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40.(龙凤镜夜)11我知道,你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凤镜夜盯着那张螺旋展开的小纸条,一时之间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悲是喜,是忧是愤。

    纤丝不挂的仕女身子上,是他的脸……

    这必定是她伤心极了,恼怒极了之下,才使出的报复他的法子来。

    若是这张画儿叫人给瞧了去——那他堂堂建文皇太孙就不用活了。

    他叹了口气,还是将毛笔揣进了自己怀里旎。

    .

    日间寻了个由头出府去,在市集里见了伪装成丝绸店掌柜的紫府档头鞅。

    档头将他的禀报全都一一记录,不外乎是这些日子他在岳府里的所见所闻,关乎岳如期都说了什么话,见了什么人,骂了什么娘。

    档头记录完毕,显然有些意犹不足,便又启发道:“前些日子皇上难得上了早朝,朝上两派大人又为了对草原小王子的态度而吵了起来。岳如期回府之后,难道就没议论过对皇上的态度?”

    身在紫府,凤镜夜太明白档头这样的引导,就是想罗织岳如期的罪名。

    他想了想便摇头:“并无。”

    档头还不甘心,便又启发:“人无完人,他在自己的府里,总归会做些出格的事。小夜啊,你一定看出来过,你一定不会辜负厂公和皇上的期望,是不是?”

    凤镜夜无奈,只得缓缓道:“他倒是有一宗出格的事:他过于溺爱他的女儿。”

    对于兰芽,档头也听说过:“就是那位被皇上亲自召进宫女,与秦翰林的公子书画合璧,被皇上数次亲自赐下吃食的小姑娘?”

    凤镜夜也十分不希望事情牵扯到兰芽。而是比起紫府要着意搜罗岳如期在官场傻瓜的罪名相比,总归溺爱自己的女儿算不得大错。他便也点了头。

    那档头便挑了挑眉:“听闻上回书画合璧的事,就连皇上都要为一对小儿女指婚。虽说皇上只是那么一说,并未正式下旨,但是仿佛那秦家的父子都当了真。如此说来,正好将秦翰林和岳如期打成一党,将来不管谁出事,另外一个必定也跑不了!”

    凤镜夜只觉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此时的他还年幼,还无法走进紫府的核心,所以他哪里能想到,此时紫府督主公孙寒早已盯住了岳如期和秦钦文,嫉恨他们二位屡次上疏弹劾厂卫之事,于是伺机寻他们俩的罪名,落力构陷。

    档头将笔记写完,满意拍拍凤镜夜肩膀:“今儿也算记你一功,回头见了督主,我自然禀报。你且回去,再有事情便赶紧来报。”

    凤镜夜走在街上,心下五味杂陈。

    既想着档头说秦钦文想要为儿子秦直碧与兰芽和亲之事,也想着档头那想将岳如期和秦钦文一并构陷的嘴脸。

    他急忙去见了张子虚。

    张子虚听了便一笑:“少主何必担心?岳如期是狗皇帝的左膀右臂,主管经筵,号为帝师。岳家三代也曾参与过当年的靖难之役,本就是咱们的仇人,于是岳如期若除了,对咱们只有好处。”

    “再说他是主和派之首,若他不在了,主战派便必定怂恿狗皇帝拥兵北上。到时候咱们与巴图蒙克合兵一处,正可以将狗皇帝的兵马一并葬送在茫茫草原上。到时候他们北上的兵马回不来,咱们趁势可从南京起兵北上,直奔京师。”

    “最不济,也可凭长江天险,夺下半壁江山来。臣等自拥少主于南京重登大宝。”

    凤镜夜却垂下头来,“不,我不希望岳如期死。”

    这天下,他就没见过第二个能那么宠女儿的爹。若他死了,可以想见她会有多伤心。

    张子虚闻言皱眉:“少主,切忌身在岳府,便对岳家人产生感情。少主请以江山为重,请以建文旧部数代几十年的誓死追随为念。”

    他抬起淡色眼瞳:“再说一遍,江山虽重,却并非只有以岳如期为棋子这一途。”

    张子虚无奈,只得点头:“那臣等再从长计议罢。”

    张子虚出身江南仕宦,最擅风雅之事,凤镜夜说完了公事,盘桓了一阵,忽地问:“张先生如何看秘戏图?”

    张子虚被吓了一大跳。

    少主年方十岁,怎么竟然忽然于这事儿上开窍了?

    那岂不是说要无心江山大业了?

    凤镜夜也觉尴尬,面上便越发冰封雪笼:“你别想歪了,我只是觉着秘戏图上的人物神情细腻活泼,倒比馆阁里的画作更有人气儿。”

    张子虚便长舒了口气:“少主果然明目如炬。此时秘戏图已并非只为闺阁小戏,乃已五色套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