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忘忧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诚然,二少他成功救了叶家一家的性命。然,二少他却也成功搅和了少皇和叶澜的计划。

    按着少皇和叶澜的打算,这一次是如何也要打击一下锦皇陛下的势力的。过程也许会很凶险,成功的话于冥国的发展大计却大有裨益。

    锦皇也是打算折少皇一条臂膀的。有他这个儿子在,他的扩张及复仇上官陌的计划便不能得以顺利实施。

    政治上的博弈却并非是一棋一子便可定胜负的,也并非一局就能定全局的。

    这一次虽没能达到目的,但至少保全了阿叶和楚渊,少皇和叶澜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

    一场祸事化解于无形,一场盛宴不欢而散。

    盛宴中被莫名其妙推到事件中心又莫名其妙被忽略的女主角阿叶,一脑子浆糊地把家还,被二少半路截去了忘忧林。

    有些事,二少还要和她当面求证清楚。

    忘忧林这种烟花地,二少离开蓝月之前阿叶倒是常和他一起光顾,自二少被叶族长叶理驱离叶家,阿叶自己便没了来的兴致,打那起再没来过。

    旧地重游,物还是,人已非。忘忧林依旧是从前的格局,依旧是从前那般歌舞升平,只是面孔全换了一茬,一水儿嫩嫩的十六七的小姑娘,皮肤一掐都能出水儿。

    阿叶自忖自己在这一群小姑娘中间老了不止一个辈分,二哥带她来这里纯属打击她,睨着她二哥磨牙:“多少年不见,你还是忘不了先打击我的自信心。”

    二少不服:“我何时打击你的自信心了?是你自己缺乏自信心吧?”

    阿叶神色恹恹,轻车熟路地找了个僻静的包房,往软塌上一歪,半靠在靠枕上,将上来伺候的姑娘打发得利索:“来一壶茶,随便上几样小吃,你们就忙自己的去吧。”扫了一眼这几年出落得更风流无匹的二少,补充道:“他今日吃素,你们离他远些。”

    从前的姑娘们对于二少经常带妹妹逛烟花地都已习以为常,如今的小姑娘们却没遇到过逛这种地方还带上妹妹的,但慑于不苟言笑的阿叶的淫威,都悄悄地往外退了。

    二少亲自将侍婢奉上来的茶点接了过来,吩咐道:“离远点,别让人过来打搅。”

    茶点奉到阿叶手边的小桌上,二少又亲自斟上茶,在手中用内力过了一下,温凉正合适,递到阿叶的手上,顺势踢过来一只脚凳,在她面前矮身坐下来。二少还没开口说话,阿叶便道:“二哥,你是不是也像他们一样,瞧着妹妹挺没用的?”

    二少本来欲问一句:“我才离开几年,你怎么就把自己搞成了这副德性?”听她这么一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换成一句:“谁说你没用了?敢去招惹楚渊,天下间谁有我妹妹这么勇敢?”

    阿叶唇抵在杯沿上,抿了一小口水润了润干涩的唇,笑得有些苦意,“二哥这还是在笑我。天下间没有哪个女子敢去招惹楚渊,却只有我傻,非要去碰触那个浑身是毒的人,到最后,落到这样地步,也是我活该。”

    二少受不得妹妹这样,心里揪成一团,握着拳头道:“等楚渊来了,我定要先将他揍一顿替你出口恶气!”

    阿叶心里不由好笑,二哥他在外混迹几年,越来越像个江湖草莽了,凡事最先想到的,先就是拳头解决,他那里大概就没有拳头解决不了的。

    虽然二哥他的拳头也算个硬的,但遭遇到楚渊那种拳头更硬的,他不被楚渊反过来揍一顿就算楚渊给他面子了。

    忍不住劝道:“二哥你何苦这样,君子动口不动手,没得让人家觉得咱们叶家人都没素质。”

    二少理直气壮:“素质?他爷爷的他将我的妹妹欺负成这样,还要跟我讲素质,讲君子之道?你二哥我从来也就没想做个君子!他来了我倒是要和他论一论何为君子!”

    诚然,楚渊他也非什么善良君子。

    阿叶瞥了他一眼,“二哥你近年在哪里走动?”

    二少如实回答:“前几年漂泊江湖,这二年我在宏隐大师那里学佛。”

    阿叶便叹:“二哥你的佛算是白学了。”

    二少哑口无言了。

    哑口无言的二少对着茶壶一阵猛灌。

    阿叶也沉默着不开口了。

    二少偷眼瞧着沉默寡言憔悴浮于面上的妹妹,心里不由得暗骂,楚渊你爷爷的,将我活泼开朗的妹妹伤成这副德性,算你有本事,爷爷我不将你揍成猪头算我没本事。骂完了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半晌,脑子里方省起骂人的称呼似乎不大对,骂了爷爷又自称爷爷,那不是在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