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5章 全剧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315章 全剧终    三日后

    天气晴好,温度适宜,梅素婉老神在在的躺在院子中的摇椅上,看着面前身穿明黄色衣服的男人,她嘴角高高的挑着,眼里却是阴芒外射。

    “皇上日里万机,怎么有空到我这小庙来玩?”

    燕涵奕看着女子光洁的额头,嫩白的双腮,那惬意的样子,就想到自己这辈子唯一一次眼瞎,就瞎在了她的身上。

    衣袖下的大掌是捏紧了又松开,松开再捏紧,阴冷着一双眼问道,“梅素婉,你是不是觉得朕很好耍?”

    “不,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好耍。”

    这话当真是打脸,还打的“啪啪”响!令燕涵奕的脸色更加难看。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梅素婉仍摇着椅子悠闲地躺着,燕涵奕便站在她的一步之遥外,阴郁的瞪着她。

    “朕就是死了,也不会将江山拱手送人……”

    “你死与不死与我没有关系。至于你的江山……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大燕,似乎就只剩下你眼皮下的燕京了。”

    三天的时间,晏寒天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了。

    你要问这一杖打的是不是太过简单,有些过家家了,可还真就这样!

    本来燕涵奕的兵马就一直节节败退,求援的八百里加急,却一封紧着一封从四面八方涌来!

    而燕涵奕又始终派不出将才,也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派人出征,最终的结果就是他用大军将自己团团围在燕京城中。

    只是他当成铜墙铁壁的燕京,在梅素婉等人的眼中,也不过是从走城门变成飞城门而以。

    如今大军屯兵城外,与燕涵奕的大军隔着城墙两两相望!

    “我就是带着燕京去死,也不会将燕京留给你们!啊——”

    燕涵奕抬脚踢向一旁的桌子,他胸口的郁气,一直无法得以宣泄,这些日子以来,他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身体极度不适。

    梅素婉没有理会被他踢倒的桌子,只是看着他道,“你爹我给你送回来了,一会你走的时候一并带着吧!”

    话落,便对碧瑶摆了摆手。

    “梅素婉,梅素婉……”燕涵奕瞬间冲了过来,他两手紧紧抓着梅素婉胸前的衣服,双眼如被血浸了一样,声嘶力竭地吼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嫁给晏寒天?”

    梅素婉眉头紧皱,看着燕涵奕满眼的痛苦,她有些好笑,“我‘要’嫁给晏寒天?皇上是不是弄错了?若非当日皇上一心想毁了我,我怎么会嫁给晏寒天?要知道,我打小可就跟你订婚了呢,是你自己不要我的!”

    “噗!”燕涵奕猛的吐了口鲜血出来,要知道,她所说的是,是他这非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毁的他肠子都青了!

    “那还不是你在做戏……”燕涵奕一直都想不明白,她明明不废,为何不站出来证明?她明明很轻易的就可以让自己改观,却为何将计就计?

    当日晏寒天大殿之上说他与她情根深种,当时他确实是信了,可是回头,他怎么想,怎么觉得晏寒天是在放屁,乱扯!

    “真是笑话了,我明知有人算计我清白,我还不反抗吗?燕涵奕,你还真当我是废物了?不过,你当不当我是废物都无所谓,有人不当我是废物就行!”

    “你告诉我,当初为什么嫁一个残废也不嫁我?”

    梅素婉看着他如小孩子要不到糖一般执拗着,便笑了,“当日太后大寿,晏寒天不是跟大家说了为什么了吗?”

    “放他娘的狗屁!”燕涵奕直接爆了粗口出来,“是,他说的是好像有那么回事,可他存是在混淆视听!当日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盯在了擎王府,他三个月走一次,走个狗屁!”

    梅素婉对着他的双眼似笑非笑,“所以呢?”

    “所以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嫁给他那个残废?!”

    “因为干净!”梅素婉这话说的极轻极轻。

    可燕涵奕听到了,还听的很清楚,蓦然间身子一怔,“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可他性情阴郁,杀人如麻……”

    “宠着我就行了,没必要对我之外的人和言悦色……”

    “啊——梅素婉,我杀了你……”

    燕涵奕直接被她这话给气疯了,袖中的匕首被她抽出来,对着梅素婉的胸口就扎了下来。

    他抓着梅素的时候,是因为梅素婉让他抓,也是想躲,可不代表她可以放任他胡来!

    素手翻转,便捏住了燕涵奕那瘦的只有一层皮的手腕,眉目阴冷,看着他,“想好了再出手,不然,我可不保证下一刻,你还有没有命在!”

