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虐死单身狗,大结局下(含福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啪”的一声响,所有人惊愕。

    高旻进来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大门口听到吵闹声便飞奔入内。而进屋之后,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么疯狂的一幕。

    当然,也就忍不住在第一时刻,疾步冲上前,拦住了这一击。

    一支手臂把灵可揽在怀里,另一手挡在灵爸爸的鸡毛掸子下。其实高旻完全可以直接一手抓住鸡毛掸子,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应该给灵爸爸发泄的机会。

    否则,这口气出不去,灵爸爸一定会继续生气。

    “小高,你让开!让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孝女!”撩起袖子,灵爸爸举着鸡毛掸子‘哗哗’过去。

    连打三下,全部准确无误的落在高旻手上,不是灵爸爸瞄准不好,是高旻接的好…

    几下过后,灵爸爸心软了,灵可心疼了,灵妈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气氛安静了好一会儿,灵爸爸扔下鸡毛掸子,叉腰喘着粗气,“哼!”

    高旻紧了紧怀里的灵可,撞起胆子,开口道,“爸,孩子是我的。”

    话毕,气氛瞬间凝固。

    灵爸爸,灵妈妈惊呆。尤其是灵爸爸,简直瞪大了眼睛看向他俩。

    老实说,在灵可带着孩子回来的第一刻,灵爸爸心里是大叫着惨,失去了高旻这么好的一个女婿,可惜至极。

    高旻顺势握住灵可的手,“扑通”一下,双膝下跪。

    这举动又是一大震惊,连灵可都没想到…

    他握着灵可的手紧了紧,马上,灵可便知会了他的意思,随着他一起跪下。

    两个孩子就这么跪在灵爸爸面前,怎么能不叫人动容呢。毕竟,现在不是在古代,孩子下跪的礼仪,太重。

    “爸,妈,灵可的孩子是我的。早在两年多前,我第一次来家里的时候,灵可就已经怀上了。”缓缓开口,高旻以最真诚的眼光对向灵爸爸。

    这招很管用,他是知道的。

    当初听说婚礼上沈炎拉着颜晓给睿少下跪,高旻就暗暗记下了这招。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所以这招,非到必要时刻,绝对不用。

    擅长打心理战的高旻,比灵可会说话多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在长辈面前,就该服软,就该努力让长辈为之动容。

    “因为一次意外,我做了对不起灵可的事。所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努力弥补灵可,希望她能原谅我。”他们俩的事情,高旻也觉得全部告诉家长。

    要知道,只有真诚,才能换来谅解。

    而谎言,只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当时,我经常来家里探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后来,灵可就这么怀上了。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客厅的灵妈妈疾步走来,在两个孩子面前停下,“所以说,后来你一直找我们家小可是因为想要孩子?”

    “不是,”诚恳回声,高旻继续,“我是在接触灵可丫头之后,才开始喜欢上她的。因为喜欢她,想追她,所以很想找到她。爸妈你们不知道,就在一年前,我有追到过美国去。只是那个时候,”

    挠挠头,高旻摆着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那个时候,灵可丫头把我拒绝的很惨。”

    说这话的语气,听上去就像是在控诉灵可的无情一样。

    边上的灵可急忙开口为自己解释,“因为,我不放心他,所以也不敢跟他以那种身份交往。”

    “以前的我,的确很不好,我也花了很多时间改变,这次知道孩子的事之后,我又一路追到了美国,希望能打动灵可丫头。”

    说着,高旻将话锋首先对准了比较好攻陷的灵妈妈,“妈,现在孩子也有了。要计较也迟了。发生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只想挽回,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语气真的非常诚实,还有几分乞求的味道,听得灵妈妈连连点头,心下总算是呼了一口气,“你们年轻人的事儿,自己决定就好。”

    “爸,”视线转向,高旻又对上灵爸爸,“爸,怀上孩子的那晚,我喝的烂醉,灵可为了躲陈大军马跑错了房间。这件事,要真的追根究底,不是灵可的错,我要负大部分责任。”

    “就像你说的,我改变了灵可的人生,但是,我希望给我一个负责的机会。”

    高旻都这么说了,灵爸爸还能说什么呢。

    要是早知道孩子是高旻的,灵爸爸用的着气吗?!

