间便红了,“你不觉得她是……”

    “嘘——”王子皓伸出手指竖在了她的唇边,“清宁,紫儿是我们的女儿,这世上有嫌这嫌那的却没有嫌自己子女的,别说她只是双腿有疾,就算她是个痴的是个傻的,她也是我王子皓的女儿。”

    清宁的眼泪轻轻的滑下,“是我傻啊!”

    总觉得他不是普通人,所以,她不敢去找她,这些年一人带着孩子的辛苦,她再清楚不过,而每每叫着紫儿的名字,脑子里都会闪过那张让人又气又恨的脸。

    王子皓笑着将她搂紧,“所以,清宁,跟我去见个人吧……”

    “嗯?”

    “我祖母……”

    这些年,家里的人从未逼过他,但他却知道,祖母的心中一直很着急,尤其是在寒天生了儿子之后。

    而且祖母的身体也越发的不爽利了,自打梅素婉落海的消息传来后,祖母的病更重了。

    如果可以,他想将紫儿一同带去淄博,可如今紫儿被梅素婉带走,想一想,也不错,至少老太太的心里还会有个念头。

    清宁的心瞬间提的老高,突然有种丑媳妇要见公婆的感觉,手是下意识的抓紧了床单,她害怕!

    而且她突然发现,他的身份,或许比她想的还要高。

    擎王妃啊,这些年,哪怕她深居深山,可这个女人的名号,却是传遍了大江南北,她也听过很多次,而王子皓说些来却甚是随意,很显然,他与擎王妃应该是极相熟的,那他……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当日师父曾问过,王朝惜是他的什么人,他说是家父!

    如今想想,王朝惜这个名字,却是甚为耳熟,是谁呢?

    “清宁,不要怕。你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人……”

    清宁咽下口水,随后重重的点头,“好。”

    ——

    梅素婉没有想到,王子皓那死男人竟然没回来!

    她打算的很好,他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看闺女,可结果收到的消息却是,某个刚刚抱得美人归的男人,带着媳妇去了淄博……

    咂吧咂吧嘴想想便也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算了,不过是再等上个个把月的。

    目光扫了眼正在教紫儿写字的某宝,心下不住的哼哼,平时追着撵着都不动一下笔,如今回来这三四天,这小子就长在紫儿的身边了。

    哎喂,为了争到紫儿,某宝是使出浑身解数!

    没办法,他这小圈子里,除了子雨一个丫头,其余的全是小蛋子,可是子雨都被钰儿那小子预定了,所以,他总不能跟自己的叔叔抢吧,更不要说,子雨长的没有紫儿好看。

    这会紫儿正在努力的模仿小宝的字,可小宝却盯盯的看着人家的侧脸,那长长的睫毛真好看,还有她的小嘴,红红的,小鼻子翘翘的……总之,某宝顿时就觉得紫儿是这世上最最最最最美的小公主!

    就是自己的妹妹小丫,哼,也比不上!

    你要问那达塔呢?

    某宝定会告诉你,他跟达塔不合适,他还是找个同龄人来谈一场世纪恋爱吧!

    “主子,轮椅到了。”

    某宝一听这话是“咻”的一下就窜了出去,转而推了个精质的小轮椅走了进来。

    “紫儿,来,哥哥带你去外面玩……”

    说着,某宝就来抱紫儿。

    紫儿脸色红红的回头看着梅素婉,见梅素婉点头,她才伸了手,被某宝抱了起来,放到了轮椅上。

    “呼——”某宝喘口气,“紫儿,你得减肥了,不然以后哥哥好抱不动你了……”

    紫儿小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却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回来后,最初看到一院子的孩子,紫儿是害怕的,可却架不住某宝缠人的功夫!

    还是让她对他开了口。

    其实,最主要的是紫儿心中总是想着婶母一路走来所讲的那两个“废物”的故事。

    废物大小姐,被世人嘲笑,可她却从不理会,因为是真废还是假废只有她自己清楚,最后,她成为世人眼中的传奇。

    还有那个废物王爷……紫儿对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王爷,很能感同身受,同样是腿不利于行,可人家的轮椅就相当于他的双腿,而且主要的是,婶母说,这两个人的心里,都住着天下百姓!

    是为天下百姓谋求生存与福利,嗯嗯嗯,所以,她一定也要做一个身残志竖的女子!

    至少不能让自己成为娘的负担!

