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章 宫斗文里的养母〔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好了,不好了,九皇子魔怔了。”小宫女连滚带爬的跑到德妃和顾锦面前报信,九皇子从她的后面追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

    九皇子是德妃最小的儿子,今年六岁,还跟着德妃住。此时他穿着一身明蓝色团花小袍子,长着一双跟皇帝一样的凤眼,但是此时这双凤眼却呆滞无神。他仿佛被提线的木偶一样,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吓得德妃宫里的宫女们一阵惊叫。一群服侍的人围着九皇子,似乎怕伤着他,只敢围不敢动手抢匕首。

    顾锦此时正在跟德妃喝茶,两人聊着茶经,顾锦不得不承认,她若没有这么多世的积累,还真的有些应付不了她,所以说也难怪德妃能左右逢源,跟谁都能说得上点话,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当然也心狠手辣,能狠心利用自己儿子的人,却又不是“不是简单”四字可以形容的了。

    顾锦扫了一眼面前跪着的这个小宫女嘛,大戏已经开场,有点意思。顾锦面上不动声色,想看德妃怎么表演,结果德妃眼一翻,身体软软的倒在椅子上,晕了。这……要不要这么狡猾。

    顾锦在心里鄙视了德妃一回,任由她就那样躺在椅子上晕着,她知道这样的姿势肯定特别辛苦,不过既然德妃要这样晕倒,定然喜欢这样,她就不坏人兴致了。

    顾锦装作眼里只有九皇子的模样,厉声喝道:“还不把九皇子手里的匕首抢下来,仔细伤了九皇子,你们主子可饶不了你们。”

    听到这话,装昏迷的德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个傻子什么时候会说这样的话了。而且尼玛你先把她扶到床上去啊,这样躺在椅子上,她的脖子啊!还有伺候她的人都是死人不成?不知道她这个主子在这里晕着难受吗?

    德妃的大宫女们其实也很着急,但是这会皇后娘娘正在吩咐事情,她们贸贸然打断皇后娘娘的说话,也是不符合规矩的。

    正装模作样的围着九皇子的一群人顿时面面相觑,虽然按照主子事先吩咐的来说,这个时候是应该抢下九皇子手里的匕首了,但是这好像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不过剧本虽然有些不对,但皇后娘娘没说错,九皇子若是伤了,德妃娘娘再好也饶不了他们。

    围着的人硬着头皮将九皇子手里的匕首抢了下来,顾锦看在眼里,眼里闪过一丝讽刺,所以说六岁的孩子手里拿了一把匕首,毫无意识的挥舞能有多大的杀伤力,想做给她看,也逼真点好么。

    “来个人抱住九皇子,给本宫请太医过来看看九皇子和德妃。”然后装作才发现德妃的样子,“哎呀呀,德妃怎么躺在这里晕了,本宫就说怎么九皇子都这样了,德妃居然不说话,真的不符合她的慈母形象,原来是晕了。我可怜的德妃妹妹哟,快来人,扶着她到床上去躺着。在椅子上躺了这么久,歪着脖子,没落枕吧?”

    德妃觉得怎么皇后的语气里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按照以往皇后的脾气不能啊!再听到顾锦大呼小叫的让大家将她扶进去,只当是自己的错觉了。

    太医很快来了,先给九皇子看了看,却看不出个究竟来;再给德妃看了,只说是受惊过度而导致的晕厥。

    顾锦沉吟了片刻,打发人去请皇帝过来,一面着人去多请几个太医来看看九皇子,顺便让太医将德妃弄醒。

    其他的妃子听说了这种事情,也赶了过来安慰她,屋子里顿时坐满了妃嫔们。顾锦还是有些不习惯跟这么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呆在一起,只觉得一股浓郁的香味迎面扑来,熏得她鼻子发痒。

    顾锦扫了一眼人群,少了一个莲妃,很好,看来她那边也开始行动了,就等各种好戏上演了。

    齐睿是过来了,但是却是气冲冲的过来的。一来就冲着顾锦咆哮,“你究竟是何居心,莲妃都昏迷不醒了,你居然把在太医院值守的太医都叫走了,你这是想害死莲妃吗?”