    只是在这个时候,面子真的有点下不去。

    刚刚他还发狂的打了孩子们,现在又让他露笑颜祝福孩子们,太大的反差,他摆不出来…

    “那你为什么,不跟小可一起过来认错。”正了正脸色,灵爸爸尽量摆出比较正常的态度。

    不能看上去太开心,也不能看上去太凶…

    “是我让他先不要来的。”一边的灵可默默发声,“我想到爸的状态一定不好。想等哪天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再让他过来。”

    她也是想替高旻省件事儿,没想到反而让自己多了件事儿。

    如果一早就带着高旻过来,说不定,情况就不会是这样呢?

    “爸,能原谅我们吗?”高旻小心探问着,“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事忙着你们,也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对待灵可。”

    他都这么说了,灵爸爸还能再说什么呢。

    就是这孩子都这么大了,现在让他们结婚,也难逃未婚先孕一说,到底还是脸上无光…

    “你们,起来吧。”挥了挥手,灵爸爸拉了张凳子坐下,发过气之后拿起一杯子大口喝着凉水。

    “孩子们快起来,地上凉,”灵妈妈总算也是松了口气,“都坐好坐好,妈给你们再烧两个菜去。”

    “先不急,”灵爸爸出声,手指敲了敲桌面,“都坐好,开个家庭会议。”四个人围桌齐坐,孩子本来抱在灵可的手里,后来被高旻接了过来。

    “妈妈,爸爸,”坐在高旻腿上,孩子咬着奶嘴诺诺出声,“饿。”

    这是第一次,孩子喊爸爸让高旻听到了,心头的激动是难以言喻的。

    嘴角勾起一道笑,高旻看了看灵可,又看了看孩子,“她刚刚喊我什么?我没听错吧?她以前没有这么喊过的是不是?”

    灵可,不予解释。

    灵妈妈拿了块小蛋糕过来给孩子,家庭会议继续…

    “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把自己的事一字不落的交代清楚。如果以后让我发现你们还有半点隐瞒,到时候,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灵爸爸敲着桌面,摆着一家之主的威严,“小高,你先。”

    “爸,情况其实就是我刚刚描述的那样。”高旻看了看灵可,转头诉说,“我跟灵可之前是认识的,但是并不熟。就是在那天晚上发生了意外之后,才开始更深度的接触。”

    “你说的那天晚上,是不是大军刚回来的那晚?”灵妈妈回头看了看灵爸爸,“我记得,那晚,本来我们让小可去接大军回家吃饭,但是小可一晚上都没回来。当时我还以为,大军带小可出去玩了一夜。”

    “应该就是那晚,反正,那晚我喝的烂醉,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而灵可丫头又那么刚好的躲到了我的房间,”顿了顿,高旻小心的用词,“就发生了那次的意外。”

    这话说出来,可信度只有一半,灵爸爸挑眉相向,“小高,你说实话。咱们都是喝酒的人,要真喝的烂醉,怎么可能会出事?”

    要真喝的烂醉,铁定是一觉睡到天亮。哪里还有精力做那种事情。

    “瞒不过你,爸。”高旻无奈叹了口气,看样子,真的是什么都要交代了,“我在京都有几个仇家,那天晚上给我设了个局,本来是把我下药之后给我安排了别人。但是,没想到,灵可丫头来了。”

    “那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会有这种仇家呢?”更深的问题被牵拉了出来。

    老实说,高旻背后的身份,两个长辈包括灵可都一无所知。

    当然,那些太过黑暗的东西,高旻也不准备告诉他们。

    从兜里摸出了张金名片,高旻递上给灵爸灵妈,“这是我现在的工作,也将会是我一辈子的工作。我是个生意人,从美国到京都,难免会结实一些仇家。”

    名片上印的是Rozal总裁私人助理。

    两个长辈虽然懂得不多,却也知道Rozal。

    美国的大集团,到牵引京都商业命脉的集团…

    Rozal的两个总裁都是出了名的厉害。

    而高旻是总裁私助,这份工作,让两个长辈深深震惊…

    “小高啊,你这个私人助理是哪个总裁的啊?”捏着那张名片,灵爸爸感觉有点手抖,难以想象自己结交了怎么样的大人物。

    “我是一直跟在睿少身边的,”高旻直言回答,“在美国的时候,我专人负责睿少,来到京都以后也是。不过最近为了追灵可,我已经请假两个多月了,不知道睿少会不会不太需要我了,”

    “小可,这就是你不懂事了!你看看人家放下这种工作特地去追你,你还守着那边小门诊部的工作做什么啊!”拍着手掌,灵爸爸都为高旻着急了,“小高啊,你得了空就赶紧回去上班啊,你这工作可丢不的。”

