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3.2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个怀抱是如此得温暖有力,那熟悉的气息又萦绕在她身旁,尤念有种晕眩的感觉。

    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瞬间湿透了江寄白的衣服。

    这近一年来的辗转反侧、无尽思念。

    这近一年来的奔波辛劳、悬梁刺股。

    所有的付出都因为这句话而值得。

    江寄白回来了,他们俩可以在一起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影院里已经是此起彼伏的哭泣声,尤念这样倒一点都不显得突兀,等她终于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被江寄白抱了起来。

    “在首映呢……”她轻呼了一声。

    “统统见鬼去吧,我可再也忍不了了。”江寄白哼了一声,悄无声息地从侧门出了演播大厅。

    门外有辆车等着,有人替他们拉开了门,车子稳稳地往前开去。

    被别人看到了她的狼狈模样,尤念有点不好意思了,一直把头埋在了江寄白的怀里。

    “我们去哪里?”尤念小声地嘟囔着。

    “我们回家,”江寄白亲吻了一下她的发丝。

    不一会儿车子就在尤念的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江寄白把她抱下车,疾步进了单元楼。

    没有电梯,江寄白倒吸了一口凉气。

    尤念咯咯地笑了,挣扎了一下想要下来,江寄白不但没松手,反而紧了紧手臂:“不许动,我抱你上去。”

    老小区的楼梯又高又陡,很是考验体力。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江寄白回头看看台阶,心里琢磨着得找个机会给这破房子安个电梯才行啊。

    门开了,又被一脚踢上。

    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床上,小床发出了抗议的咯吱声。

    两张炽烈的嘴唇碰在了一起,蜻蜓点水般地一触。仿佛沙漠的旅人看到了甘泉,又仿佛溺水的孩童抓到了浮木。

    狂风暴雨般的热吻终于不可抑制,江寄白含住了她的唇瓣,用尽力气吸/吮着,仿佛要将她的灵魂都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所有的惶恐和不安在这一刹那都远去了。

    心里空着的那个角落被填得满满的。

    尤念热烈地回应着,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感受到江寄白的存在。

    就在快要窒息的一刹那,江寄白松开了他的唇,清凉的空气涌入了身体,尤念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目光迷离。

    身上陡然一凉,随即被更为滚烫的肌肤覆盖,江寄白的吻变得温柔起来,一下下地落在她的脸颊、鼻尖,最后停留在她的锁骨。

    “可以吗?”他低低地询问着,勉强紧守着着最后一道底线。

    体内有把火在熊熊燃烧,仿佛要冲破所有的桎梏,尤念下意识地浅吟了一声,扭动了一下身体。

    江寄白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溢出一道喘息,凶狠地在她锁骨咬了一口。

    尤念瑟缩了一下,嘟起嘴来:“还要问……我都说了好几次了……是不是男……”

    最后一个“人”字被江寄白吞入腹中,所有的理智都远去,剩下的只是潜伏在身体中的本能,灵与肉的交融。

    激情过后,只剩下一室的旖旎。两个人腻了一会,江寄白有点受不了了,身上黏腻腻的都是运动过后的汗,可他又不想和尤念分开,只好抱着她去洗了个澡。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小破房子没有浴缸,两个人在莲蓬头下冲澡,大冷天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洗完后重新哆嗦着钻进了被窝里。

    江寄白一下子就又燥热了起来,紧贴着尤念,*又有抬头的趋势,只不过一看到尤念眯着眼一脸的乏累,他只好偃旗息鼓。

    尤念却还不肯睡,分别了一年,她有好多问题想要问,更想要好好珍惜他们俩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你还要走吗?”她的手指不安地在江寄白的胸膛上画着圈,深怕听到一个“要”字。

    “不走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江寄白轻描淡写地说。

    “可你爸爸呢?他是不是还反对我们在一起?”尤念屏住呼吸问。

    “他能想明白最好,想不明白也由不了他了,”江寄白微笑着说,“你忘了吗?我说过的,等我想起来了,我们就结婚。”

    “可是……”尤念还要追问,江寄白拧了一下她的鼻尖:“怎么这么多可是,我可还在这里等着罚你呢。”

    “你居然还要罚我?”尤念有点气愤,在他胸膛上咬了一口。

    江寄白拽了拽她脖子上的挂的链坠,阴森森地说:“我怎么和你说的?让你戴在手上不许拿下来,难道你当耳边风了?知道吗?当晚差点就没忍住要跑去找你,那样就前功尽弃了。”

    尤念心里甜滋滋的:“那你没来是看到我的微博了吗?我出来就发了。”

    “算你聪明,知道和我通风报信,”江寄白笑了,意味深长地说,“那就死罪可免,活罪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