    想到娘,她的小脸冷了下来。

    “紫儿,你怎么了?”晏小宝急忙蹲下了身子,与她平视。

    紫儿摇头,“我想娘了。”

    “我听娘说,你娘去见老祖宗了,哦,就是你的曾祖母,过个个把月,你娘跟你爹就会一起回来了……”

    “我爹……小宝哥哥,你能再给我讲讲我爹吗?”紫儿看着他,怎么听都听不够,原来自己的爹爹那么厉害啊,让很多人敬仰呢。

    某宝咽了嗯口水,抬眼瞄了下梅素婉,发现他娘躺在榻上好像睡着了一般,于是轻声道,“紫儿,咱们出去晒太阳,我再给你讲啊……”

    说着,就推着轮椅往外走。

    轮椅这东西,打小便是他的玩具,所以,推起来,倒很娴熟,却让紫儿好奇的左摸摸右摸摸。

    “我跟你说啊,你爹爹啊,他可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夫子,尤其对我更好,不过紫儿,你知道吗,你爹爹虽说是个文人,可能连你娘也打不过,但是他有脑子啊,你看看,这街上的百姓,哪个听到你爹爹的名子,不竖着大拇指,因为你爹爹不收他们的税。”

    “税是什么?”

    “税……税就是钱,我娘说,赋税猛如虎,老百姓赚钱不容易啊……”

    “哦,老虎我知道很可怕……”

    “嗯嗯,以后咱们专门打老虎…………”

    ……

    屋子里的梅素婉睁开眼睛撇了眼自打进来说了一句话就被当成空气的碧瑶,咧嘴一笑,“我儿子……”

    碧珠翻了个白眼,“每次紫儿问王子皓,小世子都可以两句话给转到了别处,而紫儿,就跟着走,唉……这孩子太单纯了,遇上成精了的小世子,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你少羡慕嫉妒恨了。”

    碧瑶耸耸肩,“我嫉妒什么?子雨都不用我.操心的,这不都成人家的童养媳了吗,我回来这么久,这丫头还一直睡在九爷府中呢。”

    “哈哈……”梅素婉大笑,晏寒钰那小子,看着蔫吧的,却绝对是个腹黑货!

    想想,如果九爷不是小的时候烧坏了脑子,估计就是寒钰这样子吧?

    主仆两个说了一会闲话,碧瑶便道,“主子,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梅素婉耸耸肩,“给王子皓送个消息,告诉他,再不回来,他没见过面的闺女,许是就成了我儿媳妇了……”

    碧瑶扑哧一下就笑了。

    “知道了。”

    “收拾一下吧,咱们去燕京!”

    碧瑶应下,转身离开,而梅素婉也起身走了出来。

    “紫儿……”

    梅素婉唤了一句。

    紫儿被太阳晒的额角上都流下了汗,可是看着不住疯跑的几个臭小子,眼里却是一片羡慕之色。

    “紫儿,婶母要离开些日了,你跟着小宝,可好?”

    紫儿小脸瞬间变的有些白,却是抿紧了唇,大眼睛忽闪着看着梅素婉,手却是下意识的抓紧了椅背。

    梅素婉知道她是害怕,所以,拍拍她的小手,“想想婶母给你讲的故事,还会怕吗?”

    紫儿摇头,终于鼓起了勇气,看着梅素婉道,“婶母,紫儿不怕!”

    这里虽然没有娘亲,没有娘亲的师姐,可这里的人,并不会嘲笑她,她不应该怕的是不是?

    她应该学着婶母故事中的两个人,要坚强,要勇敢!

    “娘,你放心,我定会好好照顾紫儿的,绝对不让她哭。大不了晚上睡觉,我也陪着她呗……”

    梅素婉伸手点着他的脑袋,“你收敛点,免得夫子回来,给你的课业加重。”

    “不不不,夫子回来,看到我将紫儿照顾的这么好,怎么会加重课业,是要减少才好,这样子,我才有更多的时间来陪着紫儿……”

    梅素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拍拍儿子的小肩膀,儿子,理想很美好,现实太骨感,对一个爱女成痴的男人来说,你离他女儿远点才是正道!

    不过,她并不打算告诉她儿子,有些事要自己用眼睛去观察才能变成自己的东西!

    亲了亲紫儿的小脸,梅素婉低低的说,“有事叫文伯,叫老嬷嬷,再不济还有小宝,还有你身边的丫头巧姑,他们都可以帮你,知道吗?”

    紫儿点头,明明很怕,可她决定要勇敢去面对,就向她独自爬出山谷来找爹爹是一样的!