    一下子,高旻在灵爸爸眼里的印象是高大伟岸…

    他的工作是陪在那么成功的一个男人身边,想必电视新闻一定不少上。

    这也难怪,他会被人设计发生那种事情。

    “爸,你干嘛这样…”被灵爸爸的态度吓到,灵可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是你不知道,他是个很花心的人,身边根本不缺女人,就是逛个街,他都能碰到很多任前女友。”

    家里人偏帮高旻,灵可只有忍不住吐槽。

    但是,应对灵可的不满,高旻从容应付,毫不费力,“我以前的生活,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自从认识灵可丫头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碰过任何女人了。爸,妈,你们应该知道的,那种感觉就像是遇见了对的人,就像上了瘾一样,没办法戒掉。”

    这话说的,让灵可感觉腻腻的。

    “我的业余时间并不多,但是在发生了灵可丫头的事情之后,我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灵可丫头身上。但凡我有空,就会想买很多东西补偿她,想帮她完成很多她办不到的事。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能想到的补偿,可能她并不需要。”

    说话一套一套的,把人哄的一愣一愣的。灵可歪过脑袋,听都不想听…

    他啊,就是这张嘴厉害!

    “后来的事,爸妈你们也就都知道了。灵可丫头去了美国,我经常会过来问一下消息。只是,她藏的太好,根本没有机会让我知道。就是找到了,也一直被她拒绝,被她推开,最后,还是让她躲了起来…”

    大手捏了捏怀里孩子的小脸,高旻扬起嘴角,“直到我看到这小家伙之后,我才发现,她有了我的孩子。这个小家伙,长的跟我真的太像。”

    “我的情况,就是这样。孩子我是最近才知道的,但是,我想要负起这个责任,我觉得,也只有我能负起这个责任。”说完,对面的灵爸爸灵妈妈点头赞成。

    高旻这家伙,很合他们长辈的心意。可以说是能得到这样一个女婿,就是他们女儿的命好。

    “小可,你说。你应该是瞒的我们最紧的了!”对上灵可,灵爸爸脸色又气呼了几分,“这次,一点都不准给我隐瞒,全部都说出来!”

    灵可抿了抿嘴唇,身边的高旻也带着不一样的态度去应对她。

    要知道,高旻也是被灵可瞒成狗的男人。

    自己追了那么久的女人,怀了自己的孩子不说。那种感觉,让他抓狂…

    “我,我就是,在知道怀孕以后,第一反应是不说出来。”垂下头,灵可的心思相较于高旻要细腻,敏感的多,“当时,心里一直觉得他不是个好男人,如果跟他在一起,在未来,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所以想尽办法躲他。”

    “连去美国留学,也是为了躲他。”这点原因,灵可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现在说了出来,觉得心里也轻松了不少,“去了美国之后,我打算存钱,先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半工半读的生活真的很累。钱也不好赚,赚的很辛苦,算一算,也只能抵几顿奶粉钱。”

    灵可没有详细说明当时她在放学之后,还打着三份工的事情。相信她一说,一定会把现场所有人都心疼死。

    “那你怎么就不跟妈说呢,啊?”灵妈妈听了就受不了。

    一个学生,半工半读的生活,还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打算。这是要有多强的毅力,才能坚持下去啊。

    她的灵可会有这么坚强,是灵妈妈没有想到的。

    相信这两年的历练,给了灵可很大的改变。

    “不敢跟爸妈说,就是怕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如果是在那个时候,我觉得爸妈会带我去打胎。”

    确实也是,依照灵爸爸的脾气,是一定会带她去打胎的。

    而当时,灵可自己也想过打胎,但是检查之后,发现她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打胎,否则,可能会一辈子怀不上孩子。

    就这原因,在高旻听来,心里是阵阵的难受。

    说实话,她能顶着巨大的压力把他的孩子生下来,光是这份勇气跟坚持,就足以让他原谅她这么久以来的隐瞒,还有一辈子,独宠她一人。

    “幸亏后来,我碰到了蓉蓉。就是睿少的妻子。她帮了我很多,让我在轻松的状态下,赚了一笔钱,那笔钱,也一直支撑着我生下孩子,考到证,然后,找到工作。”灵可简单的说着自己的人生。

    但其实,这一路走来,不管是考证还是生孩子,都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

    生孩子的那天也是九死一生,险些就只能剖宫产了。剖宫产的价格贵,灵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方法。所以到底是怎样的信念让她支撑下来,让她自己生下孩子,灵可,自己也没办法用言语来描述…

    她只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母亲都是伟大的。为了孩子,她做到的这些,是所有母亲都能做到的。

