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93:大结局全文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cript>    **

    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舒暖情一睁眼,那双原本涣散的眸在看着头顶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时,水晶灯的光刺得她眼睛有些疼,她的手压在了心口处,心脏突然就像掉进了万丈深渊,她的视线被一阵浓浓的白雾慢慢地遮掩,从心口涌出来的酸涩痛苦让她难受地不能呼吸。

    一伸手,掌心的湿润便泛起了凉,她表情木讷地看着自己的手心,眼睛里的浓雾消散,入眼的,手心里竟全是泪水!

    为什么她突然感觉这么的难过?难过得濒临死亡!难过得就要死去!

    手心的泪水是凉的,脸颊上的泪水还在滑落着,就像*的亲吻,轻柔地落了下来,她的眼神有过短暂的凝滞,唇瓣开始颤抖起来,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连滚带爬地从*上滚了下去,没有穿鞋,没有找衣服,披头散发地朝房间外跑,尖叫声凄厉悲怆。

    “阿烨!”

    ......

    “二楼有动静,她醒了!”

    “怎么回事?”守在一楼的秦予也听到了来自二楼的尖叫声和慌乱的脚步声,噌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从二楼上要飞奔下来的女人,大喊了一声,“医生,拦下她!”

    别墅里的医护人员倾巢出动,冲上二楼准备将舒暖情拦下来,她最近几天的情绪十分异常,所以他们在别墅里布置了足够多的医护人员和保镖,以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二楼的哭声越来越疯狂,还夹带着有人被踢踹的闷哼声,甚至还有护士在低叫,“哎呀,她咬我!”

    秦予听到这哭声眼底忧虑更深,心理医生说她只要平安度过了这几天等致幻剂的药效从体内慢慢清除之后就能恢复正常了,可是她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疯狂。

    “马上打电话联系舒华烨!”秦予当机立断,她在喊着‘舒华烨’的名字,舒华烨说过不准对舒暖情用任何的药物,连镇定剂都不被允许,那么现在她这么疯狂,也只有他回来才能安抚住她!

    秦家的保镖立马拿起了电话,但拨过去只听到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的机械回复,秦予站在一边表情一怔,关机?

    然而就在下一秒,他的手机铃声响了,他赶紧接通,就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警局这边出事了!”

    **

    舒家,舒老爷子最近都睡得很晚,这一天晚上他更是睡不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突然觉得乱,为了让自己安静下来,他去了阁楼里的储藏室,翻出了以前一家人的大合照。

    追忆,是让人能安静下来的有效方法,他坐在阁楼的老人椅上,一边翻着保存得完好无损的相册,看看老伴,看看儿子,再看看小时候的孙子。

    每一个到了这个年纪的老人都会想着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老伴走的那一年,他有儿子,儿子走的那一年,给他留下了孙子,现在......

    老爷子的手摸着一张孙子大学毕业时穿着学士服的照片,满眼的慈爱。

    这个家,就我们爷孙俩了,爷爷什么都不求,只求你平安快乐!

    他的手指还抚在照片上,阁楼的门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敲响,坐在老人椅上的舒老爷子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的心乱再一次被激起,他起身,阁楼的门已开,助理齐奇以及舒家的一名两名保镖静候在了门口。

    齐奇语气艰难地出声,“老爷!”

    **

    这一晚是个不眠之夜,C市警察局的局长接到电话之后心急火燎地从家里冲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厉色下令,“无论如何,先救人,其他什么都不要管!”

    “最新伤亡统计?”

    “秦局,还没有来得及做出统计!炸弹威力已经将那栋楼震塌了!抢救正在进行中,人员伤亡还在统计!”

    “那当时局里到底还有那些人在?”坐在车里的秦局急得心跳如雷。

    “据汇报,在里面的人除了负责牧家小姐被害一案的重案组调查队一行八人之外,还有今天来到C市的朱家少爷,以及B市律师世家的邵兆莫律师,更重要的是......”助理突然不敢说下去了,而前面报出的名字已经让坐在旁边的秦局脸色倏然一白,“还有谁?”

