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九、跟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听说江离尘来了,南宫泽延在宫里设宴,盛情招待,并让多名大臣作陪,南宫司痕和安一蒙也都在列。

    这大好的机会,罗魅和青云一合计,快速的将祁云送出了城。

    酒宴结束,江离尘拒绝南宫泽延的安排,随南宫司痕出了宫,在宫外同南宫司痕分路后直接去了祁老的家。

    昨日他就被南宫泽延请进了宫,并在宫里住了一晚。不过就一晚而已,面对富丽堂皇的宫殿,他却住得莫名烦躁。此番前来天汉国,他并非为了国事,而是为了私事。本以为要不了多久就能回国,可谁知道私事变成了难事,不仅没顺利得到儿子,到目前为止儿子被带去哪里了都不知道。

    得不到儿子,他如何能甘心回国?可偏偏还有个难搞的女人,像荆棘一般阻碍着他同自己儿子的团聚之路。说实话,一切来得太突然,他是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未想到解决的办法。

    可不管如何,儿子他是一定要得到手的,不管那女人有多不舍,他都会把儿子带回国。

    看着他大晚上光临,青云拿不出一丝好脸色,“江太子可真闲,大晚上还能到别人家中做客。”

    江离尘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走进院中,对他的厌恶和讽刺视而不见般,“长夜漫漫,江某的确无聊,青公子可自行去休息,无需招待江某,江某不过是坐坐而已。”

    听听这话,哪里像一个太子说出来的话?青云冷眼瞪着他后背,“同江太子认识多年,没想到青云瞎了眼好些年。”

    江离尘脚步顿了一下,但随即依然朝某间房直走去。

    见状,青云忍不住低喝,“站住!”

    江离尘虽停下脚步,但头也没回,声音又沉又冷,“江某知道青公子把我当成了无耻之人,但江某同祁云的事青公子也不过是一外人,你并非江某,体会不到江某的感受。换做是青公子你,得知自己突然有了子嗣,不知道青公子是否还能镇定如常。”

    青云冷哼,“你为了天宝而来,我们也无话可说,孩子是你的骨肉,你有见他的权利。可云儿同你非亲非故,你伤害她就是你不该。她为了生下天宝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我想江太子作为一个男人,也是理会不到的。”

    江离尘慢慢转过身,眯着眼迎着他眼里的怒意,“非亲非故?她同江某孩子都有了,还能同江某非亲非故?就算江某同她毫无感情,但她早已是江某的女人,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难道江某见自己的女人,也需要经得你们同意?”

    青云语塞,“你!”

    江离尘又冷冷的转过身,欲继续朝祁云房间去。

    青云眸孔紧缩,恼怒道,“就算你想见云儿,也该带点诚心。她虽只是普通女子,可也毕竟是天宝的娘。你的到来致使她身子抱恙,而今她还在病中,你就不能让她精心休养?你如此过分,可想过以后如何面对天宝?”

    江离尘又停住了脚步。他同那女人还未谈论出结果,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让女人妥协,最好对他服服帖帖、为他是从。可脑海中显出她苍白无色的脸,他眯着双眸,莫名的抬不起脚。

    罢了,反正夜已深,让她休息便是。

    来日方长,他就不信自己收服不了她!

    他并未多看青云一眼,转身从他身旁走过,朝大门外走去。

    看着他身影消失在门外的那一刻,青云才舒了一口气。好险……

    云儿刚离开,这个时候被江离尘发现,他们这一场安排肯定要白费。过了今晚,就算他知道云儿离开了,再快速度也不一定能追上云儿。

    而刚走出院门的江离尘正欲上马车去客栈,小艺匆匆迎上来,身后还跟着一名手下。

    “殿下,可是发现祁姑娘不见了?”

    江离尘顿时拧起了浓眉,“不见了?此话何讲?”

    小艺惊讶,“殿下,您还不知道啊?小的以为您已经知道了呢。”

    江离尘脸色一沉,“如何回事?你速速说来!”

    小艺对身后的人使使眼色,身后那手下这才上前躬身道,“启禀太子殿下,今日您进宫赴宴让小的暗中在此守候。傍晚时分,小的看到祁姑娘带着包袱离开,小的一路尾随,发现她从东城门离开了。小的不敢大意,赶紧回来向您禀报。”

    江离尘眸孔突睁,“什么?离开了?”

    该死的女人,竟然跑路?!

    想到先前被青云阻拦,他此刻又是一番暗咒。姓青的,这笔账他给他记下了!

    回过神来,他片刻都没迟疑,轻功一运,如影般消失在夜色中。

    那女人,一定是找天宝去了,他一定要追上她,要是见到天宝,正好趁机把天宝夺了。

    看谁还敢把他儿子藏匿起来!

    。。。。。。

    连夜赶路,祁云一刻都未休息,直到日上三竿路过一庄园,她才勒马停下。

    不是她想休息,而是带路的两只鸽子停在不远处的树枝上。

    看着周围的环境,祁云好奇又不解。难道爹和天宝在这里?

    师兄说只要跟着这两只白鸽就可,它们能准确的找到爹落脚的地方。可这里不过是一废旧的庄园,入目可见是荒芜的田地,连个人影都没有,爹就算带着天宝也该找个热闹的地方,怎会在这里落脚呢?

    她跳下马背,牵着马走到一户人家门口,敲门。

    可许久之后都不见有人前来开门。

    大门外没上锁,她试探的推了推,门被推开了。

    看着门里的情景,她微微一惊。里面一阵寂静,入目可见都是陈旧而荒芜的景象,同周围的环境相似,空寂无人。

    她没再犹豫,牵着马走了进去。赶了一夜的路,实在是有些疲累,于是找了一间屋子,把房里的灰尘简单清除过后,躺在陈旧的床上睡下了。

    离开了京城,她心里的压力轻了不少,哪怕这样居无定所的过日子,也好过受人欺辱。她没有那么多心力去应付一个陌生且又厌恶的男人,更没有想过为了荣华富贵去迎合他,她只想同爹和天宝简简单单的生活。

    而此刻,在两只白鸽停留的大树上,一白发老者正坐树梢,怀里抱着的小孩子不安分的扭动小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