    “小可,你应该找妈的。唉~”长叹了口气,灵妈妈心疼的不行,“你还是个孩子,就一个人在外头吃了这么多苦。真是…”

    “边工作边带着孩子,我在那边,其实过的还算可以。就在两个月前,几年一度的国际职业医生资格证在巴黎开考。我担心孩子没人带,所以送过来给蓉蓉带个三天,”再一次说到蓉蓉,灵可心里依然是感激的多,“没想到,就让他看到了孩子,还不要脸的觉得孩子跟他像。”

    说到这里,灵可拍了高旻一下,笑的一脸幸福。

    “之后的事,就是这样了。”巴巴的看向灵爸爸灵妈妈,灵可补充道,“我今天带孩子回来,本来是想让爸妈接受孩子,当然,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容易。”

    “当然是不容易,”灵爸爸忍不住发牢骚,“你这丫头也稍微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女儿一直很乖,你开开心心的送她出了国,结果她抱着个娃回来。你说你气不气?!”

    “气气气,一定气,”灵妈妈伸手拍着灵爸爸的胸口,尽量给他找台阶下,“现在孩子们也都跟你认错了,你还不能原谅孩子吗?”

    灵爸爸的气儿已经全消了,叹了口气,言归正传,“既然都解释清楚了,接下来来商量一下婚期。”

    “婚期!?”拔高音量,这次换做灵可震惊了。

    刚刚还在开检讨会,一下子跳转到婚期,这进展,会不会太跳脱,太快了?!

    “爸说的对,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还没成婚,户口都上不了呢。”一边,早她一步反应过来的高旻已经趁势开腔,“爸,我们是得挑个就近的黄道吉日,先把婚结了,结婚证领了先。不然,灵可丫头这名声也不好听啊。”

    “小高这想法跟孩她爸的想法是一样的,”灵妈妈在一边帮着开腔,“孩她爸之所以会这么生气,还不都是因为小可这未婚先孕的名声,太难听。这说出去,脸上都无光彩啊。”

    灵爸爸在一边应声点头,缓和下来的表情看上去非常随意。

    “孩子的事儿没关系,我已经在美国帮孩子登记了居民证。爸,妈,结婚,太快了吧?!”就在前段时间,灵可连高旻的交往要求都还没答应,但是现在,居然就谈到了结婚!

    进度太快,让她难以反应…

    “那就刚好了,”高旻拍下手掌,马上就有了一计,“爸,你要是嫌未婚先孕说出去太难听,你可以跟左邻右里说我跟灵可丫头在美国已经领了证。这次回来是补办婚礼。我保证,让灵可丫头嫁的风风光光,绝不落人口舌。”

    高旻这主意倒是不错,灵爸爸赞同的点点头,“既然如此,你们越快结婚越好。否则,明天把孩子带出去,我就要遭人口舌了。”

    把长辈哄得服服帖帖的,也是一种本事。

    回家之后,高旻给灵可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这幅好口才,以及那场婚礼…

    “好类,那我们现在就挑一下日子吧,”这方面,没有人会比高旻更积极了。

    马上掏出手机点开中国日历就这么摆到了所有人面前,在翻查前,高旻郑重表示,“爸,妈,聘礼方面,你们尽管提,想要我都满足你。”反正,这些对高旻而言都不是问题…

    “说什么聘礼呢,该是我们跟你商量嫁妆的问题。”灵妈妈乐呵着。

    “哎,聘礼我一分不要。都有这小崽了,我还能差什么东西啊。”捏了捏怀里的孩子,这会儿,高旻才注意到孩子啃蛋糕啃的满脸碎末。

    马上抽了张纸巾细致的给孩子擦着,心情亮堂着,“爸,妈,你们商量着啊。日子越快越好,酒店,婚纱照什么的,给我一天时间,我都能安排好。就是后天结婚都没个问题。”

    一下子说上了瘾儿,高旻这幅热情十足的状态让灵爸灵妈非常喜欢,席间的气氛也由凝重转为一片火热。

    几人之间,只有灵可跟孩子是完全置身事外的。

    似乎觉得他们谈论的事情跟她一点关系的没有…

    她甚至还在想,她到底是不是她父母亲生的,为什么她父母看上去对高旻更热情呢?

    还有,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她回来,只是想让家里人接受孩子,怎么就演变成讨论跟他结婚的情况了呢?

    其实不然,事情发展成这种情况,灵可没有想到,却一直是高旻的预料之中。

    高旻知道,灵可的父母亲都是好说话又爱面子的人。

    他能说,之所以提醒灵可,让她回来见父母,就是因为他知道,只要长辈一插入,他的长征就算走到头了吗?