    只有勇敢的人,才不会被黑暗打倒。

    “婶母,你要早点回来。”

    “嗯。”

    梅素婉见碧瑶背着包袱走进来,便直起了身子,对小宝道,“娘走了。”

    “嗯嗯嗯……”

    某宝直接挥手,跟赶苍蝇似的。

    倒是紫儿小眼巴巴的望着她,梅素婉撇撇嘴,到底哪个才是她生的呢?

    ——

    初秋的燕京带着一抹清凉,晏寒天的大军攻下青州后并没有着急直逼燕京,倒是向西偏去,两个月的时间里,倒是将燕涵奕的天下,又缩不了一大半。

    坐在燕京城中的燕涵奕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已无将可派了。

    大大小小的战役,没有一个是胜的,哪怕就是传个平手,也能让他的心略略的宽敞一些,可这些日子以来,所有八百里加急的除了叫增援还是叫增援,他还上哪增兵?

    大燕是富有,可是打杖的银子就跟流水一样,再富有的国库,为了打败晏寒天,也被他花的差不多了。

    加税,百姓怨声连连,听说被晏寒天收复的地方,不但不加收赋税,能免的还都免了,他想破了脑子也想不明白,他晏寒天的银子到底是从哪来的?

    “报……皇上,齐州失守……”

    “砰!”

    名贵的砚台,被燕涵奕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本就阴鸷的眼神,此时除了阴狠还带着浓浓的害怕!

    这一年多来,他睡不好吃不爽,每日里如履薄冰,就怕哪一觉醒来,就看到晏寒天拿站在他的床头,拿剑指着他,逼他让位!

    所以,如今的他早没了多年前的意气丰发,更没了那俊美的外表。

    如今他瘦成了皮包骨,看谁都想要害他一样,防着所有的人!

    以往他还有心思去玩玩女人,可自打那男人跟疯了一样攻下了西韩,又抢了东齐后,他是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而现在,齐州也没有了……他的大燕还剩下了什么?

    “皇上……”

    “滚,都给朕滚,滚的越远越好,滚滚滚——!”燕涵奕歇斯底里的吼着。

    “皇上,老臣是说,不若让南阳侯出兵吧!”太师张满之是硬着头皮说道。

    自打一年前晏寒天夺了天下后,燕涵奕便收回了南阳侯手中的兵权,更是让他直接回府养老,再未用他。

    其实,大家心里清楚,这是皇上的疑心病,因为如今的南阳侯世子南煜与擎王关系匪浅,更不要说,南阳侯府到底还是跟高家牵在了一起,所以,他怕哪天南阳侯就临阵变节了!

    其实这种猜测对于一个将领来说是莫大的耻辱,更不要说还是一员朝庭老将。

    “太师此话差矣,这世上还有谁不知道,南阳侯府的世子妃与梅素婉是什么关系吗?太师这个时候想让南阳侯领兵出征,还不如直接打开大门,将那晏寒天迎了进来更简单些!”

    却不想,说这话的是平王。

    “平王你这话是何意?老夫只是就事论事,难道,平王有更好的人选?”

    平王冷冷一笑,“我大燕兵强马壮,将相之才彼彼皆是,对负一个废物,又何以如此害怕。”

    张满之对平王拱手一礼,后又转头看着燕涵奕,“皇上,老臣突然想起,平王也是也身武将之家,就如平王所说,大燕的将才彼彼皆是,倒是让老臣茅塞顿开,由平王带兵抵御晏家军,却是再好不过了……”

    “你……”平王脸色发囧,还没等他再说话,却见太师又道,“不过,平王的亲妹,好像是高家的媳妇啊……”

    平王怔了一下,那脸瞬间红了个透,“太师你莫要将本王与他人混为一谈,本王是本王,她燕淑琼早已与平王府恩绝关系了!”

    “也是,一母同胞的亲妹为着利益都可以断绝关系,让平王领兵,难保碰上晏寒天的大军后,为保命而直接投降!”

    张满之冷冷一哼,这话却是让平王的额头瞬间现出了冷汗。看着张满之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燕肃当皇上的时候,平王府就被凉了十来年,到了燕涵奕这里,他怎么努力也同样得不到重用,如今他不过是看不惯,同样是被燕肃肃清的南阳侯府,凭什么就可以再入燕涵奕的眼儿?所以,才以此发发劳骚,顺道拍拍燕涵奕的马屁,却没有想到,竟是被太师给泼了一身的屎回来。

    燕涵奕满眼阴郁的看着平王,突然爆吼一声,“够了!退朝!”