    “舒市长也在里面!”

    **

    北城,萧家景湖,萧景琛在二楼,一楼客厅里时不时传来谈笑声,是妻子顾念在忙着做准备,许安好在厨房那边帮忙弄饭后水果,小橙子跟安安两人在楼梯边玩游戏。

    花园里,时常带着妻子和女儿过来蹭饭的谢安泊正在跟莎士比亚玩飞碟的游戏,只不过这两年莎士比亚年老眼花,十次就五次都咬不住谢安泊扔过去的飞碟,一气之下耍赖咬住了谢安泊的裤腿不放,坚决要求谢安泊要把飞碟直接飞进它嘴里!

    谢安泊一手拽着裤子一边大叫着莎士比亚你吖滴就这水平今天也想接住你唐哥哥的捧花你赶紧洗洗睡做梦去吧,莎士比亚怒了直接咬住不放了,惹得谢安泊大喊着救命,一人一狗就在花园里闹腾着。

    萧景琛在二楼听到楼下的欢声笑语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岁月静好,等今天易恒也成了家......

    书房里的座机响了,他放下了帘子,接起了电话,心想着恐怕又是某个有着婚前焦虑症的家伙打电话来跟他谈心了,他最近不仅兼任某人最最亲爱的舅舅(唐大少口述)还兼职了某人的心理导师,专门疏导有着婚前焦虑症的某人。

    “喂!”

    “萧先生!”电话那边的声音近似哽咽,“我是舒少的助理齐奇,我们大少,出事了!”

    **

    C市这一晚,北区警局大楼在一声震撼的爆炸声中轰然倒塌,附近的居民明显感觉到了强烈的震感,有人看到了火光,有人看到了那栋就像堆砌而起的豆腐块一样倒塌下去。

    警报声震天,消防车和救护车呼啸而来,还有军用车队在结队赶来营救。

    现场很乱,对讲机的声音时刻都会窜出来。

    “老爷,您别去!”齐奇跟舒家的保镖都要上前阻拦,被老爷子执意推开,从舒家赶来,一刻都不曾停下,面对着眼前的狼藉,从车里下来的舒老爷子颤抖着握紧了手里的拐杖。

    他走路的姿势颤颤巍巍,几乎都要走不稳。

    一位军官从一辆军用越野车里跳下车,站在了舒老爷的面前挡住了老爷子还要继续朝前的步伐,郑重承诺。

    “舒老爷,我一定把他救出来!”

    ***

    北城唐家!

    天亮第一瞬,唐易恒睁开了眼,对着天花板上放大了的那张照片抛了个飞吻。

    亲爱的乔乔美女,么么哒!

    唐易恒鲤鱼打挺从*上跳了起来,卧室的门已经被外面的人准时推开了,阿姿姐姐手里拎着礼服,走进来时身后跟了一长串的唐家佣人,一边吩咐佣人们给少爷准备,一边埋怨,“都要成家了还要我伺候着,小奕都不像你!”

    唐易恒把母亲一抱,脸蹭在母亲的手背上,一脸享受,“阿姿姐姐,我最爱你了!”

    唐家的佣人们忍不住都笑了,萧姿扬手轻拍了一下儿子的头顶,“贫嘴,你昨天晚上还在跟你舅舅说什么来着,啊,舅舅,我最爱你了!”

    这家伙爱意泛滥,对阿猫阿狗都能说我最爱你了!

    唐易恒还坐在*边,听到佣人们的低笑声开始挤眉弄眼,阿姿姐姐见他还不打算动,漫不经心得开口,“我听说你舅妈给你安排的伴郎是陆恺呢,陆恺那小子吧,我觉得是越长越帅气了,那孩子本来底子就不错,加上最近几年亲得你舅舅真传,比你更用工百倍千倍,人不仅帅气,而且工作能力也锻炼出来了,连这性子也被你舅舅给练好了,见过他的人都说他越来越有你舅舅的风范了呢,我在想啊......”

