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出门捡包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蓬莱宫中岁月长,霓漫天无聊的拿着牛毛般细的绣花针一下下的戳着手下的鲛绡,一朵精致的牡丹花在她的手下慢慢的诞生了。“哎,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蓬莱掌门的独生女霓漫天小姐无声的叹口气。就算是她现在的便宜爹爹是个很牛叉的人物,可是也没看出来他爱若珍宝的掌上明珠其实早就换了个灵魂。眼前这位霓漫天小姐根本是个从几千年后穿越而来的灵魂,在霓曼璐一夜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心情是崩溃的。因为她看见了人在天上飞!接着是位英俊大叔抱着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嘴里碎碎念着:“天天,都是爹爹不好,爹爹不该逼着你修炼,也不该对你那么严格。你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不活了!”说着帅大叔抱着她哭声震天,边上围上来一群人不住的劝着:“掌门也是为了漫天好。漫天资质不错将来肯定能成大器。”。

    等着霓曼璐明白过来她才发现自己来到了神奇的修仙世界。这里的一切都太新鲜了,人是可以修炼成仙的,她这个身体是蓬莱掌门霓千丈的宝贝心肝独生女——霓漫天。这为霓漫天大小姐生下来就没母亲,是霓千丈辛辛苦苦的拉扯大的。蓬莱是除了长留之外最有实力的门派了。今后蓬莱六千弟子和偌大的家业都要霓漫天继承的,霓千丈虽然疼爱女儿,可是一点没放松对女儿的教育。霓漫天从小就学习仙术,练习武功,小小年纪已经法术了得,功力深厚了。

    这次是她练习御剑飞行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忽然坠下云端,等着她从云端坠落,身体里面莫名其妙的换上了霓曼璐的灵魂!

    蓬莱掌门的宝贝女儿练武意外受伤,被摔傻了!这个消息很快的传遍了六界,霓千丈立刻扔下什么发扬本门本派的万丈雄心,把日常事务交给自己的师弟金水,对外宣布闭关,其实霓千丈是重新再把女儿从一张白纸教导成蓬莱的掌门人。忘记了口诀心法没关系,不认识自己这个爹没关系,忘记了所有的武功没关系。他从头再来!

    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在父亲和从小照顾霓漫天的容婆照顾教导下,霓千丈的宝贝女儿总算是恢复了正常了。见女儿这一年总算是恢复正常,而且性格变得更可爱乖巧,霓千丈的心里很欣慰。他只剩下漫天这个宝贝了,对他来说什么参悟大道,白日飞升,什么壮大蓬莱声势,在仙界去的更大的影响力都不如呵护好宝贝女儿来的要紧。辛苦还是值得的,看着女儿越发娇艳的脸庞,霓千丈也就安心了。

    蓬莱淡出仙界有些日子了,在这段日子里面倒是长留声势日盛。霓千丈收到了瑶池宴的请帖,略微沉吟下。金水早就把掌门师兄的表情尽收眼里:“掌门,既然漫天已经恢复了的,师兄尽可放心去赴宴。到底是瑶池群仙宴,会在宴会上商议六界的事情的。我们蓬莱算起来也离开仙界有些时间了。今后蓬莱的声势和发展也要考虑的。”

    霓千丈叹口气对着金水说:“我对你从来不隐瞒,我是实在放心不下天天。最近我越发感觉心里不安,总是担心天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其实那些虚名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处,早知如此我就带着天天远走天涯,再也不要搀和那些门派的纷争了。”

    “掌门想错了,若是有朝一日被人知道漫天的身世,你不做蓬莱掌门拿什么保护她——”金水一语未完,霓千丈忙着打断了师弟的话:“不要再说了,天天长大了。你和摩严都是一个腔调,也罢了,我在一天总能保护她周全。可是——我若不在了,她该怎么办呢?”

