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有喜(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念春归》更多支持!

    过了荒唐又疯狂的三天三夜,慕念春疲累之极又羞恼之极。干脆利落的将齐王撵去书房睡。

    齐王连着荒唐三日,把“积蓄”了两年多的精力都耗光了,也有些手软脚软的感觉。其实,就是真的睡在慕念春身边也做不了什么了。不过,眼看着娇妻大发雷霆,齐王还是乖乖去了书房睡了四天。

    再羞臊,也不能躲在屋子里不见人。慕念春硬着头皮故作若无其事的出了屋子。

    好在贴心的石竹早已经暗中叮嘱过众丫鬟,众人最多在心里暗笑,面上却是半点不露。

    等齐王休假结束开始上朝后,日子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安宁。新婚小夫妻过的蜜里调油一般,一到了晚上,石竹和冬晴根本不好意思值夜伺候。

    齐王夫妻恩爱的事,周琰早有耳闻。私下里不知揶揄取笑过齐王多少回。诸如“十四叔近日面色憔悴走路时双腿绵软无力宫中有上好的鹿茸我这就打发人送一些去齐王府”之类的。

    齐王本人厚颜无耻,对什么鹿茸无所谓。可一想到脸嫩的慕念春看到宫中赏赐时的必然会有的羞恼,立刻不客气地瞪了周琰一眼:“你敢赏鹿茸给我,我就天天在朝会上提议你广纳嫔妃,为皇家开枝散叶。”

    这话立刻戳中了周琰的痛处,周琰立刻陪笑道:“我刚才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十四叔大人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

    自从周琰登基之后,渐渐褪去往日的青涩,年轻爱笑的脸孔多了几分威严。

    在人前的时候,叔侄两个是君臣,得守着君臣的规矩礼仪。不过,到了两人私下相处时,还是和以前一样随意亲昵。

    说笑了一番过后,齐王忽的正色说道:“周琰,慕元春已经死了一年多了,你心里还是放不下她吗?”

    周琰先是守孝一年,又将选秀女纳嫔妃一事延后两年,平日在女色上也并不热衷。一月中去皇后和刘贤妃处留宿的次数不过三四次。

    周琰笑容一顿。

    慕元春这三个字,已经成了他心底最深的伤疤。无人敢在他面前随意提起慕念春,就连太后和皇后也会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个名字。也只有齐王会这般毫不忌讳的问出口了。

    “我早已放下她了。”周琰这话说的颇有些口不对心。

    有些伤痕表面看不出来,实则深深的刻在心底。

    齐王见他这副样子,倒也不忍心多劝了,默默的陪周琰坐了许久。

    慕元春给周琰带来的伤痛,只有靠漫长的岁月慢慢淡去了。

    ......

    从福宁殿出来之后,齐王又去了昭阳宫探望容太妃。

    一年孝期已经过了,容妃却依然穿着素白的宫裙,发髻上只簪了一朵白玉芙蓉簪。面容憔悴清瘦,像失了土壤的花朵,没有了往日的光鲜灵动。眼角也多了些细纹。

    齐王看着心疼:“母妃,父皇的孝期已经过了。你不必这么约束压抑,孝服也能换下了。整日待在昭阳宫里闲着无事,不妨去别的宫里转转,和兰太妃她们说说话。”

    容太妃扯了扯唇角,淡淡说道:“如今新皇登基,我这个太妃还是老实安分地待在昭阳里为好。也免得太后皇后挑刺。”

    齐王哑然。是啊,父皇已经死了,这皇宫已经换了主人。如今执掌皇宫的是强势厉害的太后,母亲在宫中确实不宜张扬......

    “我本打算早些去齐州就藩,母妃就能随我一起去齐州过些轻松自在的日子。”齐王歉然说道:“可周琰才登基一年多,我实在不放心这么一走了之。总得再过几年,等大秦安定周琰能做一个合格的好皇帝了,我才能走。只是这么一来,就要委屈母妃了。”

    容太妃浑不在意的笑了一笑:“这有什么委屈的,我在宫中衣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