    “来人,来人,给朕将擎王府的人全数拿下,朕要一个一个砍,砍到晏寒天出来为止……”

    燕涵奕大吼,一排羽林军便跑了进来。

    “燕涵奕,我刚刚说了,你想好了再出手……如此,你可就别怪我心狠,不念发日我娘与你娘的那点情义……”

    手腕一用力,身形一闪,梅素婉捏着燕涵奕的手腕绕在他的脖子上,燕涵奕手中的匕首,便对准了他自己的咽喉!

    “哈哈哈……梅素婉,朕赌你不敢……噗!”却在这时,燕涵奕的左肩被猛的射进了一道利箭。

    若不是他反应还算是快,向左移了一下,那箭可就直直的射入他的心脏!

    梅素婉双眼一眯看向那站在对面屋顶的男人,随后冷哼一声,无不嘲讽的说道,“你的同盟,先舍了你……”

    “韩玉山!”

    燕涵奕伸手握着箭柄,竟是生生将箭给拨了出来!

    鲜血如注,可他却已顾不上,只是双眼死死的盯着那立于屋顶的身影。

    “抱歉,我想射的并不是你……”

    “放你娘的狗屁!她特么的在我右边,你往左边射……来人,传令下去,该杀的人,一个不留!”

    “燕涵奕,你看看你的手掌……”

    突然,韩玉山竟轻轻的说了这么一句。

    燕涵奕下意识低头,却见掌心一片漆黑,而他身上的血,也从鲜血变成了黑色!

    “你……卑鄙小人,说好的,你去对付晏寒天……”

    “哈哈哈……对付晏寒天?不不不,对付晏寒天没意思,唯今之际,只要杀了你身后的女人,不用对付晏寒天,他自己就会灭亡了,所以……”

    “所以,我亦成了你的绊脚石?”

    “不错,你死了,大燕亡,梅素婉死了晏寒天亡,剩下的江山,便是我大韩所有,我何乐而不为!”站在屋顶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入怀。

    梅素婉心道,他从哪里来的自信?

    可看到他的动作,再加上风向……

    梅素婉便明白了,目色一凛,手腕翻转,燕涵奕手中的匕首就到了她的手中,随后被她狠狠的打向了韩玉山。

    只是仍就晚了一步!

    韩玉山手中的药粉,如细雨一般被他散开!

    秋风吹过,一众羽林军瞬间倒地,口吐白沫,再无一丝战斗力。

    燕涵奕的脸上在那一刻就被梅素婉扔上了一个湿布巾,看着这一幕,他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

    笑的他东倒西歪,笑的他泪涕横流。

    而这时,碧瑶已着人将燕肃抬了过来。

    早前就已经安排人,将他送回来了。

    燕涵奕看着燕肃,却是眼神复杂,而燕肃只剩下一口气,看到他如看到愁人一般,抖的向筛糠一样的手指,直直的指着燕涵奕,“还……还……还我江山……”

    梅素婉没再理会他们父子,却是将目光移向了对面的屋顶。

    屋顶上,韩玉山双眼闪着诧异,除了羽林军中毒倒地外,王府中的人并无异样。

    尤其是他对面的女人。她给燕涵奕盖了个布巾,可她自己并没有,怎么回事?

    只是还没等他想明白,却见梅素婉顿时飞身而起,双手戴着金丝软套,一柄白玉短笛如利剑一般刺向他的咽喉!

    韩玉山回手拿剑隔开,二人便打在了一起。

    越打,韩玉山越心惊,越打越吃力,渐渐的他便只省下防手的份了。

    韩玉山心道不好,刚想跑,却见梅素婉高高的挑起了唇角,倏的向后窜去。

    韩玉山心下大喜,也不去想梅素婉为何要撤还露出那么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是足下一点,便往后逃去。

    “砰!哗啦啦……”

    韩玉山竟是一个狗啃泥就摔在屋顶,随后如滚雪球一样向下滚去……

    只去却头朝下挂在了半空。

    他双目赤红,手中的长剑挥向那锁在脚上的细线,可该死的,却怎么也没有砍断!

    屋顶上,梅素婉脸上挂着一抹邪气的笑容,她的手中,正扯着一条极细又晶亮的钢丝。

    “跑……我若不想让你跑,你跑一下试试!”

    “梅素婉,你卑鄙!”

    “哈哈哈……我卑鄙……我再卑鄙有你卑鄙?”