    “漫天仙资质卓异,假以时日一定能独当一面。掌门师兄尽可放心!”金水心头一动对着师兄提议道:“长留正在招收弟子,虽然蓬莱自成一系但是修炼这个事情能兼容并蓄更好。掌门和长留的世尊一向交好,不如叫漫天去长留学习。”

    “这个容我想想。我还是先去长留见摩严试探下他的口气。”霓千丈打定主意先去和女儿告别。霓漫天和霓千丈依依惜别,看着霓千丈的身影消失在云彩中,她的耳朵还在嗡嗡作响。这个爹真是把她爱到了骨子里,光是嘱咐她要按时休息,好好吃饭就翻来覆去的说了一百多遍。

    霓千丈走了,霓漫天头上压着的两座大山没了一座。她扔下手上的针线,屏息凝神的听着周围的动静,很好整个碧桃宫都是安静的。容婆婆不在,霓漫天玩心大起就地身形一闪,已经是到了大殿的门口。经过修炼就射*凡胎不一样。身怀法术剑术优异,她现在觉得自己对世界的认识发生了改变,她想要试探这个新鲜的世界。

    殿外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个婢女低头走过来:“小姐有什么吩咐。”霓漫天无力的在心里翻个白眼,她被全方位全角度的看起来了,这样的日子她过了很久了!“容婆上哪里去了?”端着蓬莱少主的架子,霓漫天眼皮都没抬。

    “容婆婆今天一早上就去后山上采药去了,说下午的时候才能回来。小姐要婢子把容婆婆请回来么?”婢女恭敬地回答着霓漫天问话。

    “不用,小贼今天喂了?你去拿一些新鲜的银鱼来,我要去喂小贼。”霓漫天心里飞速转着,指使婢女去拿新鲜的银鱼。要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银鱼而是蓬莱上下东海上那些吸收了天地精华,在满月之夜抓住的灵物,一般修仙的人若是能吃了,会对增长功利大有裨益的。但是在霓漫天来说是喂自己宠物的小零食。

    婢女立刻应声退下,看着婢女离开,霓漫天心头微微动念,她已经到了内室。拿出乾坤袋胡乱的把一堆东西扫进去,乾坤袋能装下天地万物,外形小巧便于携带,比起来墟鼎霓漫天更喜欢乾坤袋。这简直是居家旅行,离家溜号的必备佳品啊。把妆台上的梳子扫进乾坤袋,一声凌厉的鹰唳,一只萌萌的白头海雕扑腾着翅膀落在了霓漫天眼前。

    “小贼你太聪明了!竟然知道我要出去历练历练。走,姐姐带着你出去玩玩去!”一把捞起来正拿着短腿巴拉锋利鸟喙的海雕,亲亲它身上柔滑的绒毛,不顾小贼的抗议,粗鲁的把小贼夹在腋下,霓漫天抓起来她的纯钧剑一阵风的溜出蓬莱仙府跑出去放风了。

    先去哪里呢?霓漫天心里飞速的把心目中的旅游胜地过滤一遍,心思一转向着蜀山而去。我是先去蜀山呢还是先去美食之都大快朵颐呢?蜀山脚下的一个小镇子上霓漫天漫不经心付了账,在街上深深地吸口气,空气里弥漫着悠闲的气息,看着大大小小的茶馆,里面茶客们摆着龙门阵,贩卖小吃的小贩们来来回回的在茶桌之间穿梭着,戏台上正上演着悲欢离合,戏台下有人在为古人担心,有人在和朋友畅谈,有的人愁眉不展,有的人得意洋洋。市井百态,都在眼前了。这里可比蓬莱好玩多了,修仙什么的多没意思,就算是活上个几千几百年的,但是没了喜怒哀乐,没了人味真的好么?

    “你就是我未过门的娘子了!”一个声音钻进了霓漫天的耳朵里面,她转脸看去,在一家小饭馆临窗的位子上坐着一对小情人。那个男的是衣服读书人的装扮。那个女孩子么,正皱着包子脸急着划清界限:“我不是你的娘子,我还要上蜀山呢。”

    有热闹看哦,霓漫天闲得无聊正好有好戏送上门她乐的看戏,在那家饭馆不远的茶棚坐下来,霓漫天端着茶杯竖着耳朵开始偷听。这不算偷听,这是公共场合,谁叫我的听力好呢。霓漫天心里的小人很无耻的摊摊手,为偷听找出充足的理由,谁叫她修炼多年,比别人听的远呢,这不能赖我!是你们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来这个地方,连个小说都找找不到,我只能自己找消遣了。

    “我既然看到了你的身体就该负责,你等着我参加了科举,功成名就之日我一定来明媒正娶,娶你做我的妻子。”那个书生一脸正气凛然,好像要杀身成仁,舍身喂虎一样。那个小姑娘急的脸都憋得通红,舌头都开始打结了:“东方,我——我不介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