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九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虽然不舍得离京,但沈钧山去边关是高兴的,一来可以如愿上战场杀敌,二来再也不用被太后逼婚了。

    太后管的再宽,也不可能在边关出事的时候逼他回京拜堂成亲,唯一不放心的就是颜宁和云初都在宫里,他怕皇上会护不住他们。

    上官暨带领飞虎军火速赶往边关,到青云山脚下的时候,沈钧山和几个护卫捕猎,一边等大军到达。

    他们捕猎,却不知自己也成了别人的猎物。

    青云山上山匪盘踞,占山为王,经常下山打劫过路之人,刚把陷阱埋好,沈钧山他们就到了。

    刚逮住一只山鸡,脚不小心踩到陷阱,嗖的一声,沈钧山就被整个吊了起来。

    几个护卫也没占到便宜,被渔网兜了起来。

    暗处躲着的青云山少当家笑咧了嘴,一大清早喜鹊就叫,果然适合下山打劫。

    这穿戴一看就是只肥羊啊。

    几个小喽啰道,“少当家,咱们快点把他们带上山,飞虎军马上就要到了。”

    挑飞虎军路过的日子打劫,也只有少当家有这么大胆了,还压着他们不许禀告寨主,就怕寨主不许他下山。

    “把人放下来,只拿钱,不伤命,”少当家鲍豹道。

    几个小喽啰赶紧从暗处出来,直接沈钧山从怀里摸出一枚铜钱,手一飞,就把绳索打断。

    一个腾身,就站的稳稳当当的了。

    沈钧山解困之后,几个护卫也抽出匕首,划破渔网。

    几个小山匪也敢在他们面前横,真是向天借胆,要真被几个山匪抓上了山,也不用去边关了,这不是丢飞虎军的人吗?

    几个小喽啰跑的快,被这一幕惊呆的刹不住脚,直接从小山坡上滚了下去。

    准备抓人的小山匪直接给沈钧山跪下了,“大爷饶命!”

    沈钧山,“……。”

    鲍少当家,“……。”

    鲍上当家捂脸。

    还能不能更丢人一点儿?!

    不过他却是很兴奋。

    这几个人武功不错啊,他们青云山飞虎军也算是名彻一方了,哪有人敢单独路过?

    艺高才能胆大。

    好些天没活动筋骨了,正好活动活动。

    鲍少当家冲过来,不消三个来回,就被打趴在地了。

    等上官暨和大军赶到,沈钧山坐在那里烤鱼,鲍少当家和几个小喽啰被吊在树上,嘴里还塞了布条。

    “呜呜呜……。”

    上官暨知道青云山有山匪,不过这群山匪在山匪中还算不错,只劫财不害命,朝廷也没把他们当回事。

    上官暨过来,沈钧山把烤好的鱼扔给他,道,“这地儿风景不错。”

    上官暨举目四望,道,“确实不错,正好大军也走累了,就在此地歇息半个时辰。”

    林三(也就是后来的林叔)看着几个山匪道,“几个小毛贼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劫持冀北侯府二少爷。”

    鲍少当家,“……!!!”

    那只喜鹊!

    今儿要是有命回去,非得宰了它不可!

    李曾则笑道,“反正歇着也是歇着,我看不如带些飞虎军上山把这群山匪灭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沈钧山继续烤鱼道,“估摸着这会儿去,已经人去寨空了。”

    李曾不解,“为何这么说?”

    之前的护卫笑道,“抓了他们后,放了个小喽啰回去报信,这么半天了还没人来救他们,应该是飞虎寨寨主知道踢到了铁板,连儿子都不要,带着手下一群乌合之众跑了。”

    鲍少当家泪流满面。

    虽然他也是这么怀疑的,可要不要当着他的面就这么直接说出来?

    他爹虽然是飞虎寨寨主,可胆子那也是真小。

    他想扩招飞虎寨,把附近的山头都收于麾下,他爹硬拦着不让,直肯守着个青云山,什么地方都不挪,说什么那地儿风水好,依山傍水,将来必出贵人。

    一个屁大点的山寨能从什么贵人?