    灵可最在意的,就是她最亲最亲的家人。

    而高旻觉得最好拿下手的,就是灵可的家人。

    让灵爸爸灵妈妈接受他,是一件稳操胜券的赛事,比让灵可接受他还容易。

    所以,刚才在车子开到一半时候,高旻想想,还是折了回来。

    不管灵可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反正,灵爸灵妈他是吃定了。

    只要他诚实的说出一切事情,并且请求长辈的谅解跟支持,事情解决的就会很快。

    像灵可那样磨磨唧唧的,想一件件事情解决,反而不容易。

    灵爸爸为什么会那么大的气呢?

    就是因为灵可只说了孩子的事,没有说他的事。回到家里认错,家长想看到的是认错的态度,想知道的是事情的经过。而不是自己做的决定,希望家长能接受。

    这点,灵可没有做到,高旻做到了。

    所以这件事情处理起来,还是稍微麻烦了一些…

    讨论完婚期,灵爸爸灵妈妈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懂事的高旻跟灵妈妈一起去厨房再炒两道菜,餐桌边,灵可抱着孩子跟灵爸爸同坐一桌,大眼瞪小眼的。

    “这件事情,你是不是还有意见。”灵爸爸有注意到一语不发的灵可。心里还在为刚才打了她有几分愧疚。

    “没有。”对此,灵可也不敢在多话。

    “没有就好。”哼了哼气,灵爸爸本想摆出一副威严状态,到底还会不忍心,叹了口气,“这件事,就算你有意见,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我没有意见,”悠悠开口,灵可把孩子抱的更紧了些,“我听爸妈的。反正迟早都是要嫁的,早点嫁,对孩子也有好处。”

    被渲染了一个晚上,灵可也算是想通了不少。

    两个人教育孩子跟一个人教育孩子有很大的区别,很多时候,高旻的教育方式,她觉得也很好。

    之前灵可可能没那么觉得,但是现在,她是真心认为,父爱对孩子,很重要。

    孩子喜欢他,她也喜欢他,而他也用心去爱护她们。还有什么情况比现在更好了呢。

    所以现在结婚,她,没有意见。

    “想通了就好。晚上你跟小高两在好好说说。”

    父女俩又说了几句,灵妈妈就出来了。

    她边出来边带着一脸有味的笑,“小可,你不知道,小高的厨艺可好了。现在会做菜的男人真的太少了,以后你可有福了。”

    这天晚上,用过晚餐之后,家长还留了高旻在家过夜,灵可,没有二话。

    都是小夫妻两的,当然也就没那么多不自在的了。

    晚上,高旻跟孩子一起洗澡,卫生间里时不时传出一大一小的笑声,有爱至极。

    灵可在房间里翻开行李箱理着衣服,摇头失笑。

    看样子,她真的不用再回美国了。回来一趟,就这么轻松的定了,连人生也定了…

    婚期就定在三天后,着急的不行。

    但是灵可什么都不用担心,反正高旻说了,婚礼的事情全部交给他处理。

    平时他就是个特别细心的人,她相信他能处理好。

    高旻的行李也一起拿到了她房间,灵可没敢动。

    她的行李里放着很多眼熟的东西,一些可爱的小玩具,小衣服。她没有告诉高旻,一年前他带她逛母婴市场买的一堆东西,她没有转交给蓉蓉,而是私心收了下来。

    蓉蓉身边不差这些东西,而她又很想要这些东西。那是高旻第一次带着她逛母婴市场,在她的眼里,那一刻的高旻就是孩子的父亲。

    现在,这些小衣服孩子已经穿不下了,小玩具孩子还有在玩。不过最近高旻买了许多新玩具回来,这些,也一点一点的被淘汰掉了。

    所以,这些东西已经化作回忆留在灵可的心里。这辈子她都不会忘掉,在她怀孕期间,高旻做过最负责的事…

    父女两洗完澡,高旻给孩子包了快布,自己身下包了块布就这么简单的迈出卫生间。

    灵可转头看过去之后,一下子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喂,蓉儿会冻着的。”

    拿了件自己的外套过来,灵可包住孩子接到自己的手里,“你赶紧去吹头发吧。等会你要是也冻着就不好了。”

    “我没事儿,”干毛巾附在头上,高旻擦着湿漉漉的碎发,“灵可丫头,今天晚上,一起睡哦?”