    什么?

    还坐在*边的唐易恒噌的一声跳下了*,像只尾巴着了火的猫,一跳三步往浴室里钻,哗啦啦地开始洗浴。

    舅妈居然把陆恺拉来当他的伴郎,嗷......

    那是啥?那可是情敌,情敌哇舅妈!

    ***

    凌晨,这一晚,C市的人们听得最多的便是救护车的呼啸声,又是一阵救护车的声音呼啸而过,但这次跟之前的都有所不同,那几辆救护车有警车军车开道,畅通无阻,后面还跟着几辆轿车。

    医院大门口早有医疗团队准备就绪,见到警车前来,立马快步跑过来。

    “伤者在废墟里被掩埋了五个多小时,距离炸弹的位置最近,伤者左腿被断了,失血过多,被救出来时还有一息尚存!”

    “等等......”

    手术室内,监听心跳的医生神色一紧,一手取掉面上的口罩,脸色一白,“他的心跳已经停止了!”

    “不可能!”一名医生瞪大了眼睛珠子,吩咐人赶紧急救,并伸手将那个说‘心跳已经停止’的医生一把揪到旁边的,勒紧了他的衣领,低斥一声,“知道他是谁吗?外面那些人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他不能死,他一死我们都得完了,你要是再敢在这里危言耸听,我第一个拿你开刀。”

    “来人,马上抢救!”

    他就是死了也要将他从死神手里给夺回来!

    ***

    唐家的婚宴现场,宾客云集!

    婚礼即将开始!

    舒家的人送来了一份贺礼,只说自家少爷身体不适没办法到场祝贺。

    唐易恒在得到这个消息时本来正要举行婚礼,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马叫人把舒家的人给拦住,什么叫‘没办法’?跟舒华烨相处了这么久还从没有说过这句话。

    那个人就是没办法也会制造办法,怎么可能会说这句话?

    没办法?

    除非他死了!

    唐易恒觉得自己的婚礼要是没有舒某人在那自己在舒某人面前吃了这么多年的瘪怎么能不吃回来?好歹现在他结婚了,他舒某人还是单身人士一枚,今天可是他扬眉吐气的大好司机呢!

    舒家的人在送来贺礼之后就要走,却被唐易恒的人直接拦住,舒家人在见到唐易恒时又是紧张又是恐慌,他们就是挑在这个时间段来,因为这个时候唐家人最多,想来作为新郎官的唐大少也应该是忙得无暇分身顾及不过来,就是想不到眼看婚礼都要开始了,新郎官却出乎意料地丢下宾客们跑来了。

    唐易恒走到舒家人面前,他是认出了来人是经常跟在舒华烨身边的齐奇,另外一个是舒家的司机,两人被唐家人留在了一个房间里,脱身不得,神色间难言慌张。

    唐易恒进来之后,叫人把门关上,盯着两人看了半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家少爷不可能不来?给我说实话!”

    舒华烨亲口答应了要来参加他的婚礼,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来,他今天没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面对着唐易恒的逼问,舒家的那位老司机突然泣不成声,“唐少爷,我们家少爷他,他昨天晚上出事了!”

    老司机是舒家老太爷的*司机,在舒家当了十几年的司机了,说话时情绪太多波动,一出生便已经老泪纵横,全身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唐易恒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房间外面有人在催着他赶紧出去举行婚礼,他二话不说转身迈开长腿就冲了出去,不顾身边人的阻拦跑出去冲到一个房间,一手推开了门。

    房间是乔雪的化妆间,一身雪白婚纱的她被冲进房间冲到她面前来的男人给惊得神情呆滞。

    许安好还在笑着说,“瞧他,都等不及了!”

    原本是想惊喜着来一个拥抱,却在见到他那惨白的脸色时心头突然一紧!

    在B市逃亡时都不曾见过他这样的表情,一张脸,白得毫无血色。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哪知还不待她开口询问,唐易恒便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紧握在手腕上的力量也加重了些,声音在发着抖。

    “乔乔,送我一程!”

