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重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似乎在黑暗中飘荡了很久。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没有来引路的牛头马面,没有奈何桥,没有孟婆汤,只有令人麻木而茫然的黑暗。

    她杀了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子,所以连投胎的权利也没有了吗?今后她这抹幽魂,只能永远在这片浓雾一般的黑暗中度过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意识忽然清醒了一些。

    耳边隐隐约约的响起了说话声。

    她听不清这声音说的是什么,却莫名的觉得熟悉亲近,莫名的渴盼着再听一些。她努力的在迷雾一般的黑暗中奔跑,向着那个熟悉的声音跑去。

    “念春,念春!”那个声音在耳边不断的呼喊着,先是带着哽咽的呢喃,后来几乎成了歇斯底里的哭喊。固执又倔强的喊着她的名字。

    是谁?是谁坚持叫她醒来?

    她早已冰冷麻木的心颤了一下,然后,身体的知觉渐渐苏醒,全身无一处不酸痛。尤其是后脑勺处,更是火辣辣的疼。

    她是中了剧毒身亡,死前胃里如焚烧一般的灼痛。可现在,那种令人痛苦欲狂的灼痛没有了,反而是后脑勺诡异的痛了起来。

    她不自觉的微微蹙眉。

    “太太,快看,小姐皱了眉头。”一个惊喜的少女声音响起:“小姐醒了。”

    太太的哭喊声戛然而止,颤抖着握住她冰凉的手:“念春,我的好念春,你快点睁开眼让娘看看。”

    娘......

    她的心狠狠被扯了一下,如撕裂一般的痛。娘在十年前就死了,怎么还会在耳边唤着她的名字?

    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她竟睁开了眼。

    一张哭花了妆容的狼狈脸孔出现在眼前,眼中闪动着狂喜:“念春,你终于醒了!娘快被你吓死了,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

    妇人激动至极,连话也说不利索了,颠三倒四的重复着这几句。

    慕念春直愣愣的看着妇人的脸,这张脸是那样的熟悉,又有些奇异的陌生。

    妇人很快便察觉出慕念春的异样来,忧虑急切的凑近:“念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连话都不说了?是不是头疼的厉害?”

    慕念春脑海中一片纷乱,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眼前的情景如此真实,却又如此荒诞。

    死了十年的娘亲张氏怎么会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她不是也死了吗?为什么会好端端的躺在当年的闺房里?

    张氏镇定了下来:“知道疼就好。”转头吩咐一旁的丫鬟:“石竹,去叫王大夫过来。”

    石竹擦了眼泪,应了一声,便一路小跑了出去。

    张氏转过头来,见慕念春呆愣愣的不说话,心里又是一阵绞痛,强颜欢笑道:“元春那丫头已经被救上来了,料想也没什么大碍。你爹大发一通脾气是免不了的,碍着那个丫头的舅家颜面,或许还要狠狠责罚你一顿。不用怕,娘拼尽了力也会护着你......”

    慕念春在这一连串的话语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应了一句:“娘,我不是无意,是成心推她的。”

    张氏:“......”

    张氏楞了不过片刻,立刻又说道:“肯定是她故意撩拨你生气,你性子一向冲动,在气头上推她一把也是正常的。如果不是因为推了她,你也不会用力过度摔倒,还撞到了假山上。好在你福大命大,什么事也没有!”

    慕念春:“......”

    果然还是那个无比护短的娘啊!

    遥远的记忆很快涌上了心头。

    这一年,她还只有十二岁,和嫡出的长姐慕元春闹了口角。

    当年的她冲动任性,禁不住慕元春的冷嘲热讽,一气之下推了慕元春一把。她的力气并不大,也不知怎么的慕元春却掉进了池塘里。在掉落池塘的瞬间,慕元春也用力的推了她一把。她摔倒时头碰到了假山,昏迷了过去。

    醒来之后,面对的就是父亲慕正善的怒火。她竭力为自己争辩,可怒火中烧的慕正善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还和张氏大吵了一架。她被关在祠堂里罚跪了三天,之后禁足了两个月。

    从那之后,张氏和慕正善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时常争吵。慕正善愈发对原配所出的长子长女上心起来,此消彼长,她和弟弟却失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