    就算应在他身上吧,这么被他爹压着,再贵也贱了。

    上官暨看了鲍少当家几眼,劝降与他,鲍少当家看着他,不敢置信,“你就是飞虎军大将军?”

    上官暨点头,鲍少当家欣喜道,“久仰久仰。”

    沈钧山一口酒水没差点呛死,“大哥的威名都传到山匪窝里去了?”

    知道敬仰他大哥,就算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沈钧山让人把鲍少当家几个放了。

    护卫一刀劈过去,绳子砍断,鲍少当家兴奋头上,根本来不及反应,脸着地了。

    沈钧山斜了他一眼,“下回再叫我碰见你打劫,就没现在这么容易逃过去了。”

    要说做土匪的那都是天生胆大,沈钧山网开一面放了他们,他们该夹起尾巴跑了,可鲍少当家偏不,他对沈钧山烤的鱼感兴趣。

    鲍少当家这辈子吃的鱼都比饭多,没办法,青云山脚下就是湖,湖里鱼多啊。

    他吃腻了,不爱吃鱼,可刚刚沈钧山烤的鱼那是倍儿香,勾的他腹中馋虫翻滚,虽然被吊在树上,他已经想好了把沈钧山抓上山,逼他把烤鱼秘方交出来,然后才放他离开。

    沈钧山还没见过比他皮更厚的,居然还生出了几分好感来,扔了条鱼给他。

    鲍少当家打蛇随棍上,直接坐下了,自家老爹怕死,带着部下跑了,他非但没死,还和飞虎军大将军把酒言欢,看他回去还不自觉退位。

    上官暨为人随和,既然鲍少当家不肯走,他就劝降他了。

    只是上官暨的话说的鲍少当家不是很懂,他下意识的看向沈钧山,他觉得自己和沈钧山的气质更相和一点儿,沈钧山随口道,“就是你爹做山匪,你才会有被吊起来的一天。”

    “你继续做土匪,将来你儿子会和你一样,但你儿子未必有你的好运气,被抓了还被放掉。”

    “和我们一起上战场杀敌,建功立业,你儿子才能堂堂正正的做人,而不是一辈子就窝在这么点地方,下山买点东西都难。”

    这话某种程度戳到了鲍少当家的心窝子,他就是嫌下山采买麻烦,才想把寨子做大,最好把山下的镇子都包括进去,最好是能把山寨建在镇子上……

    鲍少当家把想法直接说出来,确实把四下的人包括沈钧山在内都惊的不轻。

    这人胆子不是一般的肥,他怎么不把山寨建在衙门隔壁呢,没事还能串个门。

    吃饱喝足,上官暨他们就要启程了。

    鲍少当家还很好客,他们凯旋的时候,路过青云山,请他们去飞虎军喝杯茶。

    上官暨哭笑不得,沈钧山更是一脸黑线,抱拳逗他,“你哪天去了军营,我请你喝酒。”

    这一逗,鲍少当家还当真了。

    他就没遇上过沈钧山和上官暨这样的人,虽然才吃了人家一条鱼,但他已经被他们折服了。

    这里虽然也是青云山脚了,但距离青云山还有点路,远远看去,青云山高耸入云,青山翠绿,看的人心情舒适。

    沈钧山笑道,“这些山匪还真会挑地方享受。”

    上官暨看着青云山道,“幸亏他们都没什么野心,青云山占据天险,易守难攻,山下又是交通要塞,南来北往,若是有野心,后患无穷。”