    从进浴室之后,高旻的心思就在这点上。

    想到又能跟她同床共枕,邪恶的心思,控制不住。

    不知道,按捺了好几年没用的东西,现在还够不够厉害。

    “恩,”灵可点头回应,眼见着高旻那一脸期待,灵可马上浇了盆冷水,“但是,蓉儿睡中间。”

    “哈?”愣住,高旻的脸色跟吃了屎一样。

    灵可转过身,把孩子放在床上,掏出睡衣,一件一件的给孩子穿上,丝毫没有关注在一边石化的高旻。

    嘴角勾着,忍住笑。

    随便想想都能知道高旻现在的脸色是怎么样的。

    给孩子穿好衣服之后,灵可抱起自己的衣服准备洗澡,走到高旻身边的时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给蓉儿泡杯奶,早点哄她睡觉。”

    “哦。”闷闷回声,高旻不愉快的在床边坐下,伸手拍了拍小家伙包着尿布包的屁股。

    “唉~唉~唉~”连叹三声气,无奈又无趣,

    转身,趴在小家伙身边,好声气儿的问着,“蓉儿,晚上一个人睡行吗?”

    “不要,”小家伙利落的回了他一声,奶声奶气的,叫他没办法责怪。

    “还要不要喝奶奶?”伸长手指,戳着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要喝奶奶就要听爸爸的话,”

    “爸爸,”小家伙转过头,无辜的小脸看上去似乎是没听懂高旻的意思。

    抬手,小巴掌拍在他的俊脸上,“走开。”

    虽然小家伙没听懂他的意思,但是似乎也能看出来他在盘算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家伙,不能接受。

    翻过身,高旻又是无奈叹气,双手枕在脑袋下面,盯着天花板发呆。

    看样子,他只能等三天后的新婚夜开动了…

    相信新婚夜那种日子,灵可一定不会再有借口了。

    想到这点,高旻马上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四处打电话,安排婚礼的事儿。

    依据他的人脉关系,酒店,婚纱照,婚庆,司仪全部一通电话搞定。

    随后,他开始打电话联系参加婚礼的宾客。

    当然,这第一通电话,首先拨给了牵线的小夫人。

    ……

    一家人回到京都的第二天,行程便排满了。

    一早起床用过早餐,高旻就带着灵可跟孩子出门。

    三人站在灵可家门口,高旻的高档车也停在那里,一早上已经被很多人观望过好几回了。

    灵爸爸也站在家门跟邻居聊着琐事,三人一出来,邻居傻了眼。

    “老灵,你女儿什么时候回来的啊?”那邻居的女儿就是怀着孩子回家生的那丫头,最近家里发生了这件事儿,邻居跟灵爸爸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心里都气气的。

    在这时候看到灵可跟一个男人从家里出来,手上还抱着孩子,整个愣住了。

    一种八卦的味道,熊熊燃烧。

    “小可昨天晚上回来的。”灵爸爸看了他两一眼,“回来的着急,我也被吓了一跳。”

    高旻给灵可打开车门,等她坐进之后把孩子交给了她,最后,才走到驾驶座门边,朝灵爸爸挥了挥手,“爸,我们走了。”

    “走吧走吧,路上小心啊。”挥挥手,灵爸爸回话的时候,还小有得意。

    看着高旻坐上车扬长而去,邻居忍不住开口问了,“我没听错吧,他刚才喊你什么?”

    “我女婿,”灵爸爸以非常镇定的口吻回着。

    他这回答,让左邻右里,对门好事儿的大家伙儿都探出了身,纷纷前来打探,“老灵啊,你女儿什么时候结的婚啊?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这,这孩子都那么大了啊?”

    “哎,你女儿不是出国读书去了吗?怎么书没读好,就带来个孩子回来啊?”

    不少人有看好戏以及酸上两句的味道。

    幸亏,昨天高旻给灵爸爸想出了一理由,可以完美的堵住悠悠之口,“后天我女儿婚礼,大家伙能来的都来参加啊。我女婿已经安排好了,保证不让我女儿吃亏。”

    “那敢情,他们这是还没结婚就生孩子呢!?”对门那嘴巴恶毒的妇人一开枪简直就是一针见血。“我说,老灵,这你该好好管管。”

    “你就收起你这嘴吧你,”灵爸爸的那邻居听不过去,趁着这机会斥责了对门那妇人,“有孩子怎么了,现在年轻人有多少不是未婚先孕的。这早就不是什么事儿了。”