    梅素婉飞身而下,而韩玉山也落到了地上,却是再次欺身而上,手中匕首直刺梅素婉胸口。

    梅素婉冷哼一声,“你确实武功了得,你的谋略也确实到位,可惜,你遇上了我跟寒天,韩玉山,你千不该万不该生了动小宝的念头,不然你的西韩或许还能多挺几年!只是你该死,你竟动了小宝……”

    “无毒不丈夫,梅素婉,我杀不了你,我却可以与你同归于尽!”

    他多年来的隐忍,多年来的畴谋,全都毁在了这个女人的手里,他恨,他恨不得喝了她的血,吃了她的肉!

    “与我同归于尽?常山你还不够那个资格!”

    梅素婉目色一冷,不再与他玩耍,达摩加近身搏击,只一招便将韩玉山踩在了脚下,手中的短笛直刺入他的左胸!

    “素婉……小心……”

    随着一声女子的高呼,梅素婉的身子被猛的推了一把,可却还是晚了一步,一股粉末扑来,梅素婉的双眼瞬间便失去光明,更是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猛的抱住,随后耳边传来“扑哧”一声,梅素婉的心顿时一紧,回手短笛狠狠的刺去,随后抬脚将人踢飞。

    于此同时,韩玉山带来的人也全数冲了进来,碧瑶发出信号,自己的人也从四周出现,转眼王府里便打成了一锅粥。

    “梅素蕊,你怎么样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那一刻竟是梅素蕊跑了出来,也没有想到,她竟为自己挡了一刀。

    “素婉,我……我……怕是……”

    “别胡说!”梅素婉双目不住的流着泪,那厢碧瑶已经没命的缠上了韩玉山。

    “你还能再挺会吗?”梅素婉摸到了梅素蕊的手,只要给她一柱香的时间,她就可以看到东西了。

    “好!”梅素蕊手捂着左侧肚子,明明眼睛就要闭上,却还是应了一下。

    梅素婉便坐到了她的身边,撕下自己的衣角,开始擦式眼睛。

    是石灰粉!

    韩玉山是算准了自己会屏自己呼吸,却不能闭上眼睛!

    可这时,梅素婉却闻到了浓浓的烧焦味,“发生什么事了?”

    “起,起火了……”

    梅素蕊只觉得一阵一阵的晕眩传来,她便知,自己怕是不成了。

    “素婉,我……我怕是不成了……但是,但是求你帮不要告诉紫幽……你,你就说,我,我去了很远很无的地方……素婉……素婉……小的时候,我们欺负你……其实,其实是因我们嫉妒你……素婉,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这话,留到要进棺材的时候再说吧!”

    却见梅素婉红肿的双眼,伸手点住她身上的几处穴位,塞了一个瓶子给她,“感觉不好就吃一粒,如果你可以,就先把伤口给我勒住……”

    话落,梅素婉已经飞身而去,直奔被碧瑶打成猪头的韩玉山。

    “不扒了你的皮做鼓,我就不是梅素婉!”

    ——

    如果给韩玉山一个重生的机会,他想,他再也不要遇上梅素婉这个女人,他恨她,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可没有人知道,在他恨她的同时,却又极欣赏她。

    不过他比任何人都理智,也可以说女人在她的心中,或许占的份量太轻,所以,他将那一丝丝苗头,早早的掐死在萌芽之中。

    可此时,他四脚皆断地倒在血泊之中,那女人眼中的恨意一点没减。

    他却笑了,解脱了,他终于是要解脱了……

    “碧瑶,将他扔给东来,皮没扒下来,绝不可以让他死!”

    而这时,整个燕京城都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再回头,却发现燕涵奕早不见了身影,而燕肃,却是双眼一眨不眨,直勾勾的看着一个地方。

    他死了!

    看到大燕满城的烟火,他知大势已去,却是死不冥目!

    嘶杀的喊声,远远的便传了过来,梅素婉知道,晏家军攻了进来……

    她回身来到梅素蕊的身边,“你怎么样?”

    梅素蕊脸无血色,却吊着一口气,“目前还死不了!”

    梅素婉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都说祸害遗千年,所以,你不会死的……”

    扶她起来,那边庆丰也带着王府中的十几个奴才与紫幽姐妹两个跑了过来。

    “娘……”

    紫幽一看到梅素蕊,便扑了过来。

    “幽儿……”

    “王妃,王府被人从外面点燃了……”

    “无妨,大火烧不进来……庆丰,快扶着太子妃,到我的研究室……”

    庆丰点头,忙招手叫来几个下人,抬着梅素蕊就向研究室跑去。

    “素婉,我还可以,你要不要先处理一下你的眼睛……”梅素蕊看着眼睛都快肿成一条缝的梅素婉说道。

    梅素婉点头,“嗯,我自是要先弄一下眼睛,不然,我没法给你手术……”

    说着,梅素婉叫人拿了坛子醋过来,就开始洗眼睛,后又用清水冲了几冲,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你忍着点,我看看伤口有多深……”

    梅素婉就这么扒开了梅素蕊的伤口,梅素蕊的冷汗,瞬间浸湿了她的衣服,她上下牙齿不住的打在一起,身子更是绷的紧紧的……

    “我忘了有止痛的药……”

    梅素蕊一双眼睛无力的动动,她知道,梅素婉这是在报复。

    梅素婉将药粉撒在了她的伤口,随后冲她一笑,梅素蕊抖着双唇,硬是挤了声音出来,“真……难……看!”