    很显然,此时的燕涵奕尤为烦躁。

    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太师张满之摇了摇头,唉,谁都不相信,这大燕的天下……

    ——

    梅素婉与碧瑶乔装打扮一番,便回到了燕京,更是回了擎王府,而擎王府外,仍被重兵把守,不过这些人梅素婉还未放在眼中。

    擎王府中为数不多的下人,却并没有因为王爷与王妃都不在,而有所懈怠,王府中被收拾的井然有序,更是干干净净。

    小童庆丰也已长大成人,看到梅素婉与碧瑶是满脸不可置信,回过神来,忙跪了下去,“王妃,奴才见过王妃!”

    梅素婉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顺便将他抓起来,便道,“庆丰,几年不见,长高了长大了啊……”

    庆丰脸上现出憨厚的笑容,“没想到王妃还记得奴才……”

    “哦?难不成,你以为你家王妃是老年痴呆,连你都不认得了?”

    庆丰直接摇头,自家王妃这嘴还如以前一样啊!

    急忙道,“王妃,奴才给您切茶去……”

    “嗯,顺便告诉厨房,中午我要吃红烧肉……”

    庆丰直点头,转身就跑。

    梅素婉看了眼碧瑶,“人缘好,没办法。”

    碧瑶撇嘴,“人缘是好,可也够吓人!不然人家干要跑!”

    “那小子是跟别人显摆去了……哎呀,还是自己家里舒服!”

    伸了伸胳膊,梅素婉便向府中花园走去。

    因为她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声音。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儿,穿梭在各色鲜花之间,梅素婉的嘴角扬了扬。

    虽说当初接这两个孩子过来有教育梅素蕊的成分,可更多的却是怕那个女人,拿这两个孩子做文章!

    再怎么说,这两个孩子都是王若熙的亲孙女,不为别的,就看她当初疼爱晏寒天的份上,她也不想这两个丫头受到什么委屈。

    上辈子的恩怨就让他们随风过去吧。

    而这时,碧瑶轻咳一声,那奔跑的两个丫头,便停了下来,随后寻声望了过来。

    小的也不过五六岁,看到两个陌生的人,急忙躲到了大的身后。

    大一点的丫头小眉头轻轻的蹙了起来,可随后却眼露惊讶,“二姨母!”

    梅素婉挑了挑嘴角,冲她点了点头,“几年不见,你倒是长高了!”

    这两个孩子被她抱来的时候病的都很重,不过还好,至少这个大的,还算是懂事,到没有让梅素蕊太过操心。

    当年离开的时候不是不想带着一起走,只是两个孩子都小,再一个,梅素婉也怕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照顾不上后有什么闪失!

    而留在燕京的擎王府中,才是更好的保护。

    “缨儿,快出来见过二姨母……”紫幽回身拉过妹妹,便往花园外跑来。

    梅素婉蹲下身子,伸手拉过小的的手,“不记得二姨母也正常,二姨母离开的时候,缨儿才这么大……”

    梅素婉伸手比了下一个一岁多的小娃娃的身高。

    紫缨的脸瞬间红了,低低的道,“缨儿见过二姨母……”

    随后又躲到了紫幽的身后。

    “不怕!”紫幽哄着她,却好奇的看着梅素婉,“二姨母,您头上的花呢?”

    梅素婉伸手右额角,笑笑道,“花谢了!”

    “咯咯咯……”紫幽便笑了起来。

    梅素婉扭头看了看,花园里并没有其它的人,便挑了挑眉,“丫头呢,都没有人跟着吗?”

    “不是不是,二姨母,其实这个时间,是我是我跟缨儿学习的时间,是我们俩偷跑出来……”说着便垂下了偷偷的吐了吐舌头。

    梅素婉摇了摇头,“带姨母去看看夫子在干什么,连学生跑了都不知道……”

    虽说她人不在王府,可王府中的一草一木她仍然了如指掌。

    紫缨满脸羞红,“二姨母,我错了,求您不要责罚夫子,夫子……”夫子被她俩给绑起来了……

    可这话她没敢说。

    被梅素婉牵着手,便向她们的小院走去。

    一进到小院的书房,看到那个被绑在椅子上,却垂头大睡的夫子,梅素婉已经不知道是要哭还是要笑了!

    这也能睡?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