    不过鲍少当家不像是个有野心的人,朝廷也不会给他们做大的机会。

    刚刚的遭遇,沈钧山和上官暨他们谁也没放在心上。

    可却改变了鲍少当家和青云山一众土匪的命运。

    鲍少当家不想做土匪了,他想去战场和人喝酒,他不想将来自己的儿子被人吊起来。

    半个月后,飞虎军赶到战场,而此时南梁势如破竹,已经攻破大齐两座城池了。

    飞虎军骁勇善战,沈钧山手刃敌军一二品将军,捷报频频传回京,士气大振。

    云初在藏书阁,活很轻松,来看书的人并不多,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看书消遣,只是近来齐王来的比较频繁,云初想多都躲不开他,苦不堪言。

    唯一值得高兴的事飞虎军的捷报了,颜宁偶尔来看她,她肚子显怀了,云初怕她动胎气,都不让她来。

    颜宁看着她道,“哪有那么娇气,太医也说多走动好,见你没事,我也能安心。”

    虽然宫女禀告云初一切安好,但颜宁总不放心,不过皇上只罚她在藏书阁待三个月,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颜宁偶尔来待一上午,回朝华宫正好吃午膳,日子过得倒也快。

    但太后是没那么容易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的,千防万防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

    端慧公主和九陵公主在宫里打闹,两人跑下台阶,撞到了颜宁。

    颜宁从台阶上滚了下去,五个月的身子……没了。

    皇上赶到的时候,颜宁倒在血泊里,皇上没差点疯了。

    端慧公主和九陵公主被关禁闭,皇上让云初回来陪颜宁,云初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几乎站不住,那是个男孩,已经成型了。

    颜宁哭成泪人儿,这个孩子她盼望太久了,小衣服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可现在……孩子没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颜宁才从悲痛中走出来,冀北侯夫人隔三差五就进宫劝她。

    孩子没了还能再怀,这个孩子和她无缘,将来会有更好的。

    因为撞到颜宁的是九陵公主,虽然她说是被人打到了脚脖子,也确实从她脚脖子上检查到了淤青,找不到真正下手之人,处置一个才十四大的公主又能管什么用。

    今儿不是九陵公主,明儿也能是别人,九陵公主是皇上嫡亲的妹妹,她在皇上心中的分量没几个人能比的过。

    冀北侯夫人劝颜宁忍了,谁是凶手,她们心知肚明。

    对一个无辜孩子下手,迟早会有报应的。

    颜宁这一病,卧床躺了整整两个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报应之说,宝妃也摔了,虽然没有颜宁严重,但也摔的不轻,保胎药不要钱似的灌下去。

    颜宁小产了,太后嫌疑是最大的,知道皇上气愤,太后也不找颜宁的麻烦了。

    后宫好像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宝妃更是一连几个月都不出门,卧床养胎,颜宁也从不去看她,更不会送东西去,他们就当宫里没有彼此。

    这样的安静直到梅美人生孩子。

    他们好像把梅美人给忘记了,也确实没人把她放在眼里,一个不受宠的女人,没有任何前途可言,更谈不上威胁。

    皇上说过,等梅美人把孩子生下来就处置她,只是梅美人没扛到那一天,生下皇子就撒手人寰了。

    临走前,求见颜宁和云初。

    她这条命是颜宁求皇上才保下的,她是没有福分看孩子长大了,梅美人希望颜宁能看在孩子无辜的份上,善待他几分。

    颜宁一向心软,再加上她才失去孩子,更是体谅梅美人做母亲的心。

    孩子抱在怀里,颜宁鼻子酸的厉害,如果她的孩子好在,要不了多久也该生了,会不会如大皇子这般可爱?

    梅美人要爬起来给颜宁跪下,云初拦下她,“云妃一向心善,连你都不曾责怪,更何况是个孩子。”

    颜宁看着梅美人,“我不敢说自己能做到有多疼爱他,会拿他当自己孩子看待,但我不会亏待他,其他皇子有的,他都有。”

    这样便够了。

    梅美人握着儿子的手,含泪而终。

    颜宁抱着大皇子去见皇上,皇上看着皱巴巴的大皇子,提不起半点兴致。

    颜宁看着他道,“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这孩子刚没了娘,太可怜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