    梅素婉便白了她一眼,伸手捅捅她的腰,“疼吗?”

    梅素蕊摇头,“素婉,大哥,他死了。”

    梅素婉一愣,手下未停。

    “他说请你不要恨他,而我,若非是他,我来不了你这里,素婉,韩玉山他疯了……”

    梅素婉点了点头,梅泓泽一直没有出现,她便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看梅素蕊,“死都死了,我还怪他做何?好了,莫在说话了,我要开始清理你的伤口了……”

    ……

    等梅素婉缝好包好天都黑了。

    看着脸色苍白的梅素蕊,她道,“好了,我就说祸害遗千年,你不会死的,就是会遭点罪!”

    梅素蕊苦笑,“看来还得做个祸害。”

    而梅素婉转身便向外走去,在看到门外那立着的人影后,身子一歪便倒了下去。

    “素素……”

    “让我睡会……”

    眼睛的不适,让她为给梅素蕊做这个手术,比平时慢了一倍的时间,更是比平时还要集中精力,累,又怎么是一个字可以容易的。

    晏寒天看着怀中的女人,大掌一捞便将她抱在了怀中,随后身形一闪,直接回了二人的房间。

    ——

    看着沉睡的梅素婉晏寒天伸手一下一下的扶过她的额头,眼里一片心疼之色。

    今日,他与梅素婉早已分好了工,就知道那两个男人一定会全数出现在王府,所以,晏寒天必须用这一天的时间,将两人的势力连根拨除。

    武功上层的人手有限,外围的处置,几乎全部由晏寒天出手,石仁陌痕协住,便一直忙到了晚上。

    至于大军破城……只能说是燕涵奕自己挖坑的结果!

    谁让他下令将整个燕京给点了!

    城中百姓疯拥而起,他们一个是要逃一个是要将大军放进来,而燕兵便半推半就,迎进了晏家大军!

    嘶杀喊声,却是因为晏家军中的好儿郎,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了,终于可以见到自己的家人了……

    城中的大火,有数十万的将士在,自然很快便被扑灭。

    至于燕涵奕,却是坐在了龙椅之上,看着步入大殿的晏寒天,一身整洁,又英俊潇洒的脸庞,他冷冷的哼着,“晏寒天,你这辈子是因为遇上了梅素婉,如果只是你与我,我不一定就能输给你……”

    晏寒天耸耸肩,“以前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不过,就我现在的想法……”晏寒天伸手指了指他屁股下的椅子,“你视如生命的这把椅子我还真不想要!”

    燕涵奕双手紧紧的捏住龙椅的椅背,目呲欲裂,才一张嘴,竟是又吐了一口血出来,晏寒天忙后退一步,“你别把我的衣服弄脏了,素素喜欢干净的我……”

    “噗!”

    “喂,你血多是怎么着,不吐能死吗?”

    “噗!”

    “爷脾气不好,你再吐,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到外面的火堆里……”

    “噗!”

    这一次,不用晏寒天没有再说话,因为燕涵奕吐完了血,直接从龙椅上滚了下来,“轱辘轱辘”跟球似的从上滚到下,四肢猛的一抽,便再也不动了。

    不过,他到底也跟他爹一样,闭不上眼睛啊!

    晏寒天跳出老远,“我靠,你看看你,激动个什么劲啊,得,连椅子都没坐稳,白死了……”

    陌痕,石仁:“……”

    可怜燕涵奕,估计将成为史上第一个被气死的皇帝吧!

    ……

    燕涵奕一死,晏家军再入了城,还有谁也再与晏寒天做对?

    所以,晏寒天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皇宫,回家找媳妇去了。

    可却被碧瑶告之,王妃在做手术!

    手术?

    晏寒天好奇之余便来到了那所谓的研究室,这一看便瞪大了双眼,更是一直陪到了天色暗了下去,陪到他媳妇走出来……

    ——

    “寒天……”梅素婉眼睛睁不开,只是伸手摸着,随后倚进男人的怀中,“眼睛不舒服……”

    “来,为夫给你吹吹……”

    清凉的风吹在眼皮上,梅素婉便笑了,“寒天,我要是瞎了呢?”