    顾锦面上诧异,“臣妾如何敢有这样的心思,难道刚才传话的人没跟皇上说清楚吗?”

    “说清楚什么?你还敢狡辩,若不是朕问了太医院,怎么会知道你把太医院的太医都叫走了。皇后,虽然莲妃有点小脾气,但她年纪比你小,你就不能让让她,非得在这个时候使绊子,这是要人命的,你什么时候这么恶毒了?”齐睿简直要痛心疾首了,他没想到皇后变成了这样一个人。

    一个声音从一旁看热闹的妃嫔里传了出来,“皇上,你误会皇后娘娘了,娘娘是因为九皇子和德妃妹妹病了,又看不出毛病,才多叫了几个太医。皇后娘娘这么好,哪里会去故意害莲妃妹妹。”

    顾锦听到声音就知道是林贵妃帮她说法了,也不枉她这些日子一直跟她交好,这位单纯的林贵妃果然帮她说话了。

    “九皇子和德妃出事了?”齐睿一阵尴尬,当着自己小妾的面冤枉正妻,也挺丢面子的。他忍不住埋怨顾锦道:“你怎么不使个人跟朕说一下。”

    话刚落音,外面一个太监喘着粗气从外面进来,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皇后娘娘,奴才没有找到皇上……”看到齐睿,他的声音顿时哑了。

    齐睿这下明白皇后是派了人寻他的,只是他在莲妃宫里,一听说太医全被顾锦请了,就气愤的过来找顾锦了,跟这传话的太监错过了,顿时恼羞成怒,指着太监道:“大呼小叫,给朕拖下去杖三十。”

    那太监连声冤都没来得及喊,就被人捂着嘴,拖了下去,打板子去了。

    齐睿看了看顾锦说不出道歉的话,悻悻的进屋看九皇子和德妃去了。

    齐睿进屋一看,德妃已经醒了,她病恹恹的躺在床上,搂着目光呆滞的九皇子默默的流着眼泪。

    齐睿看见平日里端庄大气的德妃和活泼伶俐的九皇子都如此模样,也忍不住心疼了。

    问了几句情况,齐睿出来看着顾锦又没了好脸色,完全忘记刚才冤枉顾锦的事了,“究竟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九皇子就成了这副模样?朕把整个后宫交给你,你就是这样打理的?若是朕的九皇子出了什么事,朕拿你是问。”

    顾锦可不是原主,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受气,而且一而再的在这么多嫔妃面前被打脸,她这皇后还要不要当了,她淡淡道:“在德妃妹妹宫里发生这样的事,臣妾也感到难过。不过更难过的是怎么就没想到在九皇子身边放几个人,就任凭着德妃妹妹照顾,才让九皇子出了事,臣妾也是惭愧。”

    “噗嗤”听到她隐含讽刺的话语,有几个低分位的嫔妃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齐睿耳根红了,这事发生在德妃宫里,是德妃自己管理不善,他怪到皇后身上确实不妥,但皇后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不给他面子,他也高兴不起来,

    “倒是伶牙俐齿,九皇子也是你的儿子,他出了事,你不忙着查出事谁害了他,还在这里忙着推脱。朕不跟你多说,此事我给你三日时间查清楚怎么回事。否则你就将宫务大权交出来,这宫里有的是人会管。”

    说完又吩咐自己的总管太监,“去将整个太医院的人都给朕宣过来,看看朕的九皇子究竟怎么回事?”想了想又道:“这里看不出九皇子病情的太医过去莲妃那里看看,看莲妃怎么了。”

    很快太医院的人连滚带爬的来了,可惜的是还是没有诊出九皇子究竟怎么回事,莲妃那里也束手无策,根本查不出是生病还是中毒。

    德妃抱着九皇子简直哭成了一个泪人,好像失去了所有的行动力,连吃饭穿衣都要人服侍了。

    齐睿看着如同木偶一般的九皇子和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德妃,还有昏迷不醒的莲妃,心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