    **

    萧景琛赶到婚礼现场时,婚礼现场已经陷入了一种怪异的气氛里,因为新娘和新郎不见了。

    “乔雪开着唐易恒的跑车离开了唐家,两人看起来很着急,乔雪是急得连婚纱都没换!”说这话的人是许安好,当时她就在旁边,只是隐约听到唐易恒说的那句‘送我一程’,穿着婚纱的乔雪便一句话都没问跟唐易恒跑了。

    许安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赶来的姐夫和老公,见到他们两人脸色上的凝重表情,顿时心里也像压了一大块的巨石!

    是,出事了吗?

    “跟过去的人说乔雪的车速太快,没跟上!”谢安泊跟在萧景琛身后,快步追上萧景琛的步伐,一边走一边低声说着。

    谢安泊是在刚才听唐家的保镖说了,乔雪的车开得有多快,快的将身后跟着车一溜烟地全甩在了后面!

    他也是之前偶然听到小奕说过他乔乔阿姨的车技那是神乎其技,能在那么多人围追堵截的情况下将唐易恒给带走,可想而知,那个看似文弱娇小的女人一旦爆发出潜藏在身体里的本能将是多么的让人震惊?

    “他之前见过什么人?”萧景琛隐约觉察到了事态的端倪,因为他刚才接到消息,唐易恒的车,往C市狂奔而去!

    “唐少见了舒家的人!”

    萧景琛的脸一白,手紧紧地握紧了,还是没能瞒得住吗?

    他也是今天早上才接到的消息,晴天霹雳,他让白霖先去了C市,自己稍后再赶过去,本想在这场婚礼举行完之后再告诉唐易恒的,可事实上,事与愿违!

    “姐夫,我们......”

    萧景琛抬手示意谢安泊不要再说什么了,既然两个主角都不在,这婚礼也是没办法进行的,他要去跟姐姐姐夫好好谈谈。

    这一天,一辆火红色的跑车一路呼啸着冲出了北城,开车的女子头上的白纱飘扬,很多人在看到这一幕时都惊讶得凸出了眼睛珠子。

    瞧这一看就是一对新人,穿着婚纱礼服的,可开这么快的车干啥?

    赶着投胎啊?

    开车的乔雪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被她远远赶超在后面的车辆,她只是担心身边的人,也根本没有去想今天是她人生里最重要的日子,是她要接受众人祝福的日子,她只想着身边的人,当他惨白着一张脸冲进她的房间就说了那么一句话,她便什么都不问,跟着离开了婚礼现场!

    在她看来,她要嫁的仅仅是这个叫‘唐易恒’的男人,所以,有他的地方,不管有没有婚礼有没有其他人的祝福,都不重要!

    唐易恒这一路都像是被抽了魂,越是看他这样乔雪就越是心里着急,车速也便不断地加码加码,他说他要去C市,现在就去!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管即将他们要面对着什么事情,乔雪在此时都是如此地坚定。

    不怕,她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两个小时的车程被乔雪硬生生缩短成了四十分钟,这速度在抵达C市的一家医院时,下车的唐易恒已经双脚发软,也不知道是他身体不舒服还是因为这一路心情不好的原因,一下车便蹲在地上,吐了!

    乔雪下车要扶起他,想问现在他们要去哪儿,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白霖是接到了三哥的消息,见到唐易恒顶着那张煞白的脸,艰难地一阵深呼吸,二话不说走过来直接扶起唐易恒就朝医院那边走。

    乔雪身上还穿着婚纱,拎着裙子的她觉得裙子太碍事,想撕掉又有些舍不得,只好将拖在地上的裙摆给抱在怀里一阵小跑地追了上去。

    **

    “秦少!”

    秦家的保镖提醒坐在车里烦躁地要发疯的秦予,“暖情小姐的状况不太好!”

    秦予拉开车身后的隔板,看着已经醒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