    “我做你的眼睛。”

    “我要是聋了呢?”

    “我做你的耳朵。”

    “我要是……唔唔……”

    双唇被猛的夺去,一记深吻,吻的梅素婉娇声连连。

    “素素,别乱说。”

    “呵呵……”低低的,梅素婉笑了起来,随后问道,“成了?”

    “嗯,我真的想不通,燕涵奕那么一个废物男人,我怎么还能被他支使,还为他征讨南唐?我脑子没病吧?”

    “哈哈哈……”梅素婉大笑,“那时候,你与南唐有着深愁大恨,自然是要去的……”

    晏寒天撇了撇嘴,“燕涵奕那小子太废,唉,还是你眼光好,没跟他,跟他,你这辈子就毁了!”

    梅素婉哼了两哼,“嗯嗯。”

    “你这是在敷衍我?”

    “没有没有,我是在同意你的话,更是万兴,还好当日王若璃的赐婚,你看,你姨母对你多好啊,把个燕涵奕才休了的女人就这么给了你……嘿嘿……”

    晏寒天将她紧紧的圈在怀中,脑子里闪过陌痕的话,嘴角一挑,“陌痕说,你跟燕涵奕大婚的前一晚上,我想劫走你……”

    “嘛?”

    梅素婉一下子坐了起来,努力想睁开自己肿成核桃的眼睛,可惜,没睁开。

    可心下却甚是震憾,他在?

    “陌痕说,我有看到你被抓走……”

    “那你为什么不出手?”

    “陌痕说,我看到你醒着……”

    “咳!”梅素婉咳了下,随后寻了他的胳膊拧了一下,“欸你说,要是我没醒着,你打算怎么出手啊……”

    “不知道!”晏寒天将她重新拉回怀中,对着她露在外面的肩头咬了一口。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都去梅府后街了吗,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失忆了!”

    梅素婉:“……”

    还真是一个超级好的借口,可却也是事实!

    心里挠抓的,可想想也是,这男人应该是最早发现自己不废的,不然,干嘛那么积极又是送金子又是送兵符……嘶,说起这个,她就想起一件事,于是问道,“你给我那鹰令,说是能调动五千兵马,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好像不止啊,我开始没太注意,如今想想,先前在淄博,陌痕提出的人马……”

    “呵呵……”

    晏寒天低沉的笑了起来,拿下巴在她头顶磨了磨,“谁家的军队能有那么多的兵符……”

    轻轻的一句族,却让梅素婉蓦的怔住,有些反应不过,却又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呆呆的道,“所以,其实就算是燕涵奕不休我,我也不可能嫁得成他?”

    “对,按照陌痕给我的解释与我自己的猜测,应该是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做了打算了。”

    第一次……

    “燕涵奕回来那天,在茶楼……”

    “差不多吧,陌痕说南煜说的,我有笑过,因为我笑就是我在算计着什么……”

    “啊,晏寒天,你这该死的男人,你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才能适合我这拼命三郎的性子,嗯嗯,我耐操,你这破王府看似简单却一堆的麻烦事……平常的女人,根本应负不了,所以,我不怕你更甚至说,以你的精明,第一眼看到我后,就猜出了什么,所以,我就成了你的菜……”

    梅素婉是怎么想怎么自己吃亏,当初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嫁他的,自己一心想寻个太平地儿,带着自己的人过着自己的生活……

    “嗯嗯嗯……”晏寒天一声声应着,恨的梅不婉牙痒痒,又看不到是哪,不管不顾张嘴咬他。

    “臭男人,让你算计我,我咬死你,咬死你……”

    “咬咬咬……我更喜欢另一种咬法……”

    说着,晏寒天压下了她……

    梅素婉哼哼叽叽,可心里却是暖的,也是踏实的。

    她在想,也许当碧瑶将自己拉出去看燕涵奕的时候,她与他的红绳便被月老栓在一起了吧?

    不然,向来不出府的男人,那天干嘛去凑那热闹?

    ——

    世间的事情仿佛就这样过去了,燕京城城门大开,老百姓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至于上头坐的是谁,他们不关心,他们所关心的是他们终于不用再交那么多的赋税了。

    沉重的赋税,压的老百姓喘不过来,紧闭的城门更是关的他们心惊胆战,如今三个月过去了,燕京城已渐渐的开始变的繁华起来。

    而最近,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多了起来,擎王何时登基?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