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1.133希望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咖啡厅里,乔玉跟秦楚面对面坐着。

    江辛延先送许凯睿回家去了。

    “我没想到你还真的把他拿下了。”秦楚笑得愉悦,似乎很自豪乔玉的行为。

    乔玉看懂秦楚眼底的嘲讽,抿了抿双唇,没有恼羞成怒,只是平静地说:“我是真心想和他在一起的。你别想利用我。”

    秦楚挑眉,看来那天在家里说的话,她果然是听见了。那天看见的身影真是她没错髹。

    “你跟他回江家了?”

    “对,我去见了他的家人,都是很好的人……”

    “很好的人?”未等乔玉说完,就被嗤笑声打断:“他们几句话你就把自己给卖了?蠹”

    乔玉皱眉看着秦楚。

    秦楚从包里拿出了一叠纸丢到乔玉跟前:“既然碰到了,我也不用特意再找时间给你。”

    乔玉低头,看见纸上写着股份转让书。

    “你跟江辛延结婚以后,会分得应有的股份。你想办法让江辛延将手中的股份也转一部分给你,然后,你签了这份合同拿给我。”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乔玉抬头望着秦楚:“我没有背叛他的打算。”

    秦楚冷冷地拧起眉心:“怎么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我养了你这么多年,还敌不过江辛延的花言巧语坑蒙拐骗吗!当初你说得好好的,现在反悔是什么意思?”

    “当时,是啊,当时我太傻了。”

    乔玉自嘲地勾起唇角:“什么都不知道,像个傻子一样被人利用,被卖了还帮你数钱。”

    秦楚一怔。

    “江家说想要跟我家里的长辈坐下来好好商谈婚事,我却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我的长辈,只有苏萱。”

    乔玉从沙发上起身,俯视着秦楚:“就这样吧。”

    说完,乔玉拿了自己的包,转身准备离开。

    秦楚却倏尔站起来:“江家江家,你是被鬼迷了心窍吗?如果他们真是好人,当年我……”

    玻璃杯滑落掉在地上的破裂声阻止了秦楚还没出口的话。

    乔玉也惊了下,同秦楚一道循声望去,就看到一个服务生正鞠躬跟江辛延道歉。

    江辛延笔挺的西装上沾了水渍,他的脚边是一个打碎的杯子。

    秦楚望着走过来的江辛延,微微地眯起美眸,嘴边却噙起一抹冷笑,转身重新坐回沙发上,细长的双腿交叠,搁在膝盖上的手托着下颚,笑靥如花,丝毫不见之前的戾气。

    江辛延走到乔玉身边,注意到她手里的包:“怎么了?”

    “没事,marry她下午还有事,我们别打扰她了。”乔玉挽着他的手臂就要走。

    江辛延却把手搭在她微凉的手背上,然后捏了捏她的小手,目光却看向惬意地坐在那里的秦楚,“伯母,我打算跟乔玉结婚,不知道她刚才有没有告诉你。”

    秦楚眨了眨美眸,看着英姿挺拔的江辛延,点点头:“说了啊,不过她可没你这么好态度。”

    “你……”乔玉往秦楚的位置一步,却被江辛延圈住了腰,动弹不得。

    秦楚望着江辛延对乔玉亲昵的动作,笑得越加绚烂,但眼底却越来越冷,暗含了讽刺,她伸手转着桌上的杯子,漫不经心地说:“你家里的人都同意她嫁进去了?”

    “我爷爷奶奶都很喜欢乔玉,我爸妈也觉得婚事不该拖着。”

    秦楚哦了一声,语调上扬,瞟了眼站在江辛延身边的乔玉,“你家里倒是开明。”

    “我打算下个月就把婚礼办了,不知道伯母的意思怎么样?”

    江辛延看着秦楚,语气带着身为晚辈的谦逊跟诚挚,“这也是家父让我代问伯母的。”

    秦楚脸上的笑意浅了些,撩起眼角看乔玉,“孩子大了,早就不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她刚才都说了,她的终身大事我做不了主,所以啊,你们自己决定好了。就算要问长辈的意思,也该去问苏萱,因为她已经不把我当她的妈妈了。”

    乔玉的双手握拳,盯着阴阳怪气的秦楚,对江辛延道:“我们走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