    那邻居自家女儿未婚先孕,现在待在家里坐月子,那个男人不肯负责。这事儿,让对门那妇人当着笑话调侃,早看这妇人不爽了。

    现在趁着这妇人说别人的份上,邻居刚好可以呛呛她的声儿,解解气。

    “是啊,虽然这未婚先孕不是什么事儿,但起码人家老灵家后天就办婚礼了,你们家呢?什么时候让我们吃到那份喜糖啊。”尖声尖气的回话之后,那妇人又酸道,“可别等满月酒都办了,还没吃到结婚喜糖呢。”

    “我告诉你,就是结婚喜糖也没你的份儿,”邻居气呼的回话,转头又对灵爸爸道,“她这种人说话没个遮拦的,咱别把她的话当一回事儿。”

    “我看你们两家也差不了多少。这孩子性格都是奔放的,惹些事儿也正常。”那妇人继续多话的酸道,“我们家孩子就乖巧的很,正正经经相个姑娘家娶。”

    “就你家那孩子,老实巴交的,是追不到姑娘家吧,”酸回一声,灵爸爸双手附在后背,微扬的嘴角看上去得意十足,“我们家小可在美国的时候跟我女婿已经简单的办过一场婚礼,领了证,现在回来只是补办一场婚礼。没有什么未婚先孕一说。”

    “你们一定没看过美国的结婚证是怎么样的吧?改天我让女婿带过来给你们长长脸。”

    炫耀,无止境。

    虽然,‘美国的结婚证’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

    听着灵爸爸这么说,邻居那心里才升起的平衡感瞬间下滑不知道多少倍。本来还以为老灵家的情况跟他们家是一样的,但是实际上,却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

    高旻带着灵可跟孩子,首先去的便是主宅。

    他要去找睿少报道,灵可要去找蓉蓉叙旧,顺便给他们发喜帖。

    高旻消失了两个月,这一大早回到主宅,当着所有兄弟们,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surprise!哥们!我要结婚了!”

    一大早,大概早上七点左右,一群兄弟正围坐一桌吃着早餐。高旻一进来就是双手大张说了那句话。

    所有人惊住…

    食物还含在嘴里,或者还吸着半口面,所有人看向高旻,视线直直的,场面就像定格了一样…

    灵可抱着孩子从高旻身后出来,面上有几分害羞,推了下高旻,“你干嘛啊你。”

    很快,所有人反应了过来…

    反射弧的时间,还真特么有些长!

    “灵可,高旻,你们成了?”最兴奋的,莫过于插手帮了点小忙的许佑蓉。

    看着这一家三口恩爱的模样,许佑蓉心里可算是放心了。

    当时,把灵可卖了的时候,她可是几天几夜没睡着。怕自己给灵可带来麻烦,怕高旻不给力。

    但是,从眼前这幅完美的画面看来,事情似乎发展的很好!

    “成了,小夫人。”长腿迈开,高旻春风满面的走到兄弟们面前,说好话的对象,首个便是睿少,“睿少,多谢你有这么宽大的容忍度给我放了两个多月的长假。我能追到我老婆多亏了你的宽宏大度。”

    说着,高旻这还给颜睿鞠了个躬。

    那时,颜睿手下正忙着喂孩子,瞥了他一眼,随意道,“所以呢,现在舍得回来上班了?”

    “来,等我结了婚马上开始正常上班,”高旻好气儿的应付道。

    本来还想说再请一周的假期去度蜜月,但是睿少的脸色不太对,这特么还是忍忍的好。

    殊不知,人家颜睿根本没空管他的事,自己的孩子都让他顾不过来了。

    “那么,兄弟们,后天是我的婚礼,全部给我腾出时间来啊。”站直身,高旻顺手拍在两个兄弟的肩膀上,微扬的脑袋看上去得意十足。

    “沈炎,颜晓小姐,来来,看看我的孩子。”

    对上沈炎颜晓的时候,高旻的语气又有十足炫耀的成分存在。

    好像在说,他都有这么大的孩子了,他们两啥都没有。

    “灵可~”颜晓才反应过来,起身行至灵可身边,伸手逗逗孩子,“你一直没有告诉我,孩子是高旻的啊?”

    灵可尴尬笑笑,不知道该怎么回。

    一边的高旻已经退步回来,揽住灵可的肩头,道,“颜晓小姐,你可得抓紧点喽。你看我的孩子都要打酱油了。”

    这话说出来,沈炎的脸色难看了几分,兄弟们也是忍不住吐槽。

    “高旻,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吧。人家沈炎跟你又不是一个德行的,人家可没有到处播种,哪有你这么快的效率啊。”

    “这跟沈炎比有什么意思啊,你该跟睿少比。睿少最近都在考虑第二胎了。”

    “我说,高旻,你得意个什么劲儿啊。之前是谁发的毒誓说,这孩子要是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就让我这辈子打光棍啊!”

