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90 大结局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死者没有怀孕?

    邵兆莫捏着那份报告眼睛珠子都瞪圆了。

    牧歌没有怀孕?

    **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做,人一死就把什么都推得一干二净,现在还动了这么龌龊的心思,居然吃了还想不认账!”

    审讯室内,牧潜情绪激动,面对着审讯民警提出的尸检证明,拍着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额头青筋鼓鼓,“他舒华烨还算什么男人?”

    审讯的民警还算冷静,将尸检证明从地上捡了起来,“现在我不跟你讨论男人不男人的问题,我们来讨论讨论你造假证明的问题!”

    “造假?”牧潜也收敛了自己的暴怒情绪,重新坐回椅子上,冷笑,“我女儿怀孕那是千真万确,这压根就不存在什么造不造假的!难不成为了这桩婚事,我不顾女儿声誉硬要把她塞进舒家不成?他舒家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大家都清楚,我会自讨苦吃地去攀这门亲事?”

    民警等他说完,将放在一边的一份资料推了过去,“你可以不说实话,但是有关你女儿的所有体检报告都能查到,你要明白,你可以咬紧牙关不承认,但是总有人会因为害怕承担责任而将事情真相都吐出来,你觉得,那些被你牧家买通的医护人员有这个必要来为你一份虚假报告而承担责任吗?在法律上,这可是要追究责任的!”

    牧潜神色一紧,伸手抓起桌面上摆着的那份文件资料,拿在手里翻了翻,眉头越来越深,眼睛里的表情满是震惊,翻完之后眼睛看向了民警,“你说的都是真的?”

    他女儿怎么可能没有怀孕呢?她明明就怀孕了啊!

    “这是尸检报告,报告上有明确写明,死者,也就是你的女儿根本没有怀孕!”

    牧潜一惊,手里抓着的资料掉在了地上。

    **

    “我从她血液里检测到有mdpv的成分!”

    舒家别院,取了血样检查的医生将手里的报告递了过去,并开始低声解释,“这是致幻剂所含的主要物质之一,中文名是亚甲基双氧吡咯戊酮,这种药物跟阿拉伯茶有关!”

    阿拉伯茶是中东与东非国家发现的一种有机兴奋剂。

    “这种药可极大提高人大脑中的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水平,会带来精神状况的改变,使用者会出现恐慌,躁动,妄想,致幻,或是暴力行为。”

    舒华烨将手里的那份报告仔细看完,陪同站在旁边的秦予沉沉呼了一口气,舒暖情被人下了药,所以才会出现时间和思维的混乱,那么在她思维混乱的那段时间里,她做过了什么都完全不知道了!

    “对她的身体会有什么影响?”舒华烨合上了报告。

    “从检查情况来看,她体内所吸食的致幻剂并不多,对身体的影响要根据个体特例来分析,有的人可能只要几个小时,但有的人可能需要好几天才能恢复正常!”

    舒华烨的目光看向了大*上,一直处在躁动不安的女子现在睡着也极不安稳,昨天晚上她回来的时候他在书房跟戚言谈事,她没有去打扰他,等他谈完了准备回房时,卧室里传来了她做恶梦被惊醒的尖叫声,之后便发起了高烧,他当时只以为是她受了凉,加上最近她的心理负担重,神经紧绷,会在发烧时说些胡话在他看来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直到早上接到牧歌被害的消息,他才隐约感到了不对劲,马上叫人查了她昨天晚上的行踪。

    这段时间她很少出门,家里的食材都是有人专门送来的,不需要她再去超市一一的挑选,她偶尔出门也就是去找童尘尘,所以他并没有刻意调查她的行踪,因为他知道她是个很懂分寸的人。

    如果不是上午在客厅里跟警察对话中察觉到了她对时间的模糊混淆,他也不会想到要彻底检查她的身体。

    “根据今天早上的谈话,她的思维在进别墅之前都是清晰的,那么她应该是在进入别墅之后被下了致幻剂!”

    “现场可有什么痕迹?”

    秦予摇了摇头,“没有,现场的勘查至今没有最新的发现,现场到处都是她的指纹,证据对她极其不利!”

    “阿烨!”秦予说完叫住了他,“你相信她没有杀人吗?”

    舒华烨停下了脚步,“我相信她!”

    **

    c市医院,病房门口有民警在守着,牧潜进门之后将门关上,走到了妻子的病*前。

    姜染因为在得知女儿被害之后开车撞上了舒家别墅的大门,被舒家以私闯民宅损害财产为由起诉,她也因为情绪过激有过要伤害人的举动被暂时拘押,只不过她一急之下血压一高便住院了。

    “牧潜,那个践人伏法没有?抓到她没有?”姜染一见到丈夫来了,便从病*上急忙坐了起来,面部表情十分激动。

    牧潜坐在病*边,没有直接回答妻子的话,而是沉沉开口了,“你跟我说实话,歌儿到底有没有怀孕?”

    姜染眼睛一撑,“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牧潜在仔细看着妻子的脸部表情,“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

    “你们,你们......”姜染满脸的震惊,“你们把女儿给解剖了?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她都死了你还不让她安生,还要让她挨多少刀,遭多少的罪,牧潜,你连个全尸都不留给她,哇......”

    姜染嚎啕大哭,扬起拳头砸向了丈夫牧潜。

    牧潜心痛之余抓紧了妻子的双肩,“她死得不明不白,不尸检怎么还她一个公道?你是她母亲,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自私?我刚才问你的话,她到底有没有怀孕,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姜染的肩膀被丈夫用力地抓着,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紧张的,她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无色,一把挣开丈夫的手,尖叫,“她怀孕了,她确实怀孕了,她怀了舒华烨的孩子,那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你撒谎!”牧潜低吼一声,“尸检报告写得清清楚楚,她没有怀孕,你那些什么检查报告是从哪儿来的我一查便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还对我隐瞒了什么?”

    **

    c市入冬,世纪广场的豪华演出大厅门外站了长长的队伍,很多人手里都拿着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