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8.第378章 尘埃落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岱来审讯?隆科多是夸岱的堂兄弟吧?雍正让族亲来审讯,是存了家丑不可外扬的私心吧?还是说这个时代的人更看重家族的利益?说来说去,皇帝想要扳倒隆科多是真,但更想拿回那四十万两吧!

    这是向她问计策吗?

    钱多多想了下,回道:“府里与李四儿交恶之人,必然会时刻留意她的动向,或许有知情者也不一定。”

    雍正帝抬了抬手,阴暗处似有人影一闪而出。太快了,钱多多也没太在意,猜想可能是雍正帝的暗卫按照她刚才的意思去调查了吧。

    事实上!

    与此同时,某间密室内。

    夸岱正在对李四儿行刑逼供,口中喝道:“将玉柱上锁,又加刑讯,四儿如再不实说定将玉柱在你面前立斩。”

    “如有埋藏银子,甘愿死罪;如有人揭发,甘愿剐罪。今日皇上这样严旨,若有藏银,我再也不敢撒谎。并无埋藏转运之处是实。”四儿楚楚可怜地哭泣。

    可惜,夸岱不是隆科多,不仅不会怜香惜玉,甚至对李四儿在府里的胡作非为不满已久。

    夸岱只得再问四儿:“银子多的没有埋藏,那银子少的有没有呢?”

    四儿这时却缄默不言。

    一通刑讯之后,四儿担心如果自己说没有,那么别人可能会埋藏少许银子埋藏,以此来害玉柱的性命。她为非作恶过于刻毒,担心被人借机报复,心机之深,对玉柱之爱,舐犊之情,也让人不禁感慨万千。

    到底是何人要设法害玉柱,而四儿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不敢再得罪人。而设法陷害玉柱的是不是指的是岳兴阿?

    雍正帝因“隆科多婪赃罪案审实,应追之银该旗承追日久,其家人故意延挨,而各处蔵匿寄顿之银两无数,”据岳兴阿侄妇王氏出首确凿有据,认为“岳兴阿并不将伊父蔵匿寄顿之赃私据实交出”,而大发脾气。在勘问玉柱之后,岳兴阿居然主动奏请,要将先前从前他所报房产及家人出首房产,“俱请交与伊弟玉柱速行变价以完赃款”,他只老实交代问题,至于银钱交易具体实施他就从中不再掺和了。想来是怕此中有弊,无事惹得自己一身骚,将麻烦全都甩给了玉柱。

    夸岱当即问了一句:“莫非怕有人设法害玉柱么?”

    四儿只是答道:“如不是设法害玉柱,就是一二百两银子,也再没有埋藏之处,如日后有人告发,情甘杀玉柱。”

    夸岱闻言,再次对她进行刑讯。

    四儿坚持说:“这就是死中求活的实话,真的没有了。”

    四儿对隆科多的重要性,以及四儿涉案之深,对隆科多私隐了解之深,自是他人所不能企及的。“逮隆科多子玉柱、家人常禄、太监三元,赴京勘问赃私。”这显然是雍正帝授意的,但面对以亲生儿子性命相挟,四儿则一口咬定没有。

    夸岱只得对雍正陈奏:“隆科多惑于嬖妾,以致诅咒魇镇之术。”试图将责任推卸在四儿身上,以达到保全隆科多的作用,事实上此举也确实起到了效果。

    雍正闻此对夸岱做出了“悯其狂悖,冀保全之”的指示,表示希望保全隆科多。

    不过隆科多隆科多的五弟庆元的母亲和妻子,也就是隆科多的庶母和弟媳,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向尔赛马和拉锡悉数四儿卑贱之行,通过经马尔赛和拉锡奏闻皇帝知晓,希望皇帝将四儿治于重罪,估计也是痛恨四儿至极。

    但雍正以不愿“发人之阴私”为由,将她们的请求,以及夸岱请将隆科多与四儿一同严交大部的奏请,都置之不理。后来定拟隆科多之罪状,将涉及到四儿的问题,全都隐去不提,这都是出自雍正的授意。

    再说四儿的儿子玉柱!

    当初为了顺隆科多的意思,雍正帝升一等侍卫玉柱为銮仪卫銮仪使,如今却以“隆科多之子玉柱行止甚恶”为由,将其同年羹尧之子年富年兴一同革职,而岳兴阿则暂未处置。

    只因岳兴阿甚是抱怨其父隆科多,说:“我家荷受国恩如此深厚,理应将生平所行之事,所得之资财尽情据实奏闻,庶可稍赎前愆。若少有隐瞒掩饰,其罪更不可逭。”

    雍正帝也并非不念亲情之人,有感于其母的悲惨下场,许是法外开恩了吧!

    雍正五年十月,隆科多因私藏玉蝶(皇室宗谱)罪付审,诸王大臣合议劾隆科多犯有四十一条大罪,得旨永远圈禁,家产追补赃银,玉柱被发往黑龙江当差,而岳兴阿仅革职,得以保全,这和他在追讨伊父赃银上极力配合有很大的关系。

    隆科多被圈禁了,赃银也追回来了,一切皆已尘埃落定。可是,雍正帝却迟迟不放钱多多离开,甚至又将她安置在坤宁宫的那处偏殿里,每日里里外外有无数的护卫走来走去。

    钱多多只是冷笑,时常站在窗前,眺望远处的天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