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40.(龙凤镜夜)11我知道,你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色套印木版雕刻,画面纯以线描,皆气韵生动,清新脱俗;画者之中不乏当世大家。”

    他便笑了:“怪不得。”

    怪不得她那么喜欢,怪不得她眼力如此。

    他绕着桌椅走了一圈儿:“虽说有圣手精品,却也难免良莠不齐。圣手精品看了无妨,若是滥竽充数的倒脏了眼睛。”

    张子虚觉着今儿少主这话来得有些蹊跷,却也分明隐有出处,便

    揣度着问:“少主的意思是……?”

    凤镜夜高扬下颌,淡色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叫人去淘弄些好的来。不拘江南塞北、海内海外。有了好的就都送进京师里固定的字画店去。嘱咐了不准另卖,都只等着我带人去寻。到时候也不能因为我去了就简单地捧出来,总要隐秘呵护着,如同当真献宝一样。你可懂了?”

    张子虚一挑眉。

    他听懂了少主的话,却没听懂少主要这么干的缘由。

    凤镜夜终究还是个少年,见张子虚这般神色,便不由得有些面红,咳嗽一声说:“张大叔,有劳了。”

    本有君臣之分,且少主一向清冷,极少极少用这样亲昵的字眼来称呼,这一声“张大叔”,张子虚噗通一声便跪倒,险些落泪。

    便凭这一声,便叫他赴汤蹈火,他又有何迟疑。便朝上深深施礼:“少主放心,微臣一定办到。若微臣自己做的不周的,总还有曾诚代为搜罗。”

    .

    交待完了公事私事,凤镜夜回到岳府。

    暮色已降,却见房门前多了个俏生生的小人儿。

    明明穿着男装,却娇艳得宛如盛夏最美的那朵兰花。

    她眼中含着怨怼,可是她的双颊却染满了红霞,又欢喜又嗔怒地盯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近。

    他也莫名地,心下跳成一团。

    凤目一转,先找见了她捧在心口的小木人儿。

    他亲手雕了,偷偷放在她门廊下那个。

    他便只觉脸上有些燥热,急忙皱紧长眉,故意清冷地问:“小姐又来指摘小的什么过错?”

    她鼓着一张小脸儿:“毛笔呢?还我!”

    他不疾不徐地继续放送冷气:“撅了。”

    她的脸便更红,眼睛则黑白分明,晶亮得吓人:“你!你……你难道是瞧见了?”

    那本是小孩子生气了赌咒一般的把戏,画完了她自己都笑了,笑了就也不生他的气了,便开开心心地睡着了。

    不过那画儿……的确是见不得人的,更见不得他自己。

    他有些咳嗽,别开头去:“什么都没瞧见。只是撅了,扔了。”

    兰芽便有些懊恼,上前伸手:“……你赔!”

    他没说话,目光只落在她怀里的小木人儿上。

    她的脸就更红,又咳嗽了好几声:“就算你给我刻这个,也不行。”

    他叹口气:“撅了的就撅了,不如你再换别的。”

    大不了……他带她去再寻一副名家手笔的秘戏图来罢了,反正他都安排好了。

    她既然想看,又是因为那样动人的由头,那他就由得她看。总归,能有机会到她手里的,都得是被他亲自过滤了,才能让她看见。至于腌臜的、低流的,他叫她连遇见的机会都没有。

    孰料她却眼珠儿一转:“毛笔没了,可是笔洗还在。你既无法赔我毛笔,那你就陪我一起去看笔洗……这次,是你亏欠我。所以看笔洗的时候儿,你不准再跟我发脾气。”

    他有上钩的感觉,却已经松不开了嘴。

    瞪着她,心下百转千回,却无奈只能点了头。

    她伎俩得逞,登时再装不出怒气,上前软软拉住了他的手。

    “我就知道,这世上,镜夜对我最好啦。”

    他悄然叹口气。

    他哪里有?

    她又胡说。

    她又将他根本没做过的事硬安在他身上,他根本从来就没想过要对她好啊。

    岳家是他家的仇人,岳如期是被摆在他棋盘上的棋子,他来岳家都只为徐图,他怎么会对她好?

    她却笃定点头:“我就是知道。就算你不肯说,我也都知道。”

    【全文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