    不知道是哪个兄弟开口提起了这件事,马上,高旻接收到了灵可犀利的视线扫射。

    “咳咳,”尴尬的咳了两声,制止住一群毒舌的兄弟,高旻转头相向,“赶紧,该吃吃该喝喝的,还要不要上班了啊。”

    “吁——”马上,一群倒彩声响起。

    气氛,一片火热。

    兄弟们陆陆续续上班了之后,颜晓也去上学了。高旻接到电话去了婚礼场地,客厅里,只剩下许佑蓉,灵可两母女。

    灵可抱着孩子上楼,两人陪姥夫人聊着。

    灵可跟姥夫人也是很久没见了,这会儿来看看姥夫人,也是很亲切的行为。

    姥夫人的病情最近很是平稳,没有好转也没有恶化,能把癌症控制能这样已经算是奇迹了。

    现在的姥夫人真的是无事一身轻,每天都是正常起床,然后去花园里走走。

    在美国的医院里,姥夫人结交了好些老年人,每天早上都能出去做做早操。晚上跳跳广场舞,日子过的是要比京都这里热闹。

    现在的每天,姥夫人没有朋友陪着,感觉每天也并没有那么开心了。

    关于这个问题,许佑蓉跟颜睿有商量过,两人最近也在想办法怎么样能在这边给予姥夫人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灵可跟许佑蓉的孩子坐在地毯上玩着游戏,一边,许佑蓉灵可陪着姥夫人说话,早上的氛围平静而又美好。

    下午,高旻从婚礼现场回来,马上就带上灵可去拍婚纱照了。

    许佑蓉带着两个孩子陪在一边,给灵可做做伴。

    关于婚礼的事情,灵可其实也有一些担心。

    那是一种所有即将结婚的女人都会有的紧张,对此,许佑蓉一直在她身边给她打气,让她不要紧张,事情没有那么麻烦。

    车上,许佑蓉拿着行程单细细看着,眉头皱了皱…

    “下午去拍婚纱照,晚上去婚礼现场排练,你这形成凑的,跟晓晓结婚时一个样的。晓晓结婚的时候,也只有一天准备。婚纱照也都是店里连夜赶出来的。只娶了十几张放在婚礼上凑数。”

    灵可点点头,靠在椅背上,颇为无奈,“我也觉得太急了,可某些人就是一刻都等不住。”

    她说的某些人,此时正戴着墨镜,炫拽的开着车。

    听到后头谈论到了他,高旻绽放出一脸得意的笑容,“打铁要趁热啊,孩子都这么大了,咱们能不把事儿给办了嘛。小夫人你说是吧。”

    怕灵可有话要说,高旻特别询问了许佑蓉。

    “高旻说的也是,孩子都大了,该办的事儿当然要办。”许佑蓉是完全支持高旻的,当然,这也并不是说明她不赞同灵可的意见,“不过,婚礼对女人而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办的这么草率,这么急,以后可能会留下遗憾的。”

    “这个不用担心,”高旻得意仰头,“我一定会把婚礼办的风风光光的,绝对让灵可丫头不留一点遗憾!”

    “切,你就知道自己一点错都不会犯。”勾唇,灵可把头转到一边窗口,偷笑暗乐。

    “这点,高旻真的做的不错。”身边的许佑蓉给高旻点上大大的赞,“高旻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这你应该也知道的哦?这点不是我夸他,只要是他想做到的事情,他都会做的很好,包括细节,非常到位!”

    过高的评价让高旻乐的嘴角勾的高高的,脸颊两边的酒窝深陷,英俊非凡。

    “提灯的童男童女,刚好可以让我们家这两个来。伴郎十个,可以让兄弟们过来帮忙,”翻着行程本,许佑蓉思索着一些应该注意的细节,“伴娘的话,灵可你有没有特别好的朋友想邀请的?”

    “我吗?”思索了一番,灵可有些无奈,“这几年,我最好的朋友也就只有你跟晓晓了。”

    “我们不行的,”许佑蓉郑重提醒,“结过婚的人是不能当伴娘的,所以,这十个人,你还是问问你你身边稍微好一点的朋友看,亲戚也行,只要没结婚的姑娘都可以。”

    风俗习惯太多,灵可顾不过来,“那,那我尽量想想。”

    “媒人的话,可以让我上。哦,对了,高旻你有